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 座上宾
咸鱼君2020-05-12 05:022,348

  荷官狠狠的摇了摇头,把脑海中不切实际的想法甩出去。

  这世间怎会有能预测未来的人,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他把摇盒抬起,用力的晃动起来。

  楚天压的是四点,这是四枚骰子能组合出的最小点数,荷官必须摇出四个一才行。

  四枚骰子同数,对于专业的荷官来说,并不难。

  可摇盒中有隔绝一切探查的灵符,神识钻不进去,声音入不了耳,再厉害的荷官,也不知道自己摇了几点。

  他摇了很久,一直摇到手腕酸痛,才停了下来。

  围观的赌徒们,个个屏住了呼吸,说实话,他们也不相信楚天能够提前预测出摇盒中的点数。

  有心急的赌徒已经喊出了声。

  “开!开!开!”

  受到他的影响,更多的赌徒们呐喊了起来。

  “开!开!开!”

  豆粒大的汗珠,自荷官额头上滴落,他硬着头皮,一点点的抬起摇盒。

  当骰子的点数露出后,整个赌场,变得鸦雀无声。

  四枚骰子朝上的点数,分明是一,一,一,一,四点!

  楚天再一次押中了!

  荷官将麻木的将十枚玉币递给楚天,至此他已经输掉了一万五千枚灵石。

  他腿脚一软,险些跌倒在地。

  他很想哭着求楚天不要再压了,再输下去,他恐怕会被詹蒙扔出去喂狗。

  而这一次,可不是演戏!

  楚天接下来的动作,让荷官崩溃了。

  只见楚天把自己兑换的十枚玉币,以及刚刚赢下来的三十枚玉币,合在一起,全部推入刻有四的格子中。

  他全压了!

  而且再次压的四点!

  这时候,赌徒们再看不出楚天是故意的,就是真的傻子了。

  他们幸灾乐祸的看向荷官,平日里他们赌博,赌场抽水稳赚不赔,试问哪个赌徒没有让赌场赔点钱的心思呢?

  荷官绝望的浑身颤抖。

  虽说四枚骰子接连两次摇出四点的概率微乎其微,可他不是傻子,知道楚天一定是用了某种秘法,能够操纵骰子的点数。

  他只要摇,就必输无疑!

  一赔十,他要陪楚天四百枚玉币,这可是二十万灵石!

  这等数目,赌坊虽然配得起,可他的命运,恐怕比喂狗悲惨一万倍。

  想到这里,荷官一狠心,用灵气冲击自己的心脉,当场口吐白沫昏迷了过去。

  荷官这样的果断,倒是出乎楚天的意料,从某种方面来讲,他也算得上是一个狠人了。

  不过楚天可没打算就这样放弃,他扭头看向围观人群中的另一个荷官,开口道。

  “你来接替他。”

  这名荷官嘴角抽。搐,他哪敢接替啊,立即捂着肚子说。

  “我肚子疼,先去出个恭。”

  说完头也不回的逃走了。

  其他荷官见状,同样不敢继续逗留,生怕楚天点名。

  他们一个个头也不回的逃走了,一时间,硕大的赌坊中,竟是见不到一个荷官的身影。

  楚天敲了敲桌子。

  “詹老板,还不出来吗?”

  一道爽朗的笑声从赌坊二楼传了下来。

  只见一个长相阴冷的中年男子,从楼上走了下来。

  他气场极强,赌坊中的赌客见到他,无不低头颔首,不敢正视。

  檀樱见到他,亦是娇。躯轻。颤,眼睛深处流露出恐惧之色。

  楚天从赌桌上起身,轻轻的拍了拍檀樱的香肩。

  他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有我在,莫怕,把赌桌上的玉币收拾了,走的时候找店员兑换成灵石,这是我们日后发家的本金。”

  檀樱点了点头,有楚天在身旁,她心中的恐惧渐渐消散。

  詹蒙走到楚天的面前,他上下打量着楚天,虽然视线被楚天脸上的面具所遮挡,但仍旧能看出楚天十分的年轻。

  他夸赞道。

  “自古英雄出少年,果真如此!”

  他对着楚天抱拳,问道。

  “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楚天平静的回答道。

  “你可以称呼我为吞魂兽。”

  詹蒙愣了一下,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名字。

  但他很快反应了过来,这是楚天行走江湖的称号,并非真名。

  他笑着说道。

  “年轻人特立独行,就是不一样,我还是以公子称呼吧。”

  他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公子是我詹某的座上宾,我以准备好清茶,请上楼一叙。”

  楚天同样做了请的动作,带着檀樱一同上楼。

  楼上雅间呢,詹蒙请楚天坐下,檀樱乖巧的站在楚天身后。

  楚天率先开口道。

  “詹老板,前些日子我在你的风月楼里弄出一点动静,在这里先给你赔个不是。”

  詹蒙毫不介意的说道。

  “公子客气了,客气了,那李丰年飞扬跋扈,要不是碍于他爹在云河城名气比较大,我早就想动手教训他了,公子杀了他,是为云河城的百姓除了一害!”

  楚天微笑。

  “我还撕了你两本奴籍,詹老板不会怪罪吧?”

  詹蒙看了檀樱一眼,仍旧笑呵呵的。

  “公子与檀樱郎才女貌,乃天作之合,我詹某最喜欢成人之美,哪里能阻拦呢。”

  他压低声音,小声道。

  “公子,檀樱在云月楼一直是卖艺不卖。身的歌姬,楼里从小养到大,从未被男人碰过,绝对是处。子之身,公子可安心享用。”

  楚天戴着面具看不出表情,檀樱则是在一旁羞红了脸。

  自始至终,詹蒙都没有提小草的名字,她是一个婢女,在詹蒙眼里蝼蚁不如,权当买一送一。

  楚天拱了拱手。

  “詹老板真是大气,让在下很是佩服!”

  詹蒙给楚天倒了杯茶。

  “公子,詹某有一事相问。”

  楚天开口道。

  “我知道詹老板想问什么,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并没有在云河城落脚的打算,两个月后我就离开。

  我在云河城人生地不熟,这两个月还希望詹老板多多照顾。”

  听闻楚天不准备久留云河城,詹蒙的眼中不经意流露出欣喜之色。

  他可不想这小小的云河城中,再多一方豪强。

  “公子客气了,若是有需要詹某帮忙的,尽管提。”

  他顿了一下。

  “公子两个月后离开,莫非是要去奇门宗参加秘境挑战?”

  楚天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詹蒙笑了起来。

  “如此詹某倒是可以帮点小忙,公子有所不知,詹某来云河城落脚前,曾是奇门宗的弟子。”

继续阅读:第五百一十章 第二处荒古秘境,阴阳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龙魂帝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