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网恋游戏
七月末2020-02-06 11:182,268

  易星凉觉得自己和秦铭的关系就像是通常moba类游戏中的辅助和射手的关系。秦铭在刚刚认识易星凉的时候,虽说已经打了很久的职业赛,但他的位置一直都是那些专业队伍的替补,也许是因为一直补位的原因,秦铭在游戏中显得极为暴躁。

  那句话怎么说来的,玩辅助最重要的就是心态要放平。认识易星凉之后,秦铭才算是彻底放弃了那种不断补位的生活,安安稳稳的开始专注于一款游戏。一个先天条件不够优秀,但是后期可以疯狂输出的射手之所以能被养出来,这其中一定少不了辅助的功劳。辅助就像是养了一个孩子似的养着射手,就像是易星凉一直引导着秦铭成为更优秀的职业选手一样。

  易星凉靠在门旁,想到屋里的秦铭正在专心致志的钻研游戏,心中一阵欣慰。

  队里只要有两个人配合的还算好,全国大赛的胜利基本就稳住了三分之一。在这之后,就是应该要去问一问那个叫林加的人对全国比赛持有什么态度了。

  林加这个人,在电竞圈也算的上小有名气吧。

  易星凉想到秦铭对林加极为抗拒的态度,拉出了自己和DODO的聊天框。

  “你知道林加吗?”

  “你知道这题怎么求吗?”

  两人几乎是同时发出了自己的问题。

  苏沐在打字的时候,看到对方正在输入几个字,心里突然那么一颤,像是被什么撞了一下。

  “好巧。”

  “正好有事想问你。”

  两人似乎多了一股心照不宣的默契,苏沐手里抓着杨然刚刚用来砸自己的那个玩偶摔到了床上。棉花填充的娃娃在床上滚了两圈,明明不大的动作却突然引起了杨然的注意。

  “沐沐,你害羞什么?”

  杨然看着苏沐故作镇定的样子,拇指渐渐离开了屏幕。

  到底是二十岁的小姑娘,平时就算是再厉害见到自己喜欢的人也会变得不一样。苏沐这个表情,杨然最后一次见到还是在小半年之前,那个刚刚出道的男明星到学校里参加校庆,苏沐拿着荧光棒,一边尖叫着说怎么有这么帅的人一边告诉杨然自己自己有了恋爱的感觉。

  那现在,苏沐露出这幅表情是因为什么?

  “我没害羞啊。”

  苏沐拿着手机,故作镇定的这么回答了杨然一句。

  杨然刚想说少来,就听到耳边传来一阵哈哈哈的声音。清脆爽朗的少年音,让杨然也跟着笑了起来,大概是因为心情好的缘故,杨然说话的时候语气顿时不想平时一样粗狂,反倒是难得的温柔。

  “你笑你妹呢?”

  听到杨然这么说,秦铭的笑声立刻戛然而止。

  “大姐姐怎么这么凶,不可以讲脏话的。”

  爽朗的少年捏着嗓子开口,不伦不类的语调不光没让他显得奇怪,反倒多了几分可爱的感觉。当然,这都是杨然自己的感觉。队内的第三人,早早的就闭了麦。

  狗屁的不是男女朋友,这一整场不都是在喂狗粮吗?太惨了,真是太惨了,如果自己不是真的菜,又怎么会做躺狗。还是一只不断被塞狗粮的单身狗。

  苏沐心动的原因,更是莫名其妙。

  隔壁数学系的男生突然给苏沐发了一道函数题,常年六十分擦边过的苏沐看到这题一阵头痛,再加上那个男生一直催促苏沐快点做出这一题,说是有很重要的信息藏在里面,苏沐头痛之余想到了易星凉。

  他说不定会做。

  苏沐这么猜出着把题目发给了易星凉。

  至于易星凉提到的林加,自己要好好想一想才能给出易星凉答案。

  易星凉从大学毕业之后就没在碰过数学了,数学在他生活中的运用也仅限于吃饭的时候该找多少钱。所以在刚刚收到苏沐发过来的题目的时候,易星凉的手稍微颤抖了那么一下。

  又想到了高考一直刷数学题的那些昏暗岁月和在图书馆里不断复习高数的痛苦了。

  但苏沐让自己求这道题,一定是有原因的吧。

  秦铭结束游戏的时候,夕阳笼罩的房间已经变得一片昏暗。

  他站起来打开了房间里的灯,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正当他准备洗把脸看看有什么外卖可以吃的时候,脑海中突然有一根弦被拨动了。

  自己刚刚是不是把易哥关门外了?

  秦铭一脸镇定的站在大门口,脑海中却像是滚开的热水一样咕噜噜的翻滚着,其中还夹杂了不少浆糊。

  “易哥?”

  果然被自己关在外面了。

  秦铭回忆着易星凉最后喊自己开门的时间,抬头看了看已经亮灯的走廊,顿时觉得一阵腿软。特别是在易星凉蹲在地上,手指在走廊瓷砖上写写画画的样子,更是让秦铭心颤。

  该不是傻了吧?这身上怎么搞得衣服这么皱?这头上是啥啊?自己就打了几局游戏,外面怎么就跟变天似的了呢?

  易星凉倒是没有关心秦铭内心的波澜,他看着函数图上近似于表白的一句话陷入了沉思。

  “她给我发这个,是什么意思?”

  “发的什么?”

  秦铭凑近看着易星凉记在手机便签里的东西,顿时觉得一阵恶寒。

  “这不是网上挺火的那个梗,函数表白。”

  “她在跟我表白?”

  易星凉一头雾水的同时又有些微妙。

  他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按理说自己该觉得这样的女孩有些随便,但偏偏这人发给自己,自己认真做了那么久之后,还觉得这人挺有意思的。

  哪有人会在网上这样跟人表白?

  哪有人会跟网上说了不到十句话的人表白?

  莫名其妙,但是又有点可爱。

  母胎solo的易星凉突然陷入了自己的思维里,他斟酌半天,反推了答案又出了一个题目又发了过去。

  答案只是简单的好感。

  易星凉站起捶着自己有些发麻的腿,在听到手机提示音想起来之后立刻拿出了手机。

  “这答案这么长?我那同学说答案挺简单的,你数学有点差啊。”

  真心实意的问问题啊。

  易星凉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得僵硬。

  “秦铭,你刚刚游戏的录频让我看看。”

  凉凉。

  秦铭看着易星凉脸上微妙的笑容,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结果一定是自己要倒霉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狼在线等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恶狼在线等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