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自取其辱
清风不用2019-04-22 15:312,263

  傻子废柴白痴。

  挺好的,帝都过去十五年对沐弦歌的称呼,这一把就叫齐了。

  沐弦歌冷冷一笑,脚下轻轻一点。

  整个人以极快的速度滑过,出现在前来叫嚣的沐亦桑面前。

  唔,缩地成寸的运用越来越熟练了,沐弦歌对这一点非常满意。

  沐亦桑却不满意,十分不满意。

  这个人刷地就飞到她面前了!吓了她一跳!

  她嫌恶地皱起眉头:“怎么回事,你是让人给丢出来的吗?”

  沐弦歌挑一挑眉:“怎么,原来六姐姐喜欢被丢来丢去的?这个倒也不是难事,妹妹可以勉为其难,帮六姐姐实现这个愿望。”

  沐亦桑一听,气得柳眉倒竖,伸手指着沐弦歌,就要破口大骂。

  沐弦歌却蓦地沉了脸:“拿开你的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哟,这傻子脾气见长啊!难道说真的有人给她吃了熊心豹子胆,导致她现在居然也敢反抗、甚至敢杀人了?

  “说,我姐姐是不是你杀的!”沐亦桑根本没理会沐弦歌的警告。

  玄灵大陆这个地方,风俗固然与沐弦歌前世所在的社会完全不同,但也并不像是她所以为的古代那般。

  这里大致来说,除了皇家肩负开枝散叶的义务之外,其余的上到士大夫下到平民,都是标准的一夫一妻制,即所谓的“有妃无妾”。

  这里的大家族如沐氏,一般来说都是整族一起排行。以沐家为例,大姑娘出自旁支沐厉,二姑娘则是家主沐庭所出。族人之间平时的称呼只要带了排行,二姐姐八妹妹这类,指的都是家族排行。

  而私底下,一父同出的亲姐妹之间,是不带排行的——由于一般没有妾,多数时候一父同出也代表一母所生。

  譬如三姑娘沐千朵和六姑娘沐亦桑,即同为沐氏老大、也即身为幽国叛臣的沐庐所出。

  她所说的“我姐姐”,指的就是亲姐姐沐千朵。

  见她手指依然大摇大摆地指向自己,沐弦歌当下便沉了脸。

  “我已警告过,是你自取其辱。”

  话音未落,沐亦桑猛然觉得脚下一空,仿佛自己下一刻就要掉入无底深渊一般!

  她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运起灵力对抗,哪知地下突生一股吸力,瞬间使她进入了失重状态!

  沐亦桑尖叫一声,紧接着就整个人狼狈不堪地趴在了地上,姿势极其不雅。

  身下地面完好如初,仿佛方才只是她的幻觉。

  恰好一队仆役从不远处经过。也不知道他们是看见了还是没看见,所有人都低眉顺目匆匆而过。

  肯定看见了!丢脸!耻辱!

  沐亦桑气得发狂,一个翻身跳起来,再次伸手指着沐弦歌大骂:“你这个蠢猪,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很好,依然拿手指着她,罪其一;仍旧对她使用侮辱性质的称呼,罪其二。

  地面开始躁动,在不及反应的瞬间,刚刚站稳的沐亦桑被巨大的吸力再次拽倒,砰地一声重重地砸在了地上,砸得她眼冒金星,一口腥甜差点喷薄而出!

  她眼前阵阵发黑,天旋地转,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缓了好半天,才稍稍有些好转。

  但无论她如何用力,都无法挣脱地面的束缚!

  “沐弦歌!你在搞什么鬼!”气力不继,也没耽误她继续尖声骂人。

  “哟,才想起来我叫什么?”沐弦歌慢慢踱到她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冷冷地吐出一句话,“容我提醒你一句,我亲爱的六姐姐,我是你七妹妹。”

  沐亦桑趴在地上,勉强抬起头,同样冷冷地回答:“我哪来的七妹妹,以前她是个傻子,现在她还是个杀人犯!”

  巨大的吸力再次袭来,沐亦桑惨叫一声,被莫名巨力所束缚,头一点一点地贴到了地面上,顿时啃了满脸满嘴的泥。

  她满心愤懑,却又无可奈何,心头火起,暴躁得想要杀人!

  “我再提醒你一句,三姐姐沐千朵,死于拦路截杀,戒律堂亲口断案,怎么,你有意见?”

  头顶一片悉悉索索,却是沐弦歌在她面前蹲了下来,伸手拍拍她的后脑勺:“六姐姐,说话要讲证据,空口白牙,这叫诬陷。要不要我提醒你一句,戒律堂对诬陷一事是怎样处置的?”

  “噫唔唔啊噫唔昂啊唔!”

  有心说话,却因为被堵住了口鼻而口齿不清,沐亦桑怒上心头又无可奈何,不断扭动挣扎。

  沐弦歌笑了两声,终于好心地解了她的束缚。

  吸力骤然消失,沐亦桑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张口就叫:“你不用拿戒律堂压我!”

  “哦。”沐弦歌点点头,“原来你刚才是在说这啊,有话好好说嘛,噫唔唔啊的我还以为你牙没长全。”

  那还不是因为——

  沐亦桑“你、你”了半天,竟至辞穷。

  沐弦歌笑眯眯地看着她,末了好心提醒:“六姐姐,你的脸好像一只花猫。”

  随即她又补充道:“而且你现在的样子好像一只胀满了气的刺猬,小心被扎破哦。”

  沐亦桑两眼喷火,怒视她片刻,气冲冲地丢下一句“咱们走着瞧”,转身飞奔而去。

  沐弦歌在她身后慢悠悠地扬声喊:“六姐姐慢走啊,欢迎下次再来。”

  有人专程跑过来送脸让她打,那她当然欢迎啦。

  沐亦桑远远地听见,气得水系灵力爆发,把道旁的灌木浇了个透。

  紫砚见人去得远了,才恨声道:“从前这姐妹两个和二姑娘一起,也不知道出了多少坏主意,干了多少缺德事,如今可算是报应了。只是,姑娘解气归解气,还是要注意下分寸,免得惹来麻烦,对姑娘不利。”

  “放心。”沐弦歌摇摇头,“这两个蠢货只是为人驱策的卒子罢了。呵,她们以为投靠沐语柔,就能摆脱那个叛臣爹的阴影吗?”

  紫砚默了一下:“其实家主将她两个接过来,原本是觉得没了父亲佑护的孤女可怜,万没想到这两人不但不感念家主恩德,反而生出邪心,欺负家主的女儿,实在可恨!”

  沐弦歌没有说话。

  有些人,从根子上就已经烂透了,无论你做什么,都难以唤醒他们的良知了。

  “大比在即,希望不要节外生枝了。”

  ——事实证明,饭不能乱吃,话不能乱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