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只要不死,你随意折磨
向来缘深2019-04-06 18:101,228

  墓园。

  苏然被人按在一座墓碑前,被迫双腿跪在满是冰霜的地面上。

  冷!

  好冷!

  冷到苏然整个人冻透,身子开始在不由自主的发抖,但是她却紧紧咬住下唇一句求饶的话都不肯说,倔强呢喃。“我没……没错,不是我害死小沫,不是!”

  苏然的倔强,让习慕城愤怒瞬间升腾起来,按着她肩膀的手力气猛增。“呵,一年的牢狱还是没让你学乖是么?苏然,你才是应该死在那场车祸中的人!”

  习慕城的话,每一个字犹如一把刀狠狠插在苏然的心脏上,瞬间千疮百孔,她身子不由颤的更加厉害,嘴角尽是苦涩。

  认识习慕城八年,她便爱了他八年。

  但这八年里,他却爱着另外一个女人,她如亲姐妹一般的闺蜜——沈沫!

  就在沈沫结婚前一晚的单身趴上,她喝的酩酊大醉,醉到连路都走不了。

  因此,她走出酒店回家时特意叫了代驾。

  上了车,她便一头栽倒在后座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但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 代驾已经不见了踪影,她则坐在驾驶位置双腿被凹陷的车身夹住无法动弹,而远处的沈沫躺在血泊中,早已经没了气息……

  出事那天,唯一能够证明她叫了代驾的酒店监控还坏了,因此她因交通事故被关进监狱一年。

  走出监狱那天,习慕城拉着她领了证。

  因为他说,小沫的死她要负责,他要她这辈子都活在地狱中。

  没错!

  他做到了!

  婚后五年里,他夜夜来索要。

  每次在她耳边一遍遍叫着小沫的名字不说,而且次次弄到她疼到晕死过去才肯罢休。

  五年,一千八百多天啊。

  每个夜晚,都是她的地狱。

  呵!

  呵呵!

  回忆将苏然的心灼伤的更加厉害,她勾了勾嘴角,酸涩苦笑。“呵,呵呵,如果可以我宁愿那天死的是我!”

  “可惜,你没死!”

  还没等习慕城说什么,身后传来一个阴沉的女声。

  沈诺捧着一束百合花,走到两个人身边,瞥了一眼瑟瑟发抖的苏然,然后目光落在习慕城的身上。“姐夫,今年姐姐忌日,我要亲自折磨这个女人,为姐姐报仇!”

  顾着沈诺满眼的愤怒,习慕城微微一顿,良久没有回应。

  这样的他,让沈诺眼底尽是讶异,更甚的是害怕。

  她一把揪住习慕城的衣服,双眼赤红的质问。“姐夫,你心疼了?你不会爱上这个女人了吧!你别忘了,我姐姐死的有多么惨!是她,都是她酒后驾车造成的!”

  “只要不死,你随意折磨。”提及苏沫,习慕城的黑眸一眯再眯,眼底尽是冰冷。

  话音一落,他转身离开。

  顾着他冷情的背影,苏然心脏一缩,疼的难以承受。

  呵!

  呵呵!

  他真大方啊,就这么将她交给别人随意折磨了?

  冻僵的苏然瘫软在地上,双眸爬满的红血丝,小手不由握成了拳头。

  “苏然,六年前那场车祸的事,今天是时候做个了断了。”见习慕城坐进远处的车内,沈诺望着苏然眸子一眯,泛起一抹狠辣。

  苏然被迫回过神,这才抬眸望向沈诺。

  只见沈诺从口袋中摸出一把锋利的匕首,一步步逼向她,她瞳孔猛地放大,心脏直接提到了嗓子眼,突,突突,突突突……

继续阅读:第二章 阴狠的女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悲伤逆流成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