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流星神射
魔域龙影2019-05-19 09:442,074

  谢映登一皱眉:“哦?他变得如何了?”

  “回大寨主,我那女婿回来后终日沉默寡言、游手好闲,也是我那老伴多嘴,骂了他几句,结果竟然把他气走了。”

  “哼哼,这等不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的人,樊爷见多了。想学人家做大事又输不起,输了又经不起旁人说道。这种年轻人没什么前途,老爷子你听俺老樊的,只管让他去了便好,回头再给你姑娘寻一门新的亲事也就是啦。”樊虎虽然被绑着,可这张嘴还是闲不住。

  “寨主面前,你哪这么多话!”那个牢房前发话的人喝道。

  “殷岳兄弟,无妨。”谢映登一挥手:“老丈,你继续讲。”

  “恩恩,刚才这位大胖子老哥说得在理,若是我这女婿真的一去不回,那也倒好啦。”老丈叹了口气。

  “谁是大胖子啊!”樊虎气得差点把绳索崩开,一旁的喽啰兵赶忙上前按住他。

  老丈没理会樊虎,又道:“可过了几个月,我那女婿偏偏又跑回来了。说他在楂树岗上投了山寨,做了响马!大寨主,不是小老儿对你不敬,我们这些没碰过刀枪的庄户人家,根本就干不了你们这行啊!我百般劝阻他不听,还将我女儿强行拉走和他一起上山。从那以后,我们两口子日夜不安,就盼着他回心转意,把女儿带回来。”

  说到这儿,老丈落了几滴眼泪:“两个月前,他竟然真的回来了!说杀人越货的生意他确实干不了,想要下山,可那叫朱华的山大王就是不肯。结果他把我女儿丢在山上自己偷偷逃了回来,让我们老两口想办法。我们正在惊慌失措的时候,那朱华派了一群响马来到我家,一通乱枪捅死了我的女婿。小老儿跪在地下求他们,让他们看在我年迈的份上,把女儿还给我们,要多少钱我们都去凑!”

  叶潇望着老汉发颤的身躯,心道:我一枪挑了朱华,太便宜了他!

  “可那为首的响马笑道,山上的东西都是朱华大王的,就连你女儿也是,没有送下山的道理,这次没把我们老两口杀了,算便宜了我们,说罢带着响马们呼啸而去。”

  叶潇此时再也忍不住:“老人家,你家出了这么大的事,为何不去报官,却跑到响马的山寨里来诉说?”

  “报官?小兄弟,官衙的登闻鼓敲一次要二十两纹银!你去问问附近的老百姓,哪一个敢去官衙告状的!这方圆百里之内,谁家遭到恶霸欺凌或者响马打劫,都是要来这兴科寨报案的。这衙门管不了的事,只有谢寨主能管,他才是我们老百姓的靠山!”

  “你们听到了吧!”谢映登沉声道:“在我谢科的管辖之下,竟出了这等蛮恶之事!以后西路绿林瓢把子的这个位置,我还坐不坐了!”

  在旁的殷岳上前一步:“大寨主,何必如此动气。待兄弟我去查看那楂树岗的具体位置,带着弟兄们去踏平他的寨子也就是了!”

  谢映登点点头:“张老爹,你可知道那领头贼人的姓名?”

  “回大寨主,那为首的贼人临走时说,他是朱华的结拜兄弟,叫做周治。”老丈擦了擦头上的汗水。

  “周治!又是你这恶贼!两个月前,正是你流窜到山东作案,这是被俺秦哥捉住之前干的吧!”樊虎怒目圆睁。

  周治恼羞成怒,一指张老汉:“老棺材瓢子,老子临走时告诉你别胡说八道,你是一点没听进去啊!”

  “啊!是你!就是你!”老丈一见周治,气得浑身发抖。

  “是我又怎样。”周治冷笑一声:“谢寨主是我哥哥,你能如何!我告诉你,你女儿早被我大哥朱华玩过后扔到山涧喂狼了!”

  “你!你这畜生!我跟你拼了!”张老汉一把抓住周治的脖领子。

  “老东西,你敢上青峰山来给老子找麻烦,真是活够了作死,老子今天就成全你!”说罢掏出了匕首。

  叶潇暗道不好,就见银光一闪,老丈惨叫一声,倒在了血泊中。

  “老人家!周治!你他娘的不是人!”樊虎气得大骂。

  “这么说,刚才张老汉说得都是真的!”谢映登面沉似水。

  “不错,是我干的。小弟帮朋友做事,坏了谢大哥定的规矩,如今我把这老东西干掉了,大哥要我死,我也不亏了!”周治把匕首一扔,言语中毫无悔过之意。

  “其实我早就知道那周治在楂树岗上占山为王,半年以来,这厮做过多少坏事,我兴科寨一直都没有过问,只因为他朱华是你的朋友!想不到啊……”

  谢映登双目射出两道寒光:“想不到我这样做其实是害了你!绿林的规矩不能破坏,来人!”

  “大哥且慢!”殷岳急忙道:“兴科寨是周老寨主留下的产业,他老人家临终时,把寨子和周兄弟一起交给了你。如果今天你杀了周兄弟,那么将来有何颜面去见周老寨主!请大哥三思!”

  “不错……周老寨主的确待我恩重如山!”谢映登缓缓转身,背对着周治,闭上了眼睛:“你……走吧。”

  “哼!别后悔!”周治毫不客气地往外就走。

  就在他走出大门的瞬间,谢映登迅速转身,拈弓搭箭,瞄向周治后脑。只听“嗖啪”一声,周治哼都没哼,翻身栽倒,一命呜呼。

  众人齐齐一惊,只见谢映登淡淡地说:“这一箭从颅后射入,直插入脑,中箭之人当即毙命,绝无任何痛苦……”

  他闭上眼睛,仰天长出一口气:“周老寨主,对不起……我能为周兄弟做的……也只有这些而已了……”

  “大寨主,你没事吧。”殷岳见事已至此,只能安慰一句。

  “我没事。殷兄弟,将周治兄弟和张老汉的尸体分别厚葬,这件事就拜托你了。”谢映登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继续阅读:第二十四章 欲擒故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隋唐之望帝啼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