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亲上加亲
酒安2019-09-12 11:183,196

  “亏欠?你在胡说什么!”李氏的脸在赵辞那双漆黑的眼睛的注视之下微微扭曲了几分。

  赵辞抿了抿嘴角,看着李氏小声问道,“母亲真的不明白我在说些什么?母亲当初……”就算是李氏与赵国公恩恩爱爱,曾经桃华的生母早就成了过眼云烟,可是做过的事却永远都不会被湮灭,赵辞也曾经听下人背地里说过很多次,此刻看着李氏那有些惊慌与愤怒的眼睛,他缓缓地说道,“本就是我们对不住三姐姐。三姐姐这么多年远在泉州,老太太与母亲对三姐姐不闻不问。我从前叫人送去给三姐姐的东西,被母亲拦住了吧?”

  他的目光清澈,李氏竟然无言以对。

  “你三姐她……”

  “如今母亲与父亲琴瑟和鸣。父亲对我与四姐姐都很慈爱,可是母亲,您也要想想三姐姐,她也是父亲的骨肉。更何况这么多年,我们已经得到父亲足够的疼爱,难道那样吝啬,一定一点都不给三姐?”赵辞是个俊俏的少年,唇红齿白,此刻一双漆黑的眼睛仿佛晨星,对李氏认真地说道,“三姐姐流落在外这么多年,我只觉得愧疚。我享受父亲的庇护的时候,三姐姐不仅失去母亲,甚至连父亲也失去了。”

  “你不明白,当年我与你父亲是真心相爱的呀!”李氏流着眼泪看着儿子解释说道。

  “发乎情止乎礼才是正道。当年三姐姐的母亲尚在,无论母亲如何辩解,可是却依旧造成伤害。我不会对三姐姐与四姐姐之间有偏袒,若是母亲不乐意,也将我赶出去算了。”赵辞给李氏郑重施礼,见李氏恍惚地看着自己,便转身走出了上房。他走出去的时候赵国公急忙躲在门后,一脸复杂地见儿子走了,这才抬脚进了屋子,却听见宜欢在哭,李氏垂落了单薄的肩膀侧坐在一旁正在垂泪。

  跳跃的烛光之下,她雪白的脸上的那滴眼泪叫人心疼。

  赵国公心底叹息了一声缓缓地走过去。

  “国公爷。”李氏见赵国公在,只觉得自己满腹的委屈与辛酸,一下子用力抱住这个自己挑选的男人哽咽地说道,“阿辞的话叫我难过。我也知道,当年是我对不住姐姐,若不是我,姐姐也不会英年早逝。可是我只想着,若是能留在表哥的身边,就算叫我死了下十八层地狱也是愿意的。”她委委屈屈地哭着,一张娇美的脸上满满都是泪痕,赵国公急忙拿手去给她擦眼泪,李氏下意识抱住他的手腕含泪说道,“我也知道对不住她们,可是原就是我嫉妒。我不能忍受表哥去宠爱别的女人,宠爱她们给表哥生的儿女。”

  她哭得楚楚可怜,赵国公刚刚还叫赵辞给说动了对桃华母女生出的那几分愧疚顿时烟消云散。

  他如今眼里心里也只有眼前这个女人。

  “我都明白。你只是放不下我。”

  “我自幼爱慕表哥,想做表哥的妻子,若不是阴差阳错,我怎么会与表哥失之交臂?阿辞年纪小,不知当年的事,因此误会了我,我也不怪他。可是他如今这些话实在叫我伤心。没有高贵的娘家,当年做不成表哥正室是我的过错吗?阿辞是我的亲骨肉,怎么能拿这话刺我的心你?”李氏不过是在赵国公的面前委屈流泪,自然也没有叫赵国公厌弃赵辞的意思,话锋一转含泪说道,“阿辞打小儿性子就单纯良善,因此看不过去也是有的。可是……他也要想想自己的亲姐姐呀。”

  “阿辞还小,你慢慢教他。”

  “我知道。只是表哥,我想说一句不好听的,三丫头如今在府里,阿辞每每遇见总是心存愧疚。”李氏柔软的娇躯依偎在赵国公的怀里,美眸流转,泪光闪闪,见赵国公果然沉吟起来,见一旁的宜欢正小心翼翼地起身看着自己,使了一个眼色叫宜欢出去,这才将雪白的手搭在赵国公的心口柔柔地说道,“我不是容不得三丫头,只是三丫头只怕对我也有误解,我担心三丫头怨恨了我也就罢了,若是怨恨了表哥你……”

  “你的意思是……”

  “把三丫头嫁出去吧。她正是豆蔻年华,正是嫁人的大好时候,等她嫁了人,给人做了妻子就会明白,当初我与表哥之间的事是多么的不得已。”李氏吐气如兰,见赵国公果然陷入了思考,也不流泪了,忙叫赵国公与自己坐在一块儿,因房中也没有人服侍,她也不必维持国公夫人的端庄,坐在赵国公的腿上轻轻地将红唇压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她是国公府嫡女,若是嫁人,能嫁一个极好的人家儿。总不会辱没了她的出身就是。”

  “三弟这次痛快地回到帝都,未尝没有因桃华到了花嫁之期的缘故。”赵国公见李氏又是为自己打算,又是为桃华打算,一颗心柔软得化作春水,揽着李氏纤细的腰肢若有所思地说道,“她是我的长女,自然不会叫她受委屈。至于她对我的怨恨……”他喃喃了这两个字,多少有些不自在,眉宇之间就露出几分缓缓地说道,“这都是长辈们自己的事,她一个孩子插手太多了。”

  “那表哥你觉得我娘家如何?”李氏便柔声问道。

  “你娘家?”赵国公便迟疑了几分。

  李氏当年差在出身,因此做不得他的正妻,那李氏的娘家自然也没什么身份。

  不过是寻常门第罢了,如今因李氏在赵国公府坐着尊贵的国公夫人,更加上老太太也是李氏娘家的长辈,因此如今依附着李氏过日子。

  “你想想我娘家的大哥儿,”李氏眼底露出几分阴毒,却一转眼就消失不见,见赵国公迟疑着,急忙开口说道,“大哥儿是嫡长子,若是三丫头嫁过去,那日后就是当家奶奶,阖府都要听她的话,说一不二,这日后被夫君宠着护着自然日子过得舒心。我也知道表哥嫌弃我家里没有功名利禄,也不及那国公府侯府高贵显赫,可是我与表哥说一句掏心窝子的话,虽然三丫头不是我生的,可到底是表哥的骨肉,我也盼着她好的不是?三丫头性子倔强,若嫁到高门大户里去,那若是有个争执人家也容不下,反倒受气。倒不如是我那娘家,都是自家人,自然也只会宽容三丫头的。更何况表哥也看见了,母亲不喜欢三丫头。可若是三丫头嫁到李家,那就是母亲的家里人……这岂不是祖孙两个更亲近一层?到时候母亲也只有疼她的。”

  她搬出老太太,赵国公便微微颔首。

  “你说的倒也是这么个理儿。”他缓缓地说道。

  “若不是真心为了三丫头好,我也不敢与表哥说这样的亲事。那些功名利禄,叫大哥儿往后给她挣出来,到时候徐也诰命加身,做风风光光的官宦夫人,不比在那高门之中委委屈屈地过日子,服侍了婆婆太婆婆还要与妯娌往来来得轻松得多吗?更何况大哥儿虽然生得不及阿怀阿辞出色,可是却是个疼人的性子。这挑男人啊,外貌算什么?还不是一颗心才要紧?若是嫁了不中意的人,哪怕貌似潘安,叫我说,那日子过得也一定不会快活。”

  李氏一边说,一边娇嗔着哼了一声。

  她明明已经是人到中年,可是娇嗔时却依旧带着少年时的娇俏。

  赵国公心里一软,越发生出几分柔情,抱着她轻声说道,“这世上不会再有如你一般以德报怨的人。三丫头那样对你,可是你却一心为她考虑。”娶妻如此,夫复何求呢?赵国公带着几分感慨地把李氏圈在怀里,英俊的脸上满满的都是满足。见他已经有了几分点头的意思,李氏红润的嘴角飞快地勾起了一瞬,却急忙落下勾着他的脖子轻声说道,“我也只是想叫三丫头嫁个好人家儿罢了。我娘家知根知底儿,日后就在表哥的眼前,断然出不了差错。”

  她素手轻抬,给赵国公擦了擦额头含笑问道,“怎么出汗了?”

  “屋儿里有些闷热。”赵国公漫不经心地回答了一句,虽然今日有些疲惫,可是却没有安置的意思,握住了李氏的手却突然皱了皱眉开口说道,“你娘家这么说起来,的确是极好。若三丫头乐意,这门婚事倒是也做得。”若老太太会因为桃华嫁入李氏的娘家对桃华改观,那赵国公自然也为女儿高兴,然而他想到了一件事,便对李氏说道,“只是这事儿只怕咱们还不好轻易做主。你知道的……当年皇后娘娘与咱们家的约定。豫王殿下与桃华他们两个……”

  他自然也记得当年皇后与赵国公府的婚约。

  虽然看起来也没有什么确凿的说法,或许不过是当年皇后的随意一句话,如今皇后早就忘了,可是赵国公却还是不敢忘。

  与皇后的约定,若是赵国公府先退步抽身爽约,只怕皇后会十分不悦。

  他有些为难,然而李氏却不由笑了起来。

  “表哥这话说得有趣。表哥又不是只有一个女儿,三丫头与豫王殿下没有缘分,可是表哥,你还有咱们的四丫头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