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身份
玉笛沁烟2018-12-06 17:362,148

  顾长安是个十分平淡的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句话是她心中的真理。所以当所有的侍从都离去后,她也没有问这位皇后娘娘,把她留下有什么目的。

  最后还是颜洵雅先开口:“你可知道,我清宁为何会分裂成东清和西宁两个吗?”

  这太简单了吧,答案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顾长安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样的独处,话语的威严,不可能只问这一个极其容易的问题的!但她不可以不回答,所以只能见招拆招了。

  “这件事,民女还是略知一二的。三十年前,我清宁孝灵皇帝在位时。北方白虎议和西方玄武议联合谋反,建国号西宁。

  孝灵皇帝长子,也就是先帝昭安皇帝逃出京城至海陵,建都,为了表示和西宁毫无瓜葛,将国号改为东清。”

  颜洵雅拍了拍手,也不知是赞扬还是另有阴谋又问:“那么这能否具体说说白虎议和玄武议呢?”

  这明摆着又是一个明知故问,顾长安总觉得心中慌乱,吞了吞口水,接着道:“我清宁太祖武皇帝帐下,有二十八位忠臣。太祖皇帝称帝后,设立思使阁,分四议,即青龙议,白虎议,朱雀议,玄武议。每议分七人,即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二十八宿。总领天下诸般事宜。

  若有人身上有星宿的标记,就意味着他是下一代的议员

  但上任奎木狼不忠主,所以才有这西宁叛乱一事。幸亏当时的心月狐大人顾铮……”

  顾长安一下说得忘乎所以,竟然说了一件不得了的事,那梧桐树上飞过来一只乌鸦嘎嘎的叫了几声,有些令人厌烦。

  颜洵雅嘴角弯勾,果然不错,这样子就能逃出话来,小妮子还欠练。:“那顾铮怎么了?”

  顾长安心里自然知道顾铮的结局,因为顾铮正是她爹爹,不知道才是大不孝。可她也不敢说,急得差点儿跺起脚来。

  颜洵雅看着她,很是低沉地来了一句:“我记得姑娘你也姓顾吧,不知道顾铮和你是什么关系呢?”

  顾长安这时算是品出个中意味了。原来这位皇后娘娘大一开始就是来套话的,可是自己好像也没说什么有关爹爹的事吧,难道就因为自己姓顾?

  “皇后娘娘说笑了。民女一个乡野村姑,怎么……怎么肯能和那种大人物有关呢?”

  “哦,也是,我都忘了。诶,那顾大人真是凄惨,拼死救的先帝逃脱,最后却落了个满门抄斩的下场。也幸亏你不是……”颜洵雅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拍了拍脑门,大唱苦情戏,搞得像她真的惋惜得很一样。

  不过如果在经历前面那咄咄逼人的问话后,顾长安还能认为眼前的人是个好人,那才是见了鬼咧!但是幸亏确实没说错的,如果爹爹不在二十年前那场变故中侥幸活命,和娘亲跑到新堰村做了里正,就真的不会有顾长安这个人了。

  “是啊。烈士暮年,却身首异处,真叫人垂泪。”

  顾长安说完,还用云袖拭了几滴眼泪下来。嗯,目前一切还在她掌握之中……

  然而事实证明,得志意满的下场只有毁灭。

  颜洵雅突然改变了态度,一只手迅速钳住顾长安下巴,嘴上的笑容更甚,空气愈发的凝重,连梧桐叶也不敢再落下一片。

  “我出生在官宦人家,从小在刀枪剑雨里长大的,你可不要以为你这点谎话能骗得了我!”

  风刮的愈烈,呼啸着一股霸王之气,以生具来的王者之气!是绝不容许他人践踏的!真不愧是太后指名赐婚的女人!顾长安在这种压迫下,觉得呼吸越来越重,这人要杀了她吗!

  不把人逼到绝境,人就无法逢生。顾长安壮了壮胆子,施展灵力,向前方击出一掌。尽管她没有把握,但不管谁都要拼死一搏不是吗?

  太轻了,软绵绵的像打在棉花上,而且她早料到了,一下子就用轻功躲开了。眼前的女子眼睛里充着血,心里有一股复仇的心思,颈部边的“心”字,终于显示出来。颜洵雅很是高兴。

  此刻最不堪的当属白绒,她明明已经清醒,且她这只灵兽是主人顾长安最大的依靠,可她被摔下来后,竟然头也不回地躲到梧桐树下去了。

  相比之下,不善于搏斗的兔子蓝雪就非常的忠心,一个鲤鱼打挺从主人身边挡到前面,显出人型,大有一种你想伤害我主人,除非从我身上踏过去的魄力。

  顾长安无语地看了看白绒,扶额。这只所谓尊贵的青丘白狐,看来只能当宠物养了。白绒也盯着她看,那模样好像在说:“你加油,我给你打气!”

  颜洵雅笑得很灿烂,这是发自内心的笑,她很久没体验过了,不是她刚才为了套出顾长安是否是心月狐的假笑。她既欢喜终于让这个在她看来蠢得可以的顾长安终于显出自己心月狐的身份,又被这主仆的眼神对话逗的直不起腰来。

  于是她主动伸出手,道:“你好啊,心月狐。在下房日兔。”

  顾长安显然还有些发怵,试探着问:“皇后娘娘,你难道不在意我是顾铮的女儿?”这话是默认自己是顾峥的女儿,新任的心月狐。因为眼下,再也没有对眼前这人保留的必要。

  颜洵雅的脸在夕阳的印照下格外姣好,她撩了撩垂下来的头发,也管不得仪态了,笑盈盈道:“不在意的,我五天前替你治病时,就看见你颈边的心字了,这会来找你,不过是为了确认一下,在试探一下你是否是顾铮的女儿。说实话,我一直都觉得顾将军是冤枉的,而且当初顾铮能在断头台上跑出来,也有我一份功劳。”

  顾长安从小一直看着爹爹仰天长啸,前呼后叹。今日见颜洵雅相信,心中自然不胜欣喜:“真的?”想都没想,她就把手握了上去。

  梧桐叶儿又落了,但不是那么萧瑟了。

  两个人笑得很好看,在夕阳的映照下,勾魂摄魄。山顶有几个人在为他们见证,但显然,其中一个人不是那么高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宿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宿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