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情定桃枫林
疏璃ol2019-03-28 09:463,076

  情定桃枫林

  那年三月,枫林桃花开,蜂蝶满山,风也带着香味。

  那年三月,宿携伊人,浪漫于这里,游遍了大山,留下欢笑无数。

  宿喜欢看她的容颜,尽管并不是绝世,她的笑,比桃花都美,花见了都要藏羞。轻拂佳人青丝,抱她于怀中,送她一吻,刹那间,连天地都失去了颜色。她似嗔怒,花红满颊,羞埋在他怀中。

  她问他,他喜欢她的什么。

  他一笑,如春风般吹入人的心底,捡了她青丝中的桃花,说:“若有一天不见了你,你便成了这片桃花,再多的岁月,也休想将它抢走。”

  伊人傻傻的望着他,焉然一笑。

  “等我三年,三年一过,我便嫁你。”

  她为他奏了一曲,琴音如水,连鸟儿也沉醉,宿感觉整个人都要飘了,良久,宿竟然入梦了……

  而今秋风扫过,枫红了半边天,三年了,桃花早谢,她没回来,枫红了也没回来。

  宿掏出了那瓣花,透明的小瓶,显出枯黄的物。

  她说她要去了一件恩怨,他要陪她,她拒绝了,她说不经她的手,她不甘心。

  他想偷偷的跟她,不想一天她竟给他下了迷药,宿苦笑。

  他疯狂的寻了她三年,只差发传单了,若不是她有仇家,只怕她的画像,也早已贴满街头。

  三年了,在枫林桃花间,他看着花谢,看着枫红。

  她不会再来了,她到底去了哪,她是否安好……宿满脑都是她的影,他决定了,他还要去寻她,他从枫林刨了泥土,取了一把刀,刀、鞘皆黑,他便称它暗。

  他曾为她刀封,今又为她取刀,而刀,从来都是要见血的。

  刀出,必见血。他打听清楚了,望月庄,是她的仇家,也是她的家。她名月,如今她的家被仇人占了,总是要夺回来的,宿紧紧的握了握刀。

  清风楼,楼亭里琴音不绝,没有听客,只有服侍她的丫头。她名月,三年了,她失约了,但她没有后悔。

  昨日她看到他了,他来了,她却不能见他,他不该来的。

  月轻叹,她的命,从来都不曾属于自己,拥有过那三月的桃枫林,她已心无憾。

  夜黑了,秋风主肃杀,今夜,注定是不平静的。望月庄的亭台楼阁,过去是美丽的,而今却变作了择人而噬的虎狼之地。宿看着铁桶般的险地,冷然一笑,黑夜下,一个黑色的影子窜入庄里,竟如入无人之境,几个起落,便入深处。

  深夜静如水,刀出,必见血,暗如影魔,闪过了一人又一人,血如枫一般的红,尽情无声的飘洒着,任你生前声名显赫,富贵如帝,或是其他,一刀断魂,皆化作了浮云。

  琦是望月庄的主人,此时他正拥美在怀,享人间极乐,女人娇喘如潮,声浪在夜间传颂。二人从不曾想到,今夜庄里来了不速之客,此时正站在他的床前。深夜,那惹人浮想的声浪停了,有些人会心一笑,却不曾想到,他们的主人,琦和他的女人,已同做了花下鬼。

  日出东山,沉静的望月山庄,引来了第一缕曙光。活着的人,依然忠诚的,肃然的,守卫着他们的主人们,真是一派尽职的风象……

  梧桐树遮了楼亭,鸟鸣林间,让人忘忧。溪泉流于院中,假山旁,立了一壮年人,静立其中,竟似融入了一副画。一小斯穿过亭台,行了一礼,告知了望月庄之事,壮年人淡然一笑,斩草不除根,自己等这一天很久了。他名虎,黄姓,他深知,暗中的敌人是最可怕的,如今她现了踪迹,他的血,又热了。

  冬雪覆了大大地,宿终究还是寻到了她,清风楼上,琴音不响,两个昔日的情人相对而立,一个温柔,一个静默。

  你不该来的,月轻叹。

  为什么?宿盯着她,月低下了头。

  我不爱你了,月又抬起头,目光里充满了绝情。

  宿懵了,惊雷劈在他头上。

  那年花开枫林,她许了他一生的诺言,那一年,他给她的欢愉,那一年,他藏了她丝间的花,那一年,她为他抚琴,他醉于她膝间。往日的甜蜜,他珍藏心间,从不敢忘却,今日她一句我不爱你了,就想把他宿甩了,这个狠心的女人,她不知道她是拿了把刀,在剜他的心么。宿的心,仿佛已不在属于他,连外面的苍雪,也为他沉寂。

  宿不信,打心里不信,就算那份情化作灰都不信。宿盯着月的双眸,良久,良久。

  你说不爱了,那好……

  宿自胸前掏出一个透明小瓶,对着伤痛他心的人说,我珍藏它三年,它虽枯容,但在我的眼中,它永远美丽,就算情绝了,看在相爱一场,月,在为我奏一曲吧。

  琴音响起,还若珍羞落盘,似水般柔情,宿沉醉了,这琴音奏来,宿就知道,他猜对了,满腔的痛都变作了怜惜。

  忽的,他抱了她,她惊了一下,琴停了,她挣扎着,但宿的臂很有力,很紧,很紧,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月,你真的很会骗人,但你的琴出卖了你,你可以装作无情,琴音却骗不了我。

  宿温柔的说着,便吻了她的唇,月迷茫的看着宿,渐渐的迷失了……

  冬夜渐长,雪夜了无痕。晨光漫过窗前,宿依畏在月的怀中,像个小孩一样微眯着,月双臂环绕,向上微微一动。

  别动,宿喊道,把你袖间的迷药收起来,我不会犯同一件错,今生我要守着你,在不许你偷偷的离开,想要甩开我,就把我杀了。宿很无赖,也很霸道。

  月哭了,是的,哭了。你是个笨蛋,月哭语。

  是,我是天下最笨的笨蛋。

  你,你混蛋!月咬了他一口,宿沉默了。

  虎快要到了,你快走,你想陪我死!月哭叫。

  陪着你死,是我毕生的愿望。宿笑道,月也沉寂了。

  风雪三日,枫桃林寒雪漫山,留下了两双足印。月抱着琴,宿抱着刀,默然的立在雪地,好似一副水墨画。

  这世间,虎的眼线太多,等死躲避不是他们所求的生活,公开约了虎,就在今天,不是虎死,就是他们做对同命鸳鸯。

  飘雪连天,风寒地冻,踏雪声响起,虎到了,一身裘皮,枪比雪寒。

  没有多话,月席地坐下,琴放腿间,手抚在了琴上,而宿,手握了长刀,却没出鞘,刀出,是要杀人的。

  琴音乍响,似动人情,动人心,又裂人心,人有七情六欲,此音以攻心为上,名曰音七杀。虎心冷血,琴音入心,一谭水似投入了石头。宿游于枪林,刀从未出鞘,是时机未到。

  虎遇绝境,啸至山林,破了琴音,月吐了鲜血,弦断,音止,虎枪如蛇噬,眼看要撞入心口。

  “噗”,宿用身体挡了这一击,枪透体而出。

  就是现在,宿眼中冷光一闪,刀出了,暗影如鞭,一刀封喉,这是宿用命换来的一击,那一刀的风采,似来自幽冥之地,劈断了虎的生机,虎瞪着那把刀,缓缓倒下,那把刀,很黑,很丑,虎的思想瞬间停滞。

  情人血,红颜泪。

  月哭断了心肠,抱住了宿。

  “你若死了,我便陪你,月泪如雨。”

  “月,我想听你一生的琴,你可愿弹于我听,我舍不得这桃枫林,也舍不得你的琴音。”

  宿望着月,有些恳求。

  “我,我愿意,我什么都愿意,你到哪我都要陪你!”月哭叫。

  “不,你要活着,我还要听你一世的琴……”

  宿贪心的眼神,成了永恒。

  ――

  冬去春来,三月桃花开,枫林琴鸣,为你弹唱一世的琴,不论花开,花落,枫红,还是冬雪埋了我的容颜……

  ――

  字幕:

  那年枫林桃花开,你我相约林间

  花染香了你我,从此忘忧世间

  你许我一生承诺,我藏你发间桃花于胸前

  三年桃熟空落,忘不了你容颜

  蜂蝶花间乱舞,不见伊人归

  那年情定桃枫林,如今枫红花谢,你去了何方

  ――

  你流转的琴音,可曾寻到知音,何人在听

  我寻你天崖,为你斩荆

  情人相见楼台,你说不爱我了

  你伤痛我心,我却破了你的谎言

  愿与你相守花开,永远护着你

  ――

  守侯枫林,花开一生,只为相思

  为你弹唱一世的琴,你可在听

  冬雪覆了青丝,我依然陪着你

  今年桃花依旧开,你可知伊人渐憔悴

  琴音绝响,皆化作了尘土

  传世的琴音,不知弹于谁听

  谁人谱了此曲,又为情人绝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定桃枫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