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单色2019-02-27 20:491,601

  尾声(季羡丞视角)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在医院的病床上,我不知道我是如何得救的只是感觉感觉我的右手又疼又痒,伤口已经开始愈合。我抬头看向雪白的天花板,整理思绪。很难想象,一个月前我是无神论的坚信者,短短几天就将我过去的信念彻底打破,我需要重启一下大脑。

  这期间一个护士,我从她那里得知我们是连夜从县上一家卫生院转来省医院的,已经回到h市了。我们三个来的时候情况都不大好,特别是我,颅内出血,所幸出血量不大,如果晚醒一天他们就要给我做开颅手术了。我这才想起莫莫姐和顾青川,问了护士,莫莫姐已经被家里人接走,是我们之中伤的最轻的。顾青川断了小腿骨,失血有点多,但好在身体素质好,比我早醒。就在我隔壁。

  我坐着轮椅来到隔壁,顾青川听见车轮声睁开眼睛看着我。我问道:“你感觉还好吗?”顾青川点点头,脸色很苍白,他示意我过来,我来到他面前,他道:“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你问吧。”

  “这世界上真的有鬼神吗?”

  他思量着开口:“你信它们就存在,你不信它们就不存在,它们都是由人的意识凝成。那个怪物,我也不知道,它应该修习什么密术和蛇共生吧。那蛇估计已经有些年份,h市连日的阴雨估计就是它弄出来的。”

  我点点头,他似乎有些意外:“你难道不想问我关于你的事吗?”

  “我以后都不会再遇到了,不是吗。那么我到底是极阴之体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想好好完成接下来四年的学业。”

  “也好。”

  那时候不知道,如果我可以再多问一声,或许以后就可以不同。当然这就是后话了。

  回房后,我和莫莫姐打了个电话得知我们是被那个出租车司机救的。他回城后就觉得不对报了警,警察是在山脚下找到我们的,找到的时候已经做了紧急处理。我说我们真的得好好谢谢那些村民,许是那出村民救了我们,又怕惹上麻烦才没带我们去医院。电话那头沉默许久:“橙子,那里根本没有村民。”我大惊:“不可能啊!”莫莫姐平静的对我道:“我起先也是这样。但是我亲自去看过,那里没有人住,早在九十年代那里就没有人了!”两相沉默,我们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整件事情有太多的谜团,但没人可以解开。我们所经历的没有一个人相信,没有村民,没有巨蛇更没有怪物,只有我们身上的伤痕是真实的,还有那两个失踪的人。

  之后我又打电话给爸妈,给他们报平安,他们在机场,妈妈听到我的声音几乎哭了出来,我安慰她,啰啰嗦嗦又聊了几句。

  挂了电话我看到我的背包还在床头,我打开一看,其中有一本笔记本。我记起来,那是在石室之中拿到的,我们真的去过那里,不是我们的幻觉。

  书的封皮已经有些驳落,从里面的字迹看这本笔记应该跨越了好长一段时间,如果这是同一个人写的。我靠着床头慢慢看,才知道整件事的冰山一角。

  这得从h市的一户名门望族说起。

  王家是有名的书香世家。王先生极爱他的夫人,因为夫人第一胎伤了身体就再无子嗣,他们只有一个独生女儿,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只是没人知道王夫人这一胎是双胞胎,姐姐心地纯良,一心向善,妹妹却心肠歹毒,城府颇深。

  姐妹俩长得一模一样性子却截然不同。王夫人早就看出端倪,心想绝不能为了一个孩子断送整个家族的名声,但又舍不得毕竟这是自己的至亲骨肉,便将她寄养在家中一个老佣人的名下,谁也不知道王家还有这个女儿。

  只可惜两姐妹渐渐长大,她们都爱上了同一个男人,最后姐姐得偿所愿和他结婚,婚后不久便怀孕了。妹妹不知使了什么手段,竟也让自己怀了那个男人的孩子,夫妻两人都不知道。

  结果妹妹先生产,姐姐怜惜妹妹孤身一人无依无靠便将她的孩子接来一起抚养。哪料妹妹心生歹念,狸猫换太子,之后又将姐姐谋害,鸠占鹊巢,顶替了姐姐的身份。而姐姐的孩子在机缘巧合下没死,反而与蛇共生。

  故事到这里结束,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觉得人心太过可怕。

  后来我决定将这本笔记烧毁,死人的痛苦不该遗留到活人身上。

  窗外,连绵的雨停了,竟出现了阳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学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