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一切终了
闲谭落花2019-06-14 15:064,678

  随后,聂妈妈也带着几个阳光福利院的孩子来探望聂柔珠了,他们一直担心不已,见聂柔珠没事了,这才放下心来。

  看着聂妈妈因为过于操劳而略显苍老的面容,聂柔珠抓着聂妈妈的手,动容地说:“聂妈妈,这些年来辛苦你了……”

  聂妈妈顿了一顿,苦笑着说:“这些年来最辛苦的人明明是你,你明明早就离开福利院了,却还一直为福利院打工赚钱奔波忙碌,好在你以后总算能够享福了。”

  聂柔珠看了一旁的霍云涯一眼,抓着聂妈妈的手说:“我以后可能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做那么多兼职了,不过你放心,我和云涯会为阳光福利院捐一笔钱……”

  聂妈妈顿了一下,苦笑了一声:“那怎么行!你已经为我们福利院做得够多了……”

  “聂妈妈你对我们的养育之恩,报答再多也不为过,”聂柔珠微微一笑,“而且我也不仅仅是为了聂妈妈你,还为了我们阳光福利院和所有孩子们,这笔钱可以让你们好好改善福利院的条件,改善孩子们的生长和教育环境,请不要推辞。”

  聂妈妈沉默了几秒,如果这是聂柔珠给她个人捐的钱,她自然是要推辞的,但聂柔珠的钱是给福利院捐的,哪怕她再不好意思,也只能接受,毕竟她不能只考虑自己,还要考虑福利院和孩子们。

  她终于下定决心:“那好吧,柔珠,我替福利院和孩子们感谢你。”

  聂柔珠和霍云涯对视了一眼,霍云涯笑着点了点头。

  聂妈妈和孩子们离开之后,聂柔珠宠物医院的同事们也来了,小护士哭得眼眶红红的:“聂医生,听说你中弹了还昏迷了好几天,我差点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聂柔珠无奈一笑:“怎么会?我不是还好好的吗!”

  “那是聂医生你福大命大!”小护士见聂柔珠虽然脸色苍白,但精神不错,顿时松了一口气,她悄悄地看了一旁的霍云涯一眼,“祸兮福所倚,聂医生你现在不仅有了这么好的男朋友,不对,老公,这次还死里逃生,以后一定会行大运的!”

  聂柔珠笑了笑:“托你吉言。”

  小护士犹豫了一下:“那聂医生你结婚之后,还打算上班吗?”

  见小护士和王逸云竟然不约而同的有了一样的想法,聂柔珠笑了笑道:“当然,我还是很喜欢这份工作的。”

  小护士悄悄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小护士也走了之后,病房里又迎来了几个霍云涯的亲戚朋友,就连霍云涯的编辑也来了,他临走之后还拉着霍云涯催稿,然后被霍云涯轻车熟路地打发了。

  霍云涯的编辑走了之后,病房里终于只剩下霍云涯和聂柔珠两个人了,两人好不容易得了清静,不由相视苦笑,虽然聂柔珠从昏迷中醒过来是一件好事,但今天一天都忙着被人探病,也太累了一点。

  晚饭时间,霍月湖又来了,还带来了家里那个五星级酒店大厨做的粥和一些清淡的小菜,当然还给霍云涯和自己带了他们的晚餐。

  聂柔珠一边喝粥,一边听霍月湖和霍云涯一人一句说起了这几天发生的事,霍月湖告诉聂柔珠,方氏已经彻底被霍氏并购,除了那些底层员工和技术工之外,所有原高层都离开了,而霍氏又给方氏原来的员工开出了不错的待遇,所以绝大部分人都愿意留下来,同时霍氏也接过了方氏的烂摊子,干脆利落地解决了方氏之前遗留下来的一些问题,踏踏实实地迈出了进军房地产业的第一步,结局也算是皆大欢喜。

  霍月湖看向了霍云涯,微笑着说:“我们一定会让方氏重新振兴的,不负你黄泉之下的亲生父母。”

  霍云涯沉默了几秒,点了点头,随后他对聂柔珠说:“虽然我们的婚礼中途被人破坏掉了,但没有关系,如果你觉得不满意,我们可以再补办一次婚礼……”

  聂柔珠连忙摆了摆手说:“婚礼太累人了,还是算了。”

  霍云涯也笑了:“其实我也觉得,那我们就直接领证吧?”

  聂柔珠红着脸看了霍云涯一眼,点了点头。

  霍月湖调笑道:“你们这对小夫妻,还真是随心而为。”

  “蜜月的地点我已经看好了,我想去一个环境不错的海岛,你有没有其他想去的地方?你想去哪里都可以,不管多少地方,不管多长时间,我都陪你去。”霍云涯微笑着对聂柔珠说。

  聂柔珠犹豫了一下:“我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来……”

  “没关系,”霍云涯轻轻一笑,“我们可以先去海岛,在上面待一个星期,然后你再决定去哪里。”

  “一个星期?”聂柔珠有些惊讶,虽然说是蜜月旅行,但一般人也不会真的用一个月时间去进行蜜月旅行,“光一个海岛就待一个星期,这趟蜜月旅行你打算去多长时间?”

  “三个月?半年?一年?”霍云涯笑着问聂柔珠,“都随你。”

  聂柔珠摇了摇头笑了:“会不会太长时间了!我还要上班呢!”

  “王建国那边,之前我为他们准备了免费的国外旅游,那他们给你放半年的假也不夸张,又不是要求他们给你带薪放假,”霍云涯一本正经地说,“至于宠物医院那边,你受了这么重的伤,疗养半年也不过分吧?”

  聂柔珠一时间竟无言以对,不过不得不说,出国旅游个半年,对她这种不久之前还是个同时打好几份工的工作狂人来说,还是很心动的。

  霍云涯抓着聂柔珠的手,微微一笑道:“你以前那么拼命,都没什么时间享受旅游,如今好不容易蜜月旅行,你就好好放纵自己一下吧。”

  也许是霍云涯的目光太温柔,也许是霍云涯的话太让人动心,聂柔珠恍惚了一下,忍不住点了点头:“好……”

  一个星期之后,聂柔珠出院了。

  虽然聂柔珠中枪时的伤势非常严重,但抢救过来后,她的伤竟神奇的迅速治愈了,尽管仍然留有疤痕。

  好几个医生对着她神奇的恢复速度啧啧称奇,如果不是有霍云涯在,他们都恨不得把聂柔珠多留在医院几天,好好观察观察,但因为有霍云涯在,他们自然无法得逞,在确定聂柔珠没有大碍之后,只能让聂柔珠出院了。

  这几天在医生们就像看什么神奇动物的视线中,聂柔珠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她从昏迷中醒来之前见到的方沉,难道那个时候方沉真的出现了?因为最后没有打算把她带走,所以悄悄做了什么,让她赶紧好起来吗?

  虽然这种想法十分怪力乱神,但聂柔珠本身就有不可思议的能力,所以她很容易接受这种想法……直到出院那天,她忽然发现她身上那不可思议的能力消失了。

  当时聂柔珠在霍云涯给她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蹲在医院门口和她偶遇的一只流浪猫玩耍,她开口和流浪猫说了几句后,却忽然发现这只流浪猫好像听不懂她说的话了。

  不仅如此,连她也听不懂这只流浪猫说的话了,流浪猫那软软的喵喵叫,听在她耳里,仍然是软软的喵喵叫。

  聂柔珠顿时心下一沉,她原本还以为只是这只流浪猫有什么特殊,直到她跟在这只流浪猫身后找到了另外几只流浪猫,听到它们一起朝着自己喵喵叫的时候,她才终于确定——她真的听不懂猫语了。

  那个不可思议的神奇能力,从她身上消失了。

  就在聂柔珠心神恍惚的时候,霍云涯的声音忽然从不远处响了起来:“你怎么跑得那么远?快走吧,我们该回家了。”

  聂柔珠恍惚地看了霍云涯一眼,然后回到了霍云涯身边。

  见她神色不对,霍云涯挑了挑眉:“你怎么了?”

  聂柔珠咬了咬唇,犹豫了一下,把她刚才发生的事说了出来。

  “……消失了?”霍云涯沉默了几秒。

  他不愧是擅长思考和脑补的作家,很快就得出了和聂柔珠差不多结论:“难道你伤口的迅速复原,是以这项能力的消失为代价的?……不对,说不定你当初能够死里逃生,就是以这项能力的消失为代价。”

  中弹可不是那么容易死里逃生的事,也许聂柔珠那个时候就已经失去了这个能力作为挡灾的代价,可惜聂柔珠当时就陷入昏迷了,所以也无法辨别她的能力到底是什么时候消失的。

  聂柔珠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开口道:“不……也许在我为方沉成功报仇之后,这项能力就消失了。”

  她这项神奇的能力本来就是在方沉死去的那场车祸之后莫名其妙得到的,如今方沉大仇已报,这项能力消失了,似乎也不足为奇。

  两人面面相觑了许久,谁也不知道真正的原因,只能靠猜测,聂柔珠忽然叹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这些原因都只是我们自己的脑补而已,不过无所谓了,我们已经成功为你们父母、为方沉报仇了……”也许真相他们永远也无法得知了,但结局总算是皆大欢喜。

  霍云涯点了点头,轻笑了一声:“而且以你现在的推理水平和能力,就算不需要那项能力,也能当个出色的私家侦探了。”

  聂柔珠恍惚了一下,点了点头,至于兽医本来就是她的本职,有那个能力是锦上添花,就算失去了那个能力,她也能靠自己的专业水平解决问题……所以失去那个能力,对她的生活其实没有太大的影响。

  她抬头看着不远处那几只流浪猫,跟着霍云涯上了车,离开了医院。

  三天之后。

  A市公墓。

  聂柔珠站在方沉的墓碑前,看着霍云涯弯腰放下了一束花,虽然她很久很久没有来给方沉扫过墓,但方沉的墓却被打理得井井有条的,显然偶尔还是会有人来给方沉扫墓的,至于那个人,除了聂妈妈之外不做他想。

  霍云涯看着墓碑上方沉的照片,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哥哥……”

  “我终于来见你了。”

  聂柔珠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她心里也默默地附和着,方沉哥哥,我终于来见你了……

  霍云涯站在方沉的墓前,缓缓地叙说着他这些年来的经历,最后他淡淡一笑:“哥,我已经成功为你报仇,为爸妈报仇了。”

  聂柔珠也开口了:“方沉哥哥,你泉下有知,应该会很高兴吧,我和云涯终于……终于为你报仇了。”

  “我现在过得很好,以后也会越来越好的,可惜你不能亲眼见到了,下次来看你的时候,我们会给你烧很多很多东西,弥补这些年落下的东西,你想要什么?豪车?大别墅?你想要什么就给我托梦,我下次给你烧。”

  霍云涯无奈一笑,却也跟着聂柔珠一起说:“对,不管你想要什么,我们都可以给你烧……除了柔珠之外,柔珠已经是我的了。”

  聂柔珠轻轻地瞪了霍云涯一眼:“别瞎说话。”

  霍云涯笑了笑抓住了聂柔珠的手,对着墓碑上方沉的照片说:“哥,我知道你最放心不下的人肯定是这丫头,现在你可以放心了,以后我会替你好好照顾她的。”

  聂柔珠也握紧了霍云涯的手,两人十指相扣。

  “好了,不说了,反正我们以后还会来看你的,”霍云涯轻笑着说,仿佛方沉真的能听到一样,“我们一会儿就要出发去机场,准备蜜月旅行了。”

  聂柔珠眼眶微微泛红:“方沉哥哥,我现在很幸福,希望你在下面也能得到幸福……”

  在方沉的墓旁边,多了两座新墓,一座是方兴民的,一座是柳青漪的,虽然时隔多年,他们早就尸骨无存了,但霍云涯还是为两人做了两个衣冠冢。

  “爸、妈,我会你们报仇了……”

  霍云涯又在方兴民柳青漪的墓前停了一会儿,说了一会儿话后,弯腰放下了两束鲜花,然后朝着方兴民柳青漪以及方沉的墓深深鞠了一躬。

  一切总算尘埃落定。

  然后聂柔珠和霍云涯便手牵着手离开了这里,两人转身的瞬间,一阵风吹来,将一片叶子吹落到了聂柔珠面前。

  聂柔珠下意识伸手抓住了那片叶子,她恍惚了一下,朝霍云涯轻轻一笑:“你看,方沉哥哥在说yes……”

  霍云涯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两人离开了A市公墓,霍云涯抬手叫了一辆计程车,两人上了车后,霍云涯微笑着说:“去A市机场。”

  司机有些奇怪地看了两人一眼:“你们是去旅游?怎么不带行李?”

  聂柔珠微微一笑:“对,我们准备什么也不带,无牵无挂,自由自在。”

  司机摇了摇头,似乎不太理解现在年轻小情侣的想法,但他只是一个陌生人,自然不会多说什么。

  于是他一踩油门,车子上路,朝着A市机场而去。

  聂柔珠则和霍云涯手牵着手坐在后排。

  车窗外的风景飞驰而过,马路上的车川流不息,人行道上的人来人往……好一幅忙忙碌碌的众生画像,唯有聂柔珠和霍云涯两个人坐在车内享受悠闲。

  他们十指紧扣,锁住了彼此,也锁住了下半生。

  全文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经常找我麻烦的男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