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远游
萌教教主2020-01-19 10:443,209

  黛儿一直活到三千岁,也依旧无妖去她家提亲。

  黛儿的阿爹是这般同她说的:“女儿莫急,隔壁那只死蝎子都八千岁了,不也一只蝎子活得好好的嘛。”

  “谁说她是一只蝎子,”黛儿分外可怜的望着黛儿爹,“上次我就看到有个男子入了她家,彻夜未出门。”

  黛儿爹一愣:“你如何知道彻夜未出门?”

  黛儿道:“是蝎子娘亲口跟我说的。”说罢她还指着黛儿的鼻头,毫不客气得咧着大嘴嘲讽黛儿是个没妖要的老螃蟹。

  她还说,再过个几百几千年,黛儿就会从老螃蟹变成老处女,再从老处女变成老妖婆,等她年纪上了两万岁,进入更年期后,她还会变成一只老灭绝。

  黛儿从蝎子娘的回忆中挣脱出来,再次看向自家阿爹时的目光已经带上了一层坚定:“阿爹!距离我及笄都过了两千多年了,可我依旧没能嫁出去。这次我一定要出门游历一番,我就不信我找不到夫婿!”

  阿爹看着黛儿,皱眉叹气道:“黛儿,你若要去寻夫婿,爹也不拦着你。但,你要记着,独自在外时不要再沾酒。若不是当初在及笄宴上,你……你喝了酒,你至于到现在都无人提亲麽。”

  黛儿点点头,分外乖巧的应下。于是当日夜里,黛儿便背着自己收拾好的小包裹,独自踏着月,离开了家。

  世上有三界,仙,人,和妖。

  但,就妖界而言,不管是三六九等,皆是一千岁左右步入成年,一万岁为壮年期,两万到三万岁为衰老期,最后死亡。

  正常的妖精,皆在成年左右便会许下婚事,为各自种族的繁殖而努力,除非是像黛儿或者是蝎子娘这样的奇葩,才会成为少有的例外。

  黛儿之所以三千岁了还是无人提亲,是因为当初在及笄宴上,她不小心喝了一杯酒。

  当时,八方来客齐聚黛儿府中,其中还有甚多对黛儿有好感的男妖精。比如鲤鱼族的小王子,珊瑚家的俊书生。

  可惜黛儿喝了酒。

  沾酒后的黛儿就像是一头把自己犄角掰下来当猪蹄啃的龙,也像是一只觉得自己翅膀好看就把翅膀割了当扇子使的蝴蝶,还像是一匹明明要在冰天雪地生活却偏要去赤道徒步旅行的北极熊。——总之,就是疯了。

  她,黛儿,螃蟹王的幼女,当着众目睽睽的面,将自己的胳膊幻化出了原型,然后把自己美丽又可人的大钳子,放在了烧烤炉上烤了足足两分钟。

  等到钳子颜色变成诱人的通红色后,她用自己仅剩的那只手,对着自己烤熟的钳子,洒上了盐巴、孜然、葱花、和辣椒面。

  全场静默无语得看着她将自己烤熟的钳子放进了自己的嘴巴里,烧烤味,嘎嘣脆……

  还是整好当时从后堂走进前堂的黛儿爹看到这个模样,当即一声悲怆怒吼,方一语惊醒众来宾,只是此时众来宾看向黛儿时的眼色,已然带上了一层浓浓的惶恐!

  这只螃蟹惹不得啊……

  这只螃蟹连自己都吃,还有什么是不能吃的?……

  谁敢娶这只螃蟹啊……这不是活腻了吗……

  于是原本要来提亲的众妖精,全都沉默无语得告辞回家了。

  从那之后一直到现在,再也无人来向黛儿提亲,莫说提亲,连平日里说起黛儿,都是一副分外惶恐的模样。

  不过话说回来,幸得黛儿爹去了九重天宫的太上老君处求了一只回转丹,才把黛儿的那只钳子拯救了回来,否则此时的黛儿便是只残疾蟹了。

  从回忆中挣脱回来,黛儿终于停止了脚下云朵的疾驰。她抬头望了望头顶的圆月,又低头看了看身下这片延绵不绝的高山。高山上遍布森林,又黑又暗,整个世界幽静极了。

  此地距离通天河已经甚远,黛儿早就想好了,既然妖界找不到自己的夫婿,那便去人界和仙界寻,世界之大,她就不信找不到一个瞎的。

  黛儿一直从河蟹村走到了妖界界河边。这条河正是用来和人界以及仙界划分领地而用。

  也便是说,只要穿过了这条河,她就可以离开妖界,选择自己心里想要去的地方。

  所以此时黛儿便放下了自己的包裹,化身成了螃蟹本体,在界河边的一处小河洞内睡着觉,权当过夜。

  只是睡着睡着,黛儿突得便感受到了一股十分纯浓的仙气混着独特的香味在鼻尖飘过。这气味幽香好闻,正是盛夏时节满月绽放的幽莲香,让人心旷神怡,欲罢不能。

  于是下意识的,黛儿突得便睁开了眼来,八只蟹爪一把抓,急急得便朝着这抹仙气一路追了过去。

  眼看才追出了几百米,却见这抹仙气突得便停下了。就在黛儿好奇地想要浮出水面一探究竟时,可就在此时,突得便有一道鱼钩从岸边抛了下来,正好……就停在了黛儿的身边。

  望着这鱼钩上吊着的一抹牛肉,黛儿抿着嘴,一个幻化间,便直接恢复成额娇小玲珑的少女身形,一手握着鱼钩,一边昂着脑袋,双眼一眼不眨得看着眼前岸边正在垂钓的男子。

  夜色凄迷,引人动情。

  却见朦胧月光下,眼前男子面如冠玉,眉眼轻挑且熠熠,宛若莲花戏鲤泼墨之画,神秘却又显尽风流色。让黛儿一眼便看得呆了。

  她不由自主地看着这男子的红唇,饱满温润,似笑非笑……怎么看,都是倾国倾城的模样。

  大抵是黛儿看着他的模样太过饥渴,这男子微挑眉,道:“看够了?”

  声音十分沙哑好听,充满磁性,看来以后她和他的孩子肯定也俊得和他爹一样……黛儿脸上不由露出了痴汉又倔强的笑。

  见眼前这小女子不理自己,这俊男子眼底终是闪过了一丝不耐。他面无表情看着黛儿手中的鱼钩,不由凉道:“姑娘若无其他事,还请让一让。不要影响本帝君垂钓。”

  一语惊醒梦中人。

  黛儿抿着嘴,扬了扬手中的鱼竿:“你要对我负责。”她定定地看着他,还夹着婴儿肥的脸上带着三分倔强。

  缙华不禁失笑,放下手中的鱼杆问她:“你要我负责什么呢?”

  黛儿却认真地转过身去,指了指自己屁股,道:“你的鱼钩勾破了我屁股上的衣裳,河里这么多鱼虾都看着哩,你说你是不是该对我负责?”她的口吻严肃,全然看不出半分玩笑的心思。

  缙华:“……”

  黛儿丝毫不管自己是不是碰瓷,也不管自己碰得完美不完美,只继续道:“你若不信,那你便看看我屁股上的这处破洞。这乃是证据……”

  缙华眯了眯漂亮的桃花眼,将手中鱼竿一扔,便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看着她:“我可以负责赔给你一件衣裳。”

  黛儿昂着脑袋:“一件衣裳就能将我打发了吗?你让我的颜面往哪搁呀。”

  缙华有些不耐烦起来,可身为四方大帝之一的骄傲告诉他,他必须维持自己的矜持。想及此,缙华又轻笑起来,只是这笑怎么看都似是带着一抹讥诮:“手段倒是比前几日那个故意往我身上洒酒的仙娥,要好上一些。”

  黛儿一皱眉:“你说什么?难道你是觉得我是为了故意接近你,才故意用你的鱼钩划破自己衣裳的吗?”

  缙华脸上讥诮更甚,也没有说话,可脸上的表情无一不是在说‘难道不是?’

  黛儿气呼呼的,念了个决便上了岸,站在缙华身边。虽然他说中了她的心事,可她是不会承认的!

  缙华个头十分高,黛儿才勉强到达缙华的肩膀。黛儿只好昂着脑袋看着他,道:“你可知我是谁?我乃是妖界河蟹族的大公主,姓颜,名黛儿。你勾破了河蟹族大公主的衣裳,可不能就这么算了的。”

  缙华撇了眼远方的天际,此时夜色已经很深。此时天宫正在进行蟠桃盛宴,十分吵闹。他素来都不是个爱热闹的性子,便打算寻个僻静地好好放松放松,钓钓鱼捉捉虾什么的,岂料好不容易来到了妖界河边垂钓,却被这么只小河蟹给误了大好时光。

  缙华耐心快要耗尽,也懒得在和这只小螃蟹说下去,干脆对着这小螃蟹随手一挥了一道决,在小螃蟹身上变幻出了一件新的衣裳后,便收了鱼竿,直接捏了朵祥云,返天宫去了。

  黛儿突然之间便觉自己身上的衣裳似乎变了颜色,低头看去发现自己身上的衣裳竟然换了一套,原本的桃花色袄裙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套颜色娇俏的石榴裙,合身得裹在自己的身上。

  可不等黛儿将身上的石榴裙看得透彻,眼侧便见这个自称‘本帝君’的仙人已踩云飞去,急得黛儿连忙也捏了一朵祥云就朝着那道风姿绰绰的背影追了上去,一边大喊道:“仙人,你,你等等我——!”

  可那仙人的腾云速度却是越来越快,转眼间就消失在了天边,黛儿卯足了劲儿想要追上他,却也始终追他不上,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没钳,倔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没钳,倔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