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一起吃饭
凯瑟琳0072019-03-28 11:514,173

  餐桌上面只有顾程颐很两个人,但是这顿晚餐温暖觉得已经食不知味了,但是面对着顾程颐温暖还是是佯装着很开心的样子。

  “我吃饱了,没事的话我就回去了。”顾程颐放下碗筷说。

  “能不能在多陪我一会儿?”温暖央求着看着顾程颐。

  “我家里面有事。”顾程颐面无表情的说着。

  “好吧。”温暖一脸失落的说着。

  顾程颐下楼,温暖也跟着下楼,从房间里面拿出了顾程颐的外套交给了他。“程颐,把衣服给穿上吧。”

  “恩,谢谢。”顾程颐接过衣服就走了出去。

  看着他的身影越走越远,温暖小声的说了一句“路上小心。”

  顾程颐从车库里面开着车子,出了小区以后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是温婉,她此时此刻正在路上跳走着。就像小时候孩子走路的那一种样子,小孩子总是那么的单纯,只要一开心走路就会蹦蹦跳跳的走着,看样子这个女孩子也很开心啊,顾程颐不自觉的嘴角上扬,被这种开心渐渐的感染了,好久没有这样笑了,曾几何时顾程颐的笑容越来越假,不管是面对家人还是面对自己的客户他会微笑,可是也只是微笑,很假很生硬的笑容,今天顾程颐能感受到自己的笑是很真实的笑容。

  车子缓缓的开到了温婉的身边,顾程颐停下了。“小妹妹,你要去哪里,我送你。”顾程颐一脸笑意的看着。

  “姐夫啊,我要去学校,不过呢我自己可以去的不应劳烦你了。”温婉依旧挂着那个招牌式的笑容,她笑起来真的很明媚动人。

  “你确定不去?你那怎么知道你工作的地方在哪里?”顾程颐似笑非笑。

  温婉的脑袋瓜转了转,是啊,还要去看看房子呢,说着顾程颐给温婉打开了副驾驶的门,温婉调皮的吐了一个舌头,接着就上了顾程颐的车子。

  顾程颐开的是敞篷车,温婉坐在副驾驶上面,吹着风,左看右看。“姐夫,你这车子真好看,看上去好高档的,多少钱啊,以后我有钱了我也要买。”温婉好奇的看着顾程颐的方向盘。

  “也就一千多万。”顾程颐淡淡的说。

  “什么?一千多万,天呐,那我估计这辈子都开不了这样的车子了,哎……”温婉说着就叹了一口气。

  “也不一定啊,比如现在我给你开你敢开吗?”顾程颐回头看着温婉,温婉不可思议的看着顾程颐,“姐夫,你说的是真的吗?我虽说没有驾照,可是我以前开过我爸爸的面包车,我超级会开车的。”温婉一脸自信的说着。

  顾程颐想收回自己的话,他以为温婉有驾照,原来是没有,本想着拒绝可是看见温婉已经把自己的安全带给放下来了,顾程颐看看这节路没有监控,也没有车辆和行人,于是把车子给停了下来。

  温婉等不及的就从下车了,两排牙齿露着洁白而又光滑,顾程颐看着温婉的眼睛,觉得她的眼睛是真的迷人,她的眼睛不是最好看的,但是是最迷人的,她的眼睛里面就像是有星辰一般,神秘而魅惑,给人一种过目不忘的感觉。

  顾程颐来到了副驾驶,温婉坐上来车子,可是这种车子和爸爸的暗中车子有些不一样呢,温婉坐上去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脸无辜的看着顾程颐,“姐夫,钥匙呢?”温婉一脸窘迫的样子。顾程颐哈哈大笑,然后用自己的手摁下了车子的开关按钮。

  温婉不好意思的笑笑,“好糗啊。”

  “没事,车子现在已经启动了,你现在把档位给放在一档。”

  温婉点点头然后开始胯裆,车子慢慢的出发了,因为之前有过开车的经验,所以这次温婉也算开的得心应手,开着敞篷车的感觉真是不错啊,温婉一边开着一边哼起了小曲,因为太过忘我所以方向盘偏了也不知道,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温婉已经把车子开在了一个小水沟里,这时候顾程颐是看着电脑的,根本没有注意车子已经被开在了小水沟里。一脸错愕的看着温婉。“你是怎么开的,怎么就开在水沟里面了?”

  温婉把车子给熄灭了,然后下车看了看,车子的前轮陷在了里面出不来,而且车子的前保险杠已经损伤了一些,如果说这个车子的价格是一千多万,那么它的维修费最起码都要好几万块钱,天呐,温婉简直想打自己,这下子闯了大祸了,眼看学费也没有又欠下了几万块钱的维修费用,一想起这里温婉就哭了起来,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顾程颐看了看车子的前轮,这个样子其实还可以继续开车,只是需要几个人来帮忙把车子给推出来。顾程颐转头看着温婉,“温婉,你现在在路边拦一辆车子,让他们帮我们把车子给弄出来。”说完以后顾程颐发现温婉低着头胸前是一件蓝色的衬衣,衬衣上面全是水印,再往上看,这丫头居然哭了,顾程颐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怎么哭了?”

  不说还好,一说温婉哭的更加大声了,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带着小声的呜咽声,顾程颐从来没有见过女人哭,可是今天看见温婉哭,他竟然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然后起身从车上面拿了一点纸巾递给了温婉。“好了,你别哭了,你是不是刚刚被吓倒了,没什么的,只是进了小沟里面。以后小心一点就是了。”

  温婉泪眼婆娑的看着顾程颐。“姐夫,对不起,我把你的车子弄成这样子,我就是个笨蛋,我什么也做不好。”温婉一遍责怪自己一边还在流泪,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停不下来,温婉越是委屈顾程颐的心里面越是不舒服,总觉得看见女人哭真是什么办法也没有,戈崇明索性用纸巾给温婉把泪水给擦干了,“你能不能不要哭了?”

  温婉忍住了自己的泪水看着顾程颐。“对不起。”

  “没什么对不起的,遇见任何事都不能哭听见没有要沉着冷静的面对,现在我们两个试着看能不能找到别人帮我们把车子给推出来好不好?”

  温婉咬着嘴唇点了点头,模样可爱极了。

  就这样两个人站在马路边开始寻求援助,其实顾程颐只要一个电话不出十五分钟就会有人来到他的面前帮他,可是他没有打这个电话,虽说自己的车子破损了,可是顾程颐觉得好玩极了,自己的这一生都是被安排好的没有一点差错,就连自己做事也是一丝不苟,所以他的生活总是一帆风顺,没有任何的烦恼,可是也正应为没有任何的烦恼也就没有了乐趣。

  今天发生了这样子的事儿顾程颐觉得很好玩,只是看见温婉哭的时候自己的心好像有一些软了,女人的眼泪真是致命的毒药啊。

  这时候温婉看见一辆车子驶了过来,立马朝着招手,车子看见有人招手缓缓的停了下来。

  温婉上前轻轻的敲打着对面人的窗户,这时候车窗缓缓的摇了下来。

  “你好哥哥,真是抱歉打扰您了,是这样子的我们的车子夹在了小水沟里面了您能不能帮我们给推出来一下?”

  车里面的男人带着金丝眼睛,一脸的温文儒雅,他笑着看着温婉,“在哪里?”说着就下了车子。温婉带着男人来到了车子这里,这时候顾程颐也看见了这个男人,眼睛里面透出了一丝警惕的感觉,面对任何人他都会这样子,他绝对不会再任何人面前卸下自己的武装。

  男人看见顾程颐这样子看着自己,眼睛眯起,这时候温婉走到了他的面前,“哥哥。”温婉甜甜的叫了一声,因为刚刚两个男人都有在看着对方,好像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男人反应过来对着温婉浅浅一笑,“恩。”

  接着两个男人默契的就来到车子的侧边把车子给抬了起来,不费吹灰之力就把车子抬起来了,温婉看见车子出来以后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谢谢你,哥哥。”温婉扎着两个小辫子眼睛眨巴着看着男人。

  “不客气,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温婉鞠了一个躬。“好的,谢谢哥哥,你慢走,路上小心哟。”

  男人走了,顾程颐上前打量着温婉,“你这个丫头真是嘴甜呀,刚刚还哭呢,现在就笑的比什么都田,真是搞不懂你们女人在想什么。”

  温婉不好意思的笑笑,“姐夫,你不要这样子说嘛,我刚刚真的是被吓倒了,也觉得对不起你,现在呢看见车子上来以后心情就好一些了。”

  “恩,那上车吧。”顾程颐说着就准备上车。“对了,你还要不要继续?”顾程颐假装问温婉。

  温婉使劲的摇了摇头,“不要了不要了,我再也不敢开车了。”

  顾程颐哈哈大笑进了车子,温婉跟着上了车。

  在车上面,顾程颐用余光打量着温婉,看见她一直在玩弄着自己的手,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

  温婉看着顾程颐,“姐夫,你的维修费我可不可以分期付款吗,我现在没什么钱。”温婉不好意思的看着顾程颐。

  顾程颐回头看着温婉低着头,脸蛋红扑扑的样子,心里面有一种悸动的感觉,“谁说要你赔我钱的?”

  “那可不行,必须赔。”义正言辞的说着。

  “我说了不用赔了,我不差那些钱。”

  “不行,姐夫,这是一个原则问题,东西是我弄坏的就必须是我来负责,你就说吧需要多少钱?”

  “你当真要赔?”

  温婉点点头。

  “好,你就支付我五千块钱的维修费就可以了。”

  “什么?才五千?这是真的吗?你可不要骗我,虽然我是你的妻妹,可是你没必要让着我的。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我说你这个丫头怎么这么倔啊,就是五千了,也就是一点漆掉了而已。”顾程颐没好气的说,这个丫头真是话多诶。

  “好吧,谢谢姐夫。”温婉说着又笑了起来。顾程颐很喜欢温婉笑起来,她笑起来不好看。

  “温婉,以后你不要叫我姐夫了,我不是你姐姐的老公,我和她只是男女朋友。”顾程颐说。

  “哦,那样啊,那你们还不是迟早要结婚,那我叫你什么?”温婉看着顾程颐。

  “你想叫什么就叫什么。”顾程颐说。

  温婉想了一会儿,“刚刚我听见姐姐叫你程颐,那我就叫你程颐哥哥吧,我看着你比我大一点所以我这样子叫你可以吗?”

  顾程颐满意的笑笑。“可以,对了,你几岁了?我觉得你和你姐姐不一样呢。”

  “我今年已经二十了,为什么说我和姐姐不一样,都是一个妈生的呀。”

  “没事,就是问问而已。”其实就在看见温婉的时候他心里面就觉得两姐妹根本就不一样,温暖是一种性感的美,妖艳的美,给人一种风尘的感觉。而温婉不一样,她看上去很青春活力,特别是她的眼睛清透干净,她的身上散发着不一样的光芒,让人看见一眼就有一种过目不忘的感觉。

  “温婉,你今天回来的路上是不是出车祸了?”顾程颐看着温婉。

  “你怎么知道的?”温婉睁大眼睛看着顾程颐。

  “因为那个肇事的人就是我啊,我就好奇你刚刚在马路中间站着干嘛?我的喇叭嗯了很多下,可是你一点反应也没有,你说你一点也不注意安全,可是我没有撞上了,你估计是被吓晕的,到了医院里面医生还说你有些中暑,所以晕倒的。”顾程颐解释着。

  温婉不好意思的看着顾程颐,“程颐哥哥不好意思啊,我其实刚刚是和我姐打电话呢,所以注意力不在自己的身上,我今天找了一天的工作可是一无所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强势总裁的贴心小棉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