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月黑风高
如山如河2019-04-10 11:501,622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三更的梆子刚刚敲过,大内宫墙之上掠过一抹纤瘦的黑影,黑影在连绵的宫墙之上几个起落,飘了下去。

  冷小七隐在一处山石之后,从怀里掏出了一样物事,竟是一方小小罗盘,奈何月黑风高,那罗盘字又太小不好辨认,她只好将蒙着面的脸几乎贴在罗盘之上,歪着头辨了又辨,口中念念有词:“乾坤巽震坎离艮兑……生位在东南!”

  她将那罗盘复又揣进怀里,低伏着身子向东南边的宫殿摸了过去。

  刚行至半途,一队禁卫远远走了过来。

  她立即翻身落进近旁池塘,双手扒住池塘边白玉栏杆,双腿蜷起,脚尖勉力踏着湿滑池塘壁。

  侍卫无知无觉的从她眼前经过,待他们走远,她轻轻翻身落地,继续朝那黑沉沉的宫殿摸去。

  殿内一片漆黑,门口有两名侍卫把守,冷小七俯身潜到侧面,打算翻窗而入。

  这大内皇宫她虽然不熟,但对八卦占卜却颇为相信,此处必然藏着什么宝贝。

  她嘴角轻翘,轻轻推了推窗,没有推动,显然是被人从里面闩上了,不过,这可难不倒她冷小七,手掌贴住窗格,暗暗运了运内力,轻微的“砰”一声,窗子应声而开,两名前殿前侍卫还算机警,闻声立刻绕了过来,却恰巧见一只黑猫从脚边窜了过去。

  “又是这只猫儿。”

  “也是倒霉,咱兄弟看护这藏宝阁连个盹都不敢打。”

  两人悻悻往回走。

  冷小七伏在窗下听到他们脚步声走远,忍不住捂嘴窃笑:“藏宝阁?”

  此时她双目已渐渐适应了殿内黑暗,这大殿立着一排排架子,她轻手轻脚走到近前,发现第一排架子上堆的都是上乘丝锦衣料,第二排还是衣料,衣料她不是不喜欢,只是不方便带走,当看到第三排还是衣料的时候,她心内不免有些沮丧,难道今晚要扛两匹衣料回去?

  突然,她眼前一亮,第四排架子上居然是一槽一槽的珍珠,最上面一层珍珠最大也最亮,即便在漆黑无光的室内也依稀能看到光芒。她从袖子里扯出口袋,捡最大的珠子便往里装。

  装了满满一袋珍珠之后,她抬头看到第五排架子,似乎是些金饰宝玉,她扎紧口袋,又从袖子里扯出一方布袋,将那些金簪玉镯通通往里塞。

  一壁塞一壁暗忖:“这一趟真是来着了,都说这皇宫大内敛尽天下宝物,果不其然啊。”

  口袋已经塞满,她抓起两只口袋扛到肩上,又贪心的去抓几只玉镯匆匆套在腕上。

  突然,一个失手,

  “咣当——”

  一只玉镯掉落在地,发出声响。

  殿门外突然一声厉喝:“什么人!”

  殿门豁地被侍卫推开,她提起两只满铛铛的袋子,多夺窗而逃。

  奈何肩头宝贝份量太足,翻出去的时候,险些一个踉跄栽倒在地。

  侍卫们闻声跑出殿来,边跑边喊:“捉贼啊,藏宝阁进贼了!”

  周边巡夜侍卫立刻朝这边奔了过来。

  冷小七暗道声不妙,往宫墙跑了几步,提口气,纵了上去,不顾方向一通狂奔。

  禁军侍卫在背后乱糟糟地叫喊,

  “快!贼人在那里!”

  “快追!”

  冷小七一口气奔了好远,看到紧邻宫墙有一处院落,不知是何人府邸,也顾不了那么多,先逃出皇宫再说。

  她无声无息飘落与皇宫相邻的院子里,刚落地还没来得及稳一口气,连人带货就被人从背后提了起来。

  出于本能,她运力抬腿后踢,那身后之人为了避这一脚不得不松开手,她旋身就又是一脚,那人侧身,再度踢空,那人面庞隐在树影后,看不清面目,只能看出身形颇为高大,冷小七肩负重物,不便久战,觑个空转身欲逃,那人却出手飞快地抓住她肩头,她矮身欲挣脱,那手顺势上滑,扯掉了她蒙面的黑巾,冷小七一愣,就被反手扣住肩头,耳畔传来男子低沉的声音,

  “说,你是什么人?”

  她挣了挣,却被扣得更紧,只得应道,“我,我路过……”

  “半夜三更从这里路过?”背后那声音阴森森地问道:“你可知此处为何地?”

  冷小七摇摇头,肩上的袋子蓦地被扯了扯,

  “你背的什么?”

  冷小七心思一转,这夜半更深的,莫非遇上了同道中人?

  她勉力扭转头,迎上那人乌亮的双眸,

  “我背的什么干你什么事?你又是什么人?”

继续阅读:第二章 挨了一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卫与女飞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