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风姿撩人
如山如河2019-04-08 15:361,608

  冷小七将随身的包袱在枕下藏好,觉得口渴,提起床头的茶壶准备去厨房取些热水,拉开舱门,正好见王佑提着茶壶路过。

  王佑扭头看到她脚步顿了顿,见她身着一件鹅黄色妆花小袄,一条水蓝织锦绣裙,松松挽了个髻,斜插着一只珍珠碧玉簪,粉白的鹅蛋脸蛋上一双盈盈双眸正望着他……

  一低头瞥见她手里的茶壶,忙伸手去接:“姑娘,我来吧。”

  冷小七自幼很少做女子打扮,也很少受到此般礼遇,她只当遇上了热心人,并且见王佑生的高大粗壮,浓眉厚唇,不像歹人,大大方方将茶壶递给王佑。

  不一刻,王佑一手提着两只茶壶,一手握着几只杯子出现在门口,笑着道:

  “给姑娘泡了我随身带的毛尖,也不知你喝不喝得惯。”

  冷小七接过茶壶,打开盖子闻了闻,叹了句:“好茶啊。”

  不忘轻轻一揖:“多谢王公子。”

  王佑咧开嘴笑笑,提着茶壶抱着杯子离开。

  冷小七将舱门拉上,倒了杯茶润了润喉,觉得乏了,卧在塌上竟不知不觉睡着了。

  睁开眼,竟已入夜,

  她慢吞吞坐起身,摸摸饿扁的肚皮,不行,得去找点吃的。

  近水楼台先得月,出了舱门转个身就进了后厨。此时,船上早开过晚饭,厨娘正卧在灶边席子酣睡,两口大锅早已空空如也。

  她不免有些沮丧,拖着步子慢慢行到甲板上,此时船上旅客多已睡熟,鼾声此起彼伏。

  江上晚风徐徐,苍穹繁星点点。

  冷小七觉得分外孤寂,闭起双眸,一任江风扑打衣裙,团团水汽扑打面颊。

  自幼和家人走散,师父把她捡回来,教她武艺,师徒两人在京城相依为命,除去京城她没有去过任何地方,京城于她是家一般所在,要不是怕锦衣卫追捕,恐怕,此生都不会离开。

  江南?她只是听说,却从未去过,但人人都说江南好,想必也坏到哪里去。

  她睁开双眸望着漫天繁星,想着到江南以后,金盆洗手,置办些田产,赁几间铺子,当然,最最重要的是寻个称心如意的相公,一个人的日子终归寂寞些,她不禁轻叹,“相公啊,你此时身在何处?”

  “咳—”

  身后传来一声轻咳,冷小七愕然转过身,发现有人立在背后。

  这人什么时候站在这,凭她的耳力竟完全没有知觉。

  她警觉地抬眸看向那人面庞,朦胧月色下,隐约见是位眉清目秀的男子,难道是……她心下正欲欢喜,不对,这冷峻形容有几分熟悉……

  此刻,陆文明也正冷眼盯着面前的冷小七,他凤眸微微眯起,见她一脸困惑,唇角不禁轻轻一勾。

  清冷的声线划破夜空:“姑娘为何这般看着陆某?”

  冷小七不禁打了个颤,这声音……是那个锦衣卫!她脚底一错就要逃,“不,稍等,他叫我姑娘,并且语气颇为客气,想必并未认出我来……”

  她定了定心神,声音微微打着颤应道:“公子玉树临风,仙人之姿……小女竟一时看呆了。”

  陆文明闻言,睁大凤眸定定看着她,似是没料到一个女子会讲出这番话来。

  冷小七紧攥的掌心早已汗湿,只得硬着头皮接着道:“主要今晚月色太好,衬得公子越发芝兰玉树,风姿撩人……”

  说完见陆文明的面色阴晴不定,她暗暗咬了咬舌头,“冷小七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你这从小落下的毛病,一紧张就爱胡诌……”,为了避免继续胡诌,她弯身道:“公子请继续赏月,小女先行告退了。”

  陆文明黑琉璃般的眸子将她从头打量到脚,正欲开口,只听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王佑快步行了过来,

  “大人,你在这啊。”

  他一偏头,见到冷小七,一愣,“姑娘你也在……”

  冷小七冲王佑嫣然一笑,颔首,“王公子是你。”

  想不到啊想不到,这个憨厚公子居然也是锦衣卫,她面上维持着笑意,缓缓抬手抚了抚额,弱不禁风道:“这江风吹的头好痛。”

  王佑忙道:“这江上冷得很,姑娘快回舱歇息吧。”

  她正巴不得,忙一弯身:“小女告退。”

  陆文明看看她,又看看王佑,

  王佑忙道:“我送她回去。”

  看着王佑和冷小七离开的背影,陆文明唇角微微勾起。

  他眉心舒展,抬头望向暗蓝苍穹,一弯上弦月遥遥高挂星河之上。

继续阅读:第七章 小女月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卫与女飞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