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桃华
酒安2019-09-12 11:133,178

  正值三月,桃花夭夭,春光明媚。

  往帝都的一条官道上,一行冗长的车队正在缓缓行进。

  两侧的远方山上都是桃花百里,扑面而来的春风之中卷着淡淡的花香,满目璀璨的桃花将天地都照亮了几分。

  怡人的香风与春风之中,车队的正中一辆十分华美的马车上,车窗被轻轻地掀开了半边帘子,露出了一张白皙美丽的少女的脸庞来。

  这少女生得香腮似雪,偏偏有一双十分妩媚的桃花眼,目光潋滟看去,露出几分风情妩媚。然而这随意的一瞥的风情之下,却又带着几分年少懵懂与被人娇养的懵懂与稚气,清艳逼人。

  她微微探身从车帘之后看去,露出桃花色的衣裙来,本就是年少的美人,如今在春光之下生得明媚娇艳,又有几分天真活泼。

  她一探身,一旁车队旁的一匹白马之上,一个青衣少年转头看了她一眼,露出笑容骑马而来。

  “怎么了?”

  “三哥。”少女仰头一笑,看了看远方的大片的桃花,年轻单纯的眼底露出几分流光,白嫩的手指指着那片桃花海兴致勃勃地说道,“你看,桃花开得多好。”

  “还未进帝都就先撞上桃花,可见你的姻缘也快来了。”少年生得清隽,眼底带着几分戏谑与笑意 。

  少女的脸上顿时绯红一片,顿足,摔了帘子说道,“我不与你说了。”她虽然看似与这少年在置气,可是略等了等,却再一次挑起了帘子往外看去,见那少年眼底带着柔软的笑意并未离开,反而一直跟在车边在等着自己重新理会他,不由露出了几分快活。她娇娇地哼了一声,却从车中取出了水来递给这少年,兄妹两个相视一笑,感情自然很好的样子。

  倒是这少年看了看天色,就对这少女说道,“一会儿我陪你过去瞧瞧。”

  “会不会误了回去的时候?”少女眼睛一亮,却急忙问道。

  “怎么会。至多午后我们也能回帝都了。”少年和声说道。

  “你从前最喜欢桃花,今年泉州的桃花没赶上,如今可不能错过了。”他顿了顿,骑马往前头一个同样端坐在马上的中年男子去说话,少女就忍不住露出几分欢喜,欢喜地退回了车里。就看见车里正有一个生得十分美貌的中年妇人带着几分慈爱与纵容地看着自己。她面上绯红一片,急忙靠过去依偎进这妇人的怀里,声音活泼憧憬,摇着妇人的手说道,“三婶,三哥要带我去折桃花,您让我去吧。”

  “你啊。只是叫多多的人陪着你去,免得冲撞了。”妇人带着几分无奈与怜惜,垂头摸了摸少女的脸,见她的笑容天真浪漫,偏又生得一副多情的清媚婉转,心里忍不住生出几分叹息来说道,“你是国公府里的嫡女小姐。从前在泉州的时候,有婶娘在,固然叫你随心所欲。只是日后在帝都,回了咱们国公府,你……有什么事都跟婶娘说就好。知道了吗?”她带着几分爱惜,见少女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忍不住有些难过,又有些舍不得叫她回去撞见国公府里的污糟事儿。

  若不是夫君突然奉朝廷的旨意回了帝都,那他们夫妻带着侄女儿过得其实极好。

  这少女一愣,点头对妇人说道,“姨母……三婶儿。我都明白。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她眼底带着几分纯善,却又有几分倔强,妇人手一顿,摸了摸她的脸。

  “桃华,你要记得,无论府中怎样,姨母还有你三叔,你三哥都陪着你。”

  “您又叫错了。要叫您三婶儿,我都记得。”少女桃华仰头,见这美貌妇人对自己柔和地微笑,急忙说道,“您放心。我会好好儿照顾自己。”

  她知道自己的婶娘在担心什么,毕竟身为赵国公嫡女,她没有养在父亲的身边,也没有养在赵国公府中,却跟着赵国公的弟弟赵怀一家去了泉州去做官,说起来自然是有几分缘故的。

  她身为赵国公的嫡女,乃是赵国公原配,先赵国公夫人所生。

  赵国公夫人与赵国公乃是原配夫妻,夫妻之间一向都感情不错,只是赵国公夫人刚刚生下唯一的女儿桃华的时候,赵国公却生了外心,因此气死了赵国公夫人。

  赵国公夫人一死,桃华就没有了亲娘,人走茶凉,小小的婴孩儿在赵国公府里自然不怎么被人放在心上。更何况赵国公夫人过世不到三个月,赵国公就急忙抬举了自己在妻子生育的时候勾搭上的心肝儿,有了心爱的女子相伴,哪里还记得曾经与自己生出嫌隙的先头的发妻的女儿呢?

  也不必说什么有了后娘就有后爹,赵国公到底也是叫自己的继室去关照桃华的,只是也不知是不是小小的婴孩儿年纪太小,几次大病都险些夭折。

  三房里赵国公府三夫人与先头的赵国公夫人乃是闺中一同长大的表姐妹,自然看不过去这样的事,正巧赵三老爷赵怀谋了泉州的官位,一家都要去泉州,她就与赵国公夫人李氏大闹了一场,把小小的桃华也带在身边离开了帝都。

  他们都的时候还是十五年前,赵怀在泉州几乎扎根,从小小的县令一直升到泉州知府,如今得了朝廷的旨意命回帝都,才带着家中的家眷一同回来。

  三夫人自然是担心桃华回到帝都,被赵国公那一家子欺负的。

  桃华在泉州长大,这么多年,赵国公对这个嫡长女却毫无表示,可见在赵国公的心里,桃华已经不算什么女儿了。

  想到这里,三夫人又是做姨母,又是做婶娘的,自然十分心疼桃华。

  “您不要觉得我受委屈了。”桃华见三夫人的眼底生出了潋滟的泪光,急忙拿了手中的帕子去给三夫人擦脸,带着几分安慰地轻声说道,“我能在您的身边长大,这就是我的福气。从小到大,您与三叔都对我疼爱有加。三哥也对我宠爱纵容,这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三婶,我有你们就足够了。”

  她虽然叫人觉得命苦,生而丧母,又生父冷淡,听起来亲缘单薄,可是真心并不是如此。

  她三叔赵怀对她如同亲生父亲一样宠爱她,三婶更不必说,她如今这娇软天真的性子就是叫三婶娇纵而来。

  至于三哥赵笙,对她更是处处照顾,与亲妹妹没有什么两样。

  只可惜三夫人夫妻只生了一个赵笙,之后就是抱养长大的桃华,子女缘分浅薄,不过对于桃华来说,她也愿意孝顺自己的三叔三婶如同对自己的亲生父母的。

  “若是李氏敢对你不好,我不会饶了她。你从小儿被娇养长大,一点儿苦没有吃过,一点罪都没有受过,日后在帝都,也不要委曲求全,被人欺负了。你三叔回了帝都,必然高升的。就算是国公府里也不敢小瞧了咱们这一房,所以都不要担心,明白了吗?”三夫人拂过桃华的发顶,见她乖巧地答应了,这才笑吟吟地又从一旁的匣子里摸出一只十分璀璨的红水晶步摇来插在桃华一头乌黑的发间嗔怪地说道,“你是我娇养长大的,这首饰穿戴,都不许简单了。”

  “知道了。”桃华娇娇地说道。

  她与三夫人感情很好,将头轻轻地抵在三夫人的肩膀上。

  三夫人以为她心里对回家会感到害怕,其实她并不害怕。

  有三叔与三婶儿在,她怕什么呢?

  都不过是那句话罢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若继母当真对她发难,她自然不会束手就擒,难道还当真叫她一直要忍着继母对自己的种种吗?

  她心里想着心事,又有些想要去远处去看那大片的桃花,却突然感觉到车子猛地停住,之后传来了嘈杂的说话声,之后,就见赵笙飞快地挑了帘子,见三夫人与桃华都并未受惊,这才吐出一口气,却对三夫人轻声说道,“母亲,前头遇上了晋王殿下踏春过来的车队,咱们得给晋王殿下避让车道。”他这样解释,三夫人顿时就明白了,忙说道,“这是应当的。贵人在前头,咱们给贵人避道是分内之事。”

  她一边说,一边对赵笙问道,“你父亲呢?”

  这问的就是赵三老爷赵怀。

  “父亲在前头与殿下说话。叫我来与母亲和妹妹说,叫你们不要受惊吓。”这车队突然就停了,赵怀担心妻子与侄女因不知发生了什么心里不安,因此叫儿子过来告知一下。

  三夫人听了微微笑了起来,和声说道,“你回去对你父亲说,我与你妹妹都没事。”她一边说,一边突然迟疑了一下对赵笙问道,“晋王?”

  她露出几分关切,桃华对帝都之中皇家王爷没什么记忆,不由好奇地问道,“这位晋王很出名吗?”

  她在泉州,自然不知晋王的大名。

  三夫人却皱了皱眉。

  “我听说晋王性情一向顽劣,一言不合就饱以老拳,陛下拿他都没法子。可别叫你三叔吃了亏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