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小女月娥
如山如河2019-04-08 16:022,222

  冷小七一边款款而行,一边飞快的转着脑子,她偏头看向王佑:“你们此行往何处?”

  王佑脱口道:“杭州府。”

  他说完顿了顿,临行前,陆大人曾强调此行对外需保密。但这姑娘一介弱质女流,想也无妨。

  冷小七内心开始盘算着在何处下船方能尽早脱险。

  王佑目光灼灼地望向她:“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哦,小女姓柳,柳月娥。”

  这名字信手拈来,不记得是在哪本话本子里看过。

  “哦,那以后我唤你柳姑娘。”

  王佑呵呵一笑,月夜下露出一排森森白牙。

  冷小七一愣,顺水推舟道:“哦,那以后我就唤你王大哥。”

  王佑又是呵呵一笑,似乎对这个称呼十分受用。

  这王佑虽然是锦衣卫,却是个好应付的。

  走到船尾,冷小七柔情款款地立在舱门前,

  “王大哥留步吧。”

  “柳姑娘好好歇息。”

  王佑转身去了,她旋身回舱,将舱门紧闭,咬着唇在狭窄舱内原地转圈,一边转一边自言自语,

  “认出我?没认出我?认出我?”

  她顿下脚步,摇摇头:“不行不行,我还是逃吧。”

  将枕下的包袱扯出来挎在肩上,拉开舱门,她却没有迈步,

  “万一他没认出我呢?这大船船票可费了我五两银子呢!”

  她退了回来,重新关上舱门,将包袱放下,坐回塌上,

  “还是先看看再说。”

  倒在塌上,仔细回忆着刚刚遇到那姓陆的锦衣卫的每一细节,从始自终,那人都冷着一张脸,真是毫无头绪,她咬了咬指甲,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大不了,情况不妙转身就逃,我冷小七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这么想着,她顿觉豪气干云,天不怕地不怕了。

  “咕噜噜—”

  摸了摸饿扁的肚皮,无奈地翻了个身,哎,今晚只能饿着肚子了。

  第二日,天刚放亮,船就离开夜泊的港口。

  陆文明推开窗,江风裹着水雾灌了进来,王佑边系着腰带边走出外间,

  “大人昨晚没睡么?”

  陆文明瞥了瞥里间,沈炼的呼噜声仍在此起彼伏。

  “睡不着。”

  王佑望了望里间,听到沈炼震天的呼噜声,他知道陆大人睡眠极轻,轻微的风吹草动都会令他睡不着。

  但船上只有这么大地方,总不能将沈炼赶到甲板上。

  他摸摸后脑,并无良策,只得提起桌上茶壶:“我去泡茶。”

  下了楼梯,转过身,走到冷小七紧闭的舱门前,他脚步微顿了顿,听到里面没有动静,才直直去了厨房。

  回到二楼,他一边倒茶一边似是自语道:“柳姑娘还没起床。”

  “柳姑娘?”

  陆文明抬起眼帘,

  王佑点点头:“是啊,昨晚甲板上遇到的那位姑娘叫柳月娥。”

  陆文明眉心皱了皱,思忖着是在哪本话本子里见过这名字,他不动声色地执起杯子,啜了口茶:“她还说什么了?”

  王佑摇头,“没有了。”

  陆文明修长的手指摩挲着茶杯边缘,轻声道:“一个女子独自乘船在外,十分不易……”

  他着意看了看王佑,“你理应多加照应一下。”

  王佑闻言喜形于色,一揖道:“是!”

  得了令,王佑往冷小七船舱跑得更勤了,冷小七先是极为防备,见王佑不过是给她送来上等茶叶,上好点心,方才放下心来。

  这一日,不知不觉已近晌午,王佑见后厨将饭菜送了上来,小心翼翼觑了觑倚窗读书的陆大人脸色,试探道:“大人……”

  “嗯?”陆文明凤眸轻抬。

  “能不能请柳小姐中午和我们一道用饭?”他顿了顿,补充道:“这船上也就咱们舱里的吃食还过得去……”

  “好—”

  陆文明俐落应了,眸子又落回手中书册。

  王佑满面欢喜地一揖,“多谢大人!”说完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

  桌旁正欲举箸的沈炼,斜睨着陆文明侧影,想不明白他为何让一个萍水相逢的同船女子上来与他们同餐,王佑是个热心肠,但以他对陆文明的判断,他绝不会平白无故热心。

  冷小七刚刚跑到后厨只拿到两只白馍,悻悻地转回舱,这船上伙食是一日不如一日,大口大口啃着干馍,她暗暗想着,到江南一定要变本加厉,大吃大喝。

  “嗡嗡嗡—”不知从哪飞来一只苍蝇,绕着她手里白馍飞来飞去。

  她缓缓摸出短靴里的匕首,刷刷两下,苍蝇碎尸当场,掉落在地。

  她满意地咬了一大口馍,就听到舱外传来王佑的声音,

  “柳姑娘!”

  她一慌,干馍噎在嗓子眼,上上不去,下下不去。

  “柳姑娘你在么?”

  王佑又唤了一声,情急之下她只好生生给了自己前胸一掌,还好还好,下去了。

  揉了揉胸口,她整理下衣裙,打开舱门,见到王佑立刻满面笑意唤道:

  “王大哥!”

  王佑笑着道:“我家大人请你过去一道用饭呢。”

  她一怔,心底起了警觉,莫非这姓陆的认出了自己?举起手里的白馍晃了晃,

  “我这有吃的,不必麻烦,代我谢谢陆大人。”

  王佑看了看那干馍,道:“姑娘不必客气,如你这般的人怎能吃这个……”

  冷小七一愣,

  “我这般的人?”

  王佑挠了挠后脑,微红着脸道:“是啊,姑娘还是和我上楼去用饭吧。”

  见她没有移步的意思,又补了一句:“你要是不过去,我家大人会怪罪我的。”

  也不知这姓陆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一味推脱反而会令人起疑,还不如上去走一遭。

  冷小七眼珠一转,“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随王佑来到甲板上,望着茫茫江水,她装作不经意的道:“终日在这水上乏的很,也不知什么时候可以上岸走走。”

  “这两日天气晴好,船顺风而行,今晚应能到临清。”王佑回眸冲她一笑,“临清城热闹的很,可以去城里转转。”

  冷小七笑道:“好极好极。”

  不如就在临清上岸,分道扬镳,一走了之?

继续阅读:第八章 一道软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卫与女飞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