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狼狈而逃
孤焚2019-04-04 11:483,265

  “嘎吱”一声,院子里面其中的一间房间被打开,君无夜缓缓走了出来,来到众人面前。

  只见他环视一圈,目光落在宁如剑、柳无弦和姜浩三人身上,满脸冷漠地说道:“你们要来抓我?”

  “误会,我们是过来拜会无夜公子您的。”

  “没错没错,之前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无夜公子,现在特意过来赔礼道歉。”

  “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还请无夜公子笑纳。”

  宁如剑、柳无弦和姜浩三人都吓了一跳,纷纷取出各自准备好的礼物,双手奉上。

  君无夜并没有客气,抬手一挥,将三人的礼物收走,这才说道:“滚吧,不要再踏入君家半步,否则我不介意让你们几大世家从阳武城中除名。”

  “是是是,我们这就滚出去。”

  三人讪讪地说着,连忙带着各自家族的先天武者狼狈而逃。

  眼看着这一幕,刚才负责给五大世家的人带路的君鸿目瞪口呆,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

  说好的杀人偿命呢?

  刚刚还气势汹汹的,怎么这时候一个个都怂了?

  之前他还欣喜不已,认为有五大世家的人来对付君无夜,君无夜只剩死路一条,这样一来他就少了一大隐患,接下来就可以拿出全部精力来对付君邈,与君邈在家主之位的争夺中分出胜负。

  如今他才发现,五大世家的人根本就奈何不了君无夜,反而在君无夜面前乖得跟孙子似的,这简直让他怀疑这些人是不是都被夺舍了。

  更关键的是,宁如剑、柳无弦和姜浩三人都能拿出礼物,这明显是事先准备好的。

  为何事先准备好礼物?

  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想着能战胜君无夜,一开始就只是装出一副无比强势的样子,真正的意图并不是要对付君无夜,而是要来向君无夜道歉。

  不对,不仅是要向君无夜道歉,还要坑郑家和郭家一把。

  当然,他相信赔礼道歉只是预备的方案,如果郑家和郭家能跟君无夜打个平手,宁家、柳家和姜家肯定会放弃赔礼道歉这个方案,一拥而上,联手灭了君无夜。

  偏偏郑家和郭家的人连半刻钟都没能撑过去,才会让宁如剑、柳无弦和姜浩三人坚定道歉的决心。

  总之他算是明白了,君家、郑家和郭家,三大家族的人都被宁如剑、柳无弦和姜浩三人给戏耍了,就连旁观者秦怀礼也未能幸免。

  五大世家的人这一次没能除掉君无夜,日后肯定也不可能除掉君无夜,而他君鸿的实力连五大世家的十分之一都不如,更加无法将君无夜铲除。

  想到刚才发生的一幕幕,君鸿也忍不住浑身颤粟。

  君无夜的手段太强了,太恐怖了,这样的人就不应该出现在他们君家。

  他甚至忍不住怀疑:与这样的人为敌真的好吗?

  虽然他暂时是没打算对君无夜继续下杀手了,甚至叮嘱君无羡,让君无羡看到君如意和君无夜姐弟俩尽量绕着走,但梁子毕竟已经结下,仇恨不会消失,说不定君无夜早晚会来收拾他。

  而且,他想成为君家家主的话,也必须除掉君无夜,否则他这个君家家主名不正言不顺,早晚还是要出大事。

  思索了一阵之后,他暗自嘀咕道:“看来得将家主之位的争夺暂放一边,跟君邈商量一下,先除掉君无夜这小子才是。”

  ……

  宁家、柳家和姜家,三大家族的人迈步走出君府大门。

  不见另外两大世家的人,以至于等候在外面的人都愣住了。

  “宁家主,柳家主,姜家主,你们这是……?”有人忍不住上前问道。

  宁如剑叹息一声,“那个君无夜太强了,郑家和郭家都已经全军覆没,而我们连君无夜的一根头发都没能碰到。”

  “什么?!”众人大惊。

  守在君府外面的郑家和郭家的人更是惊愕不已,以至于还有人冲到宁如剑面前,不顾宁如剑的身份,抓着宁如剑的肩膀,不敢置信地说道:“宁家主,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很遗憾,郑家主和郭家主都死了,我也没料到那个君无夜的实力这么强。”宁如剑叹息一声,有些哀伤的样子。

  闻言,众人当即一片哗然。

  郑家和郭家的人,还有不少第一时间冲进君府之中,似乎想要找君无夜报仇。

  “我劝你们不要轻举妄动!”宁如剑回头对那些人说道,“我们那么多先天高手都不是他的对手,你们这些人去也只是送死,我想郑家主和郭家主一定也不愿意看到你们去送死。”

  那些冲进君府之中的郑家和郭家的人,脚步顿了顿,沉默了一小会儿,渐渐冷静下来。

  有人默默走了回去,也有人说道:“我去给家主他们收尸。”

  “收尸也没必要,他们死的时候连尸体都没能留下,你们去了也是白跑一趟。”宁如剑再一次说道。

  “连尸体都没能留下?”众人都感到十分意外。

  宁如剑已经说得差不多了,于是一挥手,“我们要回去了,你们好自为之吧。”

  说完,带着人迅速离去。

  “郑家主和郭家主已死,我劝你们还是快点回去想办法稳住家族内部局面吧,免得到时候也像君家那样争权夺利,走向衰落。”柳无弦丢下一句话,带着柳家的人也走了。

  姜浩倒是没说什么,只是叹息一声,同样带走了姜家的人。

  郑家和郭家这次来的先天高手基本上都已经死了,剩下的那些人就算想联手攻打君家也不是对手,因此沉默一阵之后,也只能相继离去。

  一场危机迎刃而解,君邈站在君府大门口,脸上却不见欣喜之色,反而神情有些凝重。

  他看着众人离去的方向,喃喃自语道:“实力强大是好事,但你太强了,强大得让人害怕!”

  ……

  君府内的一间密室之中。

  君鸿和君邈瞒着众人,暗中碰面。

  “大哥死后,咱们为了家主之位争得头破血流的,你不甘心,我可以理解,所以我也乐意跟你争夺一番,但如今,咱们君家出了一个妖孽,已经严重威胁到咱们的利益……”

  君鸿叹息一声,“我希望咱们之间的争夺暂时放一放,先联手对付君无夜,将他除掉之后,再来一决胜负。”

  说着,他伸手从袖子里面取出一个玉瓶,将玉瓶交给君邈,“玲珑秋露这东西你应该不会没听过,即便强大的武者,照样一滴就能让他中招,而我这里有半瓶玲珑秋露,只要将这东西给君无夜服下,君无夜哪里还有命可活?”

  玲珑秋露,名字挺好听的,仿佛是一种美酒,然而这其实是一种无色无味的剧毒,而且是没有解药,也无法用真元力量逼出来的那种。

  就像君鸿说的那样,即便强大的武者,只要一滴就能令其中毒。

  服用的量超过半勺,先天武者也有死无生。一下子服用超过半瓶的量,当场死亡也不是不可能。

  另外,这东西加入到饭菜或汤里面也不影响效果,闻起来不会更香,不会让人察觉到,就算用银针也检测不出来,对于大多数的人来说都是防不胜防。

  如今君无夜和君如意两人的生活起居都是如画在照顾,而如画又是君邈安插在君无夜和君如意那边的。

  君鸿的意思,就是要让如画在给君无夜的饭菜之中加入玲珑秋露,让君无夜中毒,再趁机除掉君无夜。

  君邈倒是没想到君鸿身上还有玲珑秋露这东西,忍不住问道:“这东西你哪里来的?”

  “这你就不用管了,我这边也只剩下半瓶,咱们只有一次机会。”君鸿避而不答。

  君邈盯着装有玲珑秋露的玉瓶看了好一阵子,微微摇头,“急着对付无夜的人应该是你,我可没理由对他下毒手。”

  “三弟,你这是冥顽不化。”

  君鸿连忙劝说道,“不管成为君家家主的人是我还是你,最终都必须除掉他,否则早晚会出大事,如今他根基尚浅,武道修为还不是很高,注意力也没放在咱们身上,还有除掉他的机会,若是等咱们分出胜负之后再想除掉他,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无夜若在,阳武城的其他五大世家对咱们君家还会忌惮几分,若是无夜被咱们毒杀,只怕五大世家立刻又会找上门来吧?”君邈怀疑道。

  “除掉他之后,咱们可以暂时不公开,这样一来五大世家以为他还在,也不敢对咱们君家怎样,如此一来,等咱们家主之位的争夺分出胜负,只要去燕都向燕无忌表示臣服,求得燕无忌的原谅,之后咱们就可以慢慢发展,带领君家重新崛起。”

  君鸿继续劝说,“除掉君无夜,无论对你我还是君家来说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还是说,三弟你还有什么顾虑?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只要不过分,我都可以答应你。”

  君邈似乎就是在等这句话,闻言看了君鸿一眼,悠悠说道:“我要咱们君家的传承功法《紫玉灵诀》。”

  君鸿愣了愣,犹豫片刻,终究还是点了点头,“可以。”

  ……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玄黄战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上魔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