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社会你晏哥
周林2019-08-29 15:502,104

  夏日周末的早晨,算得上是城市里最惬意的时光了。

  几百万人口的城市,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活轨迹里,过着形态各异的日子。但周末仿佛是音乐里的休止符,让一切都有了一份慵懒之态。习惯了早睡早起的老夫老妻,准备送孩子去补习班的年轻夫妇,提前订好了约会的红男绿女,雷打不动要睡个懒觉的在校学生……都会比往常多出几份从容。

  公园里晨练的人们似乎也都调慢了表一样,并不会急着离开。各种“奇人”来了兴致还会增加点儿“返场活动”。用下巴勾着单杠来回晃悠的李大爷、台阶边展示一字马的胡阿姨、捻着兰花指唱京戏的刘二叔,还有跟着奶奶跳鬼步舞的小胖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粉丝,享受着赞美和喝彩。

  而这个时间,晏轲跑完步并不急着回山上,总是会去隔了两条街的“悦动健身俱乐部”再玩一会儿。相对来说,上午的健身房要清静一些,没有那些私教们哥长姐短的殷勤,也没有那些专心摆拍的少妇们的注目,他能更自在地完成自己给自己的训练任务。

  当然,他依旧要应付前台小妹火辣辣的目光和几个为了“八块腹肌”拼命瞎练的大学生热情的招呼,好在,他已经习惯了这一切。

  也没换衣服,晏轲就径直走到了角落里做着简单的热身。

  健身房的角落通常是“废铁”和“青铜”们的地盘,他们要么颤抖着胳膊举起和体重不配的哑铃,要么吸着肚子眯起眼睛想象镜子里的自己宽肩细腰人鱼线,而一旦有人注意到就会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晏轲不是青铜,他是这里当仁不让的王者。

  这里的常客们都知道他和悦动首席教练的一场比拼。两个人都一口气做了一千个俯卧撑,但是教练在最后一个完成的时候,胜利的微笑僵在了憋得通红的脸上——因为晏轲是用三根手指完成的动作。

  从那以后,悦动的老板娘只要碰见晏轲,老远就打声招呼,“来了老弟”。

  抓住一根立杆,晏轲用两手让自己的身体慢慢升起,停在了空中。前台小妹送了杯水放在边上,嗲嗲地招呼:“晏哥哥,你喝水啊!”

  晏轲“嗯”了一声,脚尖一点换了个方向。他能感觉到小姑娘并没走,肯定又在偷拍他。在私教们眼里,晏轲是健身房里的大神,可也是个怪人,他从不碰那些笨重的器械,只做徒手训练。

  兴致来的时候,他也会玩些高难度的动作,不过今天的心情似乎一般,只是在那不停地用两只胳膊做支撑,把自己的身体移动到任意位置,悬空、倒立、屈翻……和体操不同的是,他追求着越慢越好。

  晏轲在这里只快过一次,而且是特别的快。

  健身房有个油头粉面的小教练,在帮着一个漂亮的少妇练柔韧性的时候,被女学员那个没事儿就爱晒朋友圈的闺蜜拍了视频。少妇的老公是个戴着大金链子的“社会人”,听着那视频里的呻吟声受不了,带了几个兄弟杀到这里堵住小教练,来回抽了他十几个大嘴巴子。

  晏轲本来也看不管那教练的娘娘腔,但他实在受不了大金链子没完没了的嚣张劲,便拨开看热闹的人群说了句“差不多得了”,然后一伸胳膊夹起小教练扔到了自己身后。

  结果可想而知,大金链子一个眼神,几个兄弟如狼似虎般的扑了上来。晏轲连退三步,跳起来一个回旋腿,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地上已经躺了一片。大金链子抄起一个哑铃刚举起来,晏轲的脚尖就顶住了他的下巴。

  就这两脚,几秒种的功夫,晏同学成了“悦动健身俱乐部”的终身免费VIP会员。

  也就是在这天,晏轲肚皮上的纹身被人发现了。那是个鹰头,准确的说是一个鹰头大的伤疤,那是五年部队生涯留下的纪念。一退役,他便自己循着疤痕将那儿纹了一朵莲花,结果被修车匠徐建富耻笑太俗气,又趋着他喝醉的时候,将莲花抹掉改成了鹰头。

  晏轲醒来痛不欲生,说这是老美101空降师的标志,徐建富狼子野心,要逼着他叛国投敌。徐建富振振有词,说老美的标志是“白头翁”,而且头朝右,他的鹰头朝左,男左女右,他这个才是代表着智慧、勇敢和阳刚之气的雄鹰。

  晏轲水土不服,就服徐建富这张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嘴巴。

  早在去年秋天,刚退役不久的晏轲就出了次风头,上了城市晚报和很多人的朋友圈。那时候“建富山庄”还在装修,丽景小区里一个两岁大的孩子爬上窗户穿过防盗窗逗鸽子,结果失足掉在了六楼的空调外机上。

  孩子哭得撕心裂肺,摇摇欲坠。消防队的车子因为一起交通事故被堵在了路上,几个热心的外卖小哥拽着一床棉被,来回寻找孩子可能的落点。

  就在这“笨办法”似乎已经成为最后一丝希望的时候,跑到小区里来打广告的晏轲,扔掉手中的传单,一个助跑勾住二楼的窗户,左腾右闪,徒手攀上了六楼。

  孩子成功获救,数不清的手机拍下了晏轲单手抱着孩子顺着排水管道落地的画面。

  据说后来报纸选出刊登的照片,是打完麻将回来吃饭的孩子爷爷拍的。老头从手机上划动放大才认出来是自己的孙子,随即两腿一软坐在地上。

  “事了拂衣去”,晏轲当时放下孩子就走人了,最后还是悦动老板娘看到朋友圈,才认出了晏轲。因为这件事,悦动的教练和会员对晏轲都有个比较统一的认知——“社会我晏哥,人狠话不多。”

  当然,晏轲在更多的时候,也成了大家在外面经常挂在嘴上的“我们健身馆一哥们儿”。

  晏轲练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忽然听到沈鹏那熟悉的大嗓门在外面兴奋地大叫,“卧槽,厉害了,厉害了,这家伙厉害了!”

继续阅读:002 恐高的攀岩高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全时待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