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抓住你
叶温2019-01-27 09:5110,596

  雨夜,一起凶杀案正在进行。

  地平线刚刚露出一丝鱼肚白,床头灯亮着,顾常躺在床上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天花板。这时手机响了,顾常知道这个电话肯定没好事,电话是刑警支队支队长林剑锋打来的,顾常和林剑锋简单的交涉了几句穿好衣服就出门了。

  案发现场在一条巷子里,巷子东西两边通着,南北两边都是高层建筑的墙,巷子里有几处摆放着废旧桌椅,还有两处堆放着一些垃圾,巷子里没有路灯,没有监控探头,由于昨夜的一场雨使得巷子里的道路泥泞不堪,现场的证据已经被雨水冲刷的干干净净了。顾常刚刚赶到现场准备和林剑锋打个招呼,但林剑锋只是一摆手又指了指躺在地上的被害人。顾常明白林剑锋的意思是让他看被害人,被害人仰面躺在靠北的墙下,年纪35岁左右,男性,顾常侧身蹲在尸体旁仔细的检查着,大概过了一杯茶的时间林剑锋问顾常道:“你对这个案子有什么想法。”顾常思虑了一下说:“就目前情况来看被害人衣服只有接触地面的地方有泥,身上其余地方很干净,脸、脖子和手都未见损伤,说明被害人被杀害的时候没有挣扎就死了或昏迷了。”

  “作案工具是什么?”

  “就目前情况看应该能排除利器或是钝器,有可能被害人被人从后面注射了什么或是别的什么,现在不好说,回去后再做详细检查。”

  “好,把尸体拉回去做详细检查。周围500米为半径的商家,住户的笔录回到局里后给我。”林剑锋对手下几个年轻小伙说道,那几个小伙子点头称是。

  顾常和林剑锋一起上了车,林剑锋问道:“你怎么样?”

  顾常强笑着说道:“还行,这几天已经能睡个三四个小时了。”

  “比以前强了,药不能停,你这个病一定要治好,咱们支队的同志们都很关心你。”

  “您要是关心我,您就不该让我来,应该给我放大假。”顾常笑着说道。

  “谁让你是我的得力干将,咱们支队哪个有你强,再说我得看见你,只有看见你我才放心,知道你还活着。”林剑锋说完也无奈的摇了摇头。

  回到局里法医们忙着检查尸体,林剑锋去向姚局汇报情况,只有顾常懒洋洋地坐走廊的长凳上头仰着看着天花板发呆。

  一个小时后林剑锋让顾常来办公室找他,顾常刚进办公室林队就说道:“法医在检查身体是发现死者头的枕部有一个针孔,而且是新的,可以断定死者生前有人在他的枕部位置给他注射过某种液体,具体是什么还要等化验结果。”

  “那咱们的方向从哪里入手?”顾常忙问道。

  “还是从死者身边人入手。”

  “死者的身份确定了么?”

  “已经确定了,死者叫胡燃,35岁,无业,未婚,本地人。”

  “联系上他的亲属了吗?”

  “死者父母都已去世,还有个姐姐,已经派小郭他们去了。”

  顾常略加思索说道:“案发现场是人迹罕至的后巷,被害人衣服只有接触地面的地方有泥,其余地方很干净,说明罪犯把被害人杀死后趁着下雨还特意给被害人整理了一下,让被害人死的很安详。这和十五年前的那起案子很像,那起案子被害的五个人死后也很整齐,甚至其中的女死者还被化了妆。这起案子的死者和十五年前那起案子中的其中一名死者放置的位置几乎一模一样,并且衣服也一模一样。”

  “哦……对,你这么一说我全想起来了,你觉得两起案子是一个凶手?”

  “我觉得很像,我希望把两个案子合并起来。”

  “好,我向上面反映,不过顾常责任大于天啊,不管你有什么放不下的事情,从现在开始都要放下,把案子破了,我陪你一起治病。”林剑锋声音颤抖着说。

  “哦,我努力,大哥。”顾常轻声的回答说。

  顾常和队里的郭婷第三次来到了案发现场,郭婷很纳闷这里已经都排查过两遍了为什么还要再来排查,郭婷想问但又不敢,毕竟自己才刚来了半年而已。

  顾常在周围看来看去,时不时地翻弄一下垃圾,但好像也没有找到什么证物之类的东西。

  “走吧,你回队里,我回家。”顾常打发郭婷走。

  郭婷看着顾常的背影心里想难道得了抑郁症的人都是这个样子么?

  顾常回到家里拉上窗帘,打开床头灯,顾常在床头柜上房了一杯水,躺在床上两眼看着天花板。

  郭婷去找林剑锋想换搭档,和顾常接触了三天,去了三次案发现场,只跟自己说了三句话,顾常的冷漠让郭婷无法忍受。当时林剑锋让郭婷跟着顾常一方面是学习,另一方面也是照顾,但接触下来郭婷认为顾常一是不需要照顾,二是跟顾常学不上任何东西,因为顾常连话都不说,每次都是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

  郭婷把想法和林剑锋说后,林剑锋会然一笑说:“小郭,你和顾常接触少,他属于慢热型,就好像陈年的酒,陈年的普洱,时间越久越香。”

  郭婷一咧嘴问道:“林队,你能和我说说顾常么。”

  林剑锋喝了口水,感叹道:“顾常是个天才,没有他破不了得案子。”

  顾常非常聪明,这使得父母对他从小就娇生惯养,高一的时候还让妈妈给他穿袜子。十八岁那年顾常考上了清华大学物理系,父母非常高兴,准备给顾常搞一个派对,但就在派对当天父母却惨遭恶人毒手双双被害。案发现场证物少得可怜,只有一根烟头和零星的物证。父母的被害使顾常受到了强烈的刺激,整个人变得阴暗冷库。第二年顾常报考了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后顾常就来到刑警支队跟着林剑锋,六年里顾常屡破大案要案,而且顾常喜欢破陈年旧案,顾常用了两年时间居然把杀害父母的凶手绳之以法,而突破口就是那根烟头。但从来不贪功,而且把功劳都让了出去,自己永远做一名隐形人。林剑锋觉得顾常是个宝,但顾常的性格实在孤僻,如果不管的话怕顾常将来不能自拔。说来也巧,林剑锋的妹妹林果大学毕业从上海回来了,本来可以留到上海的她为了能更多的替哥哥多分担家里的事毅然地回来了。这一天林果做了一些点心带给哥哥,可是林剑锋正在开会就让顾常去接一下妹妹,顾常来到门口看见一个长发飘飘的年轻女孩向他走来,顾常看不清她的脸,只是能感觉到她很甜。

  林果的出现给顾常带来了光明,犹如打开了一扇窗户,清新的空气迎面扑来,心里的石头开始松动了。林剑锋看到了眼里却喜上了眉梢,于是积极地撮合两人,终于两人确立了恋爱关系。和林果在一起的这两年是顾常最开心的两年,脸上始终带着笑,林剑锋替顾常开心,也替林果开心,更替自己开心,因为顾常不只是一位好下属,工作上的好战友,将来更是自己的好妹夫。

  人生无常世事难料,人的一生充满了变数,世间一切万法无一是常住不变的。就在顾常和林果两人的感情如胶似漆时,一场车祸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车祸夺取了林果的生命,肇事司机因酒驾错把油门当了刹车。当时顾常在外地办案,为了不影响顾常办案,林剑锋没有告诉顾常林果去世的消息,等到顾常回来的时候林果已经下葬了,因为这件事顾常和林剑锋闹翻,准备冲进监狱杀了那个肇事司机,林剑锋无奈把顾常关了起来。顾常由于失去林果整个人已经崩溃了,加之以前父母的死对顾常的打击,这使得顾常精神上不仅崩溃,身体上也接近了油尽灯枯。顾常在医院躺了两年,期间只有林剑锋去照顾顾常,其他的同事都拿顾常当神经病,没有人在敢接近顾常。

  两年后顾常回到了支队,林剑锋把顾常安排在档案室工作,顾常似乎是好了,但和队里的同事从不来往,队里聚会不参加,队里有人结婚不参加,林剑锋让顾常来自己家住,顾常回绝了。自从回来后顾常又看起了旧档案,这几年里陈年旧案基本都已破获,有一些案件虽然知道了凶手,其中的一些凶手早已死了,这些案件也就不了了之。唯独十五年前的这桩五人死亡案件一直没有破获,证据有很多但连不起来,像是凶手故意留下的又像是不小心留下的,顾常对这起案件始终没有头绪。

  “林队,福禄街又发生一起凶杀案。”小张向林剑锋报告。

  尸体已经躺在这里超过八个小时了,死者叫刘大生,尸体平躺着头朝着东,脚朝着西,两只手塞在裤兜里,衣服整齐干净,表面没有伤痕。

  “法医什么时候到?”林剑锋问小张。

  “已经到了,等您的命令在开始检查尸体。”小张回答道。

  “好,等等顾常,让他看完尸体法医在检查。”林剑锋说。

  顾常和郭婷来到现场,顾常让郭婷查看尸体周围十米内的可疑物,自己检查尸体。顾常检查尸体完后来到林剑锋面前。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林剑锋问道。

  “被害人死亡后摆放的样子和十五年前的五人死亡案其中一名死者相同,没有明显伤痕,应该还是注射了相同的药物,可以肯定的是这两起案件的被害人都认识凶手而且很熟。”

  “原因?”

  “两起案件凶手都是从后面勒住被害人的脖子然后注射药物使被害人死亡,如果不认识即使凶手从后面勒住被害人,那么被害人要挣扎,凶手肯定会用力勒住,脖子上应该有明显的勒痕才对,但没有,说明凶手勒住被害人的时候被害人并不觉的凶手会害他。”

  “那十五年前五人死亡案中的被害人也都认识凶手?”

  “不一定,但能够确定的是,五人里至少有一个认识凶手。”

  郭婷翻阅着五人死亡案的档案,被害人五人,四男一女,四男姓名为李涛、宋万福、雷耀辉和张贵柱,女的叫做夏小雨。李涛山西人,35岁,包工头;宋万福浙江人,43岁,在本地经营茶叶生意;雷耀辉本地人,40岁,歌厅老板;张贵柱本地人,55岁,无业;夏小雨哈尔滨人,30岁,妓女。

  郭婷看到五名死者死亡时间都不一样,案发现场并不是第一现场,是凶手的刻意安排。郭婷想为什么凶手要把五名死者放到一起?除了张贵柱和夏小雨是租客与房东的关系之外,其他人都互不认识。郭婷问过顾常既然夏小雨是妓女那这些人会不会都是她的 “客人”?凶手会不会也是她的 “客人”。

  这个问题顾常想过,当时办案的人也询问过,但由于当时案发现场周围并没有监控探头,没有留下视频,而且夏小雨是“个体妓女”独来独往,张贵柱也不和周围邻居往来,所以案子才进展缓慢最后成了死案。

  “小郭,我问你凶手对死者进行化妆和整理是对死者的愧疚还是洁癖。”

  “愧疚我想不会吧,洁癖倒有可能,但我觉得如果不认识怎么会给他们化妆整理呢。”

  这几天郭婷翻看十五年前的案卷使得顾常对她有了新的看法,这个看法是积极的。从过去的案子中找寻突破也是他的想法,两人已死,还有三个人要死,肯定的是这三人中必有一名女性。突然顾常好像想到了什么,拉上郭婷又翻起了五人死亡案的卷宗。

  “小郭,你这几天翻看案卷有什么新的发现。”顾常问郭婷。

  “顾哥,我资历浅,直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发现。”郭婷挠着头说。

  “我倒是发现了一些。”

  “什么呀!”

  “目前死了两个人,那么是不是还要死三个人凶手才能罢休。”

  “嗯,很有可能。”郭婷点点头说。

  “那么这三人中肯定包含一名女性。”

  “对。”郭婷又点头道。

  “根据十五年前的案子上说,五人死亡时间不同,宋万福是最先死的,夏小雨最后死的,两人的死亡时间相差近36小时,这说明什么?”顾常问郭婷,郭婷摇摇头。

  “说明四名男被害人和这名女被害人之间有关系,最大的可能是四人都光顾过女被害人。”

  “你是说四个全是嫖客?”

  “不,张贵柱不是,他是房东,夏小雨租的他的房子,。”

  “那为什么第一个被害人和最后一个被害人死亡时间相差近36小时?”

  “第一个和女被害人接触的是宋万福,宋万福南方人,老婆孩子都在浙江,只有他一人在本市,而且他很有钱,这种人喜欢胡来,可以显示他的财富。第二个是李涛,他的死亡时间和女死者死亡时间相差12小时,第一被害人和第二被害人死亡时间相差了7个小时。第三个是雷耀辉,他的死亡时间与女死者的死亡时间相差8小时。”

  “那为什么张贵柱和夏小雨的死亡时间基本是同时的呢?”郭婷继续问道。

  “这就是我想说的,我把这些年自己对案件的理解和你的提醒结合起来,我对凶手有了大致的了解。”

  “我的提醒?”郭婷似懂非懂的说。

  “对,不认识的人怎么会给她化妆呢。那就说明凶手认识女死者,但不一定认识男死者。”

  “您继续说。”

  “凶手并不是女死者的客人,而是女死者的仰慕者。”

  “为什么呢?”

  “凶手当时应该还是一个上学的学生,应该是上大学的学生,而且凶手应该住在案发现场对面的那栋楼里,昨天我去过那栋楼,那楼就快拆了,我发现三楼的一间房的窗户正对着案发现场。”

  “可是案发现场和那栋楼隔着一条街,凶手是怎么看和怎么认识夏小雨。”

  “望远镜。凶手通过望远镜观察夏小雨,而且凶手接触过夏小雨,也许是帮助过夏小雨或是别的什么。当然怎样认识我只是猜测,可以肯定的是凶手和夏小雨认识但不熟。”

  “那既然认识为什么还要杀她?”

  “抓住凶手就知道了。”

  第三起凶案发生了,死者叫程斌,35岁,无业,本地人,死亡状态和十五年前案子中的雷耀辉死亡状态相同。

  “又是35岁,三个被害人都是35岁。”林剑锋挠起了头。

  “林队,凶手是不是喜欢35这个数字呀。”小张问道。

  “不知道,也许这家伙是个变态狂,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抓住这个混蛋。”林剑锋眼里冒着火。

  还有两条人命,他们会在哪呢?顾常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要找到他们,不能让他们死,顾常胡乱的思索着。这时电话又响起,林剑锋已在楼下。

  警队里除了郭婷其他人看见顾常就像躲瘟神一样躲着他,郭婷对顾常的态度有了改善,现在顾常能够主动和她说话使得郭婷从心里面感到高兴。

  “小郭,你把市区地图拿来我看看。”郭婷拿来地图和顾常看了起来。

  顾常把三名被害人的死亡地点在地图上标了出来,说道:“第一名被害人胡燃死在巷子了,第二名被害人刘大生死在了福禄街,第三名被害人程斌死在了中熙街,这是为什么?”顾常看了一眼郭婷。

  郭婷正在考虑,林剑锋来到他们面前说:“顾常,把你的想法和大家说说。”

  顾常让郭婷把地图贴在黑板上,队里的人全都围了过来。顾常咳了几声说:“三名死者死亡地点成三角形,但我认为还缺一个角,凶手如果下手应该在这里。”顾常拿着画笔一指矿山路。“凶手肯定会在矿山路附近作案,我们应该在这里多放警力。”

  “那凶手何时会再次作案呢?”队里的小王问道。

  “具体哪一天我不知道,但根据我的分析应该不会超过三天,而且如果凶手作案肯定会在晚八点至十点进行。”

  “为什么?”

  “三起案件,被害人的被害时间都是在晚九点左右,说明凶手白天还要上班,下班也不会太早,所以凶手作案时间肯定是下班后,而且凶手懂得化学或是药理,我建议在这个四边形的范围内进行排查,尤其是矿山路。”

  “好,大家听好,就按顾常说的去做。”林剑锋拍这手说道。

  “顾哥,为什么要把注意力放在矿山路?”郭婷问道。

  “凶手给死者注射的液体含有氰化钾,咱们这个城市并没有什么大型工厂或实验室,只有矿山路那里以前有个冶炼厂,虽然倒闭了但里面可能会留下一些没用完的化学制品。”

  “那我们也去矿山路么?”

  “不去,我们去这。”顾常指着四边形范围的中心位置--明优路。

  顾常和郭婷来到明优路,顾常让郭婷去路对面进行盘问,自己在这里盘问。顾常打了个电话不多时一个中年人带着一个年轻人来到顾常身边。

  “老顾,好久不见。”中年人和顾常打着招呼。

  “老李,好久不见。”顾常客气的回答。

  “老顾,最近怎么样,身体怎么样?”

  “我,也就这样了。他是我要的人?”

  “对,这附近的事情这小子什么都知道。”

  “老李,谢谢。”

  “客气。我还在值班,我先走了。”

  “改天请你吃饭。”

  中年人一摆手走了。

  “叫什么?”

  “二狗。”

  “这附近哪有卖淫的。”

  “这多了,KTV就很多,酒店也不少。”

  “独来多往的。”

  “那不多,这一带的妓女都被山哥控制着。”

  “我只问你独来多往的。”顾常一把抓住二狗的头发。

  “哥,哥,疼。”

  “说。”

  “有一个,就在前面的巷子里住,叫小红。”

  “一个人?”

  “一个人,但她也不经常接客人,一个礼拜也就接一两个客人,她有工作。”

  “带我去。”顾常打给郭婷让她回来。

  二狗带着顾常和郭婷来到小红租住的地方,顾常放了二狗,走时还踹了二狗一脚。郭婷敲门,小红正好在家,二人表明身份后进了小红家,顾常示意郭婷盘问小红。

  “你叫什么?”郭婷问道。

  “张小红。”小红身体蜷缩着。

  “职业?”

  “超市收银员。”小红低着头。

  郭婷继续盘问,顾常在一旁观察着小红,发现小红样貌很像十五年前案子中的女死者。有姿色,胆小,没有吸毒。

  “最近这一年有没有人总是光顾你。”顾常问道。

  小红看了一眼顾常低下了头。

  “你说,我不告诉别人。”

  “有一个。”

  “叫什么?”

  “不知道,他没和我说过,只让我叫他哥。”

  “来了几次?”

  “基本上一个星期来一次,还给我钱。”

  “你和他怎么做爱?”

  郭婷看了一眼顾常,眼眉立了立。

  “他不和我做爱,只让我和他聊天。”

  “说些什么。”

  “只是问我最近的情况,没有别的。”

  “他对你好是么?”

  “嗯,他对我好。”

  顾常告诉郭婷把小红带回队里。

  第二天小张告诉林剑锋,顾常带来的妓女小红和三名死者都认识,都是她的客人。林剑锋喜出望外,案子总算是有头绪了。

  顾常拿着小红提供的画像和郭婷去省公安厅了,那里有最先进的人脸鉴定设备。林剑锋坐在办公室等顾常的电话,这时有人敲门,林剑锋开了门,就在开门的一刹那,门外的人拿刀架在了林剑锋的脖子上,林剑锋先是一惊后来镇定下来问道,“你是谁?”。

  那人回答道:“是你要找的人。”

  “你来的目的什么?”

  “我要小红。”

  “你觉得你能离开吗,这里全是警察。”

  “那咱们就试试。”

  顾常和郭婷有了收获,犯罪嫌疑人浮出了水面,勒少军,35岁,经营着一家健身房,当过三年的武警。

  顾常电话响了,听到那头的声音顾常愣住了,郭婷看到顾常的表情就知道有大事发生了,加快了回去的速度。

  顾常和郭婷回到队里,看到大家都低着头,顾常问道:“你们问什么不去救林队,呆在这里干什么?”

  小张哭着说:“林队不让我们跟着,他说你回来了那这个手机给他打电话,这是电话号码。”说完把一部没有牌子的手机交给了顾常,顾常赶紧拨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是那个人的声音,“林队,我要听到林队的声音。”那人让林队说了几句话。

  “顾常,你真的很厉害,但是你却救不了你身边的人,呵呵呵呵。”

  “你想怎么样?”

  “我,我想和你玩个游戏,如果你赢了,我就放了林剑锋,并且投降。如果你输了,我还会放了林剑锋,但你的命得给我留下。你现在到我指定的地方我们在那里不见不散,记住你一个人来。”那人放下了电话。

  顾常看了一眼郭婷,红着眼睛说:“给我一辆车。”

  顾常来到了那人指定的位置,这是一间儿童福利院,孩子们正在和老师们做着游戏,看到孩子们天真的笑容顾常也不由地会心一笑。

  电话响了,顾常接起电话那人说道:“很温馨是不是,你看那些孩子多可爱呀,你能救几个。”刚说完“砰”一声,一名老师倒地,顾常先是吓了一跳,当他看到一名老师倒地,孩子们惊恐地乱跑,顾常对着手机吼道:“你他妈的,有本事你打我,打我。”

  “呵呵,不,你不是很厉害么,查来查去尽然被你查到了我。”

  “这是你我之间的事,我是警察,你是罪犯,难道我不该抓你吗?”

  “抓我行,但你不该碰我的小红,她是那么的善良和天真,你们吓到她了。”

  “小红你也救走了,为什么还不放林队。”

  “哼哼,只要是和小红有个接触的男人都要死,林剑锋是第一个,你们队里的男的都要死,只不过我还没有想好让林剑锋怎么死,想好了我告诉你。”

  “你在哪,到底在哪?”顾常吼道。

  “我在你身边,但你看不到我。哈哈。”

  电话挂断了,顾常飞奔到倒地老师的跟前,那老师只是被子弹划过了小腿,顾常让其他老师联系救护车和警察自己回到了车里。

  这时电话又响了,那人说道:“这只是开胃菜,现在要来真的了。”

  顾常按照那人的指示来到了小红租住的地方,那人说:“你去把房东孙德荣叫到这里。”

  顾常下楼找到了孙德荣,亮明身份后把孙德荣带到了小红住处。孙德荣五十来岁,右手有残疾,他天生胆小,看到顾常是警察差点尿了裤子,嘴里一直念叨着“我没碰过她,就是看看。”

  电话又响了,顾常刚接通电话一颗子弹直接打中孙德荣的太阳穴,并从另一面射了出去。顾常被溅了满脸血,电话那头哈哈笑了起来,“怎么样我的枪法很准吧。”

  “你到底想干什么?”

  “城外有一座废弃的工厂,我在工厂的三车间等你。”电话挂断了。

  顾常驾车来到了这座工厂,工厂不大,很快就找到了三车间。车间很空旷,只有一些零星的机床胡乱的摆放着,在一个机床上还摆着一个大玻璃瓶子,里面灌满了液体,液体里浸泡着一些东西但不知是什么,顾常刚想凑近去看,一个冷冷的声音打断了他。

  “你很准时。”从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冒出一个人。

  “勒少军。”

  “不错,是我。”

  “你逃不了,放了林队争取宽大处理。”

  勒少军哈哈大笑起来,“抓林剑锋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没打算活了。”

  “你要怎样才能放了林队和小红?”

  “小红?小红是我的,她是我的人。”

  “哼,你错了,她不是你的,从头到尾都不是你的。”

  “你闭嘴,顾常,你很聪明,抓住了我的软肋,如果我提早把小红转移的话,你永远不会找到我。”

  “对,但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一个机缘巧合就会改变一个人的一生,改变事情发展的结果。”

  “哼哼哼,我们的游戏现在是最好的时候,你看。”勒少军伸手指向空中。

  空中的的绳索上捆着一个人,是林剑锋。

  “勒少军,那我的命换林队的命。”顾常央求道。

  “你的命很值钱,他的没你的值钱。”

  “你到底想要什么?”

  “一个答案。”

  “什么答案。”

  “你是怎么联想起十五年前的案子的?”

  “作案的手法。像你这种人是十足的变态,杀人之后还要对死者进行刻意的打扮,不是变态是什么,不是心理有阴影是什么。”

  “呵呵,说得好,你知道吗,我这是对死者的尊重。”

  勒少军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你说我是变态,说我心理阴影。难道你不是么?如果你不是你为什么会住进精神病院?难道你在那里旅游么?”

  勒少军走到顾常身后,“难道你有了郭婷,就忘记林果了么,林果知道会很伤心的,她会怨你,她会找你的,呵呵。顾常你看那是什么。”

  勒少军用手指着摆在机床上的大玻璃瓶子。

  “那里面装的是什么,你知道么。”

  “是什么?”

  “是撞死林果那个人的身体的一部分,我挑的都是他身体最好的地方。怎么样,你不能为林果报仇,我给你报仇了,怎么样,你是不是该高兴才对,笑一笑,哈哈哈哈。”勒少军仰面大笑。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你的目的达到了,现在的我和你一样,也是一个杀人犯。”顾常跪在地上,双手紧握,眼泪不住的往下流着。

  “我们都是天才,你我联手怎么样,整个世界都是我们的。”

  “你说对了一点,我承认你是个天才,但我和你不一样,我永远都不会变成你。”顾常停了一下接着说: “其实你并不尊重死者,你给他们化妆和整理只不过是你心里扭曲的结果。当然,你给夏小雨化妆也许是对她的尊重。可是你为什么要杀他们呢,是因爱成恨,你一直默默的喜欢夏小雨,但你知道她是妓女,而且你那时应该还在上学,当时的你很腼腆,你不敢和她说,但你经常给她送早点或是午饭,所以你们也认识。我想她想和你上床来免除一些饭钱,但你不敢,她也许嘲笑过你。当时的你却什么都不敢做,只能躲在阴暗的墙角哭,哭这世界为什么不给你一个完整的身体,因为你是性无能。”

  勒少军退后了几步。

  “你只能看着夏小雨和别的男人做爱,她的呻吟声使你更加痛恨自己,更加痛恨和她做爱的人,于是你把他们全杀了,张贵柱并没有和夏小雨做爱,但他总是对夏小雨动手动脚,你也把他杀了。”

  勒少军浑身哆嗦,脸上的汗水滴滴答答地流了下来。

  “而你当时并不想杀夏小雨,但你把四人的尸体放到她面前时,她崩溃了,她其实是自杀,因为他不想看见你。你的畸形变态5个人的生命就这样没有了,你虽然当时年纪还小,但你很老成,把尸体摆放的井井有条,给他们化了妆。即便这样你终究是个失败者,你当了兵,退伍后开了健身房,你唯一能发泄的地方就是健身房,你在女人身上是个没用的废人,呵呵,你是个废人。”

  “你别说了。”勒少军两眼无神,双手不停地颤抖着。

  “没有人爱你,夏小雨不爱你,她恨你,你也不爱任何人,你很失败。”

  “别说了,别说了。”勒少军从腰里拔出枪对着顾常开了两枪,两枪都从顾常耳边划过。

  “你注定是个失败者,你我这么近你都打不住我,哈哈哈。”

  勒少军彻底崩溃了,两腿一软跪在了地上,嘴里流出了很多口水。勒少军看了看顾常,又看了看手里的枪笑着说:“我没看错,你我是一路人。”说完举枪朝自己的太阳穴开了枪。

  顾常没时间看勒少军,赶紧把林剑锋放了下来,解开绳子,撕开林剑锋嘴上的胶带,林剑锋指着勒少军的尸体大骂道:“着王八蛋可害苦我了。”又转过头对顾常说:“小子,你他妈的病好了。”

  外面天空晴朗,没有一丝丝的云。

  “郭婷,你真的要离开么?”林剑锋问道

  “嗯,林队,我要离开了,这段日子谢谢您对我的照顾。”郭婷笑着回答道。

  “顾常走了,就连我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你怎么找他?”林剑锋问道。

  “我不知道,但我相信我会找到他,一年不行就两年,两年不行就三年,总有一天我和他会相见。”

  “你这孩子真像我妹妹。”林剑锋笑着说。

  “林队,顾常有没有和你说勒少军为什么要杀胡燃、刘大生、程斌和孙德荣,为什么没有杀小红呢?”

  “顾常说这四个人就是十五年前那四个人的翻版,而不同的是胡燃、刘大生和程斌是勒少军雇来的,他们和小红亲热的时候,勒少军通过监视器在看他们,都是35岁,可这三个人能干的事情,勒少军不能干。小红应该被杀,但小红没有死也许是勒少军在杀小红的那一刻迟疑了。”

  “明白了,林队,再见。”郭婷笑着走出了林剑锋的办公室。

  郭婷走出警队,看到马路上的人,每一个人都面色严肃,互不理睬。这个世界的某些灰暗的因素就是在培养勒少军这样的人,如果这个世界多一些暖色,少一些灰暗,那么这个世界该是什么样的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定抓住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定抓住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