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和
北城南昇2018-12-18 18:053,177

  吕宏耀的大儿子吕少坤看着忍不住了,掏出枪对着何立新就是一枪,幸得何立凯眼疾手快,一把将二哥推开了。何立新没打到,但打中了身后的一个弟兄,肩膀上的鲜血直流。吕少坤先开了枪,并且打伤了一个隆升堂的弟兄,霎时,隆升堂的弟兄全部掏出了枪,欣尘诡市三大势力这边也对应掏出了枪,眼看就要一发不可收拾,在场的各界人士都吓得变了色,一个个心惊肉跳,生怕殃及自己,这子弹可是不长眼的。这时,坐着一直静观的沈赔开口了:“到此为止!”

  三大势力循声看去,这才发现师傅沈赔坐在这里,还有二哥欧阳馗和三哥刘齐,吕宏耀、施赋财、张广腾三人连忙笑脸走了上来:“师傅,原来您在这里,还有二哥和三哥。”沈赔道:“我们今天在这里你们都这样,我们要是不在这里,不知你们要怎样了?”他们自知理亏,低着头满脸通红。沈赔接着道:“今天是大群的六十大寿,你们今天这样做是个什么意思,是炫耀你们的人多枪多,还是在故意试探我们这几个老家伙敢不敢对你们吭一声?”三大势力被说得无地自容,脸红一阵,白一阵。吕宏耀的大儿子吕少坤会看脸色,立即对他们的弟兄道:“还不收起来!”他们的人顿时将枪全部收了起来,隆升堂这边何文龙一举手弟兄们也全将枪都收了起来。

  这时,麒麟帮施赋财赔笑道:“今天我们本来是来祝寿的,来的路上宏耀兄突然提议说带几个弟兄过来凑凑热闹,增加一点气氛,谁想会弄成这样?”吕宏耀也在旁赔道:“是呀,这都是我提的议,真没想到会弄成这样,弄巧成拙,这都怪我。但我们今天真的是来祝寿的,不信,我们可都带了贺礼的。”对外一示意,几个弟兄顿时拿进来大大小小一堆贺礼,以证明他们今天的确是来祝寿的。

  沈赔看着道:“既是来祝寿,就和我们一样规规矩矩坐在这里喝杯寿酒,何必弄出这些?”吕宏耀低着头直赔不是,沈赔见此也不好再说什么。但何文龙他们三兄弟见他们在爹今天六十大寿这天来故意挑衅,并开枪打伤了自己一个弟兄,心中都不肯干休。吕少坤看着虽然何立承和何立新分别打伤了他的兄弟和弟兄,但他也当众开枪打伤了他们一个弟兄,算是扯平了。他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人,一眼看出何立承三兄弟眼中依旧充着愤恨,但他也是个阴险狡猾的人,看着那个被自己打伤的弟兄,狡黠地一笑,对何立承三兄弟道:“不好意思,刚才枪走火了。”

  何立承三兄弟本来就一腔怒火,这时听吕少坤说出这话,火更大了,老二何立新是个道上混的人,也最耿直,当即抓过吕少坤身边一个弟兄,掏出枪顶着他腹部“砰砰的一枪”解决了,打过一把推开后,拿着手中的枪对吕少坤道:“你的枪是‘走火’了,我的枪没有走火,我是故意打的,并且我明知道他是你吕少坤的人!”此话一出吕少坤顿时颜面扫地,感觉受了莫大的侮辱,也明摆着吃了亏,老二吕少超、老三吕少涛以及利丰馆和隆升堂也气不过,就要命弟兄们动手。隆升堂这边早做好了准备,弟兄们这时已都进来并形成了包围之势,手中全是枪,何立承三兄弟更是紧盯看着,只等他们动手。

  沈赔见这个阵势,道:“这么浓的火药味,是不是今天想把我们都炸死呀?”吕宏耀顺坡下驴,并倒打一耙:“恐怕是大群兄想借今天把我们都干掉!”坐在上面的何大群一直看着没吭声,这时听吕宏耀说出这话,开口了,对他的三个儿子道:“今天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叫他们都出去吧。”事已至此,并且也算出了口气,何立承对他们两个示了一下意,何立承一挥手,他们的弟兄全部退出去了。吕少坤几兄弟虽然气恨得咬牙切齿,但明摆着吃亏的事,也只有打掉牙往肚里吞,强忍着。吕宏耀私底下对他们道:“好汉不吃眼前亏,来日方常。”他们这才忍住这口气作罢。

  何立承命人将那个打伤的弟兄扶下去医治了,利丰馆也命人将何立新打死的那个弟兄抬回去了,至于“大块头”六个人,吕宏耀原本是想让他们今天当众出一下何大群的丑,并给自己争一回脸的,不想他们非但未给自己争脸,反而让他丢净了脸。这时当着众人的面他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暗地低声对他们道:“今天脸让你们丢尽了。”只叫他们快走。“大块头”五人扶起被何立凯一拳打断肋骨的“豹子”,看着何立凯面露凶光地去了。这一细微处何立凯察觉到了,并记在了心里。

  贺礼还摆放在中间,隆升堂的弟兄请示何立承该怎么处理,何立承命他们先拿进去,随后何立承一示意,何立承会意立即进去了。何立承一进来就对弟兄们交待了一番,又对拿进贺礼的两个弟兄道:“把他们的东西单独放在一处,仔仔细细地检查一遍。”弟兄们答应着立即照做了,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三遍,没有什么,确实是一些贺礼之类的,他们告知何立承,何立承叫他们先放在一旁。随后,弟兄们又回复何立承一切准备好了,立承点了一下头,出去了。

  这时外面已恢复到之前的气氛,大家又在一起吃喝、谈笑,何立承出来后不动声色地走到一旁,端起一杯葡萄酒默默地喝着。何立新见他出来了,端着酒移了过来,合到一处,何立新低声告诉他:“仔细检查过了,没有什么。”何立承低声问道:“弟兄们准备好了吗?”何立新道:“只等我一声令下。”这时,何立凯也移了过来,何立凯看着三大家族,仍然怒气未消,对大哥何立承道:“大哥,干脆就趁今天把他们一锅端了。”何立承看了他一眼,喝着手中的酒道:“赔叔已经出面代和了,爹也发了话,再闹下去就是我们的不对了。”何立凯仍然气不平,不甘心道:“难道就这样算了?”何立承又看了他一眼,冷笑一声,看着三大家族眉头猛地拧着一沉。何立凯明白了,从大哥眼中他看出了同样的怒火和愤恨,他深知大哥的为人,他是个有仇必报的人,也是个城府相当深、颇有心计的人,他是在等机会,这一点何立凯最清楚。

  三大家族这时也和其他来祝寿的客人一样坐在一起,但他们无心吃喝,也无心和其他人交谈,只是前面闹了一场,后面又拿着贺礼说是来祝寿,这时不好就这样走,既然来了,只得坐一会。吕宏耀、施赋财、张广腾这三个老姜还沉得住气,悠闲地喝着茶还装作是来祝寿的,但他们的几个儿子年轻气盛可沉不住气,虽然都没有再说什么,但从脸上一眼就可以看出还在为刚才的事不甘心,耿耿于怀。可是不甘心归不甘心,必竟输了,并且人家也说到此为止了,这时想再闹也闹不起来了。

  坐了一会,他们实在觉得无聊,感觉就像受罪,张广腾的儿子张序林无聊地拿着一个杯子在手中把玩着,一不小心掉到了地上,摔碎了。这一下不打紧,何立承三兄弟同时朝他们看来,四周十几双眼睛也同时齐刷刷地盯向了他们,有的还不自主地掏出了枪。这一下非同小可,他们很吃了一惊,坐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吕少坤连忙低声对张序林道:“再不要轻举妄动,你现在的每一个动作都可能连累我们变成马蜂窝。”张序林这才注意到何立承三兄弟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只等机会下手,他不禁吓出一身冷汗。吕少坤道:“好一个何立承,够狠!”

  姜还是老的辣,张广腾对他的儿子道:“林儿,不用怕,今天这件事你赔叔已经出面代了和,他们老头子何大群也说了‘到此为止’,我们又是来祝寿的,我量他们不敢怎么样!”听他爹这样说,张序林才放心松一口气,果然,身上没有挨枪子,但他们同时也都吓出了一身冷汗。吕少坤道:“话虽如此,但我们无心,他们有意,说不准被他们揪住点什么尾巴,我们可就被他们一锅端了。再说这么多枪对着我们,这枪‘走火’到时可说不清楚。”

  施赋财道:“不错,又是我们的枪‘走火’在先,再说毕竟在刀片上,在枪口下的滋味可不好受。”吕宏耀觉得有理,施赋财的二儿子施银守道:“三十六计,走为上,我们还是赶紧脱身为妙。”他们赞同地点了点头,互相看了一眼,一齐起身来向何大群和沈赔告辞。何大群心里清楚,刚才也看到了,自己的几个儿子可不好惹,他不便也不想挽留他们,客套了两句就随他们去了。三大家族随后向沈赔三个大哥和其他在场的朋友打了声招呼,急忙去了。何立凯在后道:“溜得可真快。”何立承道:“只能说算他们识相,不过今天他们可没占到半点便宜。不用管他们了,去招呼其他客人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弘尘朝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弘尘朝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