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男子
安小嘉2019-07-24 17:273,452

  Dealer重新洗牌,Nemo仍坐在桌前,赌局继续。第一回他压了10,赢了。第二回,仍然是10,又赢了。第三回,他还是压了10。

  “手气这么好,干嘛不加注?”我小声伏在他耳边说。

  他叹口气,不理我,盯着台面上的牌。直玩到第五回,他还是没加注。Dealer再次洗了牌。这一轮他两胜三负,后三局都输了。再来,前三局他输2赢1,还是每次10元的下注。到了第四局,他放了一枚面值50的筹码。

  “咦,这回为什么要加注。”我疑惑地问道,看不出这两局之间有什么区别。

  “看看桌子上的牌。”他微微皱眉。

  Dealer快速发了牌。Nemo的点数是12。老绅士两张牌相加,只有十点,庄家更不走运,16点。Nemo和老绅士都摆手示意不要加牌了。庄家没得选,必须要,果然,爆了。

  “你运气真好啊。”我拍拍Nemo的肩膀。

  “走吧,把你输的赢回来了。你也看不懂,就别继续浪费时间了。”Nemo起了身,拉着我往外走。

  “我怎么看不懂了。庄家16点,我也知道他输的概率大啊。16点爆的概率是8/13,就是61.5%。”我自信满满地说。

  “真有这么笨吗?”他看着我,似乎不敢相信。

  我到底有多笨呢?回头想想,是挺笨的。16年之前我没有买过一套房,而是把手里的钱都压在了股市上。如果我那时候买一套房,现在……一个人使用虚拟语气的次数和这个人的成功指数一定呈反比。同样,我们也可以从某人提当年勇的次数中大概判断出他此时的落寞程度。“如果……现在……”这个句型从根本上说就是不存在的,如果当时那样了,现在说不定更惨。因为没有看清事物的本质之前,穿越到哪朝哪代都是活不长的。没有哪个之前的时代是比现世更好的,如果有更美好的新世纪,那一定是在未来,绝不可能在过去。

  “我帮你找了辩护律师,我师兄。他一会儿就到。”安娜推开门,走了进来。

  白玲抬头看了安娜一眼,依旧冷着脸,沉默着。

  “谢谢你啊,安娜。”罗先生声音不大,却饱含感激之情。他看着安娜的样子似乎有些委屈,他好像还有话要说。

  “小事。我师兄专门负责这类案子的,比较有经验。”安娜道,“不过,也要看具体情况啊。目前来看……”

  目光的焦点再次汇聚到白玲身上。是啊,别人怎么可能知道当时的真实情况到底是什么呢?罗先生叫大家过来的时候,说的含糊其辞。到了这里,罗先生才将情况告诉我们。昨天晚上九点,警察在金融街附近的一所居民楼里抓住了白玲和一位男士。据说是该居民楼的住户举报,有人在此进行违法活动。白玲本就是外地户口,此时在北京又没有正式工作,自然引起了怀疑。最可气,还是那位先生。警方在他的皮包里搜出了五万元现金。他既说不出这些钱是准备干什么用的,也说不清楚和白玲之间的关系。他一口咬定是和朋友见面,聊天聊出了兴致。可是白玲那身颇为不雅的睡衣和床上摆着的各类道具,怎么看也不像是普通朋友会面啊。零零总总归在一起,这事就成了铁板钉钉,人证物证俱全了。

  这番话罗先生已经给我们重复过两遍了。第一遍说的时候,他的用词是那么笃定,“警察同志们一定是误会了。白玲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呢。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隐情,她一时紧张没说出来。”可是白玲一直不肯说话,任谁问,都是默不作声。他的口气便有些弱了,尽管他还是不相信。毕竟这是他曾经爱过的女人啊,她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呢。“而且她也没有必要啊,”这话是安慰我们的,更是安慰他自己的,“我一年给她50万的赡养费,足够她和孩子生活的啊。她不需要做这种事的。”每次说出“这种事”三个字,他的脸总是要红上一时片刻,气息也愈发的急促。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房间里最紧张的人就是罗先生,他是那么不安。他熨烫平整的衬衫此时已压出了几个褶皱,他头上冒着汗,几次用袖子去擦,可汗珠仍在,就是退不下去。

  玉姐扇着扇子,走到白玲身边,用比她平时快三倍的语速问道:“小姐,你现在不说还要等到什么时候说啊?再不说,谁都帮不了你啊。”

  “那个男人是谁啊?你只要能证明你是认识他的,你们是朋友关系,就没事。”安娜建议道,“这事能不能定罪,主要看存不存在金钱交易。”

  那个男人是谁呢?我忽然想起了在艺术展上见到的王行长,会是他吗?我看着玉姐,有心提醒。

  玉姐立刻会意,看着白玲问道:“王行?是他吗?”

  白玲转过脸,避开玉姐的目光。她低着头,却终于开了口:“你们都出去吧,让我静静。”她声音不大,有些哑。

  “要不等我师兄来了,你和他说?和我们说确实也没什么用。”安娜明显是在帮白玲找台阶下,“咱们先出去待会儿吧,这间房也太热了。”

  “走吧。”宋丽也赞同了安娜的主意,赶着大家出去。

  我走在最后,临出门时又回头看了看,刚刚喧闹的房间此时空荡荡的,只剩下安娜和一位漂亮的女警。我竟然一直没有发现这房间里还坐着一位警察,她是那么没有存在感,连喘气都不会发出声音。可她一直在听在看啊,我暗暗庆幸,还好刚刚没有说出什么出格的话。

  “小菲,要不你留下,陪我待会儿。”白玲忽然看着我,她那清水一般的目光天生带着吸引力。

  她能选中我,是我莫大的荣幸。我赶忙答应,转身回来,坐在了白玲对面。大家看看我,露出狐疑的神情,似乎都想问:“为什么要留下她?”

  对啊,为什么是我呢?论经验,我比不上玉姐。论精明,我比不上宋丽。论法律常识,我肯定不如安娜。论交情,我和白玲其实没什么交情。我忽然从心底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我是牛肉面馆服务员的事,是谁告诉你的?”白玲看着我,目光中带着一丝寒气。

  “我,我不知道啊。”难怪留下我,我是最不会骗人的那个。

  “少来。你早就知道了。你看我的眼神,总是带着疑问。你是不是想问我:’你到底是怎么奋斗到今天的,居然能和我们一起坐着吃饭的?’你太老实了,心里想什么,脸上就写着什么。”白玲笑着说,“我早知道你瞧不起我。又何止是你,玉姐、安娜、宋丽、包括罗先生,你们哪个瞧得起我啊?在你们心中,我就是能干出那种事的人。对不对?”

  “我,”我很想辩解,但却词穷,我该说什么呢?我的确知道她曾经做过牛肉面馆的服务员,但那又怎么样呢?我深吸了一口气,试图让自己镇定下来,“对,我知道你做过牛肉面馆的服务员。”

  “哈,承认了?那接着交代,是谁告诉你的?”白玲在笑。人在很高兴和很不高兴的时候都会笑,这真奇怪。

  “你做过牛肉面馆服务员这件事,只能说明你做过牛肉面馆服务员,其他的什么都说明不了。致于你猜想的,我们会因为这个前提条件,而做出对你的其它判断,这都是你的猜想。”我说得很慢,尽量让语速跟上我的思路,我生怕用错了语言,表达错了想法,“你不能臆断我们是怎么想的。当然,你可以猜测,但你要知道,这只是你的猜测,这不是事实。就如同我们知道了你是牛肉面馆的服务员,如果我们因此而认为你做了其它什么,那也只是我们的猜测,它不是事实。我不能把猜测作为判断其它的事的基础。你也不应该这样。还有,今天的事,我无论如何都不相信你做了,即便你真的做了,我也不能相信。刚刚大家急成那个样子,就是因为没有人相信。我们的判断是出于对你的了解,你不是那种人。至少,你在我心里,不是能做那种事的人。”

  白玲看着我,眼神比刚才柔和了许多,有那么一瞬间,还闪出了莹莹的光。她忽然看着我的手,问道:“这戒指挺好看的啊,是金的吗?给我看看。”

  “18k金的。”我从小指上取下戒指,递给她。“还有,你做过服务员的事是Nemo跟我说的,但是他也没有因为这件事就对你做了什么判断。归根结底,只有你一直在意这件事,这是你的心结。其他人,我相信包括罗先生,都不会在意的。你知道我以前是做什么的吗?我做过什么职业你会非常介意呢?介意到根本不想和我做朋友的程度?不会的。因为……”

  我忽然看到白玲把戒指吞了下去。我张着嘴,想说话却说不出来。她仍在笑着,眼睛也眯了起来。三秒钟之后,屋内的女警忽然跳了起来,跑出房间,喊人求助,一气呵成。我则继续愣着,呆呆地看着眼前的白玲。大家聚在屋里,哭着喊着,半抬半驾地把白玲带走了。

  各位亲友大家好,因为这部作品未来可能会出版。应出版社要求,只能连载到这里了。剩下的几章暂时就不更了。如果你很喜欢这部作品,或是有任何意见或建议,都可以留言和我交流。当然,也可以把它当成一个没头没尾的故事,作为开放式结局,展开你的想象,给它一个更可爱的结尾。

  对了。就在我陪着白玲待在探望室的时间,我错过了两个电话。一个是Nemo打来的,一个是沈冠群打来的。生活总是充满希望,对不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哈利路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