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杀阵
孤焚2019-04-04 11:473,683

  君家。

  秦家大小姐秦舞阳前来拜访。

  君无羡负责接待,带着秦舞阳在府上游逛了起来,一边走着,一边介绍着府上的各种景致。

  逛得差不多之后,两人找了个凉亭坐下休息。

  秦舞阳瞥了君无羡一眼,又环视一圈,目光落在远处的一名婢女身上,不经意似地说道:“突然想起来,你们君家前任家主君卓好像有一个养女名叫君如意是吗?”

  君无羡愣了一下,呵呵笑着说道:“确有其人,怎么?秦姑娘对她感兴趣?”

  “是有些感兴趣,毕竟君如意据说也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

  秦舞阳说着,又问道:“那个君如意呢?怎么不见她人?”

  “秦姑娘如果想见她,那还真是遗憾,她一大早就出门了。”君无羡如实回答道。

  “出门?她一个人?”

  “不是,跟别人一起出去的。”

  “谁?”

  “……”

  君无羡忍不住多看了秦舞阳一眼,总感觉秦舞阳的关注点有些不对劲,似乎真正让秦舞阳感兴趣的并不是君如意,而是那个跟君如意一起出去的人。

  旋丹阁那边的事情虽然已经在阳武城内传开,但君无羡暂时并没有收到相关消息,并不知道秦舞阳已经跟君如意见过面,因此除了有些疑惑之外,倒是未做他想。

  事情关系到君无夜,原本他是不太想说的,不过秦舞阳身份比较特殊——秦家家主的掌上明珠,而秦家又是青州府城的大家族。

  如果能博得秦舞阳的好感,倒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若有机会成为秦家的姑爷,获得秦家这么一个靠山,那更是再好不过。

  一念及此,他回答道:“君无夜,她是跟君无夜一起出去的。”

  “君无夜?”

  秦舞阳眨了眨眼睛,有些没反应过来,“那不是一个傻子么?”

  君无羡叹息一声,“原本他确实是个傻子,但就在昨天,他跟突然变了个人似的,不再是一副痴傻的模样,反而比谁都正常,我们到现在都还搞不清楚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秦舞阳似乎非常惊讶,低着头,喃喃自语了起来:“竟然是他……”

  “秦姑娘?”君无羡只觉秦舞阳的反应有些莫名其妙。

  “抱歉,失礼了。”

  秦舞阳抬起头,脸上的神情恢复正常,旋即说道:“听说君卓死后,你们君家的家主之位一直悬而未决,如今那个君无夜变成正常人,估计很快就会成为君家的下一任家主吧?”

  闻言,君无羡脸色变了变,下意识地攥紧拳头,不过很快又松开了,“秦姑娘,这你就误会了,就算他从傻子变成一个正常人,那也改变不了他曾经是一个傻子这个事实,况且谁当家主不是某个人说了算的,就算他占据大义名分,终究还是要靠实力说话。”

  “也就是说,你们的实力比他强很多?”秦舞阳饶有兴致地询问道。

  “当然。”君无羡点了点头,“我三叔的实力尚且不如我们,更何况他一个傻子?只要我们愿意,翻手之间就能将他镇压。”

  话音刚落,一道清冷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君无羡,你说谁是傻子?”

  “……”

  君无羡就仿佛遇到了天敌,浑身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抬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就见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入内,正是君无夜和君如意两人。

  说话之人自然是君如意。

  如果只有君如意一人,君无羡并不怎么害怕,毕竟再怎么样君如意的实力也非常有限,而且君如意不会杀他。

  但君如意跟君无夜是一起的,而面对君无夜这个人,他就不得不害怕了,本身深不可测也就算了,还有那种杀人于无形的手段,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别看他刚才一副非常了不起的样子,说什么翻手之间就能将君无夜镇压,实际上这是不可能的,只是想在秦舞阳面前争一口气,要面子才这么说的。

  他正尴尬着,忽地就见秦舞阳起身朝君无夜和君如意两人迎了上去。

  “两位,又见面了。”

  秦舞阳说着,目光停留在君无夜身上,很是诚恳地说道:“无夜公子,我是来向您道歉的,之前多有冒犯,还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跟我一般计较。”

  “嗯。”君无夜轻轻颔首,显得有些冷漠。

  眼看着这一幕,凉亭之中的君无羡顿时瞠目结舌。

  道歉?为何道歉?

  秦舞阳原本就认识君无夜?

  刚才跟他交谈的时候,秦舞阳虽然没有对他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反感,但两人之间明显有着不少距离感,似乎秦舞阳并不希望与他靠得太近。

  可如今,面对君无夜的时候,虽然表现得也不是十分明显,但他感觉秦舞阳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至少看不到秦舞阳刻意营造出来的那种疏离感。

  甚至他觉得,要不是君无夜表现得有些冷淡,要不是秦舞阳多少还有些大家闺秀的矜持,要不是君如意还在君无夜身旁,恐怕秦舞阳这时候就要贴在君无夜身上了。

  “原来如此!”

  回想着前前后后的一些细节,君无羡总算明白过来。

  原来人家就是为君无夜来的,是来找君无夜道歉的。

  亏了他还一直以为自己有博得秦舞阳好感,成为秦家姑爷的可能,亏了他一直以为秦家有成为他的助力的可能。

  如今看来,是他太过天真了。

  想到这里,他连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对秦舞阳说道:“秦姑娘,既然你和他们认识,在下就不奉陪了。”

  说着,迅速转身离去。

  “君无羡,站住!”君如意还想跟君无羡理论一番。

  君无羡却只当什么都没听到,加快脚步渐行渐远,很快便消失在君如意的视线范围之中。

  “无耻之徒!”君如意撇了撇嘴,颇有不满的样子。

  君无夜倒是没怎么当一回事,只是瞥了君如意一眼,随口说道:“走吧。”

  君如意朝秦舞阳拱手告辞,之后便与君无夜一起,朝自己住的那座院子走去。

  秦舞阳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忽地感觉有些不是滋味,暗自嘀咕道:“原来他真的没把我放在心上。”

  要知道,她可是特意跑来道歉的,好不容易弄清楚君无夜的身份,好不容易见到君无夜,好不容易向君无夜道了歉,结果君无夜只是轻飘飘地回了“嗯”这么一个字,连看都没多看她一眼。

  身为堂堂秦家大小姐,她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被冷落的滋味。

  ……

  “少爷,小姐,你们总算回来了。”

  如画见君无夜和君如意回到院子里,连忙跑出来迎接。

  说完,她才注意到君如意脸上的伤痕不见了,容颜不仅恢复了,看起来还比之前更加完美,“小姐,你的脸……”

  “嗯,恢复了。”君如意嫣然一笑。

  “那真是太好了!奴婢一直觉得小姐的容颜会有恢复的那一天,只是没想到那么快。”如画一副由衷地为君如意感到高兴的样子。

  这时,君无夜忽地开口问道:“昨晚的那些尸体,有人来带回去么?”

  “没有。”如画微微摇头。

  “那些尸体如今在何处?”君无夜又问道。

  “已经按照少爷的吩咐放在最角落的小房间里面了。”如画回答道。

  “那就好。”君无夜轻轻颔首,“你先回房间,没我的吩咐暂时不要出来。”

  “是,少爷。”如画点头应是,毫不犹豫地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将房门关好锁死。

  院子里面只剩下君无夜和君如意两人。

  君无夜看了君如意一眼,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说什么,只是找了根树枝,在院子里面的各个角落刻画了起来。

  君如意看了一阵,有些莫名其妙,忍不住上前问道:“无夜,你这是在干嘛?”

  “布置法阵。”君无夜并没有隐瞒。

  “你还会布阵?”君如意顿时有些意外。

  “会一点。”君无夜轻轻颔首。

  君如意并没有追问君无夜是什么时候学会布阵的,只是有些好奇,“你这布置的是什么法阵?”

  “杀阵。”君无夜言简意赅地回答道。

  “杀阵?为何突然在咱们的院子里面布置杀阵?”君如意很是不解。

  君无夜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回头看了君如意一眼,很快又继续刻画了起来,嘴里还不忘回答道:“五大世家的人很快就会联手杀过来。”

  “啊!你怎么知道?”君如意惊讶不已。

  还没等君无夜回答,她便自己找到了答案,“也对,宁家、柳家和姜家的人都死在了咱们手中,他们可不像刘旋那样死了就没了,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八成会发动更加猛烈的攻势,如此一来,联手另外的郑家和郭家一起杀过来也就说得通了。”

  君无夜暗暗点头,确实是这么个道理。

  当然,他之所以说五大世家很快就会联手杀过来,并不只是推测,而是掌握了确切的信息。

  五大世家的家主共聚一堂,商量联手向君家施压的事情,看似只有五个当事人知道,实际上根本逃不过君无夜的神识探查。

  而君无夜的神识何其强大?就算他用神识一直关注着五人的一举一动,五人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察觉。

  片刻之后,法阵的阵痕刻画完成,君无夜又找个地方坐了下来,开始炼制阵旗。

  阵旗一共十三枚。

  炼制完毕之后,君无夜抬手一挥,其中的十二枚飞了出去,插在院子里面的各个角落,只剩下控制用的阵旗留在他的手中。

  身处院内,就见一道血色的光芒冲天而起,一个充满嗜血、暴戾气息的杀阵渐渐成型。

  紧接着,君无夜去了角落的小房间,将安置在里面的尸体搬了出来。

  “轰隆隆……”

  一阵震耳欲聋的巨响响了起来,血色光芒将那些尸体包裹着,接着就见一道道血雾从各个地方弥漫开来,充斥在整个小院之中。

  明明院子里面的动静非常大,到了院子外面却什么都察觉不到,别说那些充斥在院内的血雾,就连之前的那道冲天而起的血色光芒也无人察觉,更听不到异响声,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无相血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上魔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