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你给我滚出来!
正月妆容醉2020-06-09 15:581,604

  一炷香后,厮杀的战场上,只余下几十名残兵败将,他们被围剿在宫门前,眼见大势已去,当场横剑自刎。

  短短几个时辰,皇宫门前血流成河,而皇宫内的情形并不比宫外强多少,一地暴乱者的死尸,血腥冲天。

  这,是一场借‘得紫金莲者得天下’为口号,蓄谋已久的叛乱。

  ……

  半个时辰后,戎阳宫。

  水夕挥开挡路的侍卫,毫无形象一脚踹开了紧闭的宫门,“南戎,你给我滚出来!”

  敢拿箭射她?

  她只是去引蛇出洞,被人当圣女供起来造反又不是她的错,该死的南戎……

  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令水夕几欲作呕。

  她定眼一看,发出一声惊异声。

  咦?

  南戎怎么浑身是血?

  榻上,南戎紧闭双眸,俊美无俦的脸上更是毫无血色。

  “国师,君上他伤势过重,您还是……”少嚷嚷!

  未勒在水夕身后低声提醒。

  水夕原本的怒火好像随着未勒的话无声的熄灭,连声音都跟着压低,“他怎么了?”

  “宫外民众闹事的时候,宫内也发生了暴乱。”未勒看了看自家的君上,继续好心道:“君上原本只是些皮外伤,可是君上将国师受箭之痛转接到了自己身上,从而遭到了反噬……才会伤上加伤……”

  君上为了国师大人,可真是煞费苦心!

  此时,南戎紧闭的眸子轻轻打开,水夕立即奔了过去。

  “你,你没事儿吧?”水夕看着南戎小心的问道,她确实一点儿都不疼,看来未勒的话并不假。

  “疼……”南戎牵了牵唇,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众侍卫:君上刚刚可不是这样的……

  水夕看到殷红的血自南戎身上伤口处冒出,一时间竟有些控制不自己。

  “好了,我来给他包扎,你们一群大老爷们,粗手笨脚的都给我出去。”水夕挥手赶着众侍卫,流这么多血,简直是浪费,这可是她的药……

  未勒怔了怔,眼见南戎轻眯了眸,危险地看着他。他像是瞬间会意,一招手带着众侍卫飞速退了出去。

  一时间,室内只余水夕和浑身是血的南戎。

  水夕接替御医的工作,用手轻轻碰了碰南戎背上冒血的伤口。

  “嘶!”南戎发出一声抽气声,似乎被水夕弄疼了。

  “很疼吧!”水夕赶紧缩回手,一时便想起了当初龙昊那穿心一剑……

  南戎无声点头,这伤可都是为她所受。

  “那我轻点儿。”水夕放柔了手上的动作,只是看着那些不停冒出的血珠,眼中还是有些惋惜。

  这些血,都是她药啊,真是可惜了,唉!

  水夕拿起一只瓷瓶,将药粉敷在伤口上。

  过了片刻,她神色忽地一亮,立即又拿了一只空瓷瓶,用手指蘸着那些血珠,像采花露似的一滴滴朝瓷瓶里装。

  浪费可耻,浪费可耻啊!

  南戎怒道:“你是嫌我死的不够快?”

  水夕动作一顿,有点儿理亏。

  可是,浪费了多可惜?

  水夕不甘心地放下仅装了几滴血的瓷瓶,看着那些冒血的伤口,砸吧了下嘴,南戎的身体跟着一紧,水夕满足地品尝着南戎血液带来的香甜,指间却是轻柔地为那处伤口敷了药。

  接下来,水夕故技重施,南戎如遭酷刑。

  为什么本是令他万分恶心的事,他却有种血液沸腾的感觉?而且,周身的疼痛感仿佛随着她的碰触,奇迹般的消失了……

  水夕每舐一处伤口,心底都狠狠将自己鄙视一番,可是那殷红的血就像是琼浆玉液,光看着她就不受控制的忍不住要品尝。

  更何况,要是多喝些南戎的血,说不定帝王咒就不发作了……

  处理好最后一处伤口,水夕意犹未尽,南戎看着那舌尖扫过殷红的唇瓣,一时间只觉口干舌燥。

  她是故意的吧!

  包扎好伤口,水夕端着药碗一口一口地喂南戎喝药。

  那药似乎非常苦,南戎小口小口地抿着,水夕渐渐有点儿看不下去。

  这得喝到什么时候,一会儿就到饭点了。

  “你要像我这样……”水夕仰头灌了一大口漆黑的药,顿时五官全皱在一起。

  这什么药,苦死了!

  一时间,水夕骑虎难下,是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忽然,南戎一把勾过她的腰,吻带走了所有苦涩。

  南戎松开水夕,“是不是不苦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妻有点甜,帝君别太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妻有点甜,帝君别太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