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休养
凌寒剑帝2019-05-20 06:092,287

  王辩背起凌寒,周越在旁边跟着,江其走在后面,羽如还没想好,他们就要走了。江其走过她身边,虽然刚才听周越大致说了羽如是个厉害的法师,她救了他们,便向她鞠躬,真诚地道谢。羽如出来后就没遇见过别人向她道谢,圆眼睛亮亮地站在原地,双手搅在一起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江其见她别扭的样子,心想难道自己的道谢让她觉得难受,便一拍她的肩膀,让她跟着他走。羽如咧嘴笑着就跟着江其走,一边走一边看一眼江其。只见江其走到王辩身边,说他背得太低了,头都要落下来了,王辩笑骂道:“念你是个落水受伤的人,我不和你斗嘴。”三人便你来我往照常斗起嘴来。

  羽如跟在他们身边,仔细听仔细看,越觉得有意思,便决心要跟着这几个人走。大宇接过凌寒,就像领一个小麻袋一样,将他放在板车,举起手商队就出发了。羽如拉着凌寒的马,跟在旁边。

  小镇在林子前面,是个房舍稀稀落落,不很大的小镇,小镇周围开垦了一片田地,种满了庄稼。先去的伙计已经找到了几家农舍借宿,谈好价格,大家都站在镇门口,准备帮忙接货。凌寒他们跟着一个年轻人往左面走,大宇他们也分开去。

  农舍里面并不光亮,因为太阳大,窗门都关上了,院子里晒着一些豆子,王辩将凌寒放在木板床上,江其也顺势倒在他旁边,双脚将靴子一蹬就要睡觉。

  王辩走到年轻人站着的门外,拿出一个金币,交给年轻人,喊他弄点吃的,年轻人连忙不收,推开王辩的手笑道:“饭钱落脚的钱都给过了,而且你给我这样多,我根本不能换给你。”王辩笑着将年轻人和屋子扫了一眼,收起金币也就不说了。

  屋内板壁都是木板围成,木板上抹了一层黄泥和杂草混合的泥墙。屋顶铺着一层瓦,悬梁上挂着几个野兽的腿,屋内只得一张桌四把长凳,门后靠着几把农具,墙上挂着一把大弯刀和一把弓,弓袋子里有几只简陋的木箭。

  年轻人叫二木,刚成年,才和哥哥大木分家出来自立,这个屋子都是大伙帮他一起修的,住了也才半年,平日里弄庄家,休息就去林子里打野味。村子虽然不富裕,但是沿着路走半天光景,有个大镇,他们可以在那里交易。

  王辩打听了一歇,才知道他们要到的地图上那个小镇还在前面,便问二木怎么大家不住到镇里去。二木一听,友好地一笑解释着:“因为这里土壤肥沃,种植庄家很好,一部分镇里的农夫就干脆在附近建房住下来,他们的村子就这样形成了。”

  “哦,这样啊,”王辩连忙点头,“我们本来是要到小镇的,但是连日顶着太阳赶路,路上太累了,找到你们这里,就直接住下了。”二木笑着站起来:“这里是这样的,越是夏天的尾巴越是毒晒,我去林子里采一些野菌,水浮一遍做凉菜给你们吃。”说完他就去门后找来一把小刀,对王辩一笑出门去了。

  王辩和周越也去另一张简陋的床上睡着了。屋内因为没有直晒太阳,还是很凉快,睡觉正是惬意,大宇他们也是倒头就睡,可见他们都是真的累了。

  独独羽如一个人在村子里闲逛一圈,她是单独住在一个老夫妇家里,她跟着他们吃了午饭,便又去林子里乱逛,遇见二木正背着一个背篓,采野菜挖野菌。羽如便飞上树,在下面看他弄,实在好玩。

  跟着他回去,二木这才发现背后跟了一个年轻人,笑嘻嘻地看着他道:“凌寒他们是不是在你家。”只见她这身打扮,以为她也是商队里的,便让进屋里,自己放下背篓。羽如已经走到房间里,看见凌寒和江其正在睡觉,凌寒平躺着,江其侧卧着用手盖着眼睛。

  羽如先拿手戳凌寒的脸,凌寒一下子醒来,伸手抓住她的手往后一扭,看见是她,打个哈欠松开来。羽如噘嘴叫道:“好痛额!你是睁着眼睛睡觉的吗!”二木进房来,凌寒看见他连忙点头,环顾四周,再看见江其也坐起来,看看,又倒下去要睡。

  羽如便去弄江其,拿手捏住他的耳朵,又去捏他鼻子,江其只得坐起来,也不好对她生气的,自顾自站起来便去其他房间找到王辩和周越,倒在他们身边继续睡。

  羽如眼睛溜一下凌寒,抬起腿就要往外走,凌寒叫住她,让她站在面前来,丝毫没有像江其那样感谢她来,而是立马审问她到底什么人。羽如嘟嘴转动眼睛看着房梁道:“哼,你都不谢我,你应该好好谢我,救了你小命一条。”她因为别人都说钱财没有,小命一条,便学会了,也对凌寒说。

  二木出去房间,拿着水桶去井里打水去了,留他们自己说话。凌寒听见她的话,忍不住笑了:“是啊,那真多谢你了。然后你继续回答我的问题。”

  羽如眨巴眼睛,觉得还是不要和他说实话,这人冷面起来,可真的吓人。笑嘻嘻走来坐他旁边,手里玩着床上的草编凉席,用手扣出一个洞来,一边说道:“我不是告诉你我是万花国贵族人家的女儿了嘛,是你自己不相信。”凌寒打她手背一下:“人家好好的凉席都被你弄坏了,你有钱赔吗?”

  羽如收手,捂住被打的手跳开去:“我去叫王辩帮我给钱。”凌寒突然想起她说的话,说是要去嫁给九玄国的人,而且也是往九玄国去,就算她说的是实话,脸上浮出一个笑容,招手让她过来坐着,羽如便又跳着坐上来。

  “既然你说是去嫁给九玄国的人,那么你知道是嫁给谁吗?”凌寒盯着她的眼睛说,羽如做出思考的样子来,脑子是疯狂转着,因为凌寒是九玄国的人,这样说谎话的难度就大了,半天说:“好像是九玄国的一个太上长老的徒弟吗?”

  凌寒心里猛吸了一口气,但是转念一想:“太上长老是谁?要是你说的我们宗门的话,太上长老的弟子可多了,连当今的殿下也是他的弟子,你这样还来九玄国找他,怎么找?你不会又是在扯谎骗我吧?”

  羽如皱眉,用手指在下巴上戳出一个窝坑,一个谎要不断撒谎来填,真的好累,她圆眼睛一转盯着凌寒,满眼放光:“哈!不会就是你吧!”还一边用手指指到凌寒脸上。凌寒笑着将她手推开:“那就不是你逃婚了,而是我要逃婚了。”

继续阅读:第一百零七章 村里的怪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凌寒剑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