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暗夜杀机
孤焚2019-04-04 11:433,320

  虽然可以轻而易举地突破到内罡一层,但君无夜并没有继续突破,反而停止修炼。

  他想早点报仇不假,但修炼之事讲究一步一个脚印,欲速则不达。

  别人需要几年甚至十几年才能修炼到外劲九层,而他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就修炼到外劲九层,这已经是非常恐怖的修炼速度。

  前世刚开始修炼的时候,他也以为修炼越快越好,恨不得一夜之间接连突破好几个境界,直到后来,修为境界提升上去,却因根基不稳,差点爆体而亡。

  之后他花费了好大一番心血,找到天元果,才总算解决根基不稳的隐患。

  从那以后,哪怕突破再怎么容易,他也刻意压制着,必须好好打磨一番,稳住根基,才能突破到下一个境界。

  重修一世,他肯定要避免根基不稳这种事情,毕竟天元果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找到的。

  停止修炼之后,院子里面浓郁无比的灵气渐渐散了开来,直至恢复正常。

  修炼之中的君如意第一时间察觉到,心里面有些遗憾,不过倒也没什么不高兴的,只是对刚才灵气突然变得无比浓郁一事多少还有些疑惑。

  停止修炼之后,她才想起之前君无夜的吩咐,于是起身出了房间,到隔壁君无夜的房间门前,抬手在房门上敲了两下。

  “进来。”君无夜的声音自屋内响起。

  君如意这才推门走了进去,转身又顺带着将房门关好。

  没有点灯,窗户也被关上,不见月光,屋内黑漆漆一片,只隐约可见君无夜的轮廓,似乎就坐在床上,深邃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无夜。”

  她迈步朝君无夜走了过去。

  “坐吧。”君无夜随口说了一句。

  君如意看了看黑漆漆的房间,最终将目光落在床铺上面。

  很快,她来到床铺边缘,带着些许忐忑坐了下来。

  “明天你跟我出去一趟,我帮你恢复容颜。”君无夜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君如意闻言,忍不住抬手捂住左脸颊上的伤痕,“你有办法帮我恢复?”

  “对。”君无夜轻轻颔首。

  “好吧。”君如意自然是希望能恢复容颜的。

  不过她算是明白了,君无夜今晚将她叫过来,肯定不是要做什么羞人的事情。

  毕竟脸上的伤痕不是天生的,有时候会被她下意识地忽略,如今看来,君无夜肯定是在乎的,否则也不会说要帮她恢复容颜。

  既然在乎,那么至少在她恢复容颜之前,君无夜不会碰她。

  明白这一点之后,她的情绪顿时变得有些复杂,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君无夜将君如意叫过来,自然不是有别的什么企图,而是……他知道今晚会有杀手来杀他们,将君如意叫过来,这样他就不用分心,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就可以将那些杀手一网打尽。

  杀手什么时候会来,暂时还不清楚,他也不是很在乎,不过在此之前可以做点什么。

  君无夜闭上眼睛,开始修炼另一份功法:噬魂刀。

  毕竟刚从沉睡的状态之中苏醒过来,此时他身上最强的并不是修为或武技,而是神魂。

  神魂,即元神和元魂。

  元魂是根本,元神由元魂衍生而来。

  元神和元魂合一,组成完整的神魂,才能感知周围的一切,才能进行修炼。

  神识则是神魂的延伸,神魂越强,神识自然也就越强大。

  前世君无夜只剩一缕元魂逃脱,转世之后,即使元魂变成了完整的神魂,跟前世比起来也是差了不知道多少。

  然而前世他身为天域最强的无极魔王,哪怕只是一缕元魂,也比普通人强了无数倍。

  因此,外劲九层的修为,跟他如今拥有的神魂比起来,真的不算什么。

  神魂虽强,但并不能用来杀人,神识却可以,不过得修炼特殊功法。

  之前君无夜用神识杀死陈飞檐,但那只是因为陈飞檐受了重伤,几乎没有反抗的能力。

  如果陈飞檐没有受伤,想用神识杀死陈飞檐可没那么容易。

  噬魂刀就是一份神识功法,所谓的“刀”也不是真正的刀,而是神识刀。

  将神识淬炼成噬魂刀,可以攻破灵台,粉碎神魂,真正做到杀人于无形。

  ……

  夜色渐渐深沉,院子四周忽然出现了不少人,一个个黑衣蒙面,手握刀剑,很是可疑。

  小院之中,顿时杀机四伏。

  除了君无夜和君如意之外,院内还有一人——君邈留下的婢女如画。

  似乎并不知道今晚会有杀手光临,如画并没有离开这座小院,也没有躲在房间里面。

  此时此刻,她就站在君无夜的房间门前。

  犹豫片刻,她甚至没有敲门,而是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将房门关好之后,她便轻声说道:“少爷,您睡了吗?”

  没有人回应,仿佛房间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她并不是武者,无法像君如意那样在黑暗之中一下子捕捉到君无夜的轮廓,甚至她都不知道房间里面还坐着一个君如意。

  没有听到君无夜的声音,她干脆轻手轻脚地朝房间里面唯一的那张床所在的方向走去。

  一边走着,她一边抬手解下腰间的束带,身上的衣裳一件一件地滑落。

  还没等她将自己剥个精光,一道略带怒意的声音响了起来:“如画,你这是在做什么?”

  “啊……”

  如画惊呼一声。

  她想过君无夜可能不在房间里面,也可能君无夜在房间里面但是会拒绝她的接近,然而怎么都没想到会听到君如意的声音。

  这里是君如意的房间?她走错了?

  不可能!

  白天她就再三确认过,这就是君无夜的房间,肯定不会有错。

  难不成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君无夜跟君如意偷偷换了房间?

  真要是走错房间,那就尴尬了。

  心念急转,很快她便反问道:“小姐,这里不是少爷的房间么?您怎么会在这里?”

  这时,君无夜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叫她过来的。”

  “呃……”

  如画顿时有些语塞。

  看来她并没有走错房间,可是这也很尴尬,她想跑来勾引君无夜,却被君如意逮个正着,这算什么事儿?

  早知如此,在进入这间房间之前,她非得再三确认不可。

  黑暗之中,坐在床铺边缘的君如意站了起来,走到窗前,推开窗。

  月光顿时沿着窗户进入屋内,屋内的人以及各种各样的物品,轮廓渐渐清晰了起来。

  很快,君如意来到如画面前,又问了一遍:“你这是在做什么?”

  如画何曾料想过这样的场面?霎时间,她只觉羞愧万分。

  转念一想,她又觉得有些不对。

  被逮住就被逮住吧,有什么好羞愧的?

  她连勾引少爷的事情都做出来了,还怕被君如意逮住?

  一念及此,她瞥了床上盘膝而坐的君无夜一眼,壮着胆子说道:“奴婢向三爷保证过,一定会照顾好少爷小姐,此来自然是为了照顾少爷。怎么?莫非小姐也是来照顾少爷的?”

  闻听此言,君如意俏脸一红。

  她自然清楚所谓的“照顾”是怎么一回事,都脱衣服了,还能怎么照顾?

  之前她也确实想过要“照顾”君无夜,只是君无夜明显没那个意思,她才放弃那个念头。

  如今听到如画的话,仿佛仅剩的一块遮羞布被揭开了,她自然有些不好意思。

  好在此刻是深夜,即使脸红得跟要滴出血似的,别人也看不出来。

  她哼了一声,“什么照顾少爷,无夜还需要你来照顾?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只是想勾引无夜,好让无夜心甘情愿地将功法交给你,若非不好跟三叔当场翻脸,你以为我会让你留下?”

  “小姐,您这可就是冤枉奴婢了,奴婢是君家的人,不是三爷的人。”如画连忙辩解,“况且奴婢也不是修炼之人,要那功法又有何用?”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要来勾引无夜?”

  “冤枉!奴婢真的只是想照顾少爷,从未想过要勾引少爷。”

  “那你怎么不来照顾我?”

  “呃,小姐需要奴婢照顾吗?难不成小姐是那种人?”

  “……”

  君如意顿时有些无言以对。

  这时,君无夜察觉到了什么,忽地开口说道:“来了。”

  “嗯?”

  君如意顿时警惕了起来。

  如画一开始还有些疑惑,很快便意识到了什么,身体不由得僵了一下。

  毕竟之前君邈就说过,说是君鸿很可能会在晚上派出杀手。

  这座院子一共就住了三个人,君无夜说来了,那肯定就是君鸿派来的杀手。

  果然,一阵脚步声自屋外响起。

  眨眼的功夫,就听“砰”的一声,房间大门被强行破开。

  紧接着,七八个黑衣蒙面之人,个个手握刀剑,杀气腾腾地从外面冲了进来。

  虽黑衣蒙面,但君如意还是将这些人认了出来:都是君家的武者,其中有一个还是先天高手,其余人则都是内罡境武者。

  尽管是君鸿派来的杀手,这些人却一点都没有作为杀手的觉悟,甚至那个先天高手还开口说道:“交出掌法,饶你们不死!”

继续阅读:第七章 全军覆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上魔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