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阁主的身世
爱哭的冰淇淋2019-04-10 00:501,110

  在古傲梅为老阁主古天荒上香时,我被搁在桌上——和雪召剑一起,这是我第一次和名动江湖的雪召安静的躺在一起——因为别的时候我们只能在主人和阁主切磋或者共同杀敌时,我们才能亲密接触。

  还依稀记得,我身上的缺口就是雪召剑留下的,那时主人用我和阁主切磋武艺,我同样也不示弱的在雪召的身上留下了缺口。

  英雄相惜——名剑同样。我望着身边躺着的雪召问道:“你主人她,真的喜欢我主人吗?”

  “其实我主人心中一直有你家主人的!”

  “我主人离开了,你主人,她伤心吗?”

  “在主人遇到你主人后,我感觉到她每天都很开头,那种从内心深处发出的笑容是主人从未有过的,但当你主人离开后,我在主人身上再也找不到那种感觉了,能感觉到的只有刀割一样的沉痛而已。”

  “他们实在太可怜了,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却要经历那人世间最毒的情苦,这或许就是命运吧,没有人能摆脱宿命的安排。”

  “对于命运的残酷安排,作为一个兵器而已的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是呀,我们只是一件冷兵器,帮不了他们……”

  我能感觉到雪召和我一样的同情与哀叹。

  在最后一截香灰落下时,屋外突然刮起一阵大风。

  这时突然起风,是老阁主的阴灵来为阁主指点迷津?

  在窗户被大风刮开后,雨水飘进窗户打湿了阁主的脸,天空一声惊雷,闪电早己划过黑暗的云层照亮了大地。

  在闪电照亮阴暗祠堂的每一个角落时,老阁主的灵牌突然像是突然活过来一般——从供台上掉在地上,碎成两截。

  “这鬼天气,怎么突然就刮起了大风呢?祠堂还供着老阁主的灵位哩,得进去看看才放心。”丫鬟绿儿走到祠堂门口,“咦!阁主也在!不……不要看呀……”

  “绿儿,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古傲梅拿着从灵牌里取出的书信,双手抖动泪光流转,就连目光也在那一刻呆滞了。

  原来,在老阁主的灵位里竟然还藏着一个惊人的秘密——一个关于古傲梅身世的秘密。

  那张书信上霍然清楚的写着:梅儿,当你见到这封书信时,爹爹已经不在了,不要难过,不要痛苦,我不值得你为我这么做。相反,你应该恨我才对,因为我并不是你的亲爹,反而是你的仇人。你本是我孪生弟弟‘火雨山庄’庄主古帝的女儿,当年我因嫉妒你爹爹继承了庄主之位、为了得到只有庄主才能修炼的‘冷灵火雨’秘籍,我暗算了你爹爹,并将你爹爹逼到了‘流金沙漠’,而那本‘冷灵火雨’秘籍也随着你父亲消失在了‘流金沙漠’。我本来是打算一辈子都不告诉你真相的,可最终还是敌不过内心的愧疚与谴责——古天荒留字。”

  “阁主……阁主。你……你没事吧?”绿儿担心的问。

  “不,这不是真的……!这怎么可能,我最尊爱的爹爹居然是我的杀父仇人,为什会这样……为什么……?”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天涯寻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