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爸妈的战争
艾明生2019-07-24 14:563,173

  不久,梅灵珊怂恿梅灵敏一纸诉状将她第一任丈夫的公司告上了法庭。经过双方的沟通,法院宣布三天之后开庭审理这起案件。

  其实,这本来就是一件说不出道理的事情。何况时间距离那么遥远,就算法庭可以公开审理,那也是十分麻烦的。何况俗话说得好,清官难断家务事。就算再公正的法官,碰上这样的棘手案子,也不愿意去理会了。只不过,梅灵珊根本不清楚这里面的奥秘。她更不知道,吴琳和梅钰之间的关系。

  谁知,这个时候梅钰的父母又出现了问题。

  金艳今天有个同学聚会,所以下午直接参加同学聚会,没有去上班。谁知道她晚上参加同学聚会回来一进门,就看见梅立军一脸阴沉的坐在沙发上。

  金艳什么也没说,径直走向厨房把她买的晚餐装在盘子里端上桌。

  梅立军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你没吃饭吗?”

  “当然没有,我借光坐别人的车回来的。”金艳说着,把饭菜摆在桌子上。

  梅立军没有再说什么,但是梅钰看的出来,爸爸还是有话要问妈妈。梅钰回到房间关上门,倾听门外的动静。

  “那你今天回来怎么这么早?搭谁的车回来的?”金艳完饭收拾碗筷的时候,梅立军终于忍不住来问了。

  “老吴的车。”金艳漫不经心地回答。

  “哪个老吴?”梅立军依旧刨根问底。

  “楼下的老吴啊!”金艳的音量拔高了。

  “哼,我一猜就是他!”梅立军酸溜溜地说。

  “你什么意思?”金艳不甘示弱地站了起来,“我和老吴是初中同学,今天同学会老吴开车送我回来有什么不可以?”

  “我没说不可以。”梅立军还是酸溜溜地说。

  “既然可以就别吃人家的醋!”金艳继续低头收拾碗筷。

  “谁吃醋了?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梅立军依旧漫不经心地说。

  金艳气愤地把手中的碗摔到地上,“啪”的一声,那碗碎成了两半。

  “你要听响声是不是?”梅立军开玩笑似的也把碗“啪”的一声摔到地上。

  金艳挥手就打了梅立军一巴掌,梅立军厉声说:“你要再动手就别怪我不客气!”

  金艳仍不解气地打了梅立军一拳,梅立军则拉住金艳的手腕不放。

  金艳杀猪般地叫了起来:“梅立军,你弄疼我了!”

  梅钰听见妈妈的叫声,赶紧出去阻止爸妈吵架,让爸爸放开妈妈的手,谁知爸爸却不为所动。

  这时候,梅钰的奶奶打来电话,奶奶说她刚刚发现自己发烧了,而且血压也有点高,怕是自己的老毛病又犯了,所以她打算明天要去金艳的诊所去扎针。

  奶奶的电话暂时平息了家庭大战。梅钰以为这下可以度过一个安静的夜晚了。谁知,晚上的时候,又有事情发生了。

  梅钰本来一直勤勤恳恳地坚守自己的工作岗位,有时候经常帮着老总忙进忙出。眼看着年底就是评选优秀员工的时候了,每年公司都会给推荐出来的优秀员工升职加薪。梅钰原以为自己会成功选为优秀员工,谁知优秀员工的名单一出,里面根本没有梅钰的名字。

  说实话,梅钰并不在意优秀员工的评选。因为毕竟老总推荐她去英国进修了,而且来年的进修考试才是最重要的,只要进修考试通过,取得御用大律师的资格,那其他的这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可是,梅钰看到名单上竟然有张朝伦的名字,这让她气愤不已。张朝伦根本就是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是一个向来一向不知道体会别人的一个男生。这样的人都能评上优秀员工,而自己却没有评到,要说心里不难受那是不可能的。

  偏偏这个时候,同事打来电话询问优秀员工的事情,梅钰忍不住抱怨了老总几句。可巧,就在这个时候,梅立军正好路过,听到了梅钰在抱怨优秀员工的事情。梅立军没有考虑到后果,直接推开梅钰卧室的房门:“你一天到晚就争这些没有用的东西,有那争抢的时间还不如好好自学,以便取得御用大律师的资格。”

  “我争没有用的东西?”梅钰气的不打一出来,站起来反驳道:“那您倒是争点有用的东西啊,爷爷去世之后姑姑们争夺财产的时候,您怎么不去争?怎么还让我出马呢?”

  “我是不想和她们相争,我要是想争夺的话,她们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梅立军怒气冲冲地回应道。

  “好,那以后家里有什么事情你们自己解决,别老拿我当刀子使。”梅钰气呼呼地坐下了。

  梅立军知道自己辩不过梅钰,气愤地打碎了一个玻璃杯,转身回屋去摆弄他的花草。金艳看见梅立军又在摆弄自己的花草,十分气愤。从他们二人认识到结婚,梅立军从来没有停止过养花。虽然金艳也是一个爱花的人,但是养花毕竟有许多的麻烦。别的不说,屋子里养花肯定会招惹小虫子。就这一点,金艳一直反对梅立军养花。如今梅立军摆弄花草,金艳更是气的不打一处来。刚刚梅立军又和梅钰发火,打碎玻璃杯,更是让金艳气愤。

  金艳气愤地说:“你能不能除了砸东西之外,换点别的方式行不行?”

  “一天到晚,都是我的错。”梅立军给花浇水,“在你们二人眼里,我做什么都是错的。我砸东西不对,养花也不对。”

  这句话彻底激怒了金艳。她撒泼似地说:“你一天到晚就知道摆弄你的花。你信不信?我把你那些破烂东西都扔到楼下去!”

  “你敢!你敢扔我的花,我就把你扔下去!”梅立军不甘示弱地大叫。

  “你扔!”金艳说着走到窗边,一只手伸出去。“你今天不把我扔下去,你就不是梅立军!”

  “你要是敢扔我的花,我就敢扔你!”梅立军的音量依然保持着很大。

  “你别逼我!”金艳瞪大了眼睛怒视着梅立军。

  “你也别逼我!”梅立军也是毫不示弱。

  金艳巡视了一圈,终于找到了一盆最贱最不值钱的花,把花顺着阳台扔到了楼下。

  梅立军怒了,但是他当然不敢把金艳扔下去,只好把金艳最心爱的包扔下去了。

  这下轮到金艳趴在床上大哭,梅立军则愤怒地摔门而去。

  梅钰在房间里默默地流泪了。她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母亲而委屈,更是为了金艳感到寒心。其实梅钰真的好羡慕那些家庭和睦的,一家人开开心心的,想说什么都可以说出来。而她在家,连说话都要思前想后,反正不管怎么说,换来的都是梅立军的否定,他始终认为他最对,这个家里,只有他梅立军说话的份,不管大事小事,他从来不会商量一下,说出来就是通知,奶奶一直依着他,梅钰和梅芳还有妈妈更加没什么话语权。他讨厌别人否定他的思想,否定他的都是错,迎合他才是对。这样的气氛,让梅钰感到心寒。

  在梅钰的印象里,父亲没为母亲买过一件衣服和首饰。反而还有脸埋怨母亲的不是,所以梅钰小时候特别恨自己的父亲,但是梅钰也在恨她自己,现在也没更好的能力去让母亲的生活变得更好一些。梅钰跟爸爸确实没什么感情了,也不像小时候那样害怕他们分开。或许分开了,反而可以快乐很多。因为梅钰不是不知道,母亲嫁给父亲快三十年了,真的从来没有得到父亲一点好,就连一句好话都不会说。

  梅钰知道父亲为了这个家很辛苦,但是父亲一点都看不到母亲的辛苦,总是在梅钰和梅芳面前说金艳的不是。梅钰不理解,到底还要做到什么程度,才会让父亲满意呢?从小到大自己生活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除了姐姐和母亲,其他亲戚没有一个人把梅钰放在心上,更没人注意梅钰的存在。梅钰喜欢舞蹈,他们说没有用;梅钰喜欢演讲,他们说浪费时间;梅钰最后学的法律,他们说是个冷门专业;梅钰成为律师,他们说梅钰的工作没有用;梅钰出书写杂志,他们还说这些都不能赚钱!简直让梅钰气愤!

  梅钰走进金艳的房间,安慰着母亲不要太过伤心。临开庭的三天,父母却仍然不让梅钰感到一丝轻松。梅钰忽然间很后悔从英国回来,自己付出的一切都不能得到别人的赞赏。反而,家人把她当做一块抹布,有用的时候拿来用一用,没用的时候弃置不顾。梅钰心里发誓:这个案子,她一定不会插手,要让他们自食恶果。

  梅钰拿出纸巾递给金艳,她莫名的有一种心伤,心疼,心凉,心烦,心乱的感觉。同时也很矛盾,心里有一股无名的火闷在胸口,像要炸开!望着母亲伤心的哭泣,再看看地上被父亲打碎的玻璃杯,梅钰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她在心里大叫:天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继续阅读:九、意外邂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需要的不再是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