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是个蛋
清风不用2019-05-29 10:312,262

  城君府中,湘王正与宗茂勋相对而坐。

  “她就这么进去了?”湘王一脸不可思议,“什么都没问?”

  宗茂勋点点头。

  湘王不可置信地喃喃:“不该啊,这是装傻装上瘾了?”

  宗茂勋心中一动:“王爷的意思是,此前十数年,沐弦歌都是在装疯卖傻?”

  湘王嗤笑一声:“不然呢,还能怎么解释?这世上还真有能瞬间治好痴傻之症的灵丹妙药?”

  “那她这是求什么呢?”

  总要有所谋求,才会这般忍辱负重吧。

  “也未必一定是要有所求,说不定只是不想把土系灵力暴露于人前。三岁小儿怀揣异宝站在大街上,岂不是坐等杀身之祸?”

  宗茂勋慢慢点头:“王爷言之有理。那她现在暴露出来又是因为什么呢?”

  湘王端起茶杯,优雅地吹去了浮在表面的茶沫,嘴角一扯:“他们沐家,比皇室也干净不到哪里,热闹着呢。肯定是有人干了什么让她忍不下去了的事儿,可能是沐语柔,可能是其他野心勃勃的兄弟姐妹,也可能,是韦松月呢。”

  宗茂勋吃了一惊:“兄弟姐妹之间你争我抢,倒也是人之常情,可是韦夫人……她贵为主母,这么做也太……”

  他感叹了一下,似乎没找到合适的形容词,最后只是叹了口气。

  湘王心中冷笑不已。

  身为皇室成员,他和沐家一众子弟的关系一向很好,也就知道了许多常人不可能知道的龌龊内幕。沐语柔投靠韦夫人,母女两个跟银月楼暗通款曲,还自以为做得隐蔽,其实他早就知道了。

  甚至他还敢肯定,知道的不止他一人。

  就看那两个什么时候玩火自焚,烧死自己了。

  他还挺乐意作壁上观、单纯看热闹找乐子的。

  像沐语柔这种表面温顺实则蛇蝎心肠的女人,其实倒是挺适合进入皇家的。皇家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你不心狠手黑一点,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过湘王对她可说是毫无兴趣,毕竟从某些角度来看,他们俩其实是一种人,都是披着人皮的兽。

  至于韦松月,当年贪图沐庭的皮相,即使三番五次被沐庭明确拒绝,仍是坚持不懈地死缠烂打,最终成功上位。这种毫无矜持的女人,湘王是发自肺腑地看不上的。

  何况他还听说,当年沐庭死不松口,韦松月是动用了很不光彩的手段,最后才上位的。

  至于什么不光彩的手段,无非就是下药放倒,或者用什么条件威胁放倒咯。

  一个女人,啧啧。

  女人啊,就没有什么好东西。

  “别人的家事,本王没有兴趣。”湘王意兴阑珊地摆了摆手,“鱼已经上了钩,咱们现在静等消息便可。”

  宗茂勋忙笑着应道:“是。”

  作为议论中心的沐弦歌,此刻却是没有这份悠闲。

  她对宗茂勋所说的神石挺感兴趣的。

  当然,他说的话,她一个字也不信。

  但她很想知道,这块神石到底有什么价值,能让堂堂一城之君不惜到她这里来演一场爱民如子的戏码。

  她放开灵台,任由土系灵力丝丝外泄。

  乘黄忍不住问:“女人,你在搞什么?这般浪费灵力!”

  “宗茂勋不是说没有人发现过这块石头的踪迹吗?”沐弦歌仍在释放灵力,一双眼睛紧紧盯住周边,“千百年来,进到这洞府中的人不知凡几,修为高低皆有可能,既然都说没找到,那只能说明,这玩意儿跟灵力的深浅没有关系。”

  灵力在墙角的某个位置,忽然遭遇障碍!

  沐弦歌心随意转,一个闪身就追了过来。

  “既然这样,那就只会跟一个东西有关系了。”

  她沉喝一声,提起右掌,凝聚力量猛地一击。

  轰然一声大响,伴随着令人牙酸的吱嘎声,就像一座陈年老木楼在晃晃悠悠地上升一般。

  片刻之后,从地下缓缓升起一块方方正正的石碑。

  沐弦歌在脑识中对着乘黄莞尔一笑:“当然只能是跟灵力的属性有关啦。”

  乘黄却没理她。

  在她的脑识中,乘黄一反常态,用一种非常严肃的表情,透过她的眼睛,紧紧盯着那块石碑。

  “……怎么了?”

  见它如此反应,出于谨慎,沐弦歌没有进行下一步的动作。

  “碑里有东西。”乘黄顿了一下,“活的。”

  ……

  活的?

  沐弦歌倒是一下子想起前世听到的什么校园传说。

  她入伍之后,也曾跟随部队到大学校园里当过几次军训教官。

  那帮小毛孩子本事不大,胆子倒是不小,成天编排关于校园的各种恐怖故事。

  “把人砌进墙里”是其中一个流传比较广的版本,好多学校都有。

  莫非眼前这个就是“把人砌进了碑里”?

  “不知道是不是人。”乘黄的表情依然没有放松,“力量不弱。”

  “那就打开看看。”沐弦歌后退一步,土系灵力遽然爆发,在石碑的基底处分成数股力量,分别向不同的方向大力拉扯。

  石碑很快就承受不住这五马分尸一般的手法,再次发出咯吱咯吱的令人牙酸的声音。

  乘黄的神色愈加深沉。

  轰隆一声,碎屑纷飞,漫天尘雾中,一道光影刷地一声从破裂的石碑中跃出,紧接着就要夺路而逃!

  沐弦歌还没看清那是个什么东西,但脑识中乘黄刹那间绷紧的躯体使她来不及想什么,两手转得飞快,法诀瞬间成形,八方归一!

  乾坤在序,困住一切生灵,光影几番冲撞,却都是徒劳。

  最终,在几次逃逸不成之后,光影恼羞成怒,刷地停在了半空。

  沐弦歌到这时才看清这光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居然!是!颗!蛋!

  沐弦歌目瞪口呆。

  “怎么,贵地还有宠物蛋这种东西?”好混乱的世界观。

  据她的了解,这玄灵大陆获得战宠的方式,难道不是自己去找个兽——从低到高依次是野兽、灵兽、珍兽和神兽——然后降服它,跟它签订契约吗?

  或者运气好的像她这样,等着神兽来找她,然后问都不问直接签个霸王契约。

  怎么现在连蛋都出来了?

  乘黄却奇怪地反问:“宠物蛋?那是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