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出手
凌寒剑帝2019-05-19 08:092,159

  羽如从万花国一路玩耍而来,沿路伪装面容,也不在乎什么干净整洁,而且身无分文,隐藏实力,走到哪里就和人混一处,也不管什么身份,和谁都能打成一片。一年光景,跟着小商小贩江湖走卒,学了一套骗人唬人把戏。

  要说她为什么要去偷大宇商队的食物,也是因为她入世不深,路线不熟,这一路过来完全没有商贩和行人,就算偶尔林中有小动物,没有杀生过的人,她也不肯捕来吃,先不说弄不来这些,连路上可吃的草木也不懂。饿了也有两天,好不容易见到他们来躲雨。

  谁知道他们不是普通商队,里面有高手,把她逮了个正着,哪怕她绞尽脑汁编排谎话,凌寒也不信,心想就等你们走了,我自己松绑就好了。哪里知道又来了一群劫匪,他们早几时不来,这样自己还可以加入他们,不愁没饭吃,心里还在暗暗祈祷他们打赢。

  谁知凌寒注意到自己的表情,三下两下就化解了包围,还带着盗匪头目故意在自己面前,眼神冷漠,挥手利落,就这样砍了那人一剑,还溅了自己一脸血。要知道,她活了这么久,没见过别人在她面前喷血,当时没把她吓得半死。

  谁知道,这样的人,会来给自己递水,心里一阵乱跳,害怕变了好奇,越是琢磨不透,她便越加喜欢。当下便要亲近他身边,张口就要嫁给他。

  实在她太过天真,情绪波动大,又容易走极端,凭着一股旺盛的好奇心和初生毛犊的勇气,完全不懂世间的险恶和人情的复杂。像个白布,跟着谁学就染上一种颜色。现在她最好奇的人就是凌寒,这也是她决心跟着他走的原因。

  万万没想到,在湖里洗澡能来这出,本来希望大宇他们能救起人来,结果水下有洞,大家都没法子,她只得出手,也不管暴露身份什么的了。

  羽如悬在半空,用自己的法杖,在月下画出一个大法阵,法阵里面的金色光圈包着的是三股线交互结成的三角,外圈是小三角围着的大圈,小三角转动,带动外圈旋转,内部的小金色光圈逆方向旋转,好像一个机关轴的正面,将湖水往上抽。

  只见月光下一道粗大的水柱挂在金色的法阵内,像瀑布倒挂,源源不断的抽走湖水。但是这湖不能说很大,但深处是很深的,而且还是地下水涌出形成,要抽水来看,实在是抽到天亮不一定能抽到。

  周越便是这样想的,若说羽如的法阵厉害之处是极其震撼的,但是她真是这个想法,就大概是没有明白这个湖的形成,现在他们干岸观水,实在无法传达自己的想法,只得希望羽如早些发现这一点。

  时间等不了……

  其实他们并不需要这样担心,羽如立马就反应过来了,她降落在法阵上,站在中央三角内,将法杖穿过法阵往湖里指,法阵便不再吸水,而是鼓动一股风力,让湖中水漩涡一般搅动,在湖心最深处,是漩涡眼,也就是那个洞内深下去。

  岸边的大家看着平静的湖水,漩涡一样不断拔高,飞速旋转的水幕墙遮挡了他们的视线,中间的空中浮着金色的法阵,羽如半蹲着好像在往下看。这时月亮淡去,天色显出微光来。眨眼几下功夫,中间浮上来几个黑色的东西,舞动着多只触手在空中扭动,再然后是个庞大的多手触须的魔物被吸上来,它的触手里还抓着两个人。

  天外金光一把,万户空明,太阳升起了,而她的法阵被金色的光芒照的像是太阳神的战车巨轮。羽如从法阵中间的三角落下,好像光包裹着她,缓慢将她放下来。挥动法杖,八爪鱼魔物的触手松开,凌寒和江其被羽如用金光送着,飘向岸边来,越过水幕墙落在岸上。

  王辩和周越立马跑过去,大宇几个人已经在按着凌寒和江其的胸腔,压出一口口湖水,便咳嗽起来。周越大松一口气,抬眼去看羽如,只见她伸手摸了摸小一些的几个八爪鱼魔物,慢慢的将湖水归原,水幕墙降下来,魔物们一起重新落入水里。

  天亮了,糊上波光粼粼,渐渐的荡开涟漪,恢复平静。羽如升高法杖,将法阵一收,便飞落他们身边,凌寒已经坐起来,浑身滴水,正在看着她。羽如心想,这等会再解释,她倒不怕自己想不出借口来。手上的法杖一挥,将他衣服上的水草和水都收拾干净。

  谁知凌寒咬了那个八爪鱼,吞了几口触手上的粘液,中毒了,舌头肿胀成绿色,从嘴角边吊出来,往后一倒,昏了过去。羽如蹲在凌寒身边,扳开他的嘴,看着那舌头好笑,不断用手指去戳。王辩立马拉开她去,周越才得以近身去检查。

  只是小毒,并不危害性命,虽然颜色吓人,又肿的老高,只要伸出来就不会堵住喉咙。他从自己的空间锦囊里掏出许多药瓶来,仔细选了选,选中一个消肿散毒的药水,将瓶子打开,药水点点撒在舌头上。

  江其醒来,觉得自己一辈子也不想喝水了。看见凌寒还躺在地上,连忙半跑半爬地来看凌寒,王辩连忙上来拉住他道:“头比你先醒呢,不过好像中了点小毒,周越正给他看呢!”江其这才放心,细看那绿色的舌头消肿下去,恢复红色,安好地回到嘴巴里,凌寒却还没有醒。

  好在他呼吸平稳,脸色恢复,大概是体力消耗过多,睡着了。江其见状也一倒要睡下去,王辩连忙撑住他道:“你还是拼着自己两腿走回去吧,咱们现在要去找附近的小镇,也不会很远的。”江其只得站起来,好在还可以站稳,大力呼吸几口,感觉胸口有些痛,敞开衣服才见几个紫红的淤青,大概是大宇帮他压水的时候,用力太重了。

  大宇他们都回去收拾东西去了,在板车上清出一个位置,留给凌寒等会坐靠在上面,两个手下先去探路,等他们找到小镇,就回来带着大部队去。此刻羽如站在一边,撑着下巴,圆眼滴溜溜地转动着,忖度着是否还要跟着他们,毕竟这番行为后,暴露太多

继续阅读:第一百零六章 休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凌寒剑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