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二零零六2019-04-05 15:42810

  从那日起,宋楚更是处处和慕承较劲。这是他喜欢的少年,她一定要比他好,这样才能配得上她。

  她的这些小动作,尽数落在慕承眼里,而慕承只是诧异他哪里又得罪了她。

  时光飞逝。

  当初在一起厮混的世家子弟都已长大,开始科考踏入政途。宋楚也长成了一个16岁的姑娘,红裙似火,蔻丹如血,杏眼薄唇,额间配着银色的眉心坠,轻风扬起她及腰的长发,骄傲而又漂亮。

  这一年她是文德帝最宠爱的公主,样样不输男儿。

  这一年他是大陈让人艳羡的大公子,才貌品行兼属上乘,长安城中不是多少女子倾心于他。

  他们青梅竹马,在最青嫩的岁月里一起长大,眼见着对方一点点变好,她总觉得他们才是这世间最相配的一双人。

  她总觉得他们会如折子戏里所有的亲们竹马那样,年幼相遇,年少相爱,一朝红衣,白首不相离。

  可她没有想到,之后发生的一切,将她年少的梦,尽数毁灭。

  夏至那一日,文德帝带着诸位皇子去猎场狩猎,因为文德帝疼爱宋楚,便也将她带了去。

  那本是一件极好的事,可谁都未曾料到,那一日,竟有敌国的细作混入猎场,进行行刺。场面混乱之中,宋楚因与文德帝离的近,一只羽箭射偏了位置,直直的刺入她的烈马体内。

  烈马扬蹄嘶鸣,而后狂躁着急奔而去。

  宋楚有些慌乱,低头控制着缰绳,没有看到迎面而来的树枝。

  树枝将她从烈马上扫了下来,她重重的落在地上。

  她似乎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然后右腿处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脸上有鲜红粘稠的液体流了下来,糊住了她的脸。方才尖利的树枝划破了她的脸。

  侍卫闻声赶来,接着,一抹白色的身影闯入她的视线,在她抱在怀中,一边拉着她一边劝慰道:“不怕,不怕,没事了。”

  其实她没有怕,但不知为何,听到那把熟悉低沉的声音,她的心里突然觉得委屈,攥着慕承的衣襟,像一个寻常的小姑娘般痛哭出声。

  那一日皇宫里的御医全被御前侍卫带到猎场。

  殿里的灯火一直亮到半夜,可宋楚的腿仍是没有治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