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现场该听谁的
周林2019-05-10 21:332,037

  庄队长看到晏轲肩头的救生绳,问简约:“这二位是?”

  简约没好气地说:“两个冒失鬼。”

  庄队长理解地笑了一下,朝晏轲伸出手:“你好,耐特救援队,庄严。”

  晏轲已经看到了庄严冲锋衣胸前印着的“蓝天救援”LOGO,他伸出手和庄严握手,嘴里说:“你好,我们是战鹰救援队队长晏轲。”

  徐建富瞬间明白了晏轲的用意,挺了挺胸也招呼着:“你好,战鹰救援队,徐建富。建富山庄的建富。”

  庄严一听笑起来,“哦?战鹰我虽然是第一次听说,这建富山庄我可是早有耳闻啊。”

  徐建富正想再搭话,晏轲拦下话头说:“庄队长是吧?现在上游还有人遇险,赶紧分头行动吧,我们先上去。”

  “有人向我们发出求救信息,说他们的朋友可能在这附近攀岩,一直联系不上,其它具体情况不明。”庄严正说着,简约把帽子递过去,“这是上游冲下来的。”

  晏轲跟着说道:“上游地势复杂,而且是禁游区,很可能是一些民间的攀岩爱好者。”

  庄严回身招呼:“李超,过桥后马上测水深和流速。小武,检查救援装备。老乔,地图。”

  队员们迅速各自行动。老乔其实是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他拿出一张塑料覆膜的地图,摊开在岸边。庄严蹲下去看了一眼,回头招呼晏轲:“晏队长,你也来看一下。”

  “晏队长”三个字让晏轲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徐建富推了他一把,小声说:“叫你呢。”

  晏轲这才“哦”了一声凑过去,简约瞥了他一眼,也凑过去看地图……

  十五分钟后,众人沿着窄仄的峡谷边沿,来到了上游三百米处,情况果然和晏轲分析的基本吻合。对面堪比鹿角峰般陡峭的崖壁上“挂着”四个人。他们脚下是湍急的流水,头上是一百多米高度悬崖,是真真正正的“进退两难”。

  通过简短的沟通,庄严确认了他们的身份。原来他们是一家攀岩俱乐部的教练,为了给俱乐部做广告,特意跑到这里来拍照。因为本身并没有想真的“征服”这段悬崖,准备的并不充分。谁料到偏偏赶上了这场大雨带来的“意外”。

  “流速每小时10千米,水深130厘米,最深处可达200厘米。两边宽度,目测40米。”队员李超又一次汇报着测量结果。

  老乔凑近庄严耳语:“算上拍照时间,他们已经在崖上待了至少五个小时,体力恐怕支撑不了太久。”

  庄严注视着水面,突然回头叮嘱:“大家自己也要小心,我们的活动空间窄,尽量靠着崖壁不动。”

  死活非要跟过来的丹妮和郑宇凡早就自动地把自己“贴”在了岩石上,丹妮更是吓得闭上了眼睛。简约同样小心地试探着找好了位置,她看着两峰对峙处窄窄的天空对庄严说:“庄队长,最多半个小时,还会有大雨……”

  庄严问她:“你有什么想法?”

  简约说:“按照目前洪水的流速,很难有更好的营救措施,我们必须要在这里和岩石上建立固定点,在两个固定点之间拉一条绳索。帮助他们通过绳索划水过来。刚才我们就是通过这样的办法脱险的。”

  庄严缓缓点头,说:“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在对面建立固定点,水流的速度太快了,就这么过去没把握。”

  这时,前面传来小武的喊声:“喂!你干什么,放下!”

  庄严和简约望过去,看到小武正在和晏轲争抢着一卷救援绳。两个人赶紧跟了过去。

  小武扭头的间隙,晏轲一把夺过救援绳,把一头缠在了腰间。他一边整理一边对庄严说:“庄队长,现在直接冲过去肯定不行。我带着绳子和工具从往上一点顺着水流下去,问题不大,可以到对面。”

  简约简直被晏轲气得无语,她上去用力抢夺绳子,一不小心差点儿闪到水里,晏轲拦腰半抱住她,说了一句:“小心。”

  简约尽量稳住情绪,努力用商量的语气说:“好,我知道你挺厉害的。兵王嘛!但现在庄队长他们到了,我们让专业队伍来做好不好,我们听从统一指挥好不好?我们一起互相配合好不好?”

  晏轲:“他们救援,我们也救援。配合啊?我没说不配合,所以我才要借绳子用一下啊!”

  庄严制止了简约的争辩,他问晏轲:“晏队长,你们救援队以前有过类似情况的救援经验吗?”

  晏轲不假思索地说:“当然。我们有很多次类似的救援。”

  庄严说:“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们就按照你的营救方案,但我来。我们带了充气艇,而且我和我的队员,可能配合起来更熟练一些。我到了那边,用岩钉固定好,你在这边再负责指挥,配合我固定绳索。”

  晏轲一时不知如何应对温言细语慢条斯理的庄严,庄严却已经开始招呼小武准备:“老乔,充气。小武,锤子、岩钉、绑带……”

  峡谷里的风吹得越来越大,“挂在”岩壁上的几个遇险者被吹得飘来荡去,不时发出惊呼。岩壁上滋长的灌木和岩松,摇晃中发出巨大的声响,随着一片乌云遮住日光,气氛一下子变得恐怖诡异。惊叫声、水浪声、狂风声之外,任何声音都仿佛被吞没。充气艇刚充了一半的气,老乔只能死死压住,以防被风吹走。

  晏轲站在那里看着庄严从容不迫地整理工具,整饬救生衣,忽然觉得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他看了一眼简约,简约也靠着岩壁,一言不发地注视着庄严和他的队友。而徐建富,正在用一根绑带,把丹妮的右臂和自己的左臂绑在一起。

继续阅读:018 没一个白给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全时待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