第6章 你也来采花儿?
正月妆容醉2019-03-25 12:051,715

  “算了,走吧!”水夕打了个嗝儿,率先朝门外走去。

  传说中的碧雪园,虽耸立于世却是遗世而居不在红尘中,水夕是顶着风雪爬了一天一夜的峭壁悬崖才到了苍青峰顶。

  她站在峰顶的时候,手指早已磨破,红肿不堪;发髻也已散落,身上的衣衫更是破了好多处。

  呼啸的寒风中,水夕立在茫茫白雪间,仰望着云层中那座浮峰,那才是真正的碧雪园。换了套衣衫,水夕稍微收拾了下,轻纱遮面,一朵紫金莲花被她别在发间,风一吹,摇曳生姿。

  水夕捏了团雪球,扬手就朝那座浮峰扔去。这雪球之中水夕裹了紫金莲花碎片,另外还施加了爆破咒,破开碧雪园外的结界绰绰有余,在来个大爆炸,不怕引不起碧雪园主的关注。

  咻的一声,雪球在云层中消失……

  “哎呀……”

  静寂无声的天地间诡异的传来一声痛呼,水夕神色一喜,扬手又扔了一团雪球。

  “该死的,是那个不知好歹的?”厚重的云层一下被拨开,一道火气腾腾的身影朝水夕扑面而来。

  水夕朝来人甜甜一笑:“哟,老园主,好久不见!”

  伏藏身形一顿。

  这声音……好可怕……腿发抖……想跑……怎么办?

  “老园主,你这园子是不想要了吧!”水夕小恶魔般的声音如影随形。

  伏藏脸上立即堆满了笑,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那里那里,少尊主说笑了……呵呵……”

  “去看看你那朵洛蒂花开了没有……”水夕勾过伏藏的脖子,伏藏那里还有拒绝的余地,“少尊主,我这里真的没啥好东西……”

  “不过是看看,你怕什么……”

  声音渐次消失,背光的雪峰后,一抹白影不知何时立在那儿,仿佛与天地融为一体,却将一切尽收眼底。

  一趟碧雪园之行,水夕收获满满。她现在凡胎肉体,在这妖魔横行的世间行走如履薄冰,没几样傍身的物件,岂不是太对不起她这九幽之徒的名号了?

  一炷香后。

  碧雪园老园主伏藏哭晕在地。

  他不是没被劫过,可也没有这次彻底,简直是所过之处寸草不生,就连院子里尚不成气候的药草,树上结的果子都被洗劫一空,更别说他的佩剑法器各种储物袋……就连他身上的法衣都被剥了……

  藏摸了摸大拇指上的戒指,幸好他的本命法器还在。

  伏藏换了身衣服,御剑电驰般飞出了碧雪园。那魔女再来一次,他还要不要在仙界混了?

  而另一边,水夕踩着伏藏法器化成的雪橇下山,意外地,竟在半山峰遇到了南戎。

  “你也来采花儿?”水夕瞧着南戎手中那株雪莲,总感觉他出现在这儿有点突兀。

  “来……”看看你死了没有……

  南戎有些气恼地瞪了水夕一眼,话锋一转,“采花儿!”

  “哦,那你慢慢采,我……先走了……”水夕脚底一用力,就要开溜。

  “一起走。”

  只见,一只有力的手臂随即环上她的腰,一具温热的身体跟着贴紧她的背,有暧昧的气息喷洒在颈间,让水夕微微红了脸。

  这个凡人,今天好像有点儿抽风……

  山脚,未勒看到水夕,提心吊胆了一天一夜的心总算是落了下去。只是,当他看见水夕身后的南戎时,却发现心脏异样的停止了跳动。

  “君上,国师。”

  未勒单膝跪地,低垂着头,有种脑袋要搬家的感觉。

  “领一百鞭。”

  南戎斜了眼未勒,口吻暴戾。

  “是。”未勒终于松了口气,不动声色地擦了擦额间的冷汗。想来君上费那么大劲儿,一人折返苍云镇带回了被抛下的国师,国师定是对君上有大用。今日,国师若是出了意外,岂是他这区区一百鞭能弥补的?

  “是我绑他来的,你罚他做什么?”远处,水夕为南戎的举措气恼。

  “再多嘴,加一百。”

  一句话,使得水夕再不敢多言。

  翌日,水夕随南戎进宫参加苍梧帝君大婚庆典。

  金碧辉煌的皇宫,相较于皇城外,这里是另一番庄严中不掩喜庆热闹的景象。

  水夕背着南戎私下打听到龙昊就在昊天宫,乘着南戎不在,她换了宫女的衣衫,悄悄摸了出去。

  混在洒扫的宫女中水夕顺利地进了昊天宫,相对他处的喜庆,这里除了飘扬的红菱和贴着喜字的大红灯笼外,却显得格外冷清。

  趁着洒扫的宫女离开,水夕偷偷留了下来。

  面对贴着大红喜字紧闭的门扉,水夕有种恍然如隔世的感觉。想想不久前,她也曾一身大红嫁衣,满心欢喜的想要成为他的妻子……

  到头来,她却被骗进了他设下的诛仙阵,命丧于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妻有点甜,帝君别太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妻有点甜,帝君别太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