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保修
贾府雨神2018-12-23 23:452,574

  某日,一个提着小皮包的青年,走访了著名画家M先生的住所。

  “家里有人吗?好久没来拜访您了。我来只是告诉您一件重要而又有益的小事。”

  瞧着他那彬彬有礼的客气样子,M先生先发制人地宣布:

  “对不起。我已经加入了人寿保险,又有了汽车,刚刚买到了百科辞典。”

  “不不,不是那一类的事。我给您带来了解除烦恼的办法。”

  “我可没有什么烦恼。身体健康,作品得到好评,收入充足,不缺钱花。”

  “这些我都知道。我说的是别的事——有关脑袋的事。”

  “别说些无礼的话!我的头脑很正常,与大学教授相比,也许我的智力稍低些,可是这和艺术无关。”

  “这个我也知道。我说的不是脑袋里面的事,而是关于头上戴着的贝雷帽与脑袋之间所存在的事。”

  听到这些,M先生皱起了眉头。虽然他作画的风格是以细腻见长,但是他的头发却很不整齐,所以经常为这件事烦恼。

  “越发无礼了。难道你是特意来嘲弄我稀疏的头发?够了,你给我走开!”

  “好了,好了。请您别动气,别误会。说真的,我带来了优质生发剂。”

  说完,青年打开皮包,取出装有绿色液体的小瓶。M先生把它拿在手里,看过标签说:

  “就是这个吗?不过,我试用过很多种生发剂,可还没有碰上过令人满意的商品,今后也还会同样,首先,这份商品连它的名子都没有听说过。”

  “那是因为没有在电视里向广大观众宣传。效果虽然可靠,遗憾的是这种商品的价钱昂贵,因此,只选有限的上层阶级人物来拜访。请您购买吧。”

  一句“上层阶级”说得M先生情绪好得多了。青年抓住这个机会开始饶舌起来:

  “本公司想出一个和从前完全不同的好主意,并取得了成果,得到了特别许可,省略了复杂的学术性说明,不过,简而言之,其原理就是把头发的‘种子’播种在皮肤这块‘园地’上。”

  “这发明的确是头一次听到,仔细看看液体,里面果然含有无数小颗粒,它一定是生头发的种子了。也许见效。好,用用看吧。”

  “这可使不得,假如光用样品,就完全能生长出头发来,本公司的营业可就难以维持了。您如果不买。……”

  “说得倒好听,可我不上那份当,买,可以。不过,没门儿!这是你们惯用的手法,我信不过。”

  “您的担心是有道理的。我这里有保证书。保证您立即变得满头浓发,想马上拔都拔不掉。若是过了一个星期显示不出上述效力,就给您退钱。”

  M先生把那份保证书审核了一遍,那上面还注明有一流银行的担保,大约没错。若是真的这样,不妨试试,没什么亏吃。

  “好,那就买吧!不过,话虽然这么说,价钱可太贵啦。”

  “所以,我们只对有限的上流人物……”

  “明白,明白了。那么,使用方法……”

  “您随便用毛笔涂抹就可以。请您注意别沾到象手指尖那样不必要地方。好了,一星期后我再来拜访。负责保修,是本公司的经营方针。”

  一星期后。

  “家里有人吗?怎么样了?”

  M先生用高兴的口吻迎接了这位前来拜访的青年推销员。

  “了不起,好像做梦一样。唯独一件事,就是价钱昂贵。满头已经长出了一公分长的头发了。惊人的效果,科学的胜利……”

  “您能满意,我就放心了。”

  “可是,头发正在变绿。我不打算过苛要求,可我还是担心哪。”

  “是的,无论怎么说,头发是植物性的,所以,我们也没有办法。不过,我这里有染成黑色或根据爱好也可以染成白色的专用药。就是价钱稍贵一些……”

  “没关系,就卖给我染黑发的药吧。”

  “价钱太高了,很抱歉,不过有保证书。若是不合心意的话,就给您退钱。”

  “这一点我是相信的。”

  “那我马上安排,以便今后定期给您送到。那么,再过一星期,我来为您保修。”

  两个星期后。

  “家里有人吗?怎么样啊?”

  “对不起,好像做梦一样。真是货真价实,头发染得乌黑发亮。而且长得也快。惊人的效果,科学的胜利……”

  “您能满意,我就放心了。”

  “我并不打算过苛要求。不过,我的头发长得好像过于散乱。”

  “因为头发是植物性的,所以,我们也没有办法,一般使用在市场上出售的发蜡是不能盖住它的。但是,您若是用本公司特制的并且已经获得特别许可的发蜡,就能使头发变得整齐。然而难于出口的是,价钱稍高一些……”

  “没关系,事到如今,不必吝惜钱。希望您做好安排,定期送货。”

  “好,谢谢,这个也有保证书。万—……”

  “知道的,我相信你呀。”

  “那么,再过一星期后,我来为您保修。”

  三个星期后。

  “家里有人吗?怎么样啊?”

  “了不起,象做梦一样。你看我这脑袋,简直变了样子。前天我到理发店去过。在理发店体验理发的滋味,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你的商品的确不错。惊人的效果,科学的胜利……”

  “您能满意,我就放心了。”

  “我并不打算过苛要求。不过,尽管我咋天理了发,可今天又长了这么长。照此下去,就必须经常出入理发店了。”

  “因为是植物性的,没有办法。但是本公司为顾客着想,除必须接受的费用外,本公司方针是不增加顾客负担。”

  “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吗?”

  “有,就是本公司设计并制作的自动理发机。由于需要验证一个人的头型以及发型等细节,所以它并不适用于一般的理发店……”

  “你是说,如果是一般的长头发,不论对于理发店还是对于顾客,都不合算?道理何在?”

  “对呀,是不经济的。不过您若是用我们的自动理发机,隔一天剪一次头,对您来说,岂不是转眼就收回成本吗?”

  “我若是购买,你大概能保修吧?”

  “当然了。等一下,请让我拍下您的头部照片,明天把理发机给您送来,那么,过一星期后,我再来为您保修。”

  四个星期后。

  “家里有人吗?怎么样啊?”

  但是家中并没有人回答。

  那青年用工具开了锁,发现了一屋子的绿色藤蔓。

  “啊,终于长出来了。”

  他急忙走进卧室,看到仅剩骷髅的画家。他头骨上盛开着一朵粉色的大花的画家,说“唉,这工作几乎没成本,有赚钱,唉,L老板这是我的福星。”说完,拿出刀子,砍掉粉花,打开头颅,里面全是绿色,中间带着颗粒的果冻状物体。拿出瓶子,收集好,大摇大摆的走出去。

  谁会想到植物杀死了他呢,谁有会想到是有人故意杀了他呢?

  某日,一个提着小皮包的青年,走访了另一个急缺头发的人的的住所。

  “有人在家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中外故事改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