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回 九知去,万物生
怪物小怪兽2019-04-12 16:215,645

  九知转身,全无刚刚的骄傲与得意了,他步履沉重,仿佛脚下的地有多么难行一样。秋棠就在身后默默跟着他。

  “你父亲是怎么死的?”

  “有奸人夺走父亲的龙珠,父亲为救梨花,出海,到了倩山,从倩山一跃而下,重伤之体难抵海浪的冲击……”

  九知转身,似有些惊异:“倩山?”他脑海里闪过种种记忆,是腾云活在这世上的记忆,“当年,我肉身就在倩山,他怎浑然不知呢?”他有些情绪失控,拼命的打自己的脑袋,“我竟然与他相隔如此之近时,没有去救他,也没有见他最后一面……”

  秋棠心疼的上前拦住他,避免他再次伤害自己:“九知!就算那时你在,你也救不了父亲,龙珠就是龙的命与法力所在,丢了龙珠,龙是活不了多久的!你切勿自责!”

  九知疯了似的大力推开他,痛苦难抑:“他是魔祖!有吞天碎地的力量,有无穷无尽的法力!怎么活的这样窝囊,靠龙珠施舍!天帝……到底是容不下我与他……”

  秋棠看九知如此疯魔的模样,嘴角现出一抹冷笑,瞬间便又变为了痛苦的模样:“九知,你毁了大地又如何呢,你踏碎天庭又怎么呢,倒不如安稳臣服,也不枉父亲当年为了留你一条命,屈心臣服于天帝,剔骨换血,成为了如今为人控制不得自由的龙王。”

  秋棠句句戳着九知的心,九知当年被压在苍月山下,根本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秋棠一再提醒,无疑是要九知陷入痛苦的深渊,不等别人处置了他,他自己的愧疚恐怕都已经容不下自己了。

  九知头痛难忍,脑海里翻腾着九知与腾云的记忆,他痛苦的蜷缩在地上,地上有一个小水洼,恰巧映照着他恐怖的脸,他突然害怕,连连后退躲开那个小水洼:“是对……是错……”他失魂落魄的站起来怎么也没有力气再拿起长枪,反复的重复着这句话:“是对……是错……”

  秋棠见他心智已然涣散,脸上现出了得意而邪魅的笑容,恐怖极了。他手心祭出百花剑,腾空而起,用尽全力朝九知砍去……而九知无尽痛苦的看着当头劈来的百花剑,没有躲闪之意。

  “住手!”华羽赶来,大声喝道。

  秋棠并未停手,他不会放过杀死九知的大好时机。九知看着越来越近的百花剑,渐渐清醒:百花剑……他脑海闪过一个红色的影子。他突然清醒:“你不是秋棠!”九知迅速躲开,假秋棠的剑瞬间扑空,劈到地上,所劈之处,沙石涌起,地上出现了道道深深的龟裂。九知拾起长枪,直抵假秋棠的喉咙。假秋棠知自己败露现出原形,竟是灵苏。

  “差一点,你就和花鹤做伴了……”灵苏恶狠狠的说,功败垂成气憾不已。

  “你恨我?”

  “花鹤她一生牵挂你,到最后一缕香魂也要为护你而去,我爱而不得,只好生恨。我将她封印在自己身体里,心不设防,她明明知道,也要不顾我的安危,为了救你生生的在我心上破了一个窟窿……我为何不恨!为何不恨!”

  “你错了,你爱她,只为了她会给你回应,给你同等的爱吗?若是,你该早就收手,因为她不爱你。你如此心心念念,把自己弄的遍体鳞伤,只是你自作多情,你的情禁锢了她。你还把自己爱而不得的愤怒强加给别人,更是错上加错!”不知何时秋棠已经站在灵苏身后。

  他认真的看着九知说:“九知,我是龙族太子,你把灵苏交给我处置。”

  九知收回长枪,只见秋棠将灵苏用软剑锁绑起,让随行的将士们将他押回了莫归湖。

  “我龙族无论衰落到何般境地,也是非分明,也是条条真龙!大哥告知我,九知你要恢复途归海往日盛象,夺回龙族的威严与权利,秋棠不明,龙族团结一气,何时丢了威严?又何时衰落了呢?我相信父亲当日的选择。如今,大地盛景,繁荣不已。又何必纠结于往日呢?”秋棠义正言辞一番语毕,将九只的梨木古琴双手奉上。九知接过疑惑问秋棠:“你说如今大地一片盛景?你……没有被控心?”

  “你与父亲当年情义深厚,我也相信父亲没有看错人。梨花,年年盛放,大地,年年回春……”秋棠带着兄弟们和将士们回了莫归湖,安顿慌乱不已的百姓。

  秋棠一行人走后,九知只觉脚下的土地剧烈震动,狂风大作,风沙乱,迷了双眼,再睁开眼睛时,却见一人身着金色软甲,花发乱舞,剑眉星目,威严的看着九知:“魔祖九知,知你此番不知悔改,当年就不该动了恻隐之心留你一命!”

  九知提起长枪,骄傲应答:“天帝,你还是来了……见到你的大好江山被毁,终于是沉不住气了……”

  此时,一只七彩凤凰翱翔天际,盘旋于天帝周围,落地成一婷婷女子,是幽凰。她指着九知气愤的说:“当年啸纪久久不原谅我,就是因为你,以至于我生下华羽独自离去……没想到他痛苦万般救下的竟然是毁天灭地的恶人!”

  九知无声的笑了笑,笑她无知:“是你自己纠结于当日仇怨心有所愧,心早就与啸纪有了隔阂,关我什么事。”

  “狡辩!”她欲上前与九知一站,却叫天帝拦下了:“莫急,作恶之人,终会引火自焚。今日,我就为了这被你毁坏的大地,杀了你,以慰藉无辜的亡灵!”

  九知邪魅一笑,目光凌厉的盯着天帝,仿佛胜券在握。长枪彻寒,黑衣飘飘,准备应战。

  幽凰忧虑:“天帝小心,这九知极为狠毒狡猾。”

  只见天帝抽出腰间所佩诛心刀,法力驭之,朝九知砍去,九知长枪抵御,见招拆招,天帝见奈何不了他,隧自己拿起诛心刀,亲自上阵,幽凰在一旁静待时机。

  天帝修为深厚,法力强大,诛心刀在他手中如同一条猛虎巨龙般扑向九知,刀刀都是冲着要害去的,九知也并非弱势,每每都避开了,他的长枪如同黑色腾蛇,灵活凶猛,可是他每次刺向天帝,都有意避开他的要害,终于,九知看似打累了,他用长枪的长柄抵住诛心刀枪头则刚好抵住天帝的喉咙将天帝压制,动弹不得,此时天帝与九知僵持,一动不动,幽凰看准时机欲将幻羽针刺入九知身体,谁知被九知一眼识破,九知的眼神如刀般挡回了她的幻羽针,幽凰来不及闪躲,幻羽针刺入了她的喉咙,幽凰瞬间到底昏睡了。

  九知看着艰难抵抗的天帝冷笑一声:“呵……现在没有人看着你了,你可以害怕,也可以求饶。”

  “荒唐!”天帝怒目圆睁,“我堂堂天帝,怎会求饶!”

  “你的尊严,抵得过我,啸纪,还有无辜的梨花的性命吗!万余年前,你对付我魔祖,说什么是为了天上人间的安定,不过是为了你的尊严,为了你坐拥三界的权利!我们步步退让,你终究是容不下我们……呵……只要我的长枪再向前一寸,你就一命呜呼了……还不肯求饶吗?”

  此时天帝得意一笑,大吼一声:“天兵来此!”刹那间,天上乌云压顶,队列整齐审批铠甲的天兵浩浩荡荡的将九知包围。

  “我这天兵训练有素,只要你动手,他们定会将你碎尸万段!大不了,你我同归于尽!三界若无主,这块宝地也许会被他人侵占。”

  “威胁我?我九知,生于大地,死为地魂,这大地,任谁也无法侵占。”

  “你自恃有混沌之气又如何,力量本无善恶,在于利用之人,你曾经错过,如今你最好收手,不要犯这种不可饶恕的错误,逝者之仇,生者之痛,冤冤相报,无休无止……你的仇恨在万年之前,而他们,那些活生生被你控制的人,他们又何曾对你有伤害!”

  九知阴冷的笑着,他有把枪头向天帝的喉咙挪了几分:“冠冕堂皇……这话你能说出来,是因为你是胜者。天帝你忘了,我的混沌之气早已经被万兽分散掉了,我能从盘古之眼的封印里逃出来,是因为……我吞噬了恶眼……”

  见天兵前前后后围绕在此,华羽与秋棠赶来一探究竟,却见幽凰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华羽跑到幽凰身边,轻轻唤道:“母亲……”他拔掉幽凰脖子上的幻羽针,幽凰渐渐苏醒:“华羽,你怎么在这儿……”幽凰渐渐恢复意识,见九知与天帝僵持不下,又见天兵已包围在此,便已知事情的严重。

  “孩子,快离开这,太危险了。”幽凰起身,见九知长枪抵住天帝喉咙,已丝丝能见血迹,瞬间着急了起来,面对天兵,发号施令:“天兵听令,诛杀九知!”

  “母亲,不可以!”华羽赶紧去拦着幽凰,可惜命令已下,来不及了。弓箭手的弓已拉圆,长剑长枪也都崭露锋芒,准备给敌人致命一击,刹那间,这些伤人的武器如同夏日的暴雨点般密集,朝着九知涌来,秋棠从前在梨花寨时善心得妖灵护佑,此时,秋棠冲到九知身后,调动万妖之力生成一道屏障抵挡这些明枪暗箭保护着九知。

  九知看着天帝目露冷光:“你虽不肯求饶,但是你已然输了……我九知苦熬万年不灭,就是为了一个公道!”九知驭力于长枪之上,所有人都以为九知要动手杀了天帝,埋伏在空中的天兵下界,朝着九知奔来,秋棠一人难抵万人之力,到底是被千万的天兵突破了屏障,他们浩浩荡荡杀去……唯恐慢了一步,天帝就命丧于恶人之手。

  华羽飞去抱住秋棠迅速离开至安全地带。

  “大哥,你干什么!”

  华羽生气的说:“我知道你善良,可是,大军压境而来,个个法力了得,你有几条命护他!你别忘了,你是龙族太子!”

  “大哥!九知奇冤!”

  华羽惊异,却见兵荒马乱后,尘土飞杨,空气中弥漫这血腥气息,箭射满了九知的后背,剑刺穿了九知的胸膛,九知半跪地上,靠着长枪支撑着身体,他仍是气宇轩昂,冷冷的看着站在对面安然无恙的天帝,天帝惊异的看着九知,在他的认知里,九知坏透了,他有野心,取而代之,毁天灭地的野心,可是在刚刚他却用力推开了天帝,淡然承受着天兵的伤害,视死如归一般。

  天帝慢慢靠近他,惊异的说:“以你之力,可以杀了我,抵抗天兵更不在话下……你为什么不动手?”

  “因……罪孽……深重……”他扶着长枪艰难的站起来,“我不明白,你为何要除我与啸纪,现在我明白了……有些事,我能做,你做不到。”

  九知释然一笑,于天帝,是恐怖,是迷惑。天帝带领天兵回了天庭。幽凰化作七彩凤凰跟随。

  秋棠跑去九知身边扶着他,秋棠在接触到他胳膊时,凉极了:“我给你疗伤。”九知慢慢的摇摇头说:“不必了。”秋棠不听他说什么,固执的扶他坐下,用法力拔出了伤他的武器,以真气为其疗伤,却见九知伤口处血流不止,用真气勉强留住一口气。

  华羽前来,见秋棠为了救他耗费真气,实在不忍,便用他所精通的针灸之术为九知止了血。

  九知恢复了些气力,轻声对秋棠说:“天帝布局,收服啸纪,诛杀九知,啸纪以自己的性命和自由换了我一条命,卑贱如泥的命,被玄沧用来养瀚海珠,一样命不由已,一样丢了我的梨花。”

  秋棠见他气息微弱,通体冰凉着实心疼:“你别说了,休息一下,过去了,都过去了……”

  九知无奈的笑了笑:“是啊,如今,一片盛景,唯独不见梨花……这世上,有无九知都无分别……可是,我不舍,不舍梨花,她无声无息的,我要去何处寻她……”他身上是冷的,流出的泪却是热的,“我……辜负了……啸纪,我没能……活下去。”

  “不会的!”秋棠固执的将真气输入他体内,谁知他已一身虚空,无法将真气并入身体,真气再也输不进去了。

  “大哥,你救救他,他不该如此!”秋棠乞求华羽,华羽也只能再给他施针,可是,身体千疮百孔,他体内血流将近,无力回天了。

  “秋棠……”

  “我在……”

  “梨花……真的会……年年盛放吗?”

  秋棠点头,泪落无声。

  九知蔚然一笑,极尽温柔……九知拼尽最后的气力将全身的法力并入掌心,注入了身下的大地,霎那间,九州震动,水域连通……

  他再也没有力气说一个字了,他终于可以安然的游走在三界之内,再也不用闪躲,也不会有猜忌,因为风起时,他的身体化作了黄土尘埃,只要有风,他便可自由的飞起游走,漂浮海上,亲吻他最爱的梨花。

  九知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天帝回看人间,满地狼藉,哀鸿遍野的大地又是一片盛景,地上的裂缝没有了,五湖四海好好的,地府好好的。唯有九知是真的走了……

  天帝疑惑道:“他说……他吞噬了恶眼,可是他是恶人,镇压他的也该是善眼……”突然天帝恍然大悟般,“难道……万年前……苍月山下……”

  天帝恍惚:“不,我怎么会错呢,不会的……”他整理衣襟,回了天庭,坐回了自己的宝座上。

  大地转瞬间恢复往日模样,人们都是疑惑不解。

  华羽一头雾水的问秋棠:“怎么回事?”

  秋棠泪眼婆娑的站起来:“大哥可知盘古之眼?”

  华羽点点头。

  “盘古之眼恶眼有控心之力,只要心中有缺口的人,所见所行所感都能被其掌控……”

  华羽渐渐明白:“你是说我们所有人都被恶眼控了心?”

  “九知当年意图造出生命,可是他失败了,他对生命热爱,向往,所以才容下了女娲在人间,他怎么可能真的去伤害大地呢……万年前,九知被镇压苍月山下,恶眼之力灼伤了他的灵魂,他伤痕累累拼尽一切吞噬了恶眼重返人间,只为一个公道,也许他得到了,可是,看的恶眼久了,他自己也身在其中了……大善大恶,悠然散于世间,高高在上的天帝也被控了心,到底……谁,才是胜利者呢?”

  作恶之人,终会引火自焚。

  突然一个莫归湖的小兵兴奋的跑过来:“大太子,十太子,咱们的五湖四海已经串成一片汪洋了!不知何时,九处水域的隔阂打通,现在虽无当年途归海之势,但是也是结成一脉,浩浩荡荡啊!”

  秋棠嘱咐华羽:“大哥快去看看吧。”

  “你呢?”

  “我就不回去了,我早已不是途归海太子,我身有妖灵,有妖气,不便回去了。大计初成,需要大哥打点,大哥快走吧。”

  ……

  秋棠与大哥分别后,就在没有回过海中,他回到了苍月上,摸着那寒冷刺骨的岩石,心中难安。梨花寨散后,再无人在此处了。他挪动山下的土壤,一点点的背上山,又挪来山下梨花树种在山上,日复一日,时光流转,每逢春日里,香雪纷纷。

  玄沧收养那条小黑蛇时,见他胸膛空空,就将一颗石头变作他的心,将他养在身边。在九知死后,肉体也随风散去,只留下那一颗石头了。九知知自己吞噬恶眼,已经无法再活下去了,所以他将自己的元灵种在吾童心上,让腾云吞了下去,九知去了,肉体被毁,灵魂已散,可是他的元灵保护了腾云与吾童的灵魂,那元灵就藏在那不起眼的石头里,被秋棠带回了苍月山。

  对于九知,也许这才是解脱吧。自此之后。三界再无魔祖。只是年年梨花盛放,大地繁荣,海水汹涌。

  犹见梨花树下,吾童倚树酣睡,腾云轻拈梨花触其鼻尖,她梦醒,见梦中人在眼前,莞尔一笑,他揽美人入怀,轻吻她的额头,问其梦中,有他否。

  本书完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知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