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相见(上)
玉笛沁烟2018-12-02 11:112,108

  东清国,链时谷东,新堰村。

  顾长安站在村口,聆听着链时谷中鸟雀声清脆,两眉弯弯的,笑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却听到乐声悠扬,沉沦之处,有人出声打断了她:“长安,你怎么了?这天怪冷的,穿这么少,不怕冻着吗?”

  确实,西风阵阵,顾长安却只穿了一件素白的里衣,不停打着寒颤。回头望去,原来是顾长安一好友,顾长乐情知她好意,但架不住心中不胜愁绪,只打了个招呼:“不冷,劳你关心。”冷冷清,就如这风一般轻飘飘过。

  那好友素日里不是个脾气暴的,但次时就把手中的木盆摔了下来,嘴里骂骂咧咧,顾长乐无心去听,心里却是有愧,直觉腿边被水沾湿的部分在呼啸声中更添寒意。

  过了不多时,从林中窜出一只小兽,两双眼对望,都是不禁欣喜。待揉揉眼,定睛一看,那小兽原来是一只通体雪白的狐狸。

  这是顾长安五岁时,从林子里捡来的,起初不以为意,养大了竟是一只通人性的灵兽,与顾长安更是情谊深厚,她见顾长安穿得少,就跳到顾长安脖子上,用毛给她暖身子咧。

  顾长安手里有颗剥剩下的松子,现下有些感动,就塞到了了小狐嘴中。

  那狐狸倒不领情,一副生气的样子,她又不是松鼠,为什么吃松子!为了表示抗议,她便活动开筋骨,拿爪子挠了顾长安几下。

  顾长安穿得衣服单薄,就这么几下子,早已是一片红印,插着腰,责斥道:“白绒!你给我下来!”

  白绒倒也听话得很,马上就从顾长乐脖子上下来了,幻化做人形,一身黄色襦裙,,梳着双平髻,嘟着嘴,十分的不满:“我又不是那松鼠,你为什么给我吃这个松子啊!我要吃肉!吃肉!”

  顾长安朝她脑袋上就是一个烧栗:“这段日子兵荒马乱的,人都吃草根树皮了,我还把你这个小畜生喂得滚圆?!”

  白绒听了,才不服气呢,她就使她身上的那股野劲儿,就差在地上撒泼打滚了:“我就要吃肉!就要吃肉!没肉吃我也不活了!”

  顾长安翻了个白眼,这小狐狸油滑着呢,这会儿一个态度,那会儿又是另一个态度,你不小心,就着了她的道了!“那你便去死吧,反正我不会埋你的。”

  白绒眼眶里湿了,脸拉得好长——哪有这样对狐的,不就是一块肉嘛,她又不是弄不到,可这顾长乐也是心狠,想起她以前跟着人家后面喊“娘”,长大了又喊人家“姐”,白绒就牙痒——这也忒丢她这只灵狐的脸了!

  却见顾长安舒展开眉头,道:“算了,瞧你那样子,我都心烦。这样吧,我进去披件衣服,待过会儿与你去谷中,钓两条鱼来。”说罢转身回了屋子。

  待到佳人回顾,只见顾长安套上了一件浅粉绣梅褙子,左手提着鱼竿和鱼篓,右手是一坛女儿红,笑吟吟道:“走啊,你这个小馋狐狸!”

  白绒喜笑颜开,又跳上了顾长安脖子,暖暖的,很近人意。

  远处,山顶上,营寨连千里之远,旌旗招展。尤其是正中央一杆黑底金丝龙旗,迎风傲立,正是全军气势所在。

  峭壁之上,一男子临风而立一身血还未擦净的铁甲,神色凛然,几丝未被束起的零碎的细发,同那战袍一起被风卷起,越发显露出得,是潇洒不羁的气度,此人就是东清国天子——凌云寒。此时负手对身后皇后颜洵雅道:“你若是累了,便下去吧。”

  颜洵雅虽然对凌云寒没有任何情感可言,但她也不想落别人口舌,自古以来,人言可畏。

  “臣妾蒙太后赐婚,嫁与陛下,应该和陛下……”

  她还没说完,就被凌云寒打断了,毕竟自古以来,也没有人知道别人说的是假话还高兴的。“够了!朕最讨厌阿谀奉承之人!”

  月光很柔和,照在颜洵雅身上,更添几分阴柔,凌云寒也不免有些怜爱之心,于是叹了一句:“你这人啊,就是太过拘泥于这些礼节,也罢,随便你。”

  颜家是东清国的名门望族,东清这些年这么大的变故后还能傲立于东南建国,与西宁分而治之,很大一个成分就在于颜家。所以,为了拉拢颜家,这场政治联姻是不可避免的。至于主角,从来没有人管过他们的感情。

  夜已深,月亮上了天空,夕阳微斜时,两军就已经交战,

  而打了这么久,除了满山谷的尸体,什么都没留下,不,还留有不少颗远望故乡的心。

  山谷中涓涓的溪流里,养育了这水中的鱼儿乃至四周的百姓。今天水干了,因为河道被血占据了;鱼死了,因为山谷要接受士兵们充满怨气的亡魂;人躲起来了,因为即使不躲起来,刀剑也不会长眼睛。

  凌云寒只知道不停地挥舞手中的长枪,刺砍挥挡,混声解数,战场不容许他停歇,他从小就出生于烽火中。

  朦朦胧胧的,好像有一层雾,透过雾看去,似乎有一个女子,身上穿着浅梅褙子,倚在那儿,悠然自得。

  顾长乐本来的确很悠闲,钓两条鱼,小酌几杯酒,一个下午好不快活。

  但是……

  为什么她昏昏睡去后,突然上来一大群人,一言不合就开始斗殴,她闭着眼睛都知道有多少人在虎视眈眈地盯着她这个战场上的女人看了好吗?

  不过她还是比较幸运的,至少她抓到了这河里最后剩下的几条鱼(河里被血填满前),不过怎么觉得这么倒胃口呢……

  凌云寒这边又杀了一个试图偷袭他的士兵,一双深邃的眸子望去,突然看见有一个士兵朝顾长安跑了过去,其实已经不止一次了,每次那姑娘都是无恙。可是这一次他就是心跳的厉害。

  管不了那么多了,他不能看着一个人这么无辜的死去。想到这儿,凌云寒长枪一指,喝到:“纳命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宿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宿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