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珄2019-01-22 14:555,281

  明华的眼前出现一双男人的手,牵着一双女人的手,穿行在春夏秋冬,这女人的手是明华曾经工作的饭店里店长郑晓燕的手。晓燕店长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爱情。那些犯错的事也忘得一干二净,晓燕店长和另一半结婚几年后,他们就生育了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一家人和睦相处,直到老去。

  他们盘过表亲的饭店,小两口开始经营饭店,生活过得有声有色。表亲退休后,由晓燕和表妹一起赡养表亲。

  后来饭店开了分店,全国上下都在加盟,当饭店出名后,晓燕店长也退休了,家族企业交由子女打理。她的子女孝顺,事业也是蒸蒸日上,等到晓燕店长老去后,她的骨灰被送回小时候生活的地方,最终她还是葬在父亲和爷爷奶奶的墓旁,因为她的根在哪里,是永远无法逃掉的。

  杨阿姨坐在凳子上,一边哼着歌一边洗着碗。明华看见杨阿姨的儿子考上大学。四年后大学毕业,在一家国有企业里工作也算平步青云,随着时间的推移,杨阿姨的苦日子熬到头,她辞去在饭店洗碗的工作。儿子结婚生子后,她就专心在家里照看孙子。杨阿姨的儿子孝顺至极。在杨阿姨和丈夫共度晚年的那段时光里,在杨阿姨平淡一生又幸福的时光里,这让明华羡慕不已。他们在长活于人世之中后,看到人类某一个时间的未来——儿子成家立业便是她心满意足之时。

  至于小磊,小磊大学毕业后,小磊继续去国外深造,在美国一所世界出名的大学里,完成了他的硕士研究生学业。并且认识了他的未婚妻。他和他的未婚妻一同生活在美国。他在美国一家世界出名的科技公司里做了项目经理,生活无比幸福。

  两年以后,他和未婚妻结婚,顺利拿下了长居美国的绿卡。那是他人生的巅峰,他由项目经理一直荣升到总经理职务。

  小磊和自妻子育有一儿一女,小磊今后的人生,大半部分是在异国他乡度过的。也许中途回过几次国,看望过在国内的亲人和朋友,但并没有长久的留在曾经生养他的地方,他已是家乡的过客,他最祈盼的是隔海遥望的另一个家。

  当小磊老后,不知道会不会想起明华,那个曾经同坐一张课桌的初中时光,那个共同筹划报复的激动时光,那个他们一起走过的山坡,在小磊家玩耍的时光,也许小磊会和子女讲明华的故事,那个在青年时代留下过美好日子的时光。

  小磊的心愿是希望去世后埋葬在儿时的家乡。几经周折,他的心愿得以完成。那是在他哥哥去世时,在送葬仪式中,他回家瞻仰哥哥最后的容颜。在他也快入土的时间里,和他哥哥的子女们商量自己死后的事情,他希望后代能把他的骨灰送回家乡安葬,子女同意他最后的夙愿,也就在几年以后他也归去,骨灰经由子女送回家乡,他回到那片记忆里最美好的乐园,长眠于这片美丽的土地之下,他和父母、兄长葬在一起。那样,他们一家人才能在世界的另一个角落相遇。

  人都会死,带不走世界的一草一木。小磊只带走了他的记忆,深埋在那片土地。

  瑶瑶怀着赎罪的心情,高考发挥失常,没能考上大学,而是选择了一所职业院校就读。她在那里度过了她人生中美好的三年时光。毕业以后,为了忙着找工作,她错过了人生中唯一的真爱。她最终嫁给一个比她大十岁的男人,堕落的度过了她黑暗的后半生。

  瑶瑶和明华之间的事,是细小微妙的类似于爱情和友情之间的错误情感。瑶瑶的一生在明华看来,并不是完美的。和瑶瑶结婚的男人不是一个事业有成之人,表面看看起来勤勤恳恳,内心却无所事事。他们育有一个女儿,女儿越长越大,在一次旅行中意外的车祸身亡。到老以后的瑶瑶,过着一种老无所依的生活,丈夫在她五十岁的时候得癌症死去,她没有另寻新欢。

  要说命运使然,都是自己选择的路,“天意”从来都是人生道路上强制加上去的词汇,真正能改变的只有自己。路是自己选的,无论如何都要坚持走完。

  瑶瑶回到故乡,以依靠低保维持生活。后来老死在房间里。两天后被人们发现,人们通知了她的亲人,亲人们匆匆忙忙给她举办了一个简单的葬礼,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有亲人回家给她扫墓了。

  在以后的很多年里,瑶瑶的坟墓都是孤零零的,人们忘记了那座小山包里埋葬的人是谁。经年流月的时光之后,这个小山包被风吹被日晒雨淋,最终垮塌了,她最后留在人们视野里的尸骨,也被水冲刷到了远方。

  他看见刘萌英站在教室门口,在叫换着他的名字,他答应着走过去。刘萌英牵着他的手跑到草地上,他惊奇的发现,他和刘萌英结了婚,还生了两个女儿。这一切幻象都是他记忆深处最想完成的心愿。

  明华的心还在向往着那个最初喜欢的女孩。时隔多年以后,他对刘萌英的印象不减反增,脑海里全然装的都是刘萌英,他无法说出为何一直在想刘萌英,而不想小何。他最后的爱情是想停留在刘萌英身上,他想看见刘萌英犹如在昨天。

  刘萌英努力的不光是成绩,她也在努力生活,后来她考上大学,去了外省的大学学习和生活。毕业以后,就留在了当地的城市,在那里结婚生子,小两口的生活过得很甜蜜。她在工作十年以后就出来创业了。又经过十来年的打拼,公司上市,她成为那座城市的首富。并用多余的钱去做慈善事业。现在她不光事业有成,家庭也有成。她的丈夫是位作家,是位大名鼎鼎的作家。

  她退休以后,公司交由女儿和女婿打理,她便和丈夫周游世界。人生苦短,她过着一种精神和物质生活都满足的日子,可谓是人生的一大赢家。死后她的骨灰撒向了大海。这是刘萌英的遗愿,她说:她死后想自由的遨游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于是女儿通过她的遗愿就把骨灰撒向了大海。

  这只是明华从内心世界里看见的他们的未来,但他也真心希望每个人都有一个幸福和快乐的人生。

  抢救还在继续,由于失血过多,医生开始为明华输血,可是明华依然无动于衷。父亲在急救室门口心急如焚,却什么事情也帮不上忙。他哭泣过后的泪痕,还长长的留在脸上。有一些工友也来看望明华的情况,依然没有听到明华苏醒的消息。

  明华在急救室里躺了有十分钟,有护士在明华的耳边鼓励着明华跳动自己的心脏。除颤仪没有一刻停息,在拼命的辅助明华恢复心跳。心电图机上时而跳动的线条,是医生以为明华还有希望挽救的唯一证据。

  如果明华死亡,最伤心的人还是父母。那些养育之恩都未来得及回报时,就要准备死去。对明华、对他的父母来说,都是一件最悲伤的事情。养育之恩大于天。他要报答的恩情,这辈子也还不清了,明华不甘心的是他从来没有报答过父母的恩情。

  他又一次睁开眼睛,仿佛看见母亲慈祥的脸庞,母亲用温暖的手握着明华的手,轻声的呼唤着明华的名字。他看见母亲身穿粉红色长裙,背上背着正在哭泣的明华,在小时候的院子里奔跑,母亲极力安抚着明华幼小的心灵。那条粉红色长裙是母亲最喜欢的裙子,母亲今生穿长裙的时间,只有在明华童年的时候。明华哭泣是因为他用手弄脏了母亲的长裙,母亲就打了他的小手,他就哭泣得一发不可收拾,所以母亲只好背着他在院子里转圈并且安抚他幼小的心灵。

  这一生明华都在母亲和父亲的保护下成长。明华或许死去,母亲会整日坐立不安,整日无所事事,终日茶不思饭不想,终日以泪洗面。十八年的养育之恩,在一瞬间消失,还没有来得及报答的恩情就要随着明华的去世而长埋于地。

  母亲会伤心到什么程度?明华无法想象,就算天塌下来也没有比失去亲人更悲痛的事吧!

  明华还记得小时候惹母亲最伤心的一次是离家出走。也是因为韩大爷打他骂他,回家还被父母打骂,明华想不通,就去了山头那边的一个小学同学的家里生活了一周。

  恰巧小学同学的家长也不在家中,有那么一段时间家里无人看管,本来说小学同学是被送到外婆家里去,让外婆照看一阵子的,可是外婆年事已高,无法照看一个调皮的孩子。孩子又偷偷跑回家中。

  明华舒服的住在同学家里,母亲却在家中的所有亲戚朋友那里找了个遍,都没有发现明华的踪影,母亲气得好几天吃不下饭,韩大爷也像成了一个罪人一样,帮着明华的父母一起找人。

  几天后,明华的行踪被发现,是小学同学的邻居发现的,他问到明华的姓名和住址,后来母亲知道他藏在同学家,明华被母亲强制带回了家。

  事情本来是由一件很小的事情引发,明华只是偷了地里的豌豆,被村里的韩大爷发现并教育,韩大爷又告诉父母,父母也狠狠的教育了明华。明华因此气不过才离家出走。母亲以后不敢在严打严骂明华,母亲也为此落下了心病。

  明华想不出还有什么地方能让母亲伤心,现在的现在是过去。母亲得知明华离世,她会连夜跨山跃水来到明华身边。

  父亲做了该做的事情,他通知母亲,让母亲见到明华最后一面。即便这样,父亲和母亲同样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父亲眼睁睁的看着明华从三十层楼高的地方摔下去。他只怪悲惨的命运翻天倒海般压在自己身上,回想起这一生教育明华的场景还历历在目,那种溺爱是让明华走上一条不归路的罪魁祸首。

  父亲曾经对明华说:最后的个性留下来的是坚持,如果能让你一直保持一种个性的生活,才是对自己的一种尊敬。后来明华学到自作主张,他却没能学会这种主张是从心做起。

  医生停止了施救,时间停在傍晚时分,明华的生命也停在了这一刻。医生用尽全力也没能将明华的生命挽救回来,在明华看来,一切都是命。

  人生——本来就是独自一人,又害怕什么孤单。

  是的,他上路了,他只身一人上路了,来世他想走条康庄大道,在穿过无垠的广袤的土地上空俯瞰大地时,世界已经春暖花开。

  从此以后,小何就和明华失联了,小何绝望的以为明华忘记了她。她应母亲的要求又去相了几次亲,在母亲的选择下,和邻村的一个家庭比较好的对象结了婚。

  偶有时,明华还会在小何的脑海里出现。

  自从那天,小何和明华通过电话后,就再也没有收到明华的任何消息了,她试图回拨电话,可无人接听。再后来电话就变成了停机的状态,小何只好安慰自己,明华只是手机掉了,等他买好新手机就会主动和她联系,可是她等不到天黑也等不到结果。再后来电话就变成了空号,小何越来越想不通,她很想把电话号码删掉,不再联系明华,可是她和明华根本还没有结束,为何却感觉已经结束了。

  她希望明华有一天会回来给她一个惊喜。时间慢慢的走着,走了不知道多久,可始终没有明华的身影和消息。小何辞掉饭店的工作回了家。

  邻村的相亲对象也算俊俏,就算小伙再俊俏,小何也没能看上,但婚姻的事,谁也说不清楚。

  结婚当天,小何身穿婚服,那是她一生之中最美的时候,迎娶她的人不是明华,是她最伤心的。她在别人的脸里看到了幸福,可她的脸上却没有幸福。

  母亲以为小何今后的人生会幸福,她的丈夫也以为娶了小何会幸福。只是后来的生活对于小何来说越来越无趣。两年以后她生有一个孩子。真正改变小何的是孩子的出生,小何请求丈夫将孩子取名“明华”。小何告诉丈夫,她希望自己的孩子今后能像明天的太阳那样华彩夺目。

  多年以后,小何才知道明华一声不吭离开她的原因。那时候,明华早已离开人世,那些明华还没来得及和小何说的的话,也被明华遗忘。后来,小何亲自到明华的家乡拜祭明华,她在明华的坟上哭到泣不成声。

  小何哭泣过后的泪痕不是悲伤,而是遗忘。

  父母带着明华的骨灰,回到曾经生养他的地方,那个在他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家,那个红墙黑瓦的房子,家的旁边有一笼竹林,院坝是父亲年轻时修建的,是为了迎接小生命到来而修建的——这个小生命就是明华,父亲给他取名——叶明华,是希望他能像明天的华彩一样耀眼夺目。

  人都是为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而生而死的。曾经的他们,甚至连最基本的温饱都未能解决,又何来一种精神生活呢?他们的追求只是活下去。要说精神生活,明华便是他们的唯一精神支柱,那是父母活下去的唯一信念。

  竹叶随着风纷纷落到院坝里,母亲拿着扫帚在院坝里清扫掉落在地上的竹叶。明华在院坝里玩着父亲从镇子上买来送给他的玩具,是一个手掌大小的玩具车,从小就没有玩伴的明华,童年的很多时候都是在家里度过的,他最多的伙伴是母亲,在院坝里看母亲扫地,听母亲唱歌,学着母亲做手工活。

  明华的巧手也是母亲传授的,幼小的心灵在接受新事物时,学起来都很快,他在母亲的教导下,学会了编制简单的竹制品,他拿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到班级里展示时,受到同学和老师们的赞赏。老师推荐用他的艺术品去参加镇上的一个工艺品制作比赛,得了二等奖,那是他最开心的时刻,父母也因此引以为豪。

  四面八方的亲友都来参加他的葬礼,随着第一把土掩盖在明华的骨灰盒上时,他的世界也随着尘土被掩埋。从此以后,父母的世界里没有“明华”,也许他们一辈子走不出阴影,也许他们转眼就会忘记。

  悲送明华离开人世后,亲友一一告别。明华的离世也给家庭带来一笔巨大的财富,由于是在建筑工地上失足摔下楼的,所以包工头韩大爷赔付给明华的父亲一大笔巨款,以安慰那颗快要崩塌的心灵,这是明华最后一次以这种方式报答二老,希望二老的今生——长命百岁。

  明华那些未完成的心愿也随着黄土一起埋葬,他的记忆也跟随黄土消失在时间里。思想在黄土之下重新生根发芽,还有另外一个世界在等待明华,他穿行在一片浑浊的海样上,在等待不知多少个岁月之后,他再一次挣开眼睛,眼前一片白茫茫的世界是他看见的新世界。

  从此以后——红墙黑瓦,只在他的梦里出现。

  2019年1月22日(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生之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今生之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