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血雨腥风
一刀2019-05-19 04:071,840

  老汉,姓牧,字颜卿。江湖上仅存的唯一一个靠赶尸而糊口的人。

  自幼因为父母双亡,致使家庭变得无比贫穷,加上自己又是男儿身,自然是无依无靠。本来还有一个叔父可以寄托,但叔父成日迷恋于酒色,自是对他照顾甚少。

  都说在充满爱意的世界里成长起来的孩子,才更加能够去认识这个世界的美好,但偏偏他却成长在黑暗里。穷极一生,也体会不到什么是开心,什么是快乐,什么是幸福!

  无人理会的他,在很小的时候因为饥饿和寒冷,不惜冒险去偷窃邻居的饭食。在多次次盗窃过程中被抓了个正着,挨了个狠狠的打赏,每一次都几乎险些丧命。

  赶尸这个职业原本是和他无缘的,因为他曾一度认为只要自己足够努力,就能救天下于水火,让那些像他一样没有了双亲的人,能和别人一样过上开心快乐幸福的日子。可别人的一次次冷嘲和热讽加上一顿顿的毒打恶骂,他这才心生恨意。

  从那十一二岁那年被自己亲亲的叔父赶出家门起,所有的经历和磨难让他认识到人只有让别人对自己产生畏惧才会表现出对自己一副尊重的样子。

  在百般无奈之下,他选择了跟随当时艰苦而又繁琐的职责:“赶尸。”

  “你可想清楚了,干我们这一行,将来可难能在人世间留有后,没有哪个姑娘会有胆子愿意和我们组成一个家庭。”赶尸人问道:

  高高的悬崖峭壁上,大雾漫天阴气十足,睁眼十里不见草木,风刮得好厉害。

  他跪在湿湿的草地上,两腿已经冷冻得叫他发抖,他低下了头寻思了好长好长的时间回答到:“我即也身现于此,当然是魔心也除,况且江湖虽大,如今我却再找不着一个去处。”

  “所以,还恳请大师收我为徒,传我法术好让我为你担些困难,一方面能够陪同大师您左右,二方面也正好能养活我自己。”牧颜卿说道:

  赶尸人原本是个危险而又枯燥的职业,而且赶尸这个要求也是非同小可,毕竟要召集死人上路,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然而已经清楚了所有凶险的牧颜卿还是固执地逼着自己上了山头。

  一个身披蓑衣,脚穿草鞋,头戴纸帽的人转过身对牧颜卿说道:“孩子,你还年轻,怎能把一生的前途和命运都埋葬于此,你还是走吧!”

  牧颜卿望着眼前这张慈祥的面孔,不禁地流下泪来。

  说道:“这个江湖如此之大,可我是真的无地可去了,还望大师成全收留了我。”

  牧颜殇急忙补充道:“就当是救救我的小命,我牧颜卿在这里给你磕头了。”

  两人深谈很久之后牧颜卿才慢慢地从跪着的状态渐渐的坐起身来。

  赶尸人道:“如今这天下血雨腥风,到处都充满着杀戮,里里外外人们死伤无数,赶尸这个行业也可谓是还能让人吃个保暖,以后你跟了我,可要专精练习,若是赶尸途中出了个错,那局面可是相当的难以控制,还希望你记我的话于心上,免得我再三重复,那样你也会心生不快。”

  “是,师父。”牧颜卿答到:

  自此之后,牧颜卿便跟着赶尸人行走于九州大地上,接送了一具又一具客死他乡的尸体。

  “这么说来,那牧颜卿也是个苦命的人,那为何他又要与官差为伴,还害我九族许几个人死于非命。”苗小七不解地问道:

  沐溪灵看了看苗小七,接着回答道:“众人或许不知,过去十年间,天下虽也不安定,但是还算太平。人死了认族归家,那是理所当然的大事。可是后来由于天下动乱,人们流离失所,许多人连家都没有,所以即使是真的有人死了自然也做不到回家的本能,牧颜卿的师父也因为在一次赶尸途中遇到暴乱而残死在山贼的快刀之下。”

  “可这和他变成他人杀人的利器有什么关系?”一十三问道:

  “能有什么关系,赶尸人所传给他的本是运尸行夜之术,目的是为了帮助那些穷苦人家死后能葬于安土。可是后来到处都死了人,到处都没有家。”沐溪灵一边看着身边的人一边慢慢地阐述着。

  “或许是为了活下去,他牧颜卿自然是在原本的法术之上强加修炼,所以才会变成今天我们所看到的这样子的能够杀人死的我们所认为的幻镜。”沐溪灵继续回答着。

  “我还是不理解,难道他就非要杀人不可!”苗小七又搭着:

  “如今这天下,八成的人没饭吃,能吃饭的都是些什么人。除了王公贵族,谁还能每天填饱肚子,我看他牧颜卿当然是把自己卖了!”沐溪灵说着慢慢地起身往边上的一小坡上走去。

  “那沐姑娘的意思是牧颜卿只是一个别人顾的用于做杀手的人。”一十三道:

  沐溪灵回答道:这个是肯定的,而此后他还会杀很多人。只要这天下未平,九州还乱,他牧颜卿就会成为那些有钱有势的人的杀人利器。”

  苗小七道:“这种人该会还有救的,也许他还有良知呢,说不定哪一天他就明白事理不用杀人了。”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止步不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幕颜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