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过来
网吧朵儿2019-04-18 19:111,352

  白浅缓缓落地,只直直的看着墨渊。“十七,过来!”一瞬间眼泪夺眶而出,飞跑向墨渊,跪倒下去,墨渊一把扶住白浅,随她一起单膝跪地,接住白浅。

  “师父,你终于回来了!”白浅一下子就扑到了墨渊怀里,环住墨渊的腰。墨渊轻轻地抱着这个朝思暮想的小徒弟。他好想紧紧抱住她,再不撒手,又怕吓到她,只得轻轻环住。

  “师父,徒儿好想你!好想你!你终于回来了!”白浅边说边流泪。她盼了7万年的师父终于回来了,又可以抱着她,宠着她了。

  “是啊!师父回来了!”他好想吻怀中这个粉雕玉琢的小人儿。

  墨渊将她紧紧搂在怀里,下巴贴着她的额头,软语安慰:“十七,师父在,没事了,没事了。”他忽而心头一动,像是想起了什么,托着白浅让她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眶已是通红,言语间不可抑制微微哽咽,他说:“十七,你怪我么?”

  白浅只觉心头被针狠狠刺过一样,她摇头:“师父有什么错,徒儿不怪师父。”

  “可是,是我,“墨渊的声音低哑沉痛,“造东皇钟的是我,教会你封印东皇钟的法术的也是我,你受尽伤害的根源是我。”墨渊忽然想笑,他连自己最爱的人都保护不了。

  白浅却更加坚定地反驳道:“东皇钟之祸,罪魁祸首是擎苍的野心与贪婪,何况我是师父的徒弟,本就该忧师父之忧,师父教我法术,可并未逼我用或不用,封印东皇钟与擎苍全出于我的本意,又怎么会是师父的过错。“

  白浅这话说得很理智,也很有道理,墨渊听继续问道:“十七,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怪我么?”

  白浅怯怯地凝望着墨渊的眼,他的眼与她记忆中一模一样,深博广大,广阔无垠,就像是包容一切的星辰大海,又像是坚韧挺拔的大树,包容她的所有,是她最坚实的依靠,最安心的港湾,她惶恐不安地摇头,双手捂着耳朵,想甩去,想装作听不见心里悖逆的妄念,无端的埋怨,不该,她不能,墨渊却轻轻压下她的双手,他说:“十七,在师父面前,你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么?“

  她呆呆地看着她的师父,终忍不住,又泪如雨下,抱紧了师父不放,大哭间连话都说不明白:“你不在,好疼,天雷劈在我身上好疼,

  留了好多好多血,你不在,你为什么不在,师父,你说过你会保护十七一辈子的,可是十七好疼,十七不想再活下去了。七万年了,四海之内,六合之间,我看着青丘大泽旱了七百七十九回,看着东海沧海桑田了二十多个来回,七万年,我白浅人生的一半,我用这一半的人生做了这唯一一件事,便是等着师父醒过来。”

  墨渊只能更紧地回抱住十七,他无能为力,也无话可说,能说的只有:“十七,对不起。”白家之人,同十六个师兄皆是忍不住落泪,那画面中的七万年了,白浅她都经历了什么,太痛苦,太心疼。

  白浅不知道在师父怀里哭了多长时间,只觉得一生的眼泪都流尽,哭得痛彻心扉,反而觉得畅快,十分难为情地揉揉眼睛,惶惶向师父解释:”师父,十七方才是鬼迷了心窍,怎能胆大妄为迁怒师父,师父你相信我,十七对师父绝无半分埋怨。”

  墨渊只是深深的望着白浅,她经历的一切,让他悔恨,让他心疼。只是紧紧抱着白浅“不怕了,不怕了,师父回来了,往后师父护着你。”

  “嗯,师父要像以前那样永远宠着十七!” “好。”小狐狸听到墨渊这么说,破涕为笑。墨渊将她扶起来,朝白止等人那边走去,小狐狸赶紧捏着墨渊的衣角跟着,赶紧变出几个座位给师傅和白止等人坐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千骨之三生三世白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千骨之三生三世白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