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魔鬼契约
一刀2019-05-19 04:053,890

  阴沉的惨淡阳光笼罩着这片奇异的森林。有时,森林静谧得如同一切都沉睡在死亡的恐惧中,而有时,鬼怪的身影与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可以让人产生到了阴间的幻觉。粗壮参天的诡异植物,色泽妖娆的无名昆虫,一切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不同寻常。<p>  深山老林之中,古木参天,遮天翳日。因为那森林看上去阴森可怖,神秘莫测,而且据当地人说很少有人敢到这片森林里去,即使进去了就再也没出来过。<p>  这片土地之所以与外界隔绝,原因就是有森林与沼泽双重阻隔。黑暗森林阴森恐怖,外界人几乎不敢涉足。偶尔有某个胆大的闯了进去,也会在尽头被沼泽再次阻挡。出于求生的本能人们绝不会沼泽,也就彻底失去了踏足这片净地的机会。<p>  森林里光线阴暗,笔直高大的树木遮住了绝大部分阳光,只有斑驳稀疏的光线透过树木的枝叶照射进来。使得森林格外地神秘诡异。森林里弥漫着飘忽不定的迷雾,却出奇地安静,仿佛所有生灵都未曾涉足此地。<p>  狭窄的老参道,弯弯曲曲,阴森可怖。月亮被涌来的黑云遮盖,只从厚厚的云层后面透出一层含混的暗色光晕来。风在高高的树顶摇晃着,发出一阵阵庞然缓慢的沙沙声。像是头顶移动着沙漠般的树海,衬托着静谧的夜。风中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初冬的含义,一星半点儿的,悬浮在空气里,是露水或者冰屑,说不清楚,只是碰到皮肤的时候,会激起一阵小小的鸡皮疙瘩。<p>  遥远的天空上月光一片皎洁,从没有丝毫云朵遮盖的天空向下望去,一片静谧的原始森林中间,一条如同雄浑山脉般巨大的黑色蜈蚣,正缓慢地爬过,所到之处,树木交错断裂,像是一条巨蟒爬过草地后留下的痕迹一样……泥土碎石沿着它路过的地方四处迸射,成千上万条巨大的腹足交错起伏地砸向地面,大地的裂缝交错蔓延,像是冰面的裂痕一样 四处崩坏……<p>  周围拔地而起的山崖,围绕成了这个巨大的像是远古遗迹般的洞穴。<p>  她涣散的视线里,是那张风雪里坚毅而充满浩然正气的面容,锋利浓密的眉毛下,是深蓝色的瞳孔,目光永远都像是大雪弥漫的寂静旷野。<p>  夜晚的山里,温度很低,时不时地传来一两声野兽的嚎叫声和猫头鹰的哀嚎声。<p>  森林里静谧的夜色渐渐地被霞光洗去,朝阳在树顶上涂抹出一层闪耀的红色光晕来。一束一束笔直的光线,从树冠的缝隙里刺进森林的深处,照耀着地面厚厚的苔藓。<p>  这是一片原始森林,林子里很少有灌木丛,全是高耸入云的千年古树。树木的枝梢交错着,伸展开来的繁盛的枝叶如碧绿的云,把蓝天遮了个严严实实。一株巨大的香樟树突现在眼前,它的树皮是墨绿色的,粗壮的奇形怪状的树枝像龙一样在树上盘绕着。微风过去,枝叶发出簌簌的响声,恰如龙的叹息声。<p>  幕颜望着黑黝黝的森林,不敢大步前去…<p>  自己虽然拥有降妖之术,即使真的有妖怪也会畏惧她八分,可听闻老人讲:过去这片林子里,每到夜晚来临,便四处起着火花,一长串一长串的,闪闪发光,时而漆黑时而又亮起来…<p>  相传此妖生而九头,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便会飞到人们的屋顶上一边发出哀苦的惨叫一边努力地寻找黑暗中的食物,而最可怕的是九头怪一旦血滴到哪里那里的人便会因为某些怪异的事情而相继死去,所以每一回只要听到她的惨叫声,人们便会高架大炮,张罗打鼓,目的就是为了驱赶这个令人堪忧的怪物。<p>  见天色也晚,沐溪灵拉扯着幕颜的衣袖,小声地:“姐姐,要不咱还是找个地先歇会明早再赶路呗,况且这一去还不知道是凶是福,何必要那么早急着去冒险,反而一十三等人又和白莲教挨在一块儿,他能有什么风险,倒是我们。”<p>  沐溪灵呆呆地看着远处微微发亮的灯火,一间破旧的小房子里许些人影来回窜动着,回头望了望幕颜见其不啃声,又追问道:“我看前面有微微弱亮,或是有许些人家,不如就去那里借宿一晚,明晨我们便出发,傍晚就能到达目的地,这也不算耽误什么事情,你看怎样…”<p>  幕颜这才缓过神来,原来因为自己拥有降妖之术,又不知不觉闯入妖界灵域,她们早也对她发出警告,而之前愣住的几秒钟里身体也经进入玄幻,魔鬼妖族深深地扎根在她的记忆里,警告着她若是胆敢乱来,她们也将反抗到底…<p>  听沐溪灵轻轻一语,幕颜回答道:“好吧,就听你的。”<p>  话音刚落沐溪灵也走前面许些,于是急忙地跟上前去…<p>  走了好一会儿只见一个古稀之年的妇女带着一个幼小的孩子,孩子哭闹一片,漆黑的小房间里传来了微弱的安抚声。<p>  “月儿乖,再哭,妖怪可要来了,到时候奶奶可斗不过那大大黑黑的妖怪,别哭了,啊!”<p>  孩子一听有妖怪,便停止住了哭声,然后支支吾吾地对着老人说:“奶奶,是不是月儿不哭,妖怪就不会来了…”<p>  老人笑嘻嘻地:“当然了,那九头怪啊,可最讨厌哭的小孩子了…”<p>  闻门外有轻微的脚步声,老人便推开房门将头探出一望,只见眼前两个亮丽脱俗洁白无瑕的姑娘…<p>  打亮一番之后,望着眼前的人:“两位姑娘,来此做些什么…天色这么晚了,家里人不会担忧吗?”<p>  沐溪灵自知若是不赶紧开口,许些可能会被这个慈祥又笨拙的老人赶去,便迅速答到:“奶奶,我们自雷公山而来,准备前往台拱,路过此地却天色已晚,四周观望只看此处许有人家,于是前来借宿一晚,还望奶奶能够收留…”<p>  老人的眼睛自上而下地来回注意了彭幕颜一番之后,转过身:“我看姑娘并非凡人,若是我收留你们,倘若招来什么不测,那我老婆子岂不是自讨苦吃。”<p>  幕颜见此情形,自是明白眼前这个老婆婆并非一般的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便向前答到:“既然婆婆已知我的身份,婆婆又何须担忧我会为您带之不测,若是婆婆能救急于一晚,幕颜定当感激不尽。”<p>  “罢,也罢,也罢了,或是有缘,才肯遇见吧?”一边说着一边推开房门。<p>  老人琢磨了好一下一子,才准许幕颜与沐溪灵进了去房间里,只见推门而进一堆微微发亮的柴火慢慢地燃烧着,柴火边上一个四五岁左右大的孩子呆呆地看了过来。脏兮兮的外表下却依然微笑着脸,然后转身就跑向老人跟前抱住老人的大腿,露出半张脸,偷偷地注目着眼前的陌生的人。<p>  沐溪灵见孩子偷偷地望着,便跟上前去:“小妹妹,来姐姐抱抱,乖啊…”<p>  只见小姑娘撒腿散开了。<p>  幕颜小步走向火堆旁坐了下来,伸出洁白白的双手在火堆上晃来晃去。<p>  “姐姐,之前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啊,你知道那漆黑的森林里多害怕,我还以为你怎么了呢?”沐溪灵道:<p>  “今天所遇之事,有许些奇怪之处,我的身体似乎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幕颜傻嘻嘻地说着。<p>  “另一个世界,姐姐你在说什么,溪灵如何听不懂。”沐溪灵反问到。<p>  只见老婆婆自言自语道:“那九头怪本也是苦命之人,新婚之夜被人用木桩把其头砸碎为九块,因含恨而死,便换做九头妖怪。”<p>  经老婆婆一诉,才知道原来那九头怪生前本是漂亮美丽的一名女子,与心上人本来已经修成正果,却在新婚之夜遭情敌一棍敲打在头额上,脑浆炸裂而亡。<p>  本是准备许些功夫为自己报仇,谁知情敌一边却请来法力高尚之人,一次次地驱逐了她。<p>  报仇未果,便四处寻找机会,以求杀死心狠之人,这样方可解自己心头只恨,可怜到深夜时分,她那头就会原而复裂,只有食人心脏方可解痛,可是因为心地善良,不愿伤及无辜,所以才一次又一次反反复复地在深夜里发出惨叫…<p>  “姑娘即是降妖人,可曾遇到此种妖魔鬼怪?”老婆婆看着幕颜追问道:<p>  可谁人又知道,好妖也好,坏妖也罢,幕颜从未遇见,也从未击杀…<p>  “这个自然是没有了,姐姐连一只小小的蝼蚁都未曾伤害过,即便是对那些歹毒的恶人,她也只是吓吓而已。”沐溪灵急答到:<p>  “姑娘心存善念,老朽感激不尽,但愿姑娘明白是非。”老婆婆小心地诉说着:<p>  此时夜也至深,附近的野狗夜猫突然急急喘喘的乱叫个不停,幕颜回身一望只见另一边的小姑娘撕心裂肺地哭喊着,头额开始流露出黑黝黝的血,一滴一滴地滴打在地上,而沐溪灵却也看傻了眼,目瞪口呆地不知作为。<p>  老婆婆急忙上前去,用自己的双手幻化出许些暗黝黝的物体往小姑娘快要炸裂的脑袋上抹去…<p>  “姑娘,别怕,小姐她,很快就好。”老婆婆一边说着,一边将小姑娘轻轻地扶坐起来。<p>  幕颜见此情形,虽不可能相信,但眼睛欺骗不了自己,于是快速起身而来,望着眼前这个不知是人是鬼的老婆婆和半个头就快裂开的小姑娘?<p>  虽是害怕,可毕竟已经遇上,幕颜自是未知是福是祸,不过想法度过漫长长的黑夜着是个问题,于是便小心地走上前去,用自己法术替这个可怜又可怕的小姑娘疗起伤来…<p>  只见在幕颜的帮助下,小姑娘微微挺起身来,望着眼前的美丽的大姐姐,小心翼翼地问老婆婆:“奶奶,刚才,刚才发生了什么,我的头怎么好像那么痛。”<p>  老婆婆急忙答道:“月儿乖,刚刚啊,妖怪来了,幸好有这位姐姐,是她把妖怪赶跑了…”<p>  “妖怪!”小姑娘大声叫道,然后快速躲进幕颜的怀里,幕颜也不知不觉地紧紧抱住这个看起来和听起来都让她心里颤抖的女孩子…<p>  在折腾一番之后,老婆婆精心做好了一桌饭菜,沐溪灵看着桌上美味可口的佳肴,却不敢往嘴里送,那一幕幕恐怖的画面依然在她脑海中游荡着。<p>  “放心食用吧,老婆子我还没那么坏,不至于要对两位如此美丽又深明大义的姑娘做些过分的事情。”老人答到:<p>  幕颜见此情形,虽说防人之心不可无,可一路点波许些时辰,肚子早也饿得呱呱大叫,一来自己顺手帮助了小姑娘,二来看得出眼前人并非什么恶类,于是便慢慢地动起碗筷来。<p>  沐溪灵见姐姐肆无忌惮地食用着眼前香喷喷的大鱼大肉,自是管不了自己的嘴,也相继陆续地将嘴巴忙活了来。<p>  好一阵子,桌上的饭菜也所剩不多,而一旁的沐溪灵早也上眼皮挨着下眼皮,恩爱帮地抱在了一起。<p>  幕颜见沐溪灵困意十足,便小心地扶她靠床,二人相继睡去…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厄运讯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幕颜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