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堂会审
网吧朵儿2019-04-18 06:512,618

  从天牢到长留殿并不远,可是花干骨走了很长时间。因为是掌门弟子,待人又一贯极好,押解的几个弟子都认得她,也不催促。花干骨走得极慢,好想这条路永远也走不完。抬头仰望了一下漂浮在半空中的绝情殿,她很想能回去最后看一眼,看看她刚移栽没多久的桃花树,开的可好。望了望四周,海天之间云雾缭绕的仙境,她的第二个

  家。在这里,她度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七年。尽管前面有可怕的刑罚在等着她,或许马上就要死了,可是她一点都不害怕,唯一害怕的,是师父失望的眼神。大殿的门吱呀一声打开,花干骨低着头慢慢走了进去,大门再次在她身后膨的一下合上,她的心也随之使劲往下一沉。周围人并不多,能参加会审的都是本门和外派资历较深,辈分较高,或很有威望的仙人。轻水,云端,落十一,朽木清流,火夕,舞青萝等也都在,另外还有云隐和两个茅山派的长老,都一脸担忧的望着她。坐在最高处正上方的是白子画,右边是摩严,左边是笙箫默,再两侧是几阁的长老和阁主。四周鸦雀无声,气氛十分严肃压抑。

  花干骨始终没有抬起头,往前走了几步,然后跪了下去。

  戒律阁的首座站在戒律台上,不怒自威的大声道:“长留弟子花干骨,你偷盗神器,偷习禁术,欺师灭祖,天地不容。结交奸党,勾结妖魔,罪不可赦。还杀死长白掌门温丰予,私放妖神出世,导致仙魔大战,死伤无数,更是百死难辞其咎。你可认罪?”言辞语气之凌厉叫在场人心头都不由一震。

  花干骨想说我认罪,反正横竖都是一个死,不如快点结束,她不想再这样跪在白子画面前,这比凌迟更加叫她难以忍受。花干骨知道再辩解也没用,没有人会相信她,只是仍旧平静的强调:“我和他没有关系,温丰予不是我杀的。”

  “还敢狡辩?你妄图夺取神器,温丰予不从,你便施摄魂术杀了他,否则你是怎么取得神器的?”“我只取神器,没有杀人,人是蓝雨澜风杀了嫁祸于我。”花干骨听见自己的声音干巴巴的,仿佛是另一个人。

  “大胆孽徒!事到如今你还不招么?”摩严怒斥道。

  花干骨背脊挺得直直的:“他虽因我而死,却的确不是我所杀。”

  “掌门!”云隐紧皱眉头,看着她瘦弱细小的身子跪在下面,心头不由一痛。

  道长重托,代任茅山掌门,又叫茅山派如何向天下人交待?你愧对长留,是为不忠,愧对你师父,是为不孝,愧对清虚道长的托付,是为不义,更愧对天下人,是为不仁。如此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人,长留门下再容你不得。如今判你逐出师门,诛仙柱上受九九八十一根消魂钉。但念你年纪尚小,暂留你一息魂魄拘于白露瓶中服刑三百年

  再入六道轮回。你服是不服?”此语一出,满堂皆惊。诛仙柱上不知道多少仙人被钉死在上面,从手足开始钉起,却不伤及要害,每一根入骨,皆是叫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法力较弱的,能撑到二三十余根不断气就已经很不错了。这是长留山最残酷的刑罚之一,却竟然要钉在花干骨身上八十一根之多么?

  可是此时仍听摩严冷道:“师弟,以花干骨重罪就算是魂飞魄散也难辞其咎,你这刑罚怕是太轻,难以服众吧?”

  轻水,云端等人皆倒抽一口凉气,所有和花干骨熟识的长留弟子全都扑通一下跪倒在长留殿上。甚至包括上上飘,落十一,火夕,舞青萝等三尊弟子,唯有霓漫天满脸幸灾乐祸的俯视着花干骨。摩严眯起眼睛,大声呵斥:“你们一个个都给我反了么?”

  云隐怒道:“花干骨也是本门掌门,岂可轻易交由长留说杀就杀!今天就算拼了整个蜀山,也绝对不会把人交给你们!”

  “云隐!”花干骨轻喝,望着他摇了摇头,平静说道,“蜀山掌门花干骨,罪犯滔天,现革去掌门一职,由弟子云隐接任。”说着交出了掌门的宫羽,临空给云隐传了信印。

  “掌门!”云隐望着她恳求的眼神只能欲言又止。花干骨慢慢俯身于地,一字一句的说道:“长留弟子花干骨,罪不容诛,三尊仁慈,弟子甘愿伏法。只求三尊开恩,不要逐我出师门。哪怕魂飞魄散,弟子也毫无怨言。”

  众人又是一惊,不敢想象更无法理解她宁愿魄散都不愿脱离长留山。只有霓漫天冷笑一声,想不到花干骨对白子画的执念竟深到这种地步。

  所有的人都看向白子画,唯有他至始至终都没有开过口,花干骨毕竟是他的徒弟,最后到底要如何处置还需他来定夺。开脱?她就真的那么想死么?!

  “顺她的意,不逐出师门。”

  “尊上!?”戒律阁还有摩严都惊了一惊,长留山怎么可以留下这样的弟子,就算死了也是污名有辱。

  “我的弟子,我说不逐就不逐。”白子画冷道,周围的人都不再说话了。他一向甚少拿主意,但是只要是说出来的话就板上钉钉,从没人敢反驳,也不知道说他是开明大度,还是强权专制。

  “那诛仙柱上消魂钉?”首座小心翼翼的问道。

  白子画站起身来,长袖一拂,向后堂走去:“立刻执行。四个字一出,顿时整个大殿混乱成一团。轻水和落十一等本来一直还抱着一丝期望,只要尊上还念着师徒之情,干骨就或许还有救。这下全部慌了,纷纷又拜又叩,求情之声此起彼伏。

  摩严暗自松了一口气,白子画果然还是他熟悉的那个白子画。花千骨瘫软在地上,心头空荡荡的,周围的声音好像都听不见了。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舌头很疼,心头更疼,可是同时却又很欣慰。虽然犯下大错,至少师父,依旧是当她是他的弟子的,做鬼也心安了…

  被人押解着向后山悬崖高台上的诛仙柱走去,她的脚步微微有些踉跄。

  轻水一抹泪水,御风飞也似的向长留山屏罩处飞了过去。不能让干骨死,绝对不能。轩辕朗只见得山中一片混乱。

  长留上空雷电交加,阴云密布。“谁敢擅闯我长留圣地!”摩严迅速防备。

  上空中的杀阡陌一袭魔君黑衣,长发漫舞。“白子画,你若敢为你门中弟子伤她一分,我便屠你满门,你若敢为天下人

  损她一毫,我便杀尽天下人!”

  海浪波涛怒吼,向天涌起。白子画迎面对上杀阡陌,同杀阡陌打斗起来,两人速度之快令人咂舌。转眼间已经过了几百招,杀阡陌祭出绯夜剑。众仙惊呼“杀阡陌的剑终于现了!”花千骨担忧二人的安危大声喊“不要再打了,师傅,姐姐,求求你们!”杀阡陌险伤白子画,二人落下。“小不点,姐姐带你走!去他狗屁的仙界魔界,咱们什么都不要了,姐姐带你走!”“姐姐对不

  起!我不能跟你走,师傅说错了就是错了!我必须承担这一切”。

  杀阡陌愤然“你……你可知,你这么做便是把自己往死里送!小不点,待我杀了这仙界众人再带你走。”“姐姐,不要,我也是仙界的人,他们都是我的兄弟姐妹,你要杀他们,就先杀了我花千骨决然的样子让杀阡陌无奈也心痛不已。浑身魔力爆发,变得嗜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千骨之三生三世白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千骨之三生三世白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