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东厂大牢
王钢蛋呀2019-04-11 10:552,170

  林昆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询问道:“哥们,这是什么地方啊?”

  胖子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委屈巴巴的声音说道:“这位兄台,这里是东厂大牢。”

  “东厂大牢,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大明王朝的东厂的大牢?”虽然林昆学历不高,但是东厂还是知道的,毕竟电视剧,电影里面经常提及,只要提到东厂,那就是充斥着神秘,残忍,酷刑,以及绝世武功,当然,最先想到还是阴阳怪气的宦官头领。

  “没错,这里正是传说中的明朝的东厂的大牢。”胖子站起来,抹了一下鬓角的头发,一本正经的说道。

  “竟然是明朝,竟然来到了东厂大牢,哦耶!万岁!”林昆听闻,立刻手舞足蹈了起来,不知道如何来表达心中的兴奋和激动。

  明朝,多么令人向往的朝代,锦衣卫,六扇门,东西两厂,武林高手……太多想要去探索的事物了。

  胖子很诧异的问道:“兄台因何如此亢奋?难道是来劫狱的?是要救在下出去吗?”

  “额……当然不是,你先告诉我,现在的皇帝叫什么名字?”

  “嘘!皇帝的名讳可不敢说,若是被人听了去,那可是株连九族的重罪。”

  “大胆,竟敢议论吾皇,我看你们是不想活了!”

  一声阴阳怪气的声音传了过来,随后牢房门前出现了六个人,领头的人满头白发,头戴圆顶乌纱帽,身穿飞蟒枣红袍,脚踏乌黑帆布靴,手持乌木柄拂尘。

  一张布满皱纹的老脸,用胭脂擦得漂白漂白的,就像死孩子屁股似的。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太监。

  在他身后站着四个腰夸弯刀,身穿青色长袍,头戴尖顶纱帽的人,四个人中间押着一个留着大胡子的彪形大汉,手脚都被用胳膊粗的大铁链子锁了起来,脚上的铁链上还坠着两个铁球。走起路来,哗哴哗啷的。

  领头的太监,指着林昆和胖子大骂道:“你们两个好大的狗胆,竟然敢议论皇帝,活拧外了。”

  随后他对身后的属下吩咐道:“把杜卜思关进去,明天一起处死。”

  “是,厂工。”

  四个人应了一声,打开牢门,解开杜卜思脚下的铁链,把他推了进来。

  “厂工?你是不是姓曹?”林昆突然想起,不管自己看哪部电视剧或者电影,凡是东厂的厂工都是姓曹的,故此一问。

  谁知道,那个太监一愣,反问道:“杂家正是叫曹匿良,你认得杂家不成?可是杂家对你倒是没有一点印象。”

  曹匿良三个字一经出口,林昆瞬间就笑喷了:“你说你叫什么?你叫曹匿良?这是谁给你取得傻逼名字?哈哈哈,笑死老子了。”林昆本来想套个近乎,让他把自己放出去的,可是他这个名字实在是太好笑了,让林昆根本憋不住笑。

  再看太监的脸,气的咬牙切齿,一张原本就怪异的脸,更是变得扭曲,都快皱到一起去了,伸出食指指着林昆大骂一声:“小杂种,气死杂家了,明天就要你碎尸万段,凌迟处死。”

  林昆听闻,才想起自己一时大意惹了大祸,赶紧解释道:“我不是囚犯,我是从房顶上掉下来的,你不能杀了我。”

  曹匿良看了一眼林昆身上穿的怪异服饰以及房顶的破洞,对手下人吩咐道:“就说他是来劫狱的妖人,明天处死。”

  说完带着手下就走了,无论林昆怎样辩解,如何大喊大叫,也置之不理。

  “喂!你回来,我不是囚犯,我……”

  杜卜思踢了一脚林昆的屁股,大骂道:“叫唤个啥?安静点,别打扰老子睡觉。”说完,就找了些稻草,铺了一下,舒舒服服的躺下闭目养神了。

  林昆刚要发怒,上去跟他大打出手,胖子急忙拉住林昆,把他拉到了一旁,小声说道:“兄台,你可千万别惹到他,他是忠义山庄的大当家,杜卜思,在绿林上可是响当当的大人物,手下几百个兄弟,他也是武艺高强,你惹不起的。”

  林昆一向都是你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哪怕你是天王老子也得干一架的主,哪里懂得什么害怕,但是当他冷静下来,看到杜卜思魁梧的身躯,凶神恶煞的模样,再加上现如今自己的处境,只好在小声嘀咕了两句:“他奶奶的,终有一天,老子定当加倍奉还。”

  林昆坐在了墙角,背靠着墙壁,瞪着杜卜思,可是眼下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就是逃出去,不然明天就要被处死刑了。

  林昆一边望着四周,一边嘀咕着:“本来就是准备自杀的,乞丐大叔又给了我生的希望,可是没想到啊,刚穿越过来,就要被砍头了,还真是可笑!也未免也太悲催了,人家电视,小说里的主角,都是穿越以后当了富豪,王爷,皇帝的,可是自己刚穿越就要死了……”

  当林昆看到自己掉下来的洞口,突然灵光一闪有了主意,可是自己一个人,根本爬不上去,看着身边坐着的胖子,眼睛立刻放光了。

  随即揉了揉脸,挤出和善的微笑,学着电视剧里面的古人的样子,抱拳说道:“小弟林昆,不知道这位兄台如何称呼?”

  胖子回了一礼,说道:“在下白邦芒,你就叫我大白就好。”

  “噗嗤!白邦芒,这名字好。”有了之前的教训,林昆强忍着笑意,并没有说出声,轻咳了两声,对胖子说道:“白兄,我有个办法能逃出去,但是我自己不行,咱俩合作,一起出去吧。”

  胖子白邦芒听了,如同小鸡啄米般的点着头,兴奋的问道:“林兄,果然有办法逃出去吗?”

  林昆一指头顶的破洞:“白兄,你看,只要咱俩从那个洞口爬出去,不就可以了?”

  白邦芒仰着头,盯着头顶的破洞,思考了片刻,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问题是,这么高,我们怎么上去啊?”

  林昆说道:“只要我们叠罗汉,先让一个人上去,再把另一个拉上去,不就可以了吗?”

  白邦芒听了,一拍巴掌,大笑道:“对啊,果然是好办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啦啦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啦啦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