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悲催的修车匠
周林2019-05-06 16:182,735

  一周后,惊魂甫定的苏小贱“重出江湖”,在晏轲经常训练的角落里成了低调的存在。

  健身馆里按照新老会员的区分,至少流传出三个版本的“片尾彩蛋”。一个是苏小贱在市区最高档的酒店里摆酒答谢,并当场拜师,成为晏轲的“首席大弟子”。还有一个是苏小贱的父亲,那位本市知名的企业家,送给了晏轲一笔不菲的感谢费,但晏轲婉拒了。第三个“保真度”最高的消息来自沈鹏,一条精心剪辑的“晏轲救援苏小贱”的视频在网上热传,无数女网友留言评论说,“遇到这样的男人就嫁了吧!”

  而森林公园方面考虑到社会影响等多方面因素,直升机救助攀岩者的新闻最终选择了低调处理,代之一条“游客擅自探险攀岩或将追责”的安全消息。

  传说无法证实,是因为晏轲从那以后一直很少出现在健身馆。

  这倒不是他因为一下子“红了”要避什么风头,他这些天的大多数时间躲在徐建富的修车行里鼓捣,而徐建富已经被支使得欲哭无泪了。

  此刻,徐建富几乎是拦腰抱住晏轲,带着哭腔求晏轲不要对自己的“五菱宏光”下手。他哀求着:“爷,求你了,你就不能消停会儿啊。咱晚上撸串儿行不?不限量行不?我、我再送你双AJ行不?”

  晏轲干脆垂下拿着工具的双手,任由徐建富抱着自己。敞开的大门口,不时有路人经过,好奇的看一眼两个抱在一起的男人。徐建富只能松开双手,想跑过去关上门,可还没等到到门口,电钻声已经在身后响起来。徐建富绝望地蹲下来,双手扶额,发出一声嚎叫。

  晏轲停下手里的活儿,转身在工具箱里翻找着什么,看也不看徐建富,说:“咱们这是有备无患,闲了置忙了用嘛!”

  徐建富嘟囔着:“也不知又搭哪根筋了。你说弄安全绳,弄了。弄锁扣,弄了。头盔弄了,抛绳器,弄了。这车招你惹你了,你还开车攀岩啊?”

  晏轲找到了几枚螺丝,又朝车走去,说:“废什么话啊?不弄个车载架,你让我扛着这些玩意儿啊?”

  徐建富急忙地跑过去说:“那有你那么弄的吗?你会不会啊?”

  晏轲比划着手里的螺丝刀指向徐建富,“别过来,听见没?小心弄伤自己啊!”

  徐建富的语气已经完全放弃了挣扎,“不就车载架吗?我来!爷您歇会儿行不?”

  晏轲这才扔下螺丝刀,“早这样不就得了!赶紧的!”

  徐建富一脸委屈地捡起螺丝刀,心疼地抚摸着自己的爱车。一回头,看见晏轲拿起衣服往门外走。

  徐建富喊着:“不是,你又干什么去啊?一会儿开饭了。”

  晏轲头也不回地出去,跨上停在门口的摩托车,车发动了才扔下一句:“我再去找点儿东西。”

  徐建富气得把螺丝刀砸向门口,大叫:“你把修车行改成装备库得了!”

  “啊”的一声惊叫从门口传来,把徐建富也吓了一跳。

  门口的亮光处,站着一个靓丽的时尚女孩。徐建富脑子里瞬间闪过各种形容词,终究没选出合适的,只能在心里默念:“真特么好看……不对,怎么这么眼熟啊?”

  女孩气呼呼地叫着:“干什么你?差点儿就砸到我了。”

  徐建富在嘴里一连串儿“对不起”的伴奏下,几乎是漂移到了女孩面前。他激动地招呼:“是你啊丹妮,啊不,宝贝,丹妮宝贝。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丹妮显然没认出徐建富,警惕地后退半步,问:“谁啊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徐建富就差指着自己的鼻子了,有点结巴地说:“我,徐建富,我看你直播的啊,你粉丝。想起来没?鹿角峰?搭车?”

  丹妮又盯了一会儿,迟疑着说:“哦,你是……你是晏轲那个司机吧?”

  徐建富沮丧了一下,继续陪笑说:“对,司机,晏轲的司机。”

  丹妮不再看徐建富,四周找着人问:“你也来修车啊?也难怪,就你开车那愣劲儿,车不坏才怪呢!哎!这儿的人呢?”

  徐建富说:“人,什么人,这不在这儿呢嘛!”

  丹妮不耐烦地说:“哎呀,别打岔,我着急呢!我问你修车行的人呢!我来修车的。”

  徐建富这才想起来往门外看了一眼,脸上闪过一丝得意,“嗯,丹妮宝贝小姐,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啊!本人,徐建富,就是这家诚实修车行的法人代表兼总经理兼高级技师。”

  丹妮有点惊讶地回头打量徐建富,半信半疑地说:“你?那好吧,你帮我看看我的车怎么回事?”

  停在门口的是一辆小巧的国产轿车,不过,这车看起来和时尚靓丽的丹妮宝贝却很是不搭,像个一年没洗澡的流浪汉一样脏乎乎的。

  丹妮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想解释说:“这车……”

  徐建富扬起手示意她不要说话,背起手围着车转了一圈,随后,他俯下身用鼻子四下嗅着,又探手摸了摸车头。然后一脸嫌弃地拍打着双手,转身走进修车行。

  丹妮一脸懵地看着他,又急忙追着他大叫:“喂,你什么意思啊?你到底会不会修啊?”

  徐建富进来拿起工具箱又往外走,说:“小毛病,稍等。”

  丹妮不相信地问:“小毛病?你连问都没问,怎么知道是小毛病?”

  徐建富反问:“问?问谁啊?”

  丹妮说:“当然是问我?”

  徐建富说:“哦,对不起,我忘了问了。丹妮,不对,丹妮宝贝小姐,您这车什么毛病?”

  丹妮语塞:“你……”

  徐建富掀开车盖,一边操作一边说:“这修车啊,就是看病。病人要是知道怎么回事,还要医生干什么?给车看病,我们也和中医一样,同样是望闻问切。你以为我刚才转这一圈,是参观你车上的泥点子啊?早就号好脉了!”

  丹妮不服气地说:“那你说,这车啥问题。”

  徐建富说:“我先问你,你这车是不是刚开了一大段下坡路?”

  丹妮说:“是啊,怎么了?”

  徐建富:“都停下这么半天了,你这车的制动还是过热,不用问,这是制动蹄片不能正常回位造成的。另外,你这发动机也有过热现象,刚才水箱开锅了吧?是不是都冒白烟了?”

  丹妮心有余悸,“是是,可吓死我了!”

  徐建富说:“别害怕,别害怕。到了这儿,你这车就有救了。”

  看着徐建富合上车盖,丹妮奇怪地问:“这就好了?”

  徐建富说:“那得看什么叫好了。我得先把你这车开进去洗洗,好家伙,你这是长征去了啊。”

  丹妮着急地说:“那还要多久?我还有事情的。”

  徐建富说:“你一个直播主播,能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儿,要直播啊?我这有WiFi,密码chengshi,随便用。我和你说,这车可不能掉以轻心,否则……”

  丹妮忽然看到了徐建富的“五菱宏光”,叫着:“哎!那是你的车吧!赶紧的,送我一程。”

  “得嘞!”徐建富屁颠儿的打开车门,“也就是你,这要是换了别人,门儿都没有啊!哪儿有修车的还当司机的?”

  丹妮换了一脸地讨好,“行,算我欠你的人情好啦!只要不误事,我下次直播替你的车行免费做广告可以了吧?”

  “这还差不多。你不知道,我这车现在也算是让人祸祸地带上作业呢!再说,我那儿还一堆活儿呢!哎,你还没说去哪儿呢啊!”

  说话间,车灵巧地拐出辅道,汇进了车流。

继续阅读:007 最后一次飞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全时待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