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翻脸
酒安2019-09-12 11:203,183

  “你,你真是太放肆了!”

  老太太好不容易喘出一口气,指着桃华厉声呵斥。

  “我一片心都是为了老太太,您怎么能这样骂我呢?”桃华见眼前的李诚正用一双呆滞的眼睛看着自己,便轻声说道,“我知道老太太慈爱宽容,因此容忍了这样对自己不敬的事,就算是心里难过也默默地自己吞进肚子里,不叫晚辈们知道。您强颜欢笑,是您对这李诚的一片疼爱,可是我却看不下去。老太太,我先走了,不然,我只怕会说出更多为您抱不平的话。”

  她给老太太福了福,这才转身,走了。

  三夫人都要笑死了,又觉得老太太与李家可恶,见李诚还是一副傻呆呆的样子,心里顿时冷哼了一声。

  “你回来,你给我回来!”见桃华就这么走了,竟然看都不看李诚一眼,老太太顿时叫嚷起来。

  桃华也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叫老太太可怎么办呢?

  她只等着桃华与李诚能多说两句话,就可以说这桃华与李诚之间十分亲密,而且有共同话题,桃华也喜欢与这位表哥亲近,到时候顺势提及婚事就好了。

  可是桃华就怎么走了,老太太竟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来拉近李诚与桃华之间的关系。

  “老太太,这说好了的……”这明明说好了今日相看,之后就要把桃华嫁给自己,可是这少女生得明媚可爱,却并不是一个和气的性子,转眼就几乎大耳瓜子抽在自己的脸上,如今还扬长而去,完全没有给自己半点面子,这就算是李诚心里对桃华动心也有点脸上挂不住了,转头去看气得浑身发抖的老太太,委屈地说道,“您与姑母叫我进来,我进来了。可是老太太,三表妹这是……”

  这显然是对他十分冷淡。

  想到桃华那张美貌娇艳的脸,还有这一股子金贵劲儿,李诚不由自主地觉得血液发烫。

  更何况,这可是国公府的嫡长女……

  “你过来。她是我的孙女儿,难道我还做不得她的主了不成?!”老太太脸色一沉,见下方三夫人正站着看着桃华离开的方向,想到三夫人与桃华的生母乃是表姐妹,顿时冷笑一声迁怒,指着她说道,“都是你给三丫头教养坏了!这国公府里的哪一个女孩儿不是温温柔柔,展样大方,与亲戚们来往亲切?可是你看看你把三丫头给养成什么样了?对至亲无礼,对长辈不敬,这样的丫头,我看已经是不成样子!”

  “老太太这话慎言,三丫头一片孺慕之心,方才难道不是在为老太太抱不平?您却这样说她,我真是为三丫头难过。”三夫人心里只觉得燃烧着一把火,看着李诚那猥琐的样子,看着他与老太太那副心有默契的样子还能不知这些人心里在想些什么?她又想到今日李氏装模作样地带着宜欢去宫中侍奉皇后,自然就是为了避开今日这一切,想到这里就恨得心肝儿疼,忍着怒意缓缓地说道,“不过若是老太太这样看不上三丫头,那我替三丫头给老太太赔罪,日后绝不再出现在李家面前!”

  “你敢这么对我说话!”

  老太太没想到这个儿媳竟然这样硬气。

  三夫人尚在泉州的时候,这国公府里的哪个媳妇儿不是对她极尽奉承?

  “您看,我叫三丫头不要与李家冲突,您反倒要怪我了。”三夫人便笑了,随手搭在急忙上前的侍女的手上和声说道,“可见在您的心里,我与三丫头一般无二,都是没有礼数的。既然如此,儿媳先下去学习礼数,回头学好了再服侍您。”她如今夫君得力,儿子出息,就算立刻分家也不会惶恐,自然不必如同二房那般战战兢兢,帷李氏马首是瞻,因此给老太太说了一声,就直接出去。

  然而这老太太与李氏竟然想叫桃华嫁给那种货色,简直叫三夫人气得要死,忍耐了半晌,等赵怀与赵笙父子都回来,便将此事给说了。

  赵怀的脸色阴沉起来。

  他拍了拍妻子的肩膀,叫她不必动怒,这才对她轻声问道,“桃华呢?”

  他正问着,却见桃华已经笑着捧着一捧开得极美的迎春花走进来,灿烂的花枝之后是她明媚的笑脸,看着这无忧无虑的笑脸,赵怀的脸色缓和了几分。

  赵笙忙走上去,帮着妹妹把迎春花一块儿插在一旁的一个水晶瓶里。

  “三叔。”桃华唤了一声,又与身边的兄长炫耀了一下今日宣平大长公主赏给自己的那几样儿桃花色玉石的首饰,显然没有将李氏的事儿放在心上。

  见她心宽,赵笙先松了一口气,心里又有些怜惜妹妹一回到府中就受到这许多的冷遇,对桃华柔声说道,“李家的事,你不必担心,横竖都有父亲与我在。”这话说起来其实有些不大可能,毕竟桃华虽然是三房养大,可是却总归是赵国公的女儿,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父母说的就是赵国公与继母李氏了。虽然都知道李氏不安好心,可是桃华作为晚辈天然就被压制,不能与长辈顶撞。

  可是桃华却信任地看着赵笙说道,“我从不担心。因为我知道三叔三婶还有哥哥会保护我。”

  见她一脸笃定,赵笙的目光柔软起来,抬手揉了揉她的发顶,和声说道,“这是自然。”

  他将桃华当成亲妹妹的。

  可是三夫人却还是有些担心。

  “你说,若是老太太与大哥一定要将桃华许给李家……”今日这李诚一进来,一双贼眼就直往桃华的身上看,还有老太太那一副算计的样子,三夫人就算是个死人也不可能看不出来她们到底想干什么,见赵怀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桌面,她便低声说道,“那李氏一向是个奸狡的,老太太不必说。大哥被她日日吹着枕头风,这一颗心早就被糊得找不着北了,咱们桃华是那李氏的眼中钉,她怎么可能不祸害她?”

  说到这里,三夫人便垂泪轻声说道,“就算躲过了这次,那下一次只怕也是躲不过的。”

  “今日你在厨房做几样小菜,我与大哥一块喝酒。”赵怀沉声说道。

  见他显然是要出面为桃华讨个说法,三夫人顿时眼睛亮了。

  “你是想……”

  “放过她,她反倒以为我怕了她!”赵怀突然冷笑了一声,侧头对三夫人说道,“多预备些酒菜,许先生已经把你姐姐嫁妆的事查得差不多了。”他说的这徐先生,自然就是之前为了桃华生母的嫁妆,赵怀命人去查问的那位幕僚,因他提起了许先生,三夫人急忙问道,“已经查得明白了吗?”她自然不会相信当年自己的表姐,过世的赵国公夫人为了败落的娘家把自己的嫁妆全都用了。

  如今若是能查得明白,自然也是要为了桃华主持公道。

  “你安心预备,这一回我一定与大哥说得明明白白。”赵怀见桃华与赵笙在一旁嬉笑打闹,因兄妹两个从小一同长大,感情极好,他垂了垂眼睛似乎想到了什么,却没有多说,反而叫赵怀与桃华一块儿坐在自己的面前,悠闲地问他们在书房的功课。

  虽然桃华是个女孩儿,可是功课却是跟赵笙一块儿学的,虽然不及赵笙学得更清楚明白,不可能高中个举人秀才的,可是却也言之有物。更何况这样被询问功课是在泉州的日常,桃华已经习惯,因此对赵怀问自己的种种朗朗上口,倒是也叫人在外看着,仿佛偷得浮生半日闲。直到赵国公得了赵怀身边下人的传话,知道弟弟有话跟自己说,想到自己也有话与弟弟说的,便回了府也没有去见老太太,直接去了弟弟的院子。

  他一进院子,就见满目早春的美景,进了屋子,就见屋子里一簇迎春花开得正十分娇艳,自己的弟弟慵懒地靠在椅子里,手里捏着一杯清茶悠然自在,他的面前正坐着一双俊秀的儿女,俊秀的青年眉目含笑,娇艳明媚的少女正脆生生地念着“桃之夭夭灼灼其华”,那无忧无虑的女孩儿的声音清脆悦耳,叫赵国公只觉得扑面而来的是一片清澈的风,叫他的目光也不由柔和了几分。

  他竟然舍不得打断桃华的声音,安静地立在门口听着。

  直到桃华念完了,他才走进去。

  却见仿佛一室的美好与快活都在自己走进门的那一瞬间一下子有些停滞。

  赵国公不能承认自己心里一瞬间是有些不舒坦的,然而见桃华与赵笙上前给自己请安,他又觉得自己想多了。

  “今日你怎么想起叫我来与你喝酒?说起来,咱们兄弟自从你去了泉州,就没有再这样单独喝过酒了。”赵国公笑着坐到了赵怀的对面,见赵怀清隽消瘦,虽然也已经成熟稳重许多,却比自己仿佛年轻多了,不由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在京城变得沧桑的脸,感慨地说道,“如今这么多年,我们都已经……”

  他的感慨赵怀不感兴趣,劈口打断。

  “我与大哥说说桃华的婚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