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你们可以走,他留下
孤焚2019-04-04 11:413,665

  即使陈飞檐不说,君如意也十分清楚陈飞檐的来意。

  只是在陈飞檐进入这座院子之前,她怎么都没想到出面的人会是陈飞檐。

  如果是在之前,她的修为只有外劲九层,肯定不是内罡七层修为的陈飞檐的对手。

  但修炼了大魔天掌之后,即使跟陈飞檐正面对上,她也浑然不惧。

  她没说什么,只是摆起架势,随时准备施展出大魔天掌。

  这时,端坐在凉亭内的君无夜忽然说了一句:“打死吧。”

  “……”

  君如意愣了一下。

  陈飞檐却不知君无夜这是在跟君如意说话,还以为君无夜的意思是:即使打死他们,也绝不可能离开君府。

  他不由得冷笑一声,“很好,是你们自己找死,可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抬手一拳朝君如意轰了过去。

  玄级功法,猛虎拳!

  黄色的真元力量席卷开来,这一拳仿佛带着虎啸山林之势,欲将身前的君如意吞噬。

  君如意不退反进,抬手就是一掌朝陈飞檐拍了出去。

  大魔天掌,第一式,魔怒!

  一道幽光爆发出来。

  陈飞檐瞬间就觉眼前一黑,好不容易反应过来,胸口处忽地传来一阵剧痛,原来竟是君如意的一掌拍在了他的胸口处。

  他的双脚顿时离地而起,不受控制地倒飞了出去。

  “砰!”

  眨眼的功夫,他便重重地摔在地上,体内气血一阵翻涌,很快便是“噗”的一声,一口鲜血不受控制地喷了出来。

  “怎……怎么可能?!”

  陈飞檐顿时满是不敢置信。

  刚才那是什么掌法,为何乍一交手他就败得如此彻底?

  按理说,君如意的武道修为只有外劲九层,与他相比实力差距悬殊,应该是他将君如意碾压才对,怎么会演变成这副局面?

  君如意早已知道大魔天掌的强大,然而在将陈飞檐一掌轰飞之后,她还是感到有些惊讶。

  太强了!

  这还只是第一式,如果能修炼到第九式,岂不是毁天灭地完全不在话下?

  无夜随手就传授给她一份如此逆天的功法,真的没问题吗?

  她又偷看了君无夜一眼,却见君无夜面色如常,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仿佛这一幕都在其预料之中。

  想起刚才君无夜的吩咐,君如意收回手,迈步朝陈飞檐走了过去。

  似乎感受到了君如意的杀意,陈飞檐连忙挣扎,想要站起来,奈何刚才挨了一掌,已是身受重伤,根本无力站起。

  他挪动着身体,似乎想要远离君如意,可终究不如君如意行走的速度。

  不多时,君如意已经来到陈飞檐身边。

  她看着陈飞檐,深吸一口气,开口说道:“你不应该来的,不过既然来了,想必你也已经做好了觉悟。”

  说完,抬手准备一掌将陈飞檐击毙。

  恰在此时,一道声音响了起来:“慢着!”

  君如意身子一僵,抬头看去,就见一道身影出现在小院的入口处,竟是君家的二少爷君无羡。

  君无羡迈步进入院内,看着君如意,缓缓说道:“如意姐,陈叔可是咱们君府的客卿,不是咱们君家的奴才,你一言不合就要杀死一名客卿,可有将咱们君府的规矩放在眼里?事情若是传扬出去,日后还有谁敢来投靠我们君家?”

  君如意银牙咬唇,一言不发,只是有些愤怒。

  君无羡将君如意的反应看在眼里,却没怎么放在心上。

  很快他又看向凉亭之中的君无夜,语气森冷地说道:“听闻大哥心智大开,我还当君家又多了一名谦谦君子,没想到却是多了一名杀人魔头,大伯九泉之下若是知晓,怕是要后悔当初的百般呵护了吧。”

  君无夜原本并不想搭理君无羡。

  听到君无羡的话后,他才说道:“你算什么东西?也配与我这般说话?”

  作为天域最强的无极魔王,死在君无夜手中的人不知凡几,说他是杀人魔头,倒也不算过分。

  只是,便是那漫天神魔,也不敢当着他的面嘲讽他。

  如今这个君无羡倒是放肆,敢这般与他说话,简直不知死活!

  君无羡确实是在嘲讽,只是他怎么都没想到君无夜竟然轻飘飘一句话堵了回来。

  他算什么东西?

  狂妄!

  简直就是不将他放在眼里!

  堂堂君家少爷,他何时被人如此轻贱过?

  若非忌惮君如意,自知不是君如意的对手,他早已经冲上去将君无夜斩杀。

  正想着如何化解这尴尬的局面,忽地就听一道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无羡不配的话,那我呢?”

  “父亲!”

  君无羡愣了一下,连忙看向小院入口处。

  果然,小院入口的那道身影,正是君家二爷,君无羡的父亲君鸿。

  不同于君无羡,君鸿这次带了好些个人来,而且个个都是家族高手,有的甚至是先天强者。

  君如意见状,当即便是一惊,再也顾不上击杀陈飞檐,连连后退,退到凉亭边上,似乎还想护着君无夜。

  君无夜对君鸿的出现并不意外,他的神识老早就捕捉到了君鸿的存在。

  见君鸿带着一众家族高手进入院内,他终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面对君鸿等人,脸上却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畏惧之色。

  好一会儿,他开口说道:“你也不配!”

  此言一出,君如意大惊,连忙回头喊了声:“无夜!”

  这次来的人可不是陈飞檐,包括君鸿在内个个都是家族高手,她君如意就算修炼了大魔天掌,也不可能会是这些人的对手。

  真要激怒了君鸿,怕是难以收场,届时只怕他们两个都要没命,这让她如何不惊?

  君无夜却是不以为然,他三两步出了凉亭,站在君如意身前,与君鸿等人隔空对峙着,人数上远不如对方,但就身上的气势而言,丝毫不落下风。

  如今的他,确实一点武道修为都没有,但身为曾经的无极魔王,手段通天彻地,还不至于连这几个人都对付不了。

  既然如此,他君无夜何惧之有?

  君鸿已经看出君无夜是一个非常狂妄的人,然而他怎么都没想到君无夜竟狂妄到如此地步。

  君无羡不被放在眼里也就罢了,他这个君家的二爷,君无夜的二叔,竟然也没被放在眼里。

  简直狂妄至极!

  他不怒反笑,“很好,大哥死讯刚刚传回来,没想到家中竟出了一个妖魔。我这个做二叔的,倒也不好对侄子痛下杀手,不过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大哥不在,我就要担负起一家之主的责任,所以……”

  话还没说完,又是一道声音响了起来:“一家之主的责任?我可不知道有谁成了君家新任家主。”

  又是几道身影出现在小院入口处,为首者一身锦衣华服,容貌上看与君鸿有几分相似,不过跟君鸿比起来明显要年轻得多。

  此人,便是君家的三爷,君无夜的三叔君邈。

  君卓一死,君家内乱,内部争权夺利,实际上就是君鸿和君邈两人在争夺家主之位。

  按理说,此时君府内地位最高的人是君鸿,理应由君鸿成为新任家主。

  可君邈在君家也有不少支持者,而且就个人武力而言,君邈跟君鸿比起来完全不落下风,甚至犹在其上。

  更关键的是,按照家规来执行的话,家主之位也轮不到君鸿,而应该是由君无夜这个君家大少爷来当君家的新任家主。

  若是君无夜来当君家新任家主,他倒是无话可说,毕竟家规摆在那里。

  可君鸿算什么东西?

  君鸿都能争夺家主之位,他君邈怎么就不能争夺家主之位了?

  这座院子里面发生的事情,君邈多少也听说了一些。

  原本他不以为然,毕竟他的对手是君鸿,只有君鸿有理由除掉君无夜,君无夜和君如意是死是活,跟他没多大关系。

  直到听说外劲九层修为的君如意将内罡七层修为的陈飞檐一掌拍飞,又见君鸿带着不少家族高手出动,他君邈终于坐不住了,连忙也带着几个人来到这座院子里。

  见君邈出现,君如意更显紧张。

  君鸿一方的势力,已经让她产生一种无力之感,若是连君邈也掺杂进来,想要除掉她和君无夜,那他们二人今日哪里还有命可活?

  君鸿对君邈的到来也感到有些意外。

  话虽如此,他倒是沉得住气,朝君邈瞥了一眼,旋即说道:“三弟,你这是什么意思?无夜不尊重家规,不将我这个二叔放在眼里,我这个做二叔的要教训他一番,莫非也有问题?”

  明明君邈的意见在于“担负起一家之主的责任”这些字眼上面,君鸿对此却绝口不提,如此一来,似乎还真没什么问题。

  君邈自然不会就这么被糊弄过去,不过他也没有继续纠结于刚才的“一家之主”那些字眼,而是说道:“要说不尊重家规,只怕也是二哥不尊重在先吧?否则为何不肯让无夜成为新任家主?”

  君鸿自知理亏,只得转移话题道:“家规如何暂且不论,飞檐再怎么说也是咱们君府的客卿,无夜跟如意二人,却要对府中客卿下杀手,此事若不严惩,日后还有谁敢来投靠咱们君家?”

  “那我反倒要问了,陈飞檐只是咱们君府的客卿,谁给他的胆量对无夜和如意二人下杀手?莫非大哥一死,府上的客卿也失去了自知之明么?”君邈针锋相对。

  “三弟哪只眼睛看到飞檐对他们下杀手了?”

  “二哥又是哪只眼睛看到他们对陈飞檐下杀手?”

  “你这是故意要跟我抬杠?”

  “二哥说的哪里话?我只是不想咱们君家的人受到欺负罢了。”

  “……”

  君鸿脸色很是难看,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他都在考虑要不要直接动手。

  沉默了几秒,最终他还是选择暂且隐忍。

  “你会后悔的!”

  君鸿说着,眼神朝君无羡示意了一下,示意带上陈飞檐,旋即转身便要离开。

  “慢着!”

  一直保持沉默的君无夜忽然开口。

  众人连忙看向君无夜,就见君无夜指着陈飞檐,悠悠说道:“你们可以走,他留下。”

继续阅读:第四章 此子不可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上魔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