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仙柱销魂钉
网吧朵儿2019-04-18 09:501,292

  “轻水?”轩辕朗看着那个平常总是浅笑顾盼的明丽女子,此刻是满面泪水,哭的梨花带雨的直奔而来。“轩辕陛下……求求你救救干骨吧!”她紧贴着屏罩把会审的结果通通告知与他。

  “八十一根消魂钉?”轩辕朗脸色要时苍白。退了两步,闭上眼睛,消魂钉?又是消魂钉?白子画……你好狠的心!

  花干骨一步一步走上白玉阶,诛仙柱高高的吃立在她面前,她抬头微微有些晕眩。柱子上满是阳刻的图案、花纹、铭文和咒语,柱体莹白通透,镂空和缝隙里却是乌红色的,花干骨知道那是前面无数死在这诛仙柱上的仙人干枯的血迹。

  戒律阁的首座又在一旁将她的罪状重述了一遍,然后宣布开始执行。花干骨被仙锁牢牢缚在诛仙柱上,面色依旧平静。会很疼吧,不过疼着疼着到最后也就没感觉了。

  三尊依旧坐得高高在上,突然有人飞速上前来报,说妖魔和人界的军队对长留山发起猛烈的攻击。“让所有弟子牢牢守住屏护,一只苍蝇都不许放进来。”白子画早有预料,所以才不让轩辕朗入山。长留弟

  子就算对审讯结果有异议也不敢怎样,而他和杀阡陌就不同了。他看了看笙箫默,笙箫默心神意会,转身离席。

  东方或卿依旧在天牢内陪着南无月,也不让糖宝出去。不需要亲临,外面发生的一切他都了若指掌,只是仍忍不住心惊肉跳。没有人可以在白子画手下救人,如果白子画想让她死,她就真逃不过了。

  “我再问一次,你为何偷盗神器放妖神出世?”白子画凝眉道。

  花干骨拼命摇头,依旧吐词不清。眼睛望着他,无尽话语无限思量只换作苦苦一笑。

  未待做好准备,第一根消魂钉已经钉入了左手手腕,花干骨不防,忍不住一声凄厉惨叫,听得众人一阵胆寒。花干骨颤抖着闭上眼,如此之疼痛她凭生从未受过,从手一直蔓延到四肢,疼到头皮都发麻战栗的感觉。鲜血顺着柱子流下,浸入缝隙之中,又覆盖上新鲜的一层。

  “千骨……”轻水哭喊着,挣扎着上前又被朽木清流硬拖住,拉了回去。

  紧接着又是第二根钉入右手手腕,花干骨不再失声惊叫,却仍是痛到咬破下唇。接下来是双脚脚踝,膝盖,股骨,手臂,锁骨等,连钉十二个,每钉入一个,都可以听到穿透骨头和血肉的声音,以及花干骨的一声闷哼还有下面倒抽一口的凉气。轻水晕了过去,落十一,朽木,火夕,舞青萝等人都是双眼含泪。

  天与地都在剧烈震荡着,杀阡陌看着花千骨都快要急疯掉了。

  轩辕朗手持利剑屹立当空,双眼之中燃烧起烈火般熊熊炽热的杀意,发冠崩落,长发在狂风中飘摇乱舞。体内真气仿佛被点燃一般,顺着他的经络延绵而出,化成滔滔不绝的力量从剑身上逸出。

  而杀阡陌早已经杀红了眼,剑下毫不留情,上前阻止的长留弟子在他的剑气下不断迸爆。鲜血、*、断肢、肠子,到处飞散四溅洒落。天空中到处是各种波光散射,风吼雷鸣,矛戈如雨,剑气怒舞。几界之人,前仆后继,死伤无数。

  好痛,可不可以直接让她死?不要再这样受折磨?她运功想要自断,却发现仿佛是被封印一般,半点内力都使不出来。快点死,快点死……她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呐喊,只盼着一切早点结束。

  周围空气里漂浮着浓郁的血腥气味,可是血里又有一股香气。白子画闻着那熟悉的血腥味,想起她一次次喂自己饮血时的场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千骨之三生三世白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千骨之三生三世白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