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摊牌
清风不用2019-05-01 10:302,367

  世界上什么东西跑得最快?

  答:谣言。

  沐弦歌前脚离开颖川郡王别院,后脚“七姑娘要给郡王当妃子”的传言就长了翅膀似的迅速火遍沐宅。

  “什么?她这么会钻营,都搞定郡王了?”韦夫人过于惊诧,不小心打翻了手中的茶盅。

  弄笙点点头,眼中满是不屑:“外面人都这么说呢。”

  韦夫人一下子沉默下来。

  倘若这废物真的成了颖川郡王的人,要收拾她,就更加有难度了!

  她皱着眉头,沉思起来。

  曼和院。

  六姑娘沐亦桑匆匆来到,沐语柔还以为她是来说那个谣言的,一见她进门,就没好气地说:“不用了,我已经知道了!”

  那个贱人真的手眼通天到这种程度,连郡王也被迷住了?

  她不服!

  论相貌——好吧虽然那贱人现在的相貌很出众,但她沐语柔也是都中闻名的大美人啊!

  论修为,之前这沐弦歌就是个废物,虽说才在大比场上出了一把风头,但来来去去用的也就是些小花招,投机取巧而已,怎能跟她这个从小扎扎实实练习法术的人相比!

  再论仪态,这一点沐语柔敢于非常自信地断言,整个国都,再也不有谁比她沐氏二姑娘更符合皇家气派了!

  多年有针对性的练习,绝对不是说着玩的。

  那这个沐弦歌到底是凭什么得了郡王青眼的?

  虽说她沐语柔的意中人是湘王而不是颖川郡王,但这两人可是兄弟,倘若颖川郡王带着沐弦歌在湘王面前多露几次脸……

  只要一想到湘王也有被迷惑的可能,沐语柔就嫉妒到发疯!

  沐弦歌这次回归,本来湘王的态度就已经有些暧昧了,要是再让她抓住机会多在湘王面前亮几次相,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怕的后果!

  不行,她必须阻止!

  明日有她和沐弦歌的比斗,她刚在银月楼学得了几个生死搏杀的路数,干脆就用到沐弦歌身上,到时候只要假装失手,在擂台上痛哭流涕表演一番就可以了……

  心中一刹那间转过多少念头,耳边却听沐亦桑语调奇怪地说:“什么?你知道我已经看见你出入银月楼了?”

  什么?!银月楼?!

  沐语柔一个激灵,整个人都清醒了!

  这个沐亦桑刚才说什么?

  “你再说一遍。”她咬着牙,还想做个确认。

  “你去银月楼那种地方做什么?总不会是想拜托他们暗杀那个白痴吧?”

  沐亦桑没有看到沐语柔眼中一闪而过的杀机,还在毫无所觉地自顾自说下去:“作为幽国最大的暗杀组织,他们杀人可是很贵的,二姐姐的财力真令人羡慕。”

  这个蠢材,简直比沐千朵还令人难以忍受!

  沐语柔刹那间几乎想要亲手掐断沐亦桑的脖子。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躁动的情绪,强笑着摇头:“你说什么呢,我听不懂。”

  “我都看到了。”沐亦桑面色得意,“你是怎么去的,去了多长时间,怎么出来的,坐的什么马车,我全都看到了,二姐——姐——。”

  她拖长了声音,有了些胁迫的意思。

  沐语柔盯了她一会儿,笑了:“都看到了?那你应该也知道,我不是你随便能惹得起的人。或者说,银月楼,不是好惹的。”

  言下之意就是,你小心点,惹祸上身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沐亦桑愣了一下,想明白之后吓得脸色一白,过了一会儿却又笑嘻嘻地凑上来:“二姐姐放心,我谁都没告诉。”

  “那就好。”沐语柔瞟她一眼,“那你的目的是什么?”

  “我就是好奇,二姐姐到底去银月楼干什么?”

  沐语柔简直无话可说。

  抓住了自己的把柄,却没有趁机要求分点资源,这六姑娘真是蠢得不可救药了!不知道要资源也就算了,巴巴地跑过来公开摊牌,居然只是为了满足一下好奇心!

  这种智商,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她就不怕自己翻脸无情,直接杀了她吗?

  正想随便打发她几句好让她赶紧滚,沐语柔却突然想起临走时费温纶说过的话:

  “我们做杀手的,有今日没明天,就是喜欢新鲜刺激。你们这种大族世家清清白白娇娇嫩嫩的小姑娘,可是最合我的胃口了!”

  不如……把这个蠢材送给费温纶,换取出入训练场的资格?

  经过这一次训练,沐语柔大有长进,原本修炼时灵脉有些滞碍的地方现在全部畅通无阻,感觉自己的战斗力一下子有了很大的提升。

  这么好的地方,用过一次就再也没机会进了,那多可惜啊!

  眼前这个六姑娘蠢是蠢,但长得也还算白嫩好看,身份也是正经沐氏的姑娘,想必费温纶不会拒绝……

  她的目光在沐亦桑的头脸全身上下逡巡,眼里慢慢溢出笑意来。

  作为谣言的主角,当紫砚忧心忡忡地把传得乱七八糟的那些话讲给她听时,沐弦歌内心毫无波动,甚至嗤笑一声:“我处心积虑甚至不惜自荐枕席,就是为了成为颖川郡王的妃子?他们是躲在床底下看见了还是怎么?”

  穿越一遭,发现不同的世界,同样的人心,八卦在哪个世界都这么受欢迎,真是太好笑了。

  “姑娘!”紫砚真的急了,“现在传成这样,对姑娘的名声十分不利,该想想办法,让他们闭嘴啊。”

  沐弦歌冷笑一声:“名声?我的名声一向很好吗?”

  紫砚一下子反应过来,被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

  “当人们心中充满偏见时,无论你对他们说什么,他们也固执地只肯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那些,甚至不惜编造传谣。”沐弦歌背起手,仰头看天,“你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吗?”

  紫砚愣愣地摇头。

  “因为他们的眼界太浅了,浅到只能看见自己身边的方寸天地。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当你见识过星辰大海,你的心就不再会为这种小鱼小虾而费力逗留。我——”

  她刚想说“我原来所在的地方”,猛省起来这儿没人知道自己的穿越,这么说不合适,临时改口:“我听说过一句话:敢上九天揽月,敢下五洋捉鳖。我很喜欢。”

  她眸光闪亮,倒映点点光芒:“我要,上九天下五洋,踏星辰摘日月。我要去没有人去过的地方,做没有人做过的大事,成没有人成过的伟业!”

  紫砚听得呆住了——姑娘她,好厉害!

  不远处的树梢上,明书易悄悄竖起了大拇指:是个人物。

  月惊鸿没说话。

  唔,女人,你可以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宠狂妻:凰命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