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
一支笔的救赎2019-03-17 22:466,945

  《冷月繁花》<p>  若想再相见,待到繁花落尽时。<p>  月黑风高的夜晚,一对母子逃命在路上。<p>  “母亲,我们不是把银子都给他们了吗?为什么他们又追上来了?”<p>  “冷月,他们都是畜生!今日恐怕是难逃一劫。”<p>  一群穿着黑衣的骑士策马奔腾而来:“这夜色太浓,刚才没有看清楚,原来竟是如此标致的一位妇人,兄弟们,把她带回去。”领头的大哥说道。<p>  “你们这些坏人,竟敢这般行凶,等我爹爹来了,定让你们求饶不得。”冷月指着领头的大哥说道。<p>  “冷月,少说两句!”母亲压低声音呵斥道。<p>  “好啊,小子,本想留你一条小命,”领头大哥目漏凶光,手上的弯刀飞舞起来。<p>  “别动孩子!”母亲央求道。<p>  “既然你求我,不动孩子也行,那就乖乖听话,跟着弟兄们上路吧。呵呵呵呵……”领头大哥狂笑起来。其他黑衣人却冷冰冰的,骑在马背上一动不动,没有丝毫表情。<p>  领头大哥的大笑戛然而止,把手轻轻一挥。其中一个长着猪头大耳、大肚腩的黑衣人把马鞭向前一挥,那鞭子瞬间变长径直伸向妇人的身躯。<p>  那鞭子正要缠绕妇人的身躯,一阵狂风袭来,鞭子被吹向空中,握着鞭子的大肚腩黑衣人被向上飘飞的鞭子带向空中,紧接着风在一瞬间停了,大肚腩黑衣人被重重的摔在地上,口吐鲜血而亡。<p>  其他黑衣人闻风丧胆。<p>  一道白光从天而降,照得这夜晚通明透亮,路旁的桃花瞬间变黑,齐齐飘落,着实下了一场黑色的桃花雨。<p>  紧接着一位身穿白色长袍的英俊男子从黑衣人的身后像箭一样飞来,落在母子的跟前,然后缓缓转身,面对着黑衣人道:“我阴雷虽然秉承大慈大悲的信念,但对恶人从不心慈手软。”这语调好听、迷人、稳重大气却又让人听了浑身发抖。<p>  “雷郎……”妇人又惊又喜。<p>  “好啊,阴雷,随随便便杀我乌派弟子,待我回去禀明此事,掌门必向你讨个公道。”黑衣人领头大哥大声说道。<p>  阴雷直直地盯着黑衣人:“你们行凶作恶,还要与我讨个公道?天大的笑话。”<p>  领头大哥说:“可是不至于杀我乌派一个弟子吧?”<p>  阴雷说:“我阴雷从不轻易出手,但我出手没有哪次是不伤人的,这个你们知道,若你们作恶的人真想与我讨个公道,那就来吧,我阴雷随时恭候。”<p>  领头大哥哼了一声,带领众人策马而逃。<p>  阴雷缓缓转过身,对着母子说:“冰玉,我来了……这……这是我们的孩子吗?”<p>  冰玉满眼的泪水,用一个母亲最温存的声音说道:“冷月,这就是你日日想念的爹爹。”<p>  冷月向前走了几步,靠近阴雷说道:“母亲日日跟我说若想再相见,待到繁花落尽时。我现在终于明白了,爹爹,我从来没有见过您,更没有想到您有如此高深的法力。爹爹,你可以把这法力教给我吗?那样,你不在的时候我就可以保护娘亲了。”<p>  阴雷有些动容了,缓缓的说道:“好孩子,爹爹都教给你。”<p>  冰玉笑了,看着团聚的父子笑了。<p>  乌派弟子正聚在乌山山巅的浮云堂议事。<p>  掌门坐在高堂训话:“拓峰,你身为乌派大弟子,今天的事情你算是做绝了,为了一个女人,丢了你师弟的性命!”<p>  黑衣人领头大哥拓峰说道:“掌门师傅,我也没有想到今天会这么倒霉,他阴雷不好好守着阴云山的冥界冤口,却突然现身他处多管闲事,掌门师傅请放心,待我到冥界冤口召唤厉鬼助我报了此仇。”<p>  掌门师傅说道:“冥界冤口?”他停顿沉思了一下接着说道:“各门各派死在阴雷手里的人可不少,你速派人通知其他各派,就说昨夜阴雷现身荒郊杀我乌派弟子,还请各派助我讨个说法。”<p>  拓峰身旁的一个老者捋了捋花白的胡须说道:“如果借此机会能让各派齐聚阴云山,共同对付阴雷,我们借机打开冥界冤口,收集七十二鬼魂,众弟子法力大增,恢复我乌派往日荣耀便指日可待。那此次我乌派弟子的死便也值了。”<p>  拓峰双手抱持说道:“掌门师傅,我这就去办。”<p>  掌门师傅边沉思边说:“去吧,去吧……阴雷这么多年来从不现身,更别说杀人了,这次究竟是为了什么?那对母子究竟是谁?二弟,你是怎么想的?”<p>  花白胡须的老者目送乌派大弟子拓峰离开后说道:“大哥,若不是特别重要的人,我想阴雷是不会这么做的,阴云山的冥界冤口只有阴雷一人才镇守得住,如今他却突然离开阴云山,短时间内到达城郊野外,那得耗费多少修为,大哥,我去查查这对母子的底细吧。”<p>  掌门说道:“二弟,那就有劳了。如果是阴雷亲近的人就直接把他们杀了,让他血债血偿。”<p>  花白胡须老者说道:“不,大哥,我会照顾好他们的。”<p>  掌门说道:“好,还是二弟聪明,就按二弟的意思办吧。”<p>  花白胡须的老者飘出了浮云堂。这老者是乌派的二号人物,善用计谋,法力高强,为了练就流星移步的功法,不惜砍了自己的双脚。<p>  这天,天高云淡,是阴云山少有的晴朗日子。<p>  十大门派先后抵达了阴云山,阴云山的弟子们明知道来者不善,但还是恭恭敬敬的招待各大门派的掌门和弟子,自知麻烦免不了,但也不能即刻就厮打起来,如果能找寻到一个和平的解决办法自然最好。阴雷镇守的冥界入口有一面通路明镜,他从这面镜子里看到了外面所发生的一切,他当然知道冥界入口对乌派的重要性,更知道冥界入口一旦打开会发生什么。他隐约感觉到了将要发生的事情,也许这一切都是天定的命数,他也无力改变,只是这一切来得太快了,竟然无法消受家人团聚的幸福。他把手在通路明镜上一挥,画面切换成了冥界的画面,冥界冤口下面的鬼魂有的怒吼、有的欢呼雀跃、有的疯疯癫癫乱打乱闹。<p>  第二章 意念杀<p>  阴云山的云台上聚满了人,他们振臂高呼,要求阴雷出来把话说清楚。<p>  正在这时,一个身穿长袍的英俊男子从天而降。<p>  “啊,阴雷来了,阴雷来了。”众人唏嘘不已。<p>  “不知各位,来此为了何事?”阴雷落定后诚恳地问道。<p>  “有何事情?昨夜你做了坏事,难道已经忘了?”人群中有个中年男子说道。<p>  “请问,我做了什么坏事?”阴雷问道。<p>  “做作,狡辩,难道这就是阴云山的风气不成?”人群中有个年轻女子说道。<p>  “你昨夜无缘无故杀了乌派弟子,你嗜血成性还是怨鬼缠身了?近水楼台先得月啊,呵呵呵……”人群中有个老头说道。<p>  “原来各位是为了此事,怎么是无缘无故?明明乌派众弟子昨夜在城郊抢劫银两,如此也罢,他们还要强抢妇人。”阴雷一身正气的说道。<p>  “真是如此?我们收到的信件上面可没说强抢妇人呀?”众人一头雾水,交头接耳。<p>  “我看,你们是被别有用心的人蒙骗了,请问是何人给你们送信的?”阴雷问道。<p>  “这……这……并没有见到送信之人。”众人面面相觑。<p>  “阴雷,敢问那妇人现在哪里?她可愿为你作证?”人群中的老者说道。<p>  还没等阴雷开口,忽然有一个声音从树林后面传来:“妇人在此,当然愿意作证。”<p>  所有人都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没有双脚的花白胡须老者左手抓着一名妇人、右手抓着个男孩子快速地飘至众人面前。<p>  “啊?流星移步无意大师。”人群中有人说出了来者的名号。<p>  “这就是那妇人和孩子,呵呵呵,阴雷,这可是你的妇人和孩子?你藏得好隐秘,让我实在难找,不过还是得手了,呵呵。”流星移步无意大师说道。<p>  “素来听闻无意大师计谋过人,原来你是要从这儿对我下手。他们确是我的妻儿,身为阴云派掌门岂能不认妻儿?”阴雷依然稳重的说道。<p>  “身为阴云派掌门,怎么可以娶妻生子?你这样分心,能否守得住冥界入口,保天下太平?”流星移步无意大师说道。<p>  “冰玉是我此生喜欢的唯一一个女人,我为什么不能爱她,不能有我们的孩子?我要守住冥界入口,也要冰玉幸福。”阴雷说道。<p>  “那我要看看你还有没有这个能力。”流星移步无意大师说完,双手一伸开始运功,眼见一个翻滚的水球在双手之间越滚越大,紧接着变成一把宝剑直刺阴雷。<p>  阴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那白色长袍的下摆飞舞起来。水剑刺进了阴雷的胸膛,流星移步无意大师正在得意之时,众人身旁盛开的鲜花瞬间变黑,齐齐飘落,着实下了一场黑色的花瓣雨。随后那落在地上的黑色花瓣快速地聚拢起来,径直打向流星移步无意大师,这团黑色花瓣球却突然停住了,炸裂开来,落了一地。阴雷的白色长袍下摆停止了舞动,一丝鲜血自流星移步无意大师的嘴角缓缓流下。<p>  “好厉害的意念杀!阴雷掌门真是手下留情啊。”<p>  “出手很有分寸。”<p>  “这样我们就放心了。”<p>  “是啊,不必担忧。”<p>  “好了,我们可以走了,原来我们都上了乌派的当了。”<p>  “不过,阴云山前几任掌门可都是孤身一生啊。”<p>  “不必再说,事情已然如此,难道你我有守住冥界入口的能耐?”<p>  ……<p>  众说纷纭,缓缓散去。<p>  “哼!杀我乌派弟子,总有一天我会把你推进冥界,后会有期。”流星移步无意大师也已飘然离去。<p>  阴雷来到妻儿面前说道:“我对不起你们。”<p>  冰玉说道:“你没有对不起我们,不过是因为你责任重大,致使我们多年不得相见,现在又遭别有用心的人算计,你放心,我们母子不会给你丢脸的。”<p>  冷月说道:“爹爹,娘亲说得对,还有孩儿会帮您。爹爹的功法好厉害,可以教给孩儿吗?”<p>  阴雷说道:“我现在必须教给你了,师傅说得没错啊,这意念杀不得掺杂情念,否则功力会急速退化,如果刚才不是先挨了无意大师的一剑,吸收他的功力作为我的功力释放出去,我今天就会丢尽阴云派的脸,丢尽妻儿的脸。但毕竟是挨了一剑啊……”话未说完,鲜血顺着嘴角先流了出来。<p>  冷月叫道:“爹爹……”<p>  冰玉喊道:“阴雷——阴雷——”<p>  妻儿见状担心极了。<p>  第三章 落雨珠青衣<p>  阴雷盘腿坐在床上:“冷月,为父现在就把这意念杀传授给你,把掌门之位让给你,只是怕引来众人不服,所以你只有学了真本事才可服众。其他人哪里知道,这意念杀只有冷血之人才能练习,一般人想要达到这基本的要求也需要二十年的修炼,而你正是得了为父的血脉。”<p>  “原来如此,怪不得冷月打小身体就是凉凉的,大夫还说咱们的孩子活不过三岁。”冰玉说道。<p>  “不过,修炼意念杀必须达到十八岁才可以。”阴雷说道。<p>  “爹爹,孩儿岂不是还要等上十年?”冷月说道。<p>  “有一种方法可以让你在三天内长到十八岁,不过这十年的寿命自然就折去了。你可愿意?”阴雷说道。<p>  “爹爹,孩儿愿意。”冷月不假思索地说道。<p>  “这……”冰玉欲言又止。<p>  “冰玉,你愿意冷月如此吗?”阴雷问道。<p>  “一切遂你和孩子的心意吧。”冰玉说道。<p>  阴雷一家三人来到冥界入口,这里荒凉之极,狂风怒号,地处阴云山的悬崖边,冰玉的长发被狂风吹起,在如此荒凉之地更显得妩媚动人,与风流倜傥的阴雷简直是天下绝配。<p>  阴雷说道:“冷月,这就是为父日日守护的冥界入口,今日送你两件宝贝,”阴雷说着走向一个小小的山洞,随手取出一支翠绿的竹子和一串挂珠,“这是回门珠,你戴上它,三日之后你自会回来,这另一件宝物是拔节竹,它会带着你去该去的地方,你握着它便好。”<p>  冷月脖子上的回门珠闪着红色的亮光,翠绿的拔节竹突然变长了,冷月把拔节竹的一头支在地上,竟然和冷月一样高。<p>  这时阴雷说道:“三日之后,拔节竹达到的高度便是你十八岁的身高,现在为父就送你下冥界。”<p>  冷月说道:“母亲保重,孩儿去了,待孩儿练成意念杀保护母亲,也为爹爹分忧。”<p>  冰玉说道:“冷月,我的儿啊,你可要小心啊。”<p>  阴雷白色长袍的下摆飞舞起来,冷月缓缓地飘起来,同时冥界入口射出一道白光,冷月于白光中旋转着身体入了冥界。<p>  下降的速度实在太快,冷月的脑中一片空白,下降的速度越快,他脖子上的回门珠就越沉,不必担心它迎风飞走。只是这拔节竹一会儿变长一会儿变短,一会儿横着一会儿竖着,实在不好把持。<p>  拔节竹在越变越长,与此同时,冷月的身体也跟着慢慢变长。正在这时,突然飞来一只巨型蝙蝠,冲向正在下坠的冷月。一声凄厉的嚎叫,巨型蝙蝠突然张开尖嘴,咬住了拔节竹,奋力横飞。<p>  冷月不敢忘了父亲的叮嘱,他把拔节竹抓得紧紧的,任凭巨型蝙蝠张开尖嘴扑来的时候依然不松手、不畏惧。<p>  只是那巨型蝙蝠的力量太过强大了,冷月被带着飞向了别处,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只听得巨型蝙蝠又一声嚎叫,松开了叼着的拔节竹飞向了更高更远的地方,与此同时,冷月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冷月看着变长的拔节竹,再看看自己,欣然笑了。<p>  正在这时,一群巨型蜘蛛结队而来,个个张牙舞爪,冷月连忙起身逃往另一边,万万没有想到,同样的巨型蜘蛛正从四面八方向他聚拢过来,他无处可逃。成群结队的巨型蜘蛛突然从地上立了起来,一个踩着另一个的肩膀,变成了四面墙。<p>  一个闷声闷气但特别响亮的声音传来:“呵呵呵……我们多少年没有尝过人肉的滋味了,我们再喝一次人血就可以幻化成人形逃出这暗无天日的冥界了,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我们待够了。”<p>  眼看着这四面巨型蜘蛛搭起来的黑色墙壁就要一起倒向冷月,就在这时,一位身穿青衣的美丽女子从天边飞来,左手拿着一个二尺多长的红木大算盘,右手轻轻一拨,那算盘上的珠子全都像箭一样飞了出来,分裂开来,变出了更多的珠子,一颗颗全都打在了巨型蜘蛛的身上,四面蜘蛛墙轰然倒地,瞬间消失在地下。之后,有一个声音传来,发出了巨大的回响:“落雨珠青衣,难道你不想与我们一同逃出冥界吗?傻瓜,冥界最傻的傻瓜——”<p>  第四章 落雨珠青衣的故事<p>  冷月在身体变长的时候撑破了身上所有的衣服,如今光着身子站在沙地上,他想对落雨珠青衣姑娘说一句感谢的话,可是这嘴巴怎么也张不开。<p>  落雨珠青衣迅速一转身,背对着冷月说道:“你还好吧?先把你的衣服穿好。”<p>  冷月说道:“感谢姑娘救命之恩,可是……可是没有……我没有衣服,我的衣服都破了,不知被风吹到哪里去了。”<p>  落雨珠青衣说道:“那你就先穿我的一件外衣吧。”<p>  冷月迟疑道:“这……这……姑娘……能不能……”<p>  落雨珠青衣说道:“这什么这,如今也只能这样了,冥界这荒芜之地寸草不生,连一片可以遮体的树叶都没有。”<p>  冷月说道:“嗯,那好吧,多谢姑娘。”<p>  落雨珠青衣从随身携带的包裹里取出一件红色的长衫往身后一扔,长衫随风飘荡,缓缓的落在了冷月的身上。冷月穿上了大红色长衫,一股女儿家身上特有的香气扑鼻而来。<p>  落雨珠青衣问道:“你穿好了吗?”<p>  冷月答道:“哦,穿好了。”<p>  落雨珠青衣转过身来:“哈哈哈哈……”,一阵狂笑。<p>  冷月被落雨珠青衣的大笑搞得很不好意思,脸都红了:“姑娘,你……你那么漂亮……你才配得上这衣服,我……我还是还给你吧。”冷月说着赶忙伸手去解开裙带。<p>  落雨珠青衣十分着急:“别别别,你还是穿着吧,你让我情何以堪啊,说实话,刚才我是没有好好瞧你,这不,穿上我的长衫,不是变得更美了嘛!”<p>  冷月说道:“难道姑娘喜欢我?”<p>  落雨珠青衣:“哼!看你傻了吧唧的,没想到还一肚子坏水。”<p>  冷月说道:“母亲曾经跟我说过,‘听话要听音’。”<p>  正在这时,一只黑色的大狗从不远处向着冷月奔跑而来,冷月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p>  冷月说道:“姑娘,怎么办,这……”<p>  落雨珠青衣说道:“怎么办?你手上不是拿着宝物吗?反倒问我怎么办?”<p>  冷月说道:“姑娘,我真的不知该怎样。”<p>  落雨珠青衣说道:“傻子,用拔节竹打它的头部。”<p>  冷月把拔节竹举起来:“姑娘,你认得此物啊。”拔节竹重重的击在大黑狗的头部,它倒在了地上,消失了。<p>  落雨珠青衣说道:“你一个没有法力的凡人来冥界做什么,你这不是自寻死路吗,还好你遇到了我。”<p>  冷月思索了片刻,心想嘴巴一定要闭严实了,且不可太过老实,说了真情,目前自己身处险境。<p>  冷月说道:“是啊,幸好遇到了姑娘。我……我只记得我上了一个叫阴云山的地方,然后就到这里来了,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也记不起来了。”<p>  落雨珠青衣说道:“难道你和我一样的苦命?”<p>  冷月说道:“姑娘,你说的是什么意思?”<p>  落雨珠青衣说道:“当年,我的母亲和阴云山现任掌门阴雷同时上了阴云山学艺,母亲爱上了当时的掌门,后来母亲生下了我,但好景不长,过了五年就被掌门的师叔发现了,说什么终身不得相爱,不得有儿女私情,否则会守不住冥界冤口,天下大乱。都是些违背常理、违背人性的大道理。我和母亲被那个灭绝人性的师叔逼着跳下了冥界冤口,父亲为了救我们,奋不顾身地赶来,也跟着跳下了冥界冤口。你身上的这两件宝物我都见过,当时就在父亲的书房里藏着。当时父亲可没有来得及取这两样宝物,所以父亲为了阻止我和母亲变成鬼魂耗尽了他所有的修为,灰飞烟灭了。”落雨珠青衣的眼中噙满了泪水。<p>  冷月问道:“那你的母亲呢?”<p>  落雨珠青衣哽咽着说道:“十二年过去了,我每天都在寻找母亲的下落,可是直到现在我还是没有找到她。刚才本以为是母亲出现了,因为我感应到了人的灵性,所以我急忙赶来。”<p>  冷月说道:“让你失望了,对不起。”<p>  落雨珠青衣说道:“没关系,其实有时候我也是自欺欺人,能遇到你,至少可以让我跟你说说话。这个地方,进来容易,出去难。”<p>  冷月说道:“姑娘,不难,我有回门珠,我带你出去。”<p>  落雨珠青衣摇摇头:“可是我的母亲呢?如果找不到母亲,我对得起灰飞烟灭的父亲吗?”

继续阅读:(11—1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亡公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