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婚姻到尽头
小幸运20202020-05-14 06:373,195

  2019年3月1日,吴桐正式跟妻子叶晚秋办理离婚手续,吴桐手里握着那红色离婚证书时,心里一直不是个滋味,可是叶晚秋反倒是觉得解脱了。

  这一段持续了接近五年的婚姻,最终还是走向了尽头。

  吴桐独自彷徨,车水马龙的繁华大道,那些汽车鸣笛声,行人的交谈声,对他来说似乎是一阵嘲笑,他心里很明白妻子为什么会跟自己离婚。

  坐上回主城的大巴,他一个人靠在车窗边,看着离自己远去城市,不由得落下伤心之泪。

  当他整个人回到家之后,一个人望着这空荡荡的家时,似乎整个人都失魂落魄了。

  以往,一回到家,就能看到女儿的欢声笑语,孩子扑过来抱住爸爸那一刻,就算吴桐身上有很多疲惫,那一刻似乎也在女儿的安慰下荡然无存了。

  晚秋在一家超市工作,下班比较晚,而妻子也喜欢吴桐每晚十点左右,开着摩托车去下班,妻子抱着他的腰,跟他说着一天的辛酸苦乐。

  这样的日子对于一个普通的家庭来说已经很满足了,可是一个星期前,一个电话却把这个幸福家庭给彻底摧毁了。

  妻离子散,吴桐瘫坐在沙发上,神情呆滞,他想要把这发生的一切都在自己脑海中在过一遍。

  大学未毕业,吴桐就从学校出来了。

  说起上大学,其实吴桐高考成绩一点都不理想,在高三最后一学期分流期间,差一点连高考都没能参加。

  名落孙山后,吴桐也没有心思继续学业,家人也觉得孩子如今二十岁,已经成年,有了他自己的想法,不管是继续复读,还是出入社会都让他自己决定。

  吴桐最后还是放弃了学业,去到工业园区打工,做了普通的数控机床学徒,在那里虽然工资不高,但是每个人都会经历过这一段时期,因此对于吴桐和家人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父母毕竟都是农民出生,想法也没有一般人远大,见好就收的道理他们还是明白,不求孩子这辈子能大富大贵,平平淡淡一生就心满意足了。

  在工厂里打工,其实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几天,吴桐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数控机床其实也算是一项相对来说比较危险的工种,属于细致加工零部件。

  每日面对那些轰隆隆高速运转的机器,机器扬起的铁质碎屑,高温碎屑让吴桐衣服到处都是小洞,脸上也有被碎屑划破的伤疤。

  母亲有注意到这些细节,可是没有去言语。

  母亲是一名教师,他知道教育孩子不能一味溺爱,言语有时候对孩子根本起不了作用,一个孩子成长是需要经历历练,让他懂得什么是苦,什么是付出,什么是忍耐,只有孩子亲身体会,才能让他真正明白。

  吴桐本身就是一个性格内向,不苟言笑的男孩子,在工厂里也不怎么跟同事们接触,做事向来都是独来独往。

  父母了解自己的孩子,也没有刻意去怎么劝他,只是单纯以为孩子只是性格内向而已。

  不过,长时间处于一种自我封闭状态,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所以在吴桐内心深处有一萌芽在悄然而至至于具体是什么,是善,是恶,是光明,又或是黑暗反正一时半会儿解不开。

  一个人如果是想要打算一辈子浑浑噩噩活下去,一旦这种信仰在心里扎根,成为一了习惯,那么就很难戒掉,如鸦片一般挥之不去,长此以往,会将一个正常人完完全全摧毁。

  不过,上天对一个人还是很仁慈,不可能随意就去伤害一个人,而吴桐舅舅突然出现,让这一切在最后时刻成为了泡影。

  吴桐一共有六个舅舅,这六个舅舅中,最小的舅舅是目前为止最有成就的舅舅。

  舅舅跟舅妈离婚之后,舅舅的孩子还在上小学,吴桐妈妈那时候还在农村老家做老师,舅舅那个时候工作刚有点起色,也没办法照看孩子,于是把女儿儿子都托付给吴桐妈妈。

  吴桐妈妈也没有让弟弟失望,六年来,把舅舅的孩子抚养长大,也让两个孩子乖巧懂事。

  舅舅很感激姐姐这些年来的付出,如今他已经闯出了一片天,趁着把孩子接到城里的空档,顺便请姐姐吃个饭。

  吴桐耷拉着脸回来时,正好跟舅舅碰个正着,舅舅看到吴桐那灰头土脸,脸上身上全都是油斑,很是不解。

  舅舅犀利眼神跟吴桐对峙,吴桐觉得自己眼睛像是被针刺一般。

  舅舅脾气暴躁,说话不好听,可是心地善良。

  在李家,没人不对舅舅的脾气忌惮三分。

  “你这是怎么回事?”舅舅看着吴桐,问他,语气不太好。

  吴桐没有回答,只是红着脸,呆呆站在一旁,那样子,就像是一只受到惊吓的小绵羊。

  “弟弟,其实……”吴桐妈妈刚要插嘴,就被舅舅打断。

  “姐,你先别说话!”然后走到吴桐身边,从眼睛里露出一丝凶光,问:

  “吴桐,你自己跟我说,这是怎么回事?”

  吴桐还是没有回答。

  “快说!”舅舅青筋暴起,大吼道。

  “我……没考上……大学,所以……所以我…………觉得……”

  “觉得什么,觉得自己一辈子待在这工厂里混日子吗?”舅舅盛气凌人,完全不给吴桐留情面。

  “吴桐,我告诉你,若是你这辈子下定决心要做一个普通工人,可以,以后别说我是你舅舅,我可没有你这样没出息的外甥!”

  “泉,吴桐跟我不一样,我没文化,吴桐夫读书也不是那块料,就算他想出人头地,这也……”吴桐爸爸看着儿子那懊恼的样子,很心疼,也想帮儿子打圆场,可不等他说完,还是被舅舅给打断。

  “姐夫,你别管!我就要听听他的意见。”

  舅舅从惊讶,到盛怒,最后发展为想要揍人了,他一直都在内心隐忍,想要吴桐把内心最真实想法说出来,可是吴桐站了半天,愣是没挤出一个字。

  “算了,我也不想跟你啰嗦了!”舅舅最后也觉得吴桐无药可救,径直站起来,饭也不吃了,直接提着两个孩子的行李,急匆匆的离开。

  吴桐也习惯了舅舅的盛气凌人,他对每个人都是这个样子,出发点是好的,但是行为方式一惯如此,见怪不怪。

  夫妻俩也没办法,儿子现在这个状态,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只能由着他去呗,反正只要孩子不学坏,也没什么不可以。

  放假这些日子,吴桐依旧在工厂里边待着,虽然每一天都不太开心,重复做着一件事,作为学徒还要受到师傅白眼。

  眼光不高,对于生活得过且过是本性,父母给的平台就是这样,井底之蛙自然无法看到蓝天。

  所以说生活真的可以将一个人击溃,让他接触不到更好的欲望,一个人内心封闭,等待着他也只有碌碌无为。

  其实吴桐妈妈也很赞同弟弟的话,也希望儿子能够成为弟弟那样的人,她也很多次劝吴桐,是不是想办法去大学深造一下,哪怕是上个职业学校,混个毕业证也好,就算爸爸妈妈多吃点苦也没关系,但吴桐根本听不进去。

  从那以后,吴桐更加封闭自己了,每次下班回来,都把自己关在屋里,也不跟父母交流。

  父母每次想要跟他说点什么,可他压根听不进去,也不回答。

  父母内心也很着急,想着这也不是个办法,长此以往可是会憋出毛病的,甚至有时候,吴桐妈妈都在怀疑孩子是不是患了抑郁症。

  夫妻俩日子也不太好过,经常做噩梦,梦见孩子得了精神分裂,自残,把他们都弄得精神衰弱了。

  “老婆,你看吴桐,就这么封闭自己,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吴桐爸爸一边吃饭,一边对吴桐妈妈说。

  “那能怎样,而已根本不愿意跟咱们交流。他现在也长大了,我们也不能用教育小孩子的方式了。”

  “你说泉也是的!怎么能这样对吴桐呢!”

  听到吴桐爸爸似乎在指责自己弟弟,吴桐妈妈有些生气了。

  “说什么呀!难道我弟弟说错了吗?”

  “我承认话没说错!不过能用这种语气吗?”吴桐爸爸没有继续说,无论如何事情也已经发生了。

  父母也是矛盾体,不知道如何维系与儿子间的关系,有时候甚至觉得不应该参与,毕竟这么大个孩子还能继续把他捂在好怀里任由他撒娇吗。但孩子舅舅说话也不无道理,社会不会因为你怯弱就该自暴自弃,坐井观天就像是没有灵魂一般,环境也不应该成为不努力的借口。

  夫妻俩现在也拿儿子没办法,泉言辞过激,硬骂不是办法,可是不这么捶打一番也不知儿子是否能听进去三言两语,至于是不是要让泉继续给儿子洗脑,他们也束手无策。还有就是他们不能泉能一语惊醒梦中人,万一造成负面伤害就有点得不偿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晚秋梧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晚秋梧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