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客吃饭
懂懂日记2018-12-17 09:249,852

  小波,四舅家的表弟。

  兵哥哥。

  中秋回家探亲。

  他还不是一般的兵哥哥,全是踩着政策鼓点,当年鼓励大学生当兵,他毕业就直接入伍了,一当就是十多年,也当点芝麻官了,按理说应该是个老油条了,不,依然跟新兵蛋子吃住在一起,天天训练,身体素质的确好,不像30多岁的人。

  结婚了没?

  结了。

  对象是高中同学,在银行上班。

  也有孩子了。

  结婚前,他没有退意,感觉在部队的日子很逍遥,一个人无牵无挂的,也是家里的骄傲,理论上当一辈子兵没有任何问题,而且工资也不低。

  结婚后,不行了。

  想媳妇,想孩子,四舅怎么劝也白搭,就是想回到地方上,主要是离的太远了,三千公里,孩子生病了他在那边也是干着急。

  何况是啥呢?

  表哥(也就是我)动不动写自己跟小律师眉来眼去的,让他看了窝火,为什么?

  小律师的老公跟他一样的身份。

  他自己晚上睡不着觉,瞎琢磨,越想越觉得应该回家,作为一个大男人,把老婆孩子放在家里像什么事?再遇到表哥这样的人渣,还了得嘛!

  上次回来探亲,就问过我,你跟小律师是真的吗?

  我的回答很坚定:故事里的事,听听就行了,别当真,我跟她是纯洁的友谊,连手都没拉过,你哥又不是傻子,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吗?

  他回来,可以二选一。

  要么,要钱。

  要么,安置。

  四舅的意思是要求安置,因为这也是亲家的意思,两口子有房子有车子了,再各有份稳定的工作,这就是很完美的状态,要什么大富大贵,咱就没那个命。

  家里有关系没?

  真有。

  我姥姥门上有个亲戚在相关系统,能给帮帮忙。

  四舅带着小波去他家坐了坐,给的答复是没有太好的单位,只能水利局、林业局类似的边缘部门,至于说一些很核心的权力部门,很难。

  四舅也是明人不说暗话,意思是愿意为这个事出5万块钱,让这个亲戚给提前活动活动,该请的请,该送的送。

  但是是空头支票,意思是你先花,回头一起算给你。

  四舅是真心的不?

  当然。

  但是这样办事,肯定成不了,当年我选专业,我爹也是这么送的,跟领导也是这么谈的,该怎么花怎么花,该怎么送怎么送,回头你跟我说个数就行了。

  结果?

  黄了!

  我爹跟四舅一样,都是真心的,只是人家不会这么合作,你这是要求后付费,人家感受不到你的诚意和姿态。

  小波征求我的意见。

  我的意见很简单,你这个年龄了,再去那些边缘单位,哪怕是到退休,你混的最好的结局就是办公室副主任,原因很简单,你身份不行,这个身份不是大家理解的传统意义上的身份,业内人士肯定明白我说的意思。

  就是同在事业单位上班,大家的身份属性也是五花八门。

  能被提拔的,只有一类身份,其余的全是边缘身份,但是边缘身份里也分三六九等,例如我这种临时工还不属于最低身份,我下面还有一类身份,就是那种安置岗,发基本生活费的,当然也不用太正经上班,上半天休半天,即便是这样的岗位,也是万人难求,这个话题不能深入写,否则账号就封了。

  我只能帮小波分析一下,就是你花六七十万买这么个铁饭碗,到底值不值?你要明白,你的砝码大,小波这个级别的能拿65万。

  但是,我不能给予明确的建议。

  因为四舅会觉得我在背后使坏,包括小波来找我,都要偷偷摸摸的,因为四舅不希望小波跟着我学坏,学坏的表现是什么?

  不要工作,要钱!

  倘若,要了工作,没要钱,虽然想起来有些遗憾,丢了这么多钱,但是至少一辈子有了社会身份,有了稳定的工作。

  这样的结果,就是损失点钱。

  倘若,要了钱,没要工作,会是什么结局?

  手里多了65万。

  钱很多吧?

  但是!

  最大的可能是什么?

  就是这个钱用不了三五年就被小波挥霍掉了,挥霍的方式不是吃了喝了赌了,而是投资了,创业了,失败了。

  这个绝对是高概率事件,他们在部队久了,没有拿过这么多钱,当突然有了这么多钱,一定是驾驭不了的。

  除非背后有高人。

  例如他全权信任我,我帮他拿着,他需要钱必须经过我的同意,那么这个钱就有可能增值,例如我帮他投资了房产,或者购买了银行理财产品。

  但是,这样的可能性是没有的。

  四舅那一关就过不了,媳妇那一关也过不了,你咋能让外人帮你拿着?

  基于这些,我想来想去,虽然我有我的判断,但是我不能把这种判断强加给小波,否则最终真是鸡飞蛋打,工作也没有了,钱也没有了。

  无论是最终怎么选择的。

  这都是家庭视野带给他的最佳安排……

  旁人无权左右。

  倘若是我亲弟弟呢?也要分情况。

  一、没结婚。

  那我可以全盘接手他的资金,然后安排他在我身边工作,我扶持他成长,让他不断地试错,然后观察他,看看他适合做点什么,我再定向培养。

  二、结婚了。

  那我可以直接建议,但是最终选择也要听他的,因为他有家室了,要听媳妇的,听岳父岳母的。

  哥哥就不能过多的干涉内政了。

  65万买个工作,咱觉得挺荒唐的,心疼,你以为我四舅不疼吗?

  他更疼。

  对于他而言,这就是天文数字。

  即便疼,他也愿意牺牲,因为他要的是社会身份,这就如同我问大家,你在意自己是农村户口还是城市户口吗?

  城市户口的可能都回答,不在意。

  农村户口的,都在意。

  只是有些人嘴硬,不承认罢了,国家曾经卖过城市户口,专业术语叫农转非,当时一个指标卖7000元,大约是20年前的事了,换算到今天值多少钱?我们这还算便宜的,青岛那边要3万多,当年对城市户口是怎么理解的?就是公务员了。

  我媳妇一直拒绝给我儿子办身份证,理由是什么?

  我儿子户口在农村。

  我也在意这些,我曾经写过,我愿意花百万买个城市户口,不需要北京的,北京户口若是百万卖,那队伍能从北京排到南京。

  我说的是青岛户口就可以。

  当然,这两年我没有这个想法了,我觉得自己对这些貌似不是特别在意了,等儿子读大学了,他自己在意这些的时候,我再帮着操作,若是他不在意,那就无所谓了,反正我已经不在意这些了。

  现在貌似已经取消了农村户口与城镇户口,只是在一些交通事故上还有差别,所以律师们往往会给当事人家属出主意,意思是花点钱,把农村户口改为城市户口,原本赔60万,现在就需要赔100万了。

  8月下旬,一天。

  那天是周五,临下班,老梁到我们办公室,问大家怎么去?意思是叮嘱一下,别开车,一定要喝点。

  看到了我,虽然不知道我叫什么,但是眼熟。

  既然是喝酒,不能越过我,否则让我太没脸了,他笑着跟我讲:弟弟也去!

  我说,行!

  啥事?

  升学宴,小范围小聚。

  现在不允许大搞各类宴会,为什么还搞?

  因为,这是一个还礼过程。

  彼此都有需求,这些年,老梁付出了N多,总要有机会回收吧?这就是机会,为什么一定要请客呢?

  因为,大家都已经给过钱了。

  你若是只拿了钱,不请客?

  那不合适!

  有天,我跟大娟值班,我们办公室四个人,只有我们俩是凤凰系列的,都是农村娃出身,我比她略强一点,当然她是反着认为的。

  她一个月工资不到4000元,每个月的人情开支就要五六百,孩子在双语幼儿园,一个月1500元,还有老人,还有房贷,一个月能属于自己自由支配的额度不超过1500元,你说怎么不要掰着手指过日子?

  这就是为什么大家觉得他们很抠的缘故。

  不是抠,是没办法!

  都想大方,但是大方是需要实力的……

  老梁邀请我了,这个事就很有意思了,我能否不去?

  不行!

  这就跟婚礼下了请贴是一个道理,你人可以不去,钱必须到,而我这个呢?是人就在现场,所以人必须去。

  我拉着她们三个,去了。

  我问主任,你给了多少钱?

  她说,600。

  我问,我给多少?

  她说,你们又没有来往,给200就行。

  我想了想,200的确有点少,我也给了600,包了个红包,写上名字,在吃饭前给了老梁,他推辞了几次,我坚持要给,他收下了。

  他是真推辞,因为我们过去没有交集。

  过了一周。

  我在停车场,老梁追了过来,拿了两瓶酒,茅台王子酒,狗年纪念款,一瓶400来块钱……

  他为什么要给我酒呢?

  他觉得过意不去,他觉得自己犯了一个错误,就是邀请了我,等于给我开了罚单,让我有了无谓的600元支出,他觉得这是个大事,你想想,一个临时工一个月才1500元,拿出了600元给了他。

  主任也给我提过这个事,老梁跟她打听过我,意思是觉得太对不起这个小兄弟了,莫名其妙的就给人家开了罚单……

  我觉得无所谓,甚至压根没记在心里。

  他自己睡不着了。

  主任替我解释了一下,跟我的风格越来越像了:不用担心,他不差钱,他爹当点小官!

  这一页就翻过去了。

  来上班之前,我一直觉得公务员都是贵族,消费能力应该也一流,真来上班后发现,并非如此,至少半数以上是大娟模式,就是掰着手指过日子,哪怕是谁请自己吃过一顿饭,都要显摆好久,喝的什么酒,吃的什么菜,花了多少钱。

  女人比男人大方。

  因为,女人消费还是比较感性的,例如同事聚餐,有男有女,往往是女人买单,因为男人是家里的顶梁柱,要算计着每一分钱,大娟跟我讲过一个事,就是六个同事出去学习,三男三女,快吃饱时,男的要么去厕所,要么接电话,就是不买单,最终女同事买的。

  过去,我觉得这也太夸张了。

  自从认识了卷毛,我觉得是真的,卷毛会算计着每一顿吃喝,若是有饭局,他就走不动路了,要是有酒喝呢?

  那,就更爽了!

  虽然我也是从农村出来的,但是我对这些没有感觉,大学时别人有几千存款都不得了,而我有几十万,从20来岁我就没对吃喝玩乐计较过,花不了多少钱,记得那时我喜欢自驾,众人怎么声讨我?意思是懂懂四处骗吃骗喝。

  我心想,真无知,是人家恳求我去吃一顿好吧?我不去不给面子。

  上班后,有时我听男同事们在一起聊天,我一句话都不说,我觉得我插不上话,要么插上立刻就死,因为我觉得大家聊天太扯蛋,完全跟我不是一个世界的,我越来越感受到,换位思考其实也是伪命题,因为换位思考依然是自己的思维模式,例如卷毛怎么看我?他觉得我就是败家模式,哪有人天天喊人吃饭?这么吃,这么玩,要不是爹娘厉害,这娃早完了……

  他理解不了我为什么总是请人吃饭?反而觉得我不正常!

  我也理解不了他,一个男人为什么没有尊严呢?什么叫尊严?就是不吃不拿不占,我从20来岁就明白了一个道理,一顿饭若是我买不起单,我不会去吃的。

  哪能光吃光占?

  别人哪怕对你笑脸相迎,内心也是瞧不上你的,因为你不够尊重自己。

  有时我就调侃卷毛:我总请你,你请我吃顿吧?

  他就笑着说,我请不起你。

  我说,没事,煎饼卷咸菜也无妨……

  这话呢,是有渊源的,当年我在学校时,跟报社的朋友走的很近,报社有个领导很牛B,天天大鱼大肉,关键是不花钱,他的烟全是苏烟,都是别人送的,那时送礼的也不避讳,就直接送到办公室,我去他办公室他要么请我吃饭,要么送我烟送我酒,我不抽他也送。

  为什么关系这么好?

  他觉得我是潜力股,当时大家都混论坛,论坛那时是文人的天下,我在里面属于自由派,不按套路出牌的,他觉得我有他的影子。

  我总是跟着他吃,跟着他喝。

  有天,他就问了我这么一句:小董,你为什么不请我吃顿饭?

  我说,我请不起。

  他说,请不请是姿态问题,与吃什么无关,哪怕煎饼卷咸菜也可以。

  我,醍醐灌顶。

  单位里的人都抠吗?

  当然,不。

  大户出来的孩子恰好相反,普遍败家,例如我们出去打扫卫生,有些人口渴了,自己买瓶水喝,喝完再回来。

  有的呢?包里可能装了几瓶,拿给比较好的同事。

  有的呢?一次性买上一二十瓶,拎着就回来了,一人一瓶,一点都不过日子,关键是人家压根没觉得有啥。

  真的深入生活以后,我才明白,淘宝、拼多多都是迎合了市场,我们自己有错觉,总觉得自己开宝马就觉得大家都开宝马,例如球馆里,若是下午去看看,尽是豪车,但是要放大到所有的球友呢?20万以上的车子不超过10%,多数都是10万元以下的车子,大家总感叹,打球的人真有钱,其实就那么几个人。

  有多少钱就不会对吃喝玩乐计较了?

  倘若在县城,年利润30万就可以!

  就是平均一天1000元,倘若不是天天找小姐,哪怕你天天吃住五星酒店,这些钱也花不了……

  这是一道槛,迈过以后,人生就有了另外一种轻松,例如你去趟深圳,你至于心疼机票,想买个苹果,也不会计较价格,也不会因为三千两千的跟婆婆搞的不好,婆媳关系基本还是围绕着钱。

  师弟张,暑假找我帮忙,他想当班主任。

  当班主任一年能多弄个三万两万的,主要是收礼,这也是潜规则,是禁止不了的,家长们普遍送,学校领导也都知道,若是关系特别好,也会直接说在脸上的,例如你咋不争取当个班主任?一年怎么不多弄点?!

  初中的差一些,也就是一两万。

  高中的厉害。

  师弟张只是找我给问问,我就喊了他的分管领导一起吃了个饭,意思是你们自己接头吧,师弟张现场送了一箱习酒。

  后来,我就没再追问。

  都是校友,你们自己私下交易去吧。

  结果呢?

  没弄上。

  前几天,又遇到了,我问送的什么?

  他说,不是送了一箱习酒吗?

  我说,那明年应该有机会。

  我还能说啥?你以为你一年弄个三四万就全是你的了?你永远不要忘记了,机会是别人给你的,你要会办事至少不该对半分?要是再会办事不该拿小头吗?

  例如先送上1万?

  但是,我不能跟师弟张这么建议,他会发疯的,因为他理解不了,反而觉得人人都是这么上位的,有些是这么上位的,多数都是靠自己的业务能力上去的,关键是你不是没有这个业务能力嘛?

  那你就需要付出代价!

  是不是又颠覆了众多家长的心?

  对于老师而言,大家已经把“红包”计划到收入里了,送礼是很讲究的,现在很少有送实物的了,因为实物太招摇,反而没意思。

  包括今年中秋,很多让我发酒都是发到老师家里的。

  也好也不好。

  不好在哪?

  老师的潜台词很简单:你还不如给我钱呢!

  家长觉得,你为人师表,一脸正经,我给你钱,你拒绝了我多尴尬?

  你想多了!

  我们这里不是大城市,大城市的人民教师有类似的觉悟,我们这里的觉悟就是给多少拿多少,不嫌多,不嫌少。

  老师最怕的是什么?

  家长请客。

  家长请客又分两类。

  一类是托朋友邀请出来的。

  一类是托领导邀请出来的。

  托朋友的还好一些,有共同语言,聊的轻松。

  托领导的就郁闷了,全是客套话,老师一肚子火……

  我很擅长帮人约老师,不管认识不认识,我都能给约出来,越是混的好的家长,越会送礼,我们这边最擅长送礼的就是三甲医院的医生,因为他们也是收礼最专业的,明白礼物的价值与属性。

  我们校友圈很有意思。

  多数老师是瞧不上我的,但是当我真的找到他时,他又表现的很虔诚,他们私下的建议是啥:离懂懂远点。

  意思是生怕被我腐蚀了。

  跟我混的比较好的校友呢?

  多是刺头系列的,要么就是业务能力出色,要么是生意出色,但是普遍依然在职,没有一个正经的。

  正经的也不会跟我玩,我觉得他们也读不懂我。

  中秋,杰出校友回乡,杰出校友算是我们老乡会里最有出息的一个,应该是副厅了,在教育系统。

  老尚先通知了我,意思是杰出回来了,咱一起去看看叔叔阿姨。

  老尚委托我买了只黑山羊。

  一只黑山羊3000多块钱,我还录了视频,怎么挑的羊,怎么杀的,羊头羊蹄上的毛依然留着,验明正身的,连羊血都给煮好了。

  我是跑了100多公里去买的这个羊,从临朐买的。

  老尚的意思是这个羊的费用他来出,我的意思是咱几个兄弟凑吧,这样公平,我们玩的比较好的一共是五个人,都是在职的生意人,老尚算是做的最大的,我属于中档吧。

  但是我的威望不输老尚,老尚对我也特别好,什么事都跟我商量。

  然后我们一起去看望杰出。

  还买了一些杂七杂八的。

  尊重人才怎么尊重?就要这么尊重,要让乡亲们看看,这就是培养大学生的好处,父母都跟着沾光,镇长都来家里给打扫卫生,就这么牛B。

  杰出的意思是晚上一起吃点,就在家里。

  我们觉得在家里不合适,老人怕闹腾,要不,咱去镇上吧?

  我们就决定到镇上找饭店。

  这时呢?杰出接了个电话,他有个同学也在我们这个系统,当点官,喊他到县城吃饭,意思是咱大家一起吧。

  杰出怎么安排,咱怎么听。

  我们就去了。

  这个同学呢,年龄不大,应该40来岁,有级别,他就一腚坐在了主陪的位置上,也没有客气地让一让,对于山东人而言,混一辈子其实就是混个座次。

  那就让我们很尴尬,我们是来请客的,你一屁股坐那里了,我们怎么弄?

  我们都认识,一个圈的嘛,这人爱装是出了名的,没想到真让我们遇上了,席间一套一套的,全是赞美杰出的,仿佛我们几个人压根不存在。

  我们几个就敬他喝酒。

  意思是把他给灌醉,在山东做生意的人,没有酒量小的,我这就算业余版的,一斤白酒很轻松,逻辑依然清晰。

  饭后,老尚派司机送杰出回老家,貌似他们俩还有什么事要商量,先走了。

  我去结帐。

  等我回来,我就听房间里嗷嗷的。

  我推门,里面有人顶着。

  我说,是我。

  放我进去。

  他们三个把那个同学羞辱了一通,酒从头上倒下去,菜给扣头上,意思是今天是什么场合你知道吗?你算个毛啊?这个位置轮你坐了吗?让你坐了吗?

  那我要急忙装好人,把这个事给平息了。

  一动不动,就跟个木头人似的。

  次日,大家又道歉了,意思是喝多了,不好意思,失态了,那位同学也说喝多了,说喝断了片,啥事不记得了。

  这一页就翻过去了……

  对于这个事,我一直以为是老尚授意的,老尚跟我解释过,他不知情,而且说是还有个细节,就是他们三个离开桌子后,那个同学拍了桌子,不知道说了句什么,激怒了。

  酒桌上这些事,其实很正常,特别是遇到了三个粗鲁之人,没办法。

  有我在,可能就不会这样了。

  老尚可能对我不满意?事后说过我一段:还是懂懂包容,什么人都能交往,什么人都能玩,也没有分别心,我不行,我觉得玩不到一起的,就不交往了。

  这么写,其实是略过了很多细节,当天那个同学表现的的确有些小嚣张,有些东西其实是必然的,有居高临下的感觉,意思是杰出是他一个人的好朋友,我们都是陪衬,实际上呢?我们想的正好相反,你算个啥?谁让你来的?让你来你就真来?有你吃饭的份吗?!

  后来,杰出在微信上给我发了一段话,意思是懂懂又成长了,有担当了。我在想,应该是那个同学跟他讲了当晚发生的事,主要是我对座次这些东西没有太大的概念,我觉得可以按照规矩坐,也可以不按照规矩坐,没必要非把自己绑架进去,当然入乡随俗是很重要的,所以我没有把当晚他坐在了主陪位置上看成多大点事,我觉得也不合适,但是不至于挨打。

  前几天,有读者跟我讲,她认识XX网红,问怎么利用这层关系?

  我说,认识白搭,因为是不对等的,你在下,他在上,除非……

  除非咋着?

  你们能发生点关系,那么这个价值就大了。

  我说,靠近网红也是创业的捷径,是从生活中靠近,去接受耳濡目染,你一不小心也成了网红,普通创业者是追着钱跑,而网红是钱追着自己跑。

  网红真这么神奇?

  我觉得,是!

  最近,我在研究六妈罗罗,看她开团,我觉得太厉害,因为大家不写文章,不做自媒体,不知道万单是什么概念,我自称卖酒很厉害,也不过是一天几十单而已,这已经能使我飞上天了。

  不用看别人的,看赵薇的销量就行,一个月两三百箱,这已经是酒庄里的佼佼者。

  六妈罗罗这种呢,我也不敢靠近,也不能靠近,因为越是做大的,越是被小人培养出来的,就是她的成长过程中已经遇到了N多小人,一旦有利益关系靠近,立刻就会在潜意识里开启防御模式。

  倘若六妈罗罗想帮我赚100万有多简单?

  只需要偶尔提一句话,就足够了。

  例如,懂懂在卖这个酒,感兴趣的加他微信……

  隔三岔五的提上一次,一共提上四五次,就OK了。

  就这么简单!

  所以,对于这些大V,我更多的是远远的观望,不会靠近,另外我也属于比较闭塞的人,不愿意跟太多人打交道。

  合肥有个网红,属于艺术领域的,主要做艺术衍生品,有点类似故宫推出的那些东西,她本身是画家,又有审美,选的东西好,卖的也好。

  月利润50万+。

  我们俩怎么认识的呢?

  她去上EMBA,认识了老师A,老师A也是我的老师,他们在一起探讨自媒体的发展方向。

  她很虔诚地问老师A,就是应该注意什么,把握什么?

  老师A给她的答案是:要思考如何成为一棵长青树,这是每个名人都在努力解决的问题,但是很少有人能找到答案,即便是刘晓庆也在拼命地挣扎,生怕被遗忘。

  你若是想找到答案,推荐给你一个人,这个人叫懂懂,跟他同批的,现在依然存活的不多了,但是他依然活着。

  于是,她也很虔诚地加了我。

  为什么虔诚?

  因为老师A说了一句话:在我眼里,懂懂就是这个领域的NO。1。

  合肥加上我之后,跟我说话也是很谨慎的,怕我是有脾气的,看我天天吆喝卖酒,就问我能否帮我也吆喝吆喝?

  我的意思是你吆喝吧,我给提成。

  结果呢?

  她帮我发了一周,也是每天发一条广告,卖了300多箱。

  这个数字是非常惊人的。

  比我都厉害。

  让我刮目相看,关键是她没有预热,就是完全硬推的,也没有太用心,若是用心的话,怎么不卖500箱/周。

  刘胜给了我指令,意思是把她拿下,让她卖咱的酒,这不就诞生了另外一个懂懂嘛,但是我觉得合肥貌似对卖酒没有太大的兴趣,她只是把这个当成了投名状。

  合肥来了,开了一辆红色的MACAN。

  我家宴招待,就是我媳妇、我儿子,我们一家三口去饭店请她吃饭,这就是最高待遇了,然后开了两瓶红酒。

  她给我媳妇带了一套化妆品。

  有艺术范。

  媳妇和娃回家了,我陪她去办公室喝茶,我先回答了她的那个问题,如何长青,我的建议是要拒绝诱惑,就是你会总是寻求扩张,而且你红了之后,不断有人找你合作,各式各样的,对不?

  她说,是的,包括电视台、报纸,都来了,还有各类投资,各类产品。

  我说,这些东西都会使你快速死去,你知道吗?你若是能稳住现在的人气,能坚持上10年,你就是王者,多数人都是昙花一现,所以要做一个拒绝快速扩张的人,把目标不要定为今年翻倍,明年翻5倍,而是定位今年增加10%。

  她说,懂了。

  我说,其次呢,建议拒绝一切出镜的机会,理由就是你是非表演专业的,上视频一定是减分的,做自媒体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贩卖想象力。

  她说,明白了,那我把最近的一些活动取消。

  我说,敬畏感一定是来源于真空距离。

  她问,你是如何克服孤独的?

  我说,这个问题我没有深入思考过。

  她问,你孤独吗?

  我说,孤独,我也理解你。

  她说,我觉得很少有人懂自己。

  我说,因为你的领域是全新的,其实你是国王的角色,只有国王才能懂你,所以你来找我,我是懂你的。

  她说,我来之前我就觉得你肯定是懂我的。

  我说,降低欲望,保持输出,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不要急于去套现,你要把你的粉丝变成长线的,陪你一起成长的。

  她问,你能存活这么久,与你在县城生活有没有关系?

  我说,有直接的关系,不说我在上海了,我在济南就很浮躁,因为大家每天都在讨论如何赚钱,自然就会拉上我,意思是让我以身份入股,其实我押上的就是我所有读者,而我在这里呢?很少有人跟我谈合作,一切以我自己为主导,我也没想着上电视,也没想着上报纸,就是每天思考一些事,写写一些事,那么就能坚持很久很久,因为我没有过多的人情世故,也没人来跟我谈公众号收购或者公司上市的事。

  她说,看来我以后也要少接触。

  我说,低欲望才能走的更长久。

  回家路上,我在想,她老公是幸福的,有个这么优秀的老婆,可以很自豪地跟人介绍,我老婆是XX,同时老婆又给自己带来了优越的生活环境。

  又是痛苦的,因为自己不懂自己的女人,自己的女人也不愿意跟自己交流。

  痛苦的幸福着?!

  还是幸福的痛苦着?!

  ----文章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懂懂日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