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敢不敢再无耻点
小雨兮兮2018-12-08 02:072,516

  城内。

  凤倾落坐在马车里,微阖着眼,暗自运用灵力疏通着经脉。她意外的发现原主身子里居然有很强的封印,所以这么多年她才无法修炼。

  可是……会有谁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出手。

  “凤倾落,你给我滚出来,老子早就告诉过你,不要去纠缠靖王,今天老子非得打断你的腿!”

  突然涌起一阵骚乱,凤倾落皱眉打开车帘,入目的便是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的男人,手拿着大刀,挥舞得霍霍作响。

  这是刘太傅家的大儿子刘衡,宠妹如命,自家妹妹看上了靖王,就在也不准别的女人近靖王的身。

  原主生前可没少被打。

  “打断我的腿?”凤倾落毫无形象的打了个哈欠,“天才老弟,上!”

  “……”凤倾天还在懵逼中,就被凤倾落推了下来,他措不及防还差点给摔了。

  看到是凤倾天,刘衡皱眉,嘲讽的看着凤倾落:“你不是说这辈子就算是死也不会找他出手吗!贱人!”

  “我有个天才老弟我干嘛不找他出手,”凤倾落不怒反笑:“我又不是傻。”

  这么大的大腿,她干嘛不抱。

  刘衡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但是他知道自己对付凤倾天还是太过不自量力。他急忙将大刀放到肩上扛着,一溜烟就跑了。

  然而——

  又是一道残影闪过,前方传来一声鬼哭狼嚎,重物被狠狠地丢下,足足在地板上砸出一个深坑。

  “凤倾天!”此刻的刘衡鼻青脸肿,一说话便吐出了一大口鲜血。他狠狠咬牙瞪着凤倾天,眼底深处是一大片阴霾。

  他咽了口唾沫,手悄悄的伸进衣服里,摸到了药瓶,他残忍的眯了眯眼:“你去死吧!”

  然……

  一道银光闪过,药瓶飞出去,刘衡惨叫出声。他不敢置信的看了眼已经落在地上血淋淋的手臂,又看向站在轿前的凤倾落。

  废了……手废了!而且还是被凤倾落这个废物一刀丢过来,硬生生砍断的。

  气急攻心,刘衡一下屁嗝了过去。

  那群手下也被吓得半死,急忙将刘衡拖走,那架势,仿佛走慢了一步,自己的手臂也得给废了。

  凤倾天也被弄得怔住,刚才凤倾落的眼神他太熟悉了,那种王者霸气仿佛让他回到了当初。

  他喃喃出声:“姐……”

  他刚说出口,就像是想起什么,急忙坐回马车上。

  “你不是去买东西吗?”凤倾天皱眉,这都是回去的路了。

  “浪费那银子干什么。”凤倾落意味深长的挑了挑眉。

  反正,很快就有人给他们送上门来了。

  ……

  凤家。

  “爹爹,我将刘衡手臂给砍断了。”一回家凤倾落就开门见山,她的计划必还需要凤将军才行。

  回复她的是漫长的沉默,凤倾落都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闹得太过分了,她刚准备说点啥,就被凤将军那大嗓门弄得浑身一哆嗦。

  “砍得好!”凤将军拍桌狂笑:“老子早就看那个老乌龟不顺眼了,倾倾这事干得不错,今晚加菜!”

  “爹爹,这件事是倾天做的。”凤倾落无奈的摇摇头。

  “这是那个小兔崽子应该做的!”凤将军一下窜得老高,“他要是还眼巴巴在那里瞅着,老子不打断他的腿。”

  凤倾天:“……”

  这区别待遇如此明显,真的好吗?

  皇宫。

  “凤将军,你别这么瞪着朕,有何事?”皇上颇为无奈的揉了揉眉心。他正在温存之际,凤将军突然闯进来,差点没让他小兄弟从此功能不灵。

  “陛下,你可一定要为臣做主!”凤将军一句话说得是掷地有声,胸膛剧烈的起伏,“刘太傅的儿子欺负臣小女凤倾落,如今她重伤不醒啊!”

  皇上一怔,这个刘太傅欺负谁不好偏偏来招惹凤家,他急忙道:“凤将军,您别生气,朕这就去找刘太傅……”

  “陛下,凤家欺人太甚,您要为臣做主啊!”只见一个老人踉踉跄跄的走进来,老泪纵横。

  赫然就是刘太傅。

  大晚上的,没完没了,皇上怒吼:“做什么主,快给凤将军道歉!”

  给他道歉?!

  刘太傅眼睛顿时瞪得跟铜铃一样:“陛下,凤倾落将我儿刘衡的手臂给砍断了,现在还躺在床上。”

  费了好大劲,他才没说出“你是不是脑子有坑”。

  “呵。”凤将军那姿态,要多不屑就有多不屑:“陛下,你信吗?”

  皇上立马配合的摇摇头,刘衡虽然不是什么天才,但如今也是黄阶高手,凤倾落可是一个什么修为也没有的人。

  “陛下,臣原本不打算追究,可是如今刘太傅倒打一耙,臣绝对咽不下这口气。”凤将军撸着袖子,恨恨磨牙,观看着四周,好像在找地方和刘太傅现场打一架。

  皇上立马怂了,他急忙道:“凤将军你别激动,这事确实是刘太傅的错,他愿意亲自赔礼谢罪。”

  “不用亲自了,”凤将军轻哼一声,自顾自的从怀里掏出厚厚的一叠纸,“我自己带来了。”

  “……”你不是说你不打算追究么?账单都带来了,老子真是信了你的邪。

  刘太傅气愤的接过那一叠纸,看到那密密麻麻的一长串时,差点没直接屁嗝过去。

  他差点摔地上去,凤将军可不管他,神清气爽的大步离开。

  “陛下,这是打劫!”刘太傅都快哭了:“真的是凤倾落伤了臣的儿子。”

  “行了,你别装了。”皇上白了他一眼,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一下沉了下去。

  “现在时间特殊,等再隔一阵子凤家全部任你处置。”

  “是。”刘太傅低下头,阴骘的双眼紧眯,眼底划过一丝寒光。

  ……

  “倾儿究竟在干什么。”凤将军不满的冷哼,今天一早刘太傅便将单子上的东西全送了过来,据说还差点砸锅卖铁。

  他昨晚走得匆忙,也没来得及看,那一单子居然全都是药材。

  而凤倾落点了清单,便屁颠屁颠跑进厨房,已经一整天了都没出来。

  忽的——

  “嘭!”

  爆炸声突然响起,将门外的凤家人吓了一跳,他们急忙冲过去,一个灰扑扑的人影却狼狈的跑出来。

  “倾儿,你是在做饭?”凤夫人连忙将凤倾落揽在怀里,替她擦干净脸。

  “娘亲,我没事。”凤倾落苦着脸看着手里的瓷瓶,“就是失败了。”

  失败了?

  众人一愣,凤将军更是猛地瞪大了眼睛,他夺过凤倾落手中的瓷瓶,闻了闻:“这是……凝血丹!”

  凤倾落点点头:“我原以为一锅能出个上百颗,没想到只有三十多颗。”

  这种最低级的丹药,如果是她前世闭着眼睛都可以出三百多颗。

  只有三十多颗!是少了吗!绕是陈丹师最多一炉才十几颗,而且凤倾落只是用了煮饭的锅。

  “这件事一定不能宣扬出去。”凤将军沉下脸:“所有人都给我咬紧牙关,否则,军法处置。”

继续阅读:神秘男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柴小姐要炼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